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邓婵玉请罪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商王族第六百六十五章 邓婵玉请罪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想想……你让爹好好想想。”黄滚颓然叹道。

    “爹,此番大王征召你随军侍驾,显然已经对咱们家心生猜忌和不满,若在不早做准备,咱们家可就要……”黄飞虎苦口婆心的劝说。

    “好了,纵然是谋逆,你难道现在就要揭竿而起不成?这样咱们家只会死得更快。”黄滚喝止,“此事休要在谈论,短时间内,大王必然不会拿咱们家怎么样,若是此战为父携军功而归,大王必定会更加投鼠忌器。”

    黄飞虎缄默,知道自己不能逼迫太急,毕竟谋逆可是个大事,一个不好就是满门抄斩的结局。

    而且,现在还没有到谋逆的时候,黄氏家大业大,与多个权贵有着姻亲关系,纵使犯下杀人罪过,顶多就是呵责,罚点钱,责令其闭门思过罢了,连爵位都不会撤销。

    贵族之所以被称为贵族,体现的就是高人一等的“贵”。

    贵族与王室共天下,可不是说说而已。

    另外,若要举兵造反,还需要一个恰当的时机。

    即使朝廷南征,留下一个防御力空虚的京城,但黄滚和武成侯府的家臣旧部,俱都随军侍驾,若黄飞虎在朝歌举兵造反,那黄滚和武成侯府的家臣、旧部,性命必将不保。

    而且,帝辛已经对黄飞虎产生了猜忌和不满,岂会放心他留在朝歌,并给予其掌握卫戍朝歌的兵权?这其中必定有诈才对,指不定有多少后手,在等着他呢。

    若黄飞虎真的脑袋一热,犯了浑,纵使有再多的贵族姻亲,也保不了黄氏一族。

    谋逆,不仅逆的是商汤王室,还有与王室休戚与共的所有贵族们。

    ———天理难容!

    ………………………

    “大王,黄滚入府后,不见黄天化,便叫黄飞虎去了后花园足足密谈了一个多时辰,不许任何人跟进,故而对他们所谈论的话题,迄今为止都无半点讯息。”辛五低声奏报。

    帝辛一个青铜大缸里舀了一点水,倒入器皿里,掌心窜出一团火焰,把水烧至沸腾,灭了火,撒入一点灵茶,慢慢地细饮起来。

    大缸里,一个梳着冲天辫的光头小娃娃露了出来,若黑宝石般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帝辛。

    帝辛从兜里取出一根百年雪山萝卜,喂给人参娃娃。

    辛五伫立在原地,等了半天,才听到一道平淡的声音,从帝辛嘴里传来,“继续盯着,叫你的人都小心点,不要露出马脚。黄飞虎不比其他人,他的城府之深,洞悉力之强,远超乎你的想象。”

    “是,大王。”辛五应道。

    这时,殿外一名宦官迈着小碎步走了进来,躬身道,“启禀大王,邓良人求见。”

    “邓婵玉?”帝辛一怔。

    殷商后妃制度共分为四个等级,即王后、夫人、美人和良人。

    夫人一般需为君王诞下子嗣,才会被册封为夫人。

    而美人,则是和君王有过一夜春风后,就会被册封为这个爵位。

    至于良人,指的就是刚刚入宫,还未被君王临幸的妃子称呼,论地位,只比宫女稍高一些,一些夫人身边的嬷嬷、贴身大丫鬟什么的,都能对良人颐气指使。

    等过了一段时间,若良人依旧未被君王临幸,说明君王并不喜欢她,到了那时,连一些老宫女,都不会给良人什么好脸色看。

    妃子们的权力和地位,都永远取决于君王的喜爱程度。

    受宠的妃子,哪怕不是王后,照样能横行后宫之中,连王后都要忍让三分,不受宠的妃子,哪怕贵为王后,依旧被人暗地里讥诮嘲讽,明面上尊敬,背地里却在阳奉阴违。

    “叫她进来吧。”帝辛淡淡道。

    宦官作了一揖,前去传旨。

    “奴才告退。”辛五识趣的躬身离去。

    少许,一身青衫的邓婵玉走入殿内,冲端坐在王座上的帝辛,施了一礼,“臣妾参见大王。”

    帝辛搁下笔,手里捧着一卷竹简,走下御阶,瞧着她,邓婵玉也在抬头瞧着他。

    “那日,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帝辛问道。

    邓婵玉淡淡道,“是,那天臣妾就知道了大王的身份。”

    “那你还敢当着寡人的面,说出那些话来?”帝辛有些好奇,这女人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难道一点敬畏之心都没有吗?

    “臣妾心直口快,请大王降罪。”邓婵玉跪在地上,平静地说道。

    “所以你今天是特地过来请罪的?”帝辛问道。

    “是,臣妾自知触怒了大王,心生后悔,特地过来请大王责罚。”邓婵玉道。

    帝辛沉默了片刻,把手中的竹简卷起,背在了身后。

    “你自己说,你想寡人怎么处罚你?”

    “请大王将臣妾发配充军!”邓婵玉大声道。

    “你……”帝辛明白了,明白了邓婵玉为何会主动请罪。

    “你在套寡人?”帝辛语气渐渐变得森冷起来。

    邓婵玉说道,“臣妾不敢,臣妾有罪,请大王责罚。”

    “你就这么不愿侍奉寡人,非要出去打生打死吗?”帝辛顿感头痛。

    “臣妾不敢。”

    “你知不知道,发配充军可不是闹着玩的,自古犯了大罪之人,才会被朝廷发配充军,一辈子戍守在边陲要塞,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或是老死在那里,或是战死在哪里,别无第三条路选择。”帝辛道。

    邓婵玉沉默片刻,道,“臣妾可以随大军一起南征,用战勋将功折罪。”

    好嘛,弯弯绕绕,终于是说出了本意。

    什么恳请大王将臣妾发配充军,纯粹是糊弄人的鬼话,她等着就是帝辛开口说出的这句话。

    她也知道,帝辛不可能将她发配充军的,不然邓九公那里如何交代?又怎么向满朝文武和世人交代?

    将自己的妃子发配边关,与一帮莽汉粗夫为伍,这天下人岂不会笑掉大牙?

    “你想随军侍驾?”帝辛皱眉道。

    邓婵玉略微迟疑,咬牙道,“是,臣妾想随军侍驾!”

    “你懂随军侍驾是什么意思吗?”帝辛语气变得有些轻佻,意有所指道。

    邓婵玉点了点头,眼眸露出一丝渴望,不是对帝辛的渴望,而是渴望能够在战场中叱咤风云,笑尽天下英雄!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商王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商王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商王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