第288章 护短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半壁图第288章 护短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看大书  ,最快更新半壁图最新章节!

    恒王府外,江淮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瞧着府门内走出来的冯管家,他献媚一笑,忙挥手吩咐两旁的家丁开门。

    “大人,殿下有请。”

    江淮点点头,北堂打着油纸伞跟在身后。

    “君幸救我——”

    刚跨过那不高不低的红漆门槛,一人蓦地扑面而来,栽进了怀里。

    江淮被撞的胸口闷疼,却还是将她稳稳接住,低头一瞧,原是穆玟。

    她衣衫残破,发丝湿乱,被恒王踹了一脚,唇瓣溢血,整个人狼狈不堪,哪有从前意气风发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刚从狼堆里被救出来呢!

    江淮被弄得不知所措,身后的北堂也是眼底暗惊,她往前拿了拿油纸伞,任凭自己被浇着,也要将那两人遮住。

    恒王等人站在厅前,雨从房檐上低落,如一道水晶帘。

    江淮扶住穆玟,却被她带的跪在地上,膝盖与那坚硬的砖石硬磕,她闷声一声,将怀中人,质问道:“怎么了!?”

    穆玟死攥着她的衣角,生怕江淮离开,嗓子嘶哑,砸在脸上,混着眼泪一起流下:“君幸!君幸你救救我!救救我!”

    江淮哪里见过她这样,将她颤抖的身子拢在怀里,挡住天上如般下坠的,道:“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啊!”

    厅内的宁容左微皱了皱眉,挥手吩咐道:“叫她们进来,别在那里淋着。”

    “是。”

    冯管家应了一声,回头对江淮道:“御侍大人,院里淋着雨呢,咱们还是去厅内说话吧。”

    雨滴砸在睫毛上,江淮眼睛微颤,抬头瞧着厅内站着一行人,锋利的视线最后割在恒王的身上,那人面露得逞之意,丝毫不躲避。

    心一沉,愤怒奔涌!

    她捧住穆玟的肩膀,摇着问道:“穆玟,是不是恒王打你了?是不是!”

    穆玟哭的嗓音沙哑,眼睛,只点了点头。

    江淮气冲胸口,被巨石击中,她斜睨着那人,眼中阴的几欲出血,牙齿割锉,逼出那三个字来:“宁容卓。”

    北堂有些不安:“大人?”

    江淮没说话,只是将穆玟交给她,起身一步步的向厅内走去。

    好容易减小的雨势忽的变大,豆大的水珠砸在地上,冒了烟。

    宁容底微深,伸手将恒王往后拦了一下。

    恒王不解,却见江淮一瞬到了眼前!

    他不可思议的张了张嘴,未及反应,宁容左便已经出手,但江淮的手法实在是太快,便是抬臂抵挡,却还是被她寻到空隙,击向自己面门……

    江淮自幼钻研两种武功,手法之断骨**,轻功之昝秋。

    与断骨**相同,昝秋也是阁密不外传的武功,与市面上盛行的轻功区别在于,昝秋讲究的是身型的移动,修成之后,行动轨迹诡异难抓,配合断骨**,近身作战最好。

    当那只手抓来的时候,恒王眼中突然一紧,江淮一切的出手细节都被时间放大,细腻而缓慢,他清晰的看到,那只手在一瞬变为乳白色,手背处有青筋暴起,五指勾住的力道足以抓碎巨石!

    当脖颈被钳住的时候,他觉得被猛虎咬住,好在宁容左闪电般的卸开江淮的手臂,否则真的会被掐断喉管而死!

    江淮咬牙,又要出手,却被宁容左猛地点住穴道,又以迅雷之势解开,一股麻意冲上四肢,她踉跄着后退一步,险些跌倒。

    高莳君见势,忙扑了过来,将恒王往后拽了拽:“殿下!”

    江淮瞪着宁容左,声音平静:“让开。”

    那只狐狸同样面无表情,淡漠道:“不让。”

    “找死!”

    江淮低喝一声,玉白的双手登时运力,袖管内刹那间兜了凛冽无穷的劲风,响声猎猎入耳,混着‘咯咯’的声音。

    “君幸,别。”

    穆玟由北堂扶着赶过来,她握住江淮的手,而那人袖管内的风霎时消去。

    江淮挥臂将她揽入怀中,冷冷道:“我带你回去,明日备车,送你回西昌。”

    穆玟攥着她的手略微用力,眉间紧蹙:“君幸?”

    江淮面色冷凝,话语掷地有声:“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说罢,带着她就要走。

    “江淮!”

    恒王冲上来指着她,怒斥道:“你好大的胆子!你敢将本王的侧妃私自带出王府!”

    江淮横眼,视线如刀:“你还知道她是你的侧妃,你个混蛋!”

    恒王瞪眼,立刻要发作,却听宁容左平静道:“御侍大人,不管怎么说,穆玟现在是二哥的侧妃,你这样把她带走,怕是……”

    “怕是什么?”江淮冷语。

    宁容左微微眯眼,似笑非笑:“从前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向着穆玟。”

    江淮厉声道:“只要是旧臣,我分毫不让!”

    恒王再次上前一步,威胁道:“江淮,你今天若是敢将穆玟带走,我要他们穆家株连九族!”

    江淮漫不经心的讽笑一声:“先不说你有没有那胆子,只说,你有那实力吗?”

    恒王一噎,气得双眼通红。

    宁容左见江淮是铁了心要带穆玟走,眼珠一转,他对那个浑身毫无生气的女子说道:“穆玟,你呢?你今天是想走,还是想留。”

    穆玟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我要……”

    “你可想好了!”

    宁容左突然一声厉喝。

    穆玟浑身一颤,抬头看他,那人眸子里逼出来的幽光拢在身上,泄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眼眶一润,泪珠再次如断了线的珍珠坠落。

    江淮瞪了一眼宁容左,回头扶着穆玟的肩膀,焦急道:“穆玟,你跟不跟我走?只要你说一句,我立马就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

    高莳君挽着恒王的手臂,悄然道了一句:“玟妹妹,你若是这么回去,可就不是什么穆家的大小姐了,而是恒王的弃妇,你可要想清楚了。”

    穆玟眼底复杂如麻,她低下头,不敢看任何人。

    高莳君见势,又补了一句:“玟妹妹,殿下因为什么这么对你,你心里肯定比我明白。”说着,轻抚上恒王的胸口,淡淡道,“等他气消了,自然不会再这么对你。”

    江淮眼刀飞过去,恶狠道:“高莳君!你给我闭嘴!真他娘的比你妹妹还讨厌!”说罢,拽着穆玟就往殿门处走,可两步没出,那人却将她极力挣开了。

    ……

    ……

    厅内的宁容左见势,微松了口气。

    天上泻下的雨势,正在逐渐减小。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半壁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半壁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半壁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