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 挑敌人,就得挑最弱的干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商王族第六百四十三章 挑敌人,就得挑最弱的干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帝辛的感知很敏锐,特别对于他这种道胎境界的修士来说。

    苏护心中的杀意,虽说掩藏的很深,但却瞒不过帝辛。

    不说他强大的感知力,单凭额中的天眼,略微察觉,就能觉察的到。

    不过,帝辛并没有点破。

    他想要给苏护一个机会。

    于私情,苏护是苏妲己的父亲,若朝廷与有苏国发生战争,苏妲己夹在中间,必定左右为难。

    于公,有苏国坐镇冀州城,而冀州城向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若苏护谋逆,帝辛不得不派兵镇压。而如今,他刚刚继位,殷商内外不说风雨飘摇,但也需要如履薄冰,不可因一时之气,把朝廷拖入战争状态,给环伺的宵小之辈,一个可乘之机。

    如非必要,帝辛不想在现阶段与有苏国发生一场战争,除非有朝一日,他把权力牢牢地攥在手中,稳定住国内的局势,到那个时候,也是他大展拳脚的时候了。

    也幸亏帝辛早前有过领兵理政的经历,又通过聚贤馆,广招天下贤能异士,积累下了身后的班底,倒是不会被众人轻视他年幼,而产生怠慢、不敬之心。

    “寡人,是九州之主,九州内的财富和美人,都是寡人的物品,苏爱卿作为寡人治下之臣,献上自家美貌的女儿,孝敬给寡人,这才是忠臣之道。”帝辛朗声道。

    “无耻之尤!”郑伦忍不住地怒骂。

    这叫什么话?献上自家妻女,才为忠臣之道?

    好一个荒淫昏君!

    “郑伦,你放肆!”苏护厉喝,“滚下去!”

    郑伦不忿的瞪着帝辛,但还是遵从了苏护的意志,转身离去。

    “大王恕罪,郑伦只是无心之语,也是关心小女所致。”苏护微微拱手道。

    帝辛淡淡一笑,“冒犯寡人圣威,就一句“无心之语”就算了?不过,看在他是苏爱卿的心腹爱将份上,寡人就姑且饶恕他一回,就用你的女儿,来抵消寡人心头的怒火吧。”

    苏护眉头一皱,感到很是纳闷。

    这是多么昏聩的君主,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大王,还请您自重,您贵为人王,怎会行如此粗鄙不堪之事?若事情传扬出去,百姓会怎么看你?各地诸侯又会怎么看你?”苏护沉声。

    “哼,寡人贵为人王,坐拥九州四海,天下之人皆为孤之臣民,手握生杀予夺的权利,谁敢不遵,谁敢不从!?”帝辛冷喝。

    苏护眉头皱的更深了。

    莫非,地位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

    帝子受未登基前,世人皆传,世子受怎么怎么的好,说他天资聪颖,闻见甚敏,才力过人,且礼贤纳士,为人谦和有礼﹍﹍

    可登基之后,不在朝歌理政,与臣子们勾心斗角,反倒跑到冀州城,做起了强虐别人妻女的事情来。

    苏护也听说过,初登基为君,勤政爱民,被臣民们誉为明君,但年老体衰时,就渐渐地昏聩,变得荒淫无道,多疑好杀起来。

    但这中间,好歹也有个过程,可能是十年,也可能是二十年、三十年。

    除非帝子受本来面目就是如此,只是掩藏的太好了,瞒过了先王帝子羡,瞒过了所有人。

    登基之后,觉得天大地大,人间我最大,就渐渐地放纵起来,目中无人,狂傲自大,不把天下人放在眼中。

    可谋逆毕竟是大事。

    内心中的杀意,反反复复出现许多次,但最终还是被苏护压了下来。

    他觉得,这其中是不是有诈?帝辛在自污名声,故意诈他?

    谋反,需要理由,而平叛,也得需要理由。

    若朝廷盯上了冀州城,就必须得着一个站得住脚,光明正大的理由,才能吞并冀州城,否则无缘无故的就打这打那,朝廷威信何存?这让八百路诸侯如何看待朝廷?

    而谋反平叛,没有比这个再好不过的理由了。

    看到苏护眼中的犹犹豫豫的神色,帝辛不由得嘲讽的轻笑了一声。

    如此犹豫反复,焉能成就大事?

    明明已经动了杀念,想要携人王以令诸侯了,结果关键时刻,竟犹豫迟疑了。

    帝辛紧了紧苏妲己的小蛮腰,轻声道,“看到了吧,这就是你的父亲。跟寡人走,寡人给你一个无忧无虑的世界,寡人发誓,这辈子,只会爱你苏妲己一个人。”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

    做子女的,对于自己的父亲,自然也是再熟悉不过了。

    美眸浮现几许哀伤,苏妲己刚刚之所以提出,让帝辛带着自己光明正大的离开,就是为了想看看自己父亲的反应。

    看看父亲,是否真的如帝辛所说的那样,为了所谓大事,而不拘小节,甚至不惜牺牲掉自己的女儿。

    人质在手,可苏护却依旧动了杀念。

    证明在他的心里,为了那个“大事”即使是牺牲掉自己的女儿,也无所谓!

    寂静,

    寂静了半分钟。

    苏护猛然惊醒,他发现自己失态了。

    似心虚地轻咳一声,默默地感受了一下四周。

    阵法已经开启。

    动手,或放人离开,

    这个迫在眉睫的选项,必须要做下决断了。

    “贼子,放下妲己!”突然,一声暴喝传来。

    伯邑考抽出佩剑,目眦欲裂的朝帝辛冲来。

    “大公子小心!”苏护连忙大叫。

    若伯邑考在冀州城出了事,必会引来西周不满。

    不论是动手还是不动手,苏护都不愿与西周为敌。

    若是动手,扣下帝辛,那也得需要各路诸侯的支持,共同瓜分天下,重新分配自家的利益。

    吃独食,没有那个可能。

    毕竟,不论是大夏还是大商,朝廷是主体,诸侯为辅体,两者都缺一不可。

    朝廷需要各地诸侯,替朝廷镇守边疆,威慑蛮夷。诸侯也得需要朝廷的支持和保护,并震慑其余强大的诸侯,让他们不敢轻易掀起大规模的刀兵,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和平。

    轰!

    帝辛手掌一压,天地间的灵气产生一种可怕的冲力,直接将伯邑考的身体打飞进了地里,形成一道人形凹坑。

    帝辛没杀他,一来,是伯邑考的身份,朝廷现今还没足够的力量,与天下人为敌,他需要时间去发展与谋划,二来,相较于他的精明勇猛的小外甥姬发,这个带有酸臭气味的文弱书生,更适合当自己的敌人。

    挑敌人,不挑最弱的干,与一个傻子有何分别?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商王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商王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商王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