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使人疯狂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商王族第七百二十九章 使人疯狂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虽然拔利脱如此安慰,起到了一定效果,但众权贵心里仍然惴惴不安,生怕下一刻,图斯哥就找到他们头上。

    众人离去,拔利脱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

    戈壁走了进来,含笑道,“父亲,这些权贵平日里趾高气昂,许多人仗着出身,都不把你放在眼里,可现在呢,却一个个跟个懒皮狗一样,死缠着爹你不放。”

    “这就是大势啊,你爹我背靠着大势,处于大势中的他们,不得不寻找一个依靠,那图斯哥自寻死路,手握大势,却不懂得运用,不然的话,这些权贵也不会来找爹,而是去找图斯哥了。”拔利脱淡笑道。

    “爹,你说这图斯哥,会一直就这么杀下去吗?他莫非就不怕把蛮国旧贵族,挨个得罪遍,弄到收不了场的局面?”戈壁问道。

    拔利脱沉吟片刻,说道,“现在图斯哥自认为手握生杀大权,又有商主撑腰,故而无所顾忌,视蛮国旧贵族如草芥,如猪狗,如无物……呵呵,小人心态尔!不过,等这阵风过了,他估计也会醒悟,会收敛一些,到时候爹好不容易笼络来的人心,说不定会有一部分,跑到图斯哥那边去。”

    “爹说过,人都是健忘的。弱者永远都依附于强者,现在图斯哥拳头最大,替商主清理潜在的反商份子,有先斩后奏之权,可谓权柄滔天,只是他不懂得把利益最大化,只顾着杀更多的人,来取悦商主。不过,等图斯哥意识到这一点时,也为时不晚,爹现在必须得考虑,如何把这阵风,煽的更大,更猛,让图斯哥即使想收敛,都不能收敛。”戈壁说道。

    拔利脱点了点头,他起身,踱步少许,似乎有了主意,“你亲自去一趟,告诉图斯哥,就说我打算宴请他,祝贺其高升,看他三日后有没有时间,来云梦泽赴宴。”

    戈壁一怔,拱手道,“儿子这就去办。”

    ……

    ……

    云梦泽,有八百里洞庭之说。

    此地湖泊清澈,环境优美,四周绿草如茵,有一座座雅庭矗立,为南疆各部落权贵修建,闲暇之余,带着妻妾而来,一边观湖赏月,一边品茶垂钓,颇有几分文雅意境。

    远处,一队骑兵卷着尘土滚滚而来。

    在行至云梦泽旁不远处时,战马猛地发出一阵脆耳的嘶鸣。

    图斯哥翻身下马,着一身便服,但腰间却挎着一把战刀,昂首阔步的来到一处四方凉亭中。

    拔利脱立于台阶,含笑的拱手道,“下官拔利脱,拜见图斯哥大人。”

    “哎呀,拔利脱将军客气了,就冲咱俩的交情,拘泥于这些客套做什么?”图斯哥笑呵呵的说道。

    “图斯哥大人乃是上官,下官对图斯哥大人行礼,是出于我朝之礼法,下官不敢放肆。”拔利脱谦逊道。

    图斯哥笑了笑,没有说话,微微点了点头,似乎觉得拔利脱很懂事。

    “图斯哥大人,里面请。”拔利脱侧过身,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图斯哥淡笑的扶着战刀,一马当先的进入凉亭里,坐了下来。

    为图斯哥斟了一杯茶,拔利脱始终保持着谦逊,把自己当做一个恭谨的下属。

    图斯哥虽然是个蛮人,但在蛮国中,也算是权倾一地的权贵,茶这种好东西,从小就品,对于茶道,也算有几分独到的造诣和见解。

    呷了一口,含在嘴巴里,品尝着其中的茶味,少许,图斯哥赞叹道,“好茶,如果本将军品的不错的话,这茶应该是今年的云梦茶吧?”

    “大人好见识,普通云梦茶,茶香而味淡,而上等云梦茶,则是香浓而味甜。而这上等云梦茶只产于云梦泽湖中心的三株茶树上,向来都是王室的贡品,前阵子,大行蛮王还在世时,赏赐给下官十二片上等云梦茶茶叶,一直不舍得吃,今日,下官拿出了三片,来招待大人您,又听说大人素爱吃茶,便把剩余的九片包装好,孝敬给大人您。”

    拔利脱从怀里取出一个檀木盒,递给了图斯哥。

    图斯哥手指在石桌上敲了敲,瞥了那檀木盒一眼,含笑道,“在大行蛮王寿宴上,本将军有幸品过一次上等云梦茶的滋味,直到现在,仍记忆犹新啊。大行蛮王生前虽器重本将军,但本将军知道,他对本将军非是器重,而是依赖!依赖本将军的部落,依赖本将军手握的兵马,要说论到亲近,大行蛮王与拔利脱将军你,才是真正的亲密无间啊。”

    拔利脱惶恐,“大人言重了,大行蛮王对下官,无非也是依赖多于器重罢了,赐给下官上等云梦茶叶,也是笼络下官的一种手段而已……”

    “拔利脱将军不必慌张,本将军也就是开个玩笑。”图斯哥淡笑道。

    拔利脱挤出一丝笑容,稍稍抬起的屁股,重新坐了下去。

    看到拔利脱如此拘谨惶恐的模样,图斯哥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但更多的则是意气风发般的爽快。

    拔利脱乃是蛮国名将,虽说论出身不如图斯哥,但论地位,犹在图斯哥之上,论在蛮王心中的器重程度,也远在后者之上。

    平日里图斯哥遇见拔利脱,也得执下官礼。

    不过,这种暗爽没持续多久,图斯哥就渐渐地归于平静。

    蛮国左、右相都被他抄家,毁掉了祖陵,区区一个拔利脱,自然无法给他带来更多的愉悦感。

    待到茶凉,一名女仆端来烧好的热水,重新进行沏泡。

    图斯哥虚眯着眼睛,小口咀嚼着拔利脱为他准备的点心,沉默不语。

    拔利脱迟疑半响,呷了一口茶,说道,“其实下官今日请大人来,一是恭贺大人高升之喜,被大王委任南疆大将军职,手握南疆诸部落生杀大权,可见大人您在吾王心中的份量……这二是,下官也想替南疆诸部落的酋长们,向大人讨个好,他们对大人您,也是敬仰已久,但心想大人如今位高权重,平日里还要缉拿反商份子,处理南疆军务,可谓是日理万机,怕您没时间,故而也就没敢设宴邀请大人您。托下官之口,向大人阐明,希望大人不要误会。”

    “嗯,本将军平日里的确是日理万机,昨个刚缉拿了十三个反商逆贼,抄没了其财产,全族尽诛。”图斯哥淡淡开口,似乎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忤逆大王,背叛朝廷的反贼,就该这么处置!”拔利脱附和。

    “你回去告诉他们,叫他们勿忧,这身正不怕影子斜嘛,只要他们没有心存反商心思,本将军自然不会查到他们的头上。身家性命也自然可以保全。”图斯哥说道。

    “是,下官也是这么对他们说的,可大家伙心里都没底,怕要是这其中有个误会……”

    “误会?莫非他们以为本将军是那种冤枉无辜的残暴之人?”图斯哥眉梢一挑,有些不悦道。

    拔利脱连忙摆手道,“不不不,大家伙对大人您的人品,可谓是在信赖不过了,只是大人您手底下管着那么多人,难免会有几个小人,败坏大人您的名声,便想让下官事先跟大人您透个气……”

    说着,拔利脱取出了一卷竹简,递给了图斯哥。

    图斯哥不动神色的摊开,少许,他脸庞浮现一抹笑意。

    这竹简上,罗列着七十三个部落,各自给他的孝敬清单。

    图斯哥把竹简揣了起来,笑道,“你回去告诉他们,只要他们真的没有反商心思,本将军可保他们无虞!”

    拔利脱一喜,拜道,“多谢大人,下官相信,在大人带领下,南疆很快就能实现吾王所期盼的王道乐土之景,各部落仰赖于大人恩威下,安居乐业。”

    ……

    ……

    “诸位,那竹简我已经递交给了图斯哥大人,图斯哥大人说,他很满意,只要大家没有反商之心,可保大家性命无忧。”拔利脱呷了一口茶,有些疲累道。

    “拔利脱大人辛苦了。”众权贵齐拜,难掩脸庞的喜色。

    拔利脱笑了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大家快回去准备,尽快把孝敬给图斯哥大人送去。”

    “对对对,此事需越快越好,以免夜长梦多。”

    众人拱手告辞,离了拔利脱府邸。

    少许,戈壁走了进来,一脸困惑道,“爹,你此举不是在把他们推向图斯哥那里吗?往后只要有礼物孝敬,就能保全身家性命,以后谁还会依赖爹你呢?”

    拔利脱呷了口茶,淡笑地问道,“没看懂?”

    戈壁摇了摇头。

    “没看懂好啊,没看懂,证明爹的这个计划,不说天衣无缝,也最起码不会让人怀疑到爹的头上。”拔利脱大笑道。

    听闻,戈壁更加费解了。

    “你且看吧,这人心啊,总是欲求不满的……”

    ……

    ……

    “这云梦泽之美,胜似天下万千美妾,本将军不论怎么观赏,可就是观赏不够啊。”

    “大人既然喜欢这里,何不在云梦泽边,修筑一座高高,大大的府邸,每天一睁开眼睛,就能领略到这云梦泽的美丽?”

    图斯哥一怔,抚了抚胡须,笑着说道,“好主意!可是,南疆总体局势虽趋于稳定,但仍有小部分反商逆贼作乱,本将军作为南疆地区的剿蛮大将军,不可能一直呆在云梦泽啊,也就是偶尔过来,散散心,待不了多久的。”

    “这有什么的,大人您是南疆大将军!南疆地区的最高统帅,只要您一声令下,各部落就会主动地献钱献物,为大人您解决好一切的……”拔利脱循循善诱。

    图斯哥略微沉吟,便点了点头。

    ……

    ……

    “云梦之城?”

    “是啊,图斯哥大人说他甚喜云梦泽之景,打算在云梦泽旁,修筑一座“云梦之城”。我大概听了听图斯哥大人对这座云梦之城的规划,要想修建此城,所耗费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皆都不菲,我曾劝过,但图斯哥大人一意孤行,我也是有心而无力啊。”拔利脱无奈道。

    “这……不就是造一座城吗,凑一凑,各部落分摊一点,也不算什么……”众人迟疑半响,虽满腹牢骚,但终究不敢忤逆图斯哥的意志。

    ……

    ……

    “拔利脱,本将军听说骊后部落的酋长,有一女儿,生的貌美如花,就跟天仙似的?”

    “是,有这么一个传言,但传言嘛,有真有假,下官也未曾亲眼见过,不敢妄下决断。”

    云梦之城,观湖台上。

    图斯哥靠在摇椅上,语气平淡的,对垂手而立的拔利脱询问。

    语气没有了之前那般客气,完全视作了奴仆般。

    “你去看看,如果那女子真的如传闻那般漂亮,就告诉骊后部落的酋长,尽快把女儿献到云梦之城中,让本将军好好地品鉴品鉴。”图斯哥说道。

    拔利脱眸底浮现一抹诡异之色,语气恭谨道,“是,大人。”

    ……

    ……

    “图斯哥大人真是这么说的?”

    “是啊骊后酋长,大人很欣赏你家的爱女,想要接令爱入云梦之城,纳其为妾。”

    “替我转告图斯哥大人,就说小女能被大人纳为妾室,是我骊后部落的幸事,请容我准备一二,三日之内,我必定会亲自把小女送到云梦之城中……有劳拔利脱大人了!”

    ……

    ……

    “爹,我不嫁!女儿早已有了心上人,你不是不知道,爹不是也说了嘛,会亲自主持我和齿坝的婚礼,为我们献上祝福的吗?”

    “女儿啊,今时不同往日。图斯哥势大,总领南疆军政大权,见谁不爽,直接就是抄家灭族,无人敢惹!你若能讨得图斯哥的欢心,咱们部落的地位不仅会更上一层楼,就连你爹我,也能通过图斯哥,有机会前去朝歌,拜见商主,或许就能得到商王重用呢?”

    “说了这么多,爹不就是想要牺牲女儿,来成全爹你自己吗!?”

    “……总之,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此事没商量!从今天开始,忘了齿坝吧!如若不然,别怪爹心狠,杀了那小子!”

    “爹,我恨你!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商王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商王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商王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