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筹备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商王族第四百八十章 筹备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天空异象渐渐消失后,满朝文武已经衣着朝服悉数入宫,对着大商国运‘龙凤呈祥紫光柱’处稽首遥拜。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我煌煌大商终于又出了一位知命境大能!天佑大商,天佑大商!!哈哈哈哈﹍﹍”比干老泪横流,似癫似痴,稽首不停。

    “我殷商,必会在大王手上重现盛世!”商容大笑,他辅佐帝乙二十余年,为的不是名利,而是希冀他的国家能够重新恢复昔日的鼎盛繁荣,为此,他每日呕心沥血,兢兢业业,被众人尊为贤者,并不是浪得虚名。

    “子托啊,你果然没有选错人,子羡这小子﹍﹍天命不凡!”闻仲欣慰地一笑。

    子托,商朝第二十九任君主,帝乙的父亲,帝辛的爷爷,史称文丁、太丁。

    闻仲在文丁时期,就已经作为文丁的供奉,在朝担任上大夫一职。两人亦师亦友,文丁死后,将帝乙托付给闻仲,帝乙继位当天,便册封闻仲为太师,乃三公之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极致殊荣。

    自文丁伊始,闻仲已经是两朝重臣,他亲眼目睹着帝乙是如何南征北战,维持大商朝的武功,震慑宵小。事后更是采取休养生息的国策,使得大商得以中兴,放眼古今,都算是不可多得的文武君主。

    只可惜,因成汤灭夏,大夏末代君主夏桀,给成汤子孙种下了极其恶毒的诅咒,那就是不破知命,难以活过一甲子。

    一甲子,为六十年,六十年便是成汤子孙的大限,任凭你惊才绝艳,天赋绝伦,不破知命,也无法打破这诅咒。

    帝乙的年纪对于道胎这一境界来说,虽说还处于壮年时期,但因有诅咒的存在,在结合历代大商君主平均的年龄,他的大限已经将近,可万万没想到,一个峰回路转,许多人正盼着这位雄主,将要抱憾而终时,可他却猛然逆天改命,竟破了知命境!

    “今日,大赦天下!”一道恢宏威严的声音,陡然从寿王殿内传出。

    “万岁,万岁,万万岁!”众臣齐喝唱诺。

    ﹍﹍

    帝乙二十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大商君主子羡,破知命,大赦天下,以示上天有好生之德,告汝等归家,宜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可再犯。

    旨意传遍九州,天下民众无不欢喜鼓舞,犯人们喜极而泣,叩谢圣恩。

    同月,各地官员、领主的恭贺奏疏如雪花般递交到朝廷,亦有关外的四方诸侯组建使团,备上厚礼,前来庆贺帝乙突破知命,成为九州无可争议的第一人。

    “邀请番邦参加咱们的秋猎?”帝辛眉梢一挑。

    “是,正值大王突破知命之境,紫气华盖,八方来贺。各个番邦都带着自家优秀子弟,前来朝贺,而每一年,在这种时候又是我大商朝举行秋猎期间,故而大王下旨,邀请各个番邦的优秀子弟,与我们权贵世家的子孙,一同进行一场秋猎活动。”奉常耿夜,沉声说道。

    奉常,九卿之一,掌管宗庙祭祀,和国家之礼。

    但招待番邦的任务,却又不归他管,而是另一位九卿之一典客,名唤善意的大臣主管。

    典客,负责外交和少数民族事务。

    “耿大人、善大人,番邦虽是外使,但本质上乃为大商臣民,必要的地主之谊需要做到,让他们知道我殷商乃礼仪之邦。但也不可一味的迁就。谁若自恃番邦的身份,胆大妄为,不必顾忌,一侓按国法处置。”帝辛沉声道。

    “臣遵旨。”耿夜、善意,拱手作揖道。

    帝辛点了点头,淡笑地看着新任郎中令飞廉,说道,“飞大人,父王刚破知命,那些番邦方国就迫不及待的前来朝贺,一来,许是做贼心虚,惧我父王天威;二来,也是抱着挫挫我们的锐气,压压我们风头的打算。近些年来,各方国人才井喷,如西周国,召公奭、吕公望、毛公遂、伯达、伯适、仲突之流,能文能武,智勇双全,又似姜桓楚之子姜文焕,十分骁勇善战,有万夫不当之勇﹍﹍届时,这些年轻俊杰都会参加今年的秋猎活动,不可小觑。反倒是我殷商的权贵层次,出类拔萃的年轻人并不多,到时候若丢了场子,不仅自个脸上无光,更重要的是会使我大商,在亿万番邦面前蒙羞。故而,飞大人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啊。”

    飞廉闻言,顿时苦笑。

    大商朝之所以会衰落,根本原因就是权贵阶级集体腐化,要知道,大商朝的统治阶级,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王室,另一类则是权贵阶级。

    夏、商、周三朝,乃是王室与权贵共天下的局面,说权贵阶级也为统治阶级,这一点都不为过,唯有开国君主,凭借自己的威望和手中掌握的可怕兵力,才能压制住躁动的权贵,对自己心悦诚服。

    大商安逸了五百年,鼎盛过、衰落过、也中兴过,任凭国运如何起起伏伏,这帮从根上就已经慢慢腐化变味的权贵,都是一副不思进取,只顾着奢靡享乐的样子,让人又恨又无奈。

    若王室是那参天古树的树干,那么权贵阶级就是树干下的盘根错节的根,根没了树干尚能苟且偷生,但若是树干没了树根,就如那将倾的大厦,说倒就倒了。

    明知阻碍大商复兴的根本原因,就是这帮不思进取的权贵,但帝乙也是徒增奈何,轻易不敢擅动,因为他知道,一个处理不好,某个环节出了变数,大商朝的末日就会发生在眼前。

    此时,帝乙破了知命境,已经是人界第一人,以这位雄主的性子,定不会甘于平凡,屈于现实的压力,迫使他低头﹍﹍或许,就在此时,一场惊天动地的大风暴,正在悄然聚集,只不过,却没有被世人所注意到罢了。

    ﹍﹍

    飞廉是郎中令,主管军事,算得上军方世家在朝中的代言人。

    自然而然的,这个重担必须要交付给他,以最快的速度,挑选出五十名优异的权贵子弟,参加今年的秋猎活动。

    这帮权贵子弟究竟是什么样子,飞廉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他担任郎中令也有两年的时间了,也举办过一次秋猎活动。

    权贵阶层集体腐化至今,影响的是方方面面,首当其中便是族内子孙的质量。

    质量集体下降,一年不如一年。

    诸如方醒之子、齐候之子,已经退化成了调戏良家妇女,遛鸟耍蛐蛐的境地。

    当然,比如王家王震、殷家殷成秀、韩家韩荣等等,的确算是一代将才,但与番邦方国的优秀族人总基数相比,大商朝已经逊色人家一筹了。因为目前估算,各路番邦参加此届秋猎的人数,将不下三百人!

    “臣尽量吧。”飞廉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拱手道。

    虽说权贵阶级已经集体腐化多年,但凑出五十名优异子弟,应该不算难吧?

    “你选人的范围,可不限于朝歌,各地已经没落许多的世家,也不乏优异的子弟,如果他们能在今年的秋猎活动中,取得一个好成绩,可直接荣升偏将一职,甚至是封爵!”帝辛说道。

    闻言,所有人神色大震。

    按照大商军制,偏将乃是仅次于元帅、总兵、将军、副将的第五等官位啊,而且今年的秋猎活动,意义非同凡响,若能取得一个好名次,那便是为国争光的荣耀,必会让大王内心大悦,将来平步青云都并非难事。

    当下,许多人脸上闪动着莫名的神色,都在暗暗地揣摩,如何让自家族人,在大王面前好好地露露脸。

    廷议持续了一个半时辰,随后诸臣散去。

    这几天,帝乙仍旧没有上朝理政,反而把国事全都交付给了帝辛。

    一些人暗中揣测,认为帝乙有退位的心思,打算专心苦修,以窥那成仙之道。

    也有人猜测,帝乙刚破知命,境界还处于不稳定时期,所以才继续让帝辛监国理政。

    但两年多的监国生涯,不论是品质还是能力,帝辛已经达到了有目共睹的地步,他的气质更加威严,举手投足间,便会透发出一种天潢贵胄,不可忤逆的气息。

    除了士林阶层仍与帝辛若即若离外,一切都朝着良好的局面,有条不紊地发展着。

    回到受德殿,帝辛沉吟片刻,在几块绢帛上,落笔十余字。

    随后,帝辛唤来黄忠贤,将绢帛交给他,“见字如见人,速招韩荣、余化、陈桐回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商王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商王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商王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