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拂晓破城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商王族第七百三十三章 拂晓破城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似乎是听见了图斯哥的怒喊。

    拔利脱举起右手,手中的佩剑遥指着城头上的图斯哥,厉喝道,“图斯哥,你残暴不仁,嗜血成性,视我们如草芥,待我们如猪狗,你所谓的器重,不过是把我当做一奴仆,真以为我拔利脱是好唬骗的吗?我忍辱负重这么久,就是在等一个时机,等一个送你下地狱的时机!”

    “好好好,拔利脱!本将军会亲手捏碎你的脑袋,诛尽你全族!还有你们,但凡是跟着拔利脱背叛本将军的人,全族尽诛,一个不留!”图斯哥怒笑,脸庞满是狰狞之色,“本将军的大军正在赶来的路上,三个时辰!你们只有三个时辰的时间!三个时辰后,就统统给本将军去死吧!”

    拔利脱冷着眸子,没有多说废话,长剑一指,大喝道,“擒杀图斯哥者,封爵、赐万金,良田十万亩,美女三百!”

    轰!轰!轰……

    巨石的轰砸声,渐渐地吞没了喧嚣鼎沸的喊杀声。

    因为来的匆忙,拔利脱并没有携带太多的攻城器械。

    投石机只有十二座,一字排开,轰向云梦之城的防护罩。

    不过,云梦之城毕竟也不是什么关隘要塞,随着巨石接连的轰砸,笼罩在雄城上的防御罩,也快速地变得暗淡。

    最终在某一刻,传出了一串崩裂的声响。

    “杀!”金日戈大吼,率领一部人马,身先士卒,抬着云梯,若潮水般朝城头冲去。

    一个个云梯架了上去,联军士兵如密密麻麻的蚂蚁一样,接连不断的开始攀爬起来。

    滚石、木头、箭矢、热油……

    所有防守军械统统搬了出来,疯狂的朝攻城士兵的脑袋砸落。

    “啊……”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响彻天地,犹如夜枭的唳啸,划破这方宁谧的夜空。

    被滚烫的热油泼中,除非是枷锁境修士,启动防御罩,才能抵挡住这热油的攻势,像后天境修士,只能在肌肤表面,浮现出一层薄薄地类似角质层的防御,根本就无法抵挡加入特殊药料热油的灼烧,直接就烧出一个个小洞,快速地灼烧和腐蚀他们的皮肤,不一会就露出了骨头架子。

    当联军士兵即将冲到城楼时,忽然多出了一杆杆锋锐长矛,洞穿了士兵的躯体,直接刺翻了下去。

    几个先锋官一马当先,从城墙下一跃而起,近乎以飞的形态,跳到了城楼上,祭出法器,大杀四方,给登城的士兵拖延时间。

    图斯哥麾下的将领杀来,法器在虚空中交织在一起,化作若潮水的光束,轰碎了那几个先锋官。

    箭如雨下,凄嚎声阵阵不绝。

    所有人都疯了。

    拔利脱不计生死的命令联军各部攻城,他没有藏私,动员了麾下八成的部曲,加入了攻城战役。

    其余部落酋长见状拔利脱的这种态度,自然不好再打什么歪心思,出工不出力,尽可能的保存实力,毕竟一旦因为一己之私,输掉了此役,滔天之难就会在刹那间而至。

    一个时辰后,伴随轰地一声,外城城门破了!!

    联军士兵杀红了眼,踏着一堆血肉模糊的尸首,大吼的伴随撞门车,杀入了瓮城之中。

    “退!”图斯哥下令。

    外城城楼的士兵开始后撤,撤到了内城里。

    图斯哥脸色阴沉,他掐指算了算时间,这才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外城就被攻破了!

    “不管怎么样,哪怕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得给本将军死守内城!”图斯哥厉喝。

    瓮城城门相比外城城门,不论是规模大小,还是坚固度,自然不能跟后者相提并论。

    两军继续厮杀,战斗再度持续了半个时辰,瓮城城头被攻占!

    图斯哥军队再退。

    全线退守至内城。

    “死守!后退者斩!”图斯哥双眸赤红,一刀劈翻一个临阵脱逃的士兵,半个身体被斜劈呈两半。

    亲卫被调来,手持锋锐的铁戈,充当督战队。

    “攻下内城,胜利属于我们!”拔利脱咆哮。

    他呼吸变得喘重,没想到进展竟如此顺利。

    才不到两个时辰,就连克外城和瓮城。

    “父亲,孩儿请战!”戈壁跃跃欲试。

    拔利脱望着戈壁,沉吟少许,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逞强,保住性命为主!”

    “是!”戈壁低喝。

    “亲卫队,保护好少主!”拔利脱沉声。

    戈壁身披盔甲,骑着一匹神驹,悍勇的朝内城城头杀去。

    见到拔利脱的大公子如此神勇,也激起了各部落酋长的斗志和勇气,身先士卒,若一汪洋,密密麻麻的化作黑色洪流,杀奔而去。

    神驹踏着云梯,一跃十余丈。

    戈壁大叱,飞跃到了城头上,手中方天戟扫出,三四个守军就被劈飞开来,浑身喷血,内部骨头肺腑完全暴裂。

    血雨飘落,戈壁睁圆双眸,透过重重守卫,看到了被盾牌兵簇拥在内部的图斯哥。

    他嘴角一翘,浮现一抹冷漠的弧度,唳啸道,“吾为戈壁,图斯哥受死!”

    “小杂种,本将军就先杀你,再把你爹挫骨扬灰!”图斯哥怒喝,“谁去斩了他,连升三级,赐千金,美女五十!”

    话音刚落,一名披着雕刻夔龙战甲的青年,提着蛮刀杀出。

    哧!

    刀光一闪,带着一股尖锐的劲气声,豁然向戈壁天灵盖劈下。

    胯下神驹一摆身体,戈壁手中方天戟顺势扫出,锵地一声,重重地与夔龙战甲青年手中的蛮刀撞击在一块。

    一簇绚烂的火花迸溅而出。

    戈壁感觉一股大力,从那蛮刀传来,震得他手臂发麻不已,方天戟差点脱手而出。

    眸光一凝,戈壁觉得这夔龙战甲青年的力量比自己大,不可硬拼,否则他多半会吃亏。

    几道戟光接连劈出,犹如赤色蛟龙,嘶吼冲去。

    夔龙战甲青年举刀横切,尽数将戟光斩碎。

    戈壁杀退扑过来的士兵,亲卫则簇拥着他,形成半圆形,位于他的身后,抵挡暗箭和其余士兵的围杀。

    夔龙战甲青年冲来,专攻下路,一道道恐怖的刀芒四射,将戈壁座下的战马的马腿直接斩断,蛮刀一举,又顺势捅入了战马的肚子里,并接着迅速窜上,想要将戈壁也洞穿杀掉。

    右手猛地朝下一拍,强悍的掌力击碎了战马的头骨,但也使得戈壁飞跃起来。

    双手举刀过于头顶,戈壁大叱一声,左手晃了晃,顿时发出一阵刺目的光芒,瞬间就亮瞎了四周二三十人的眼睛,响起一阵惨嚎声。

    夔龙战甲青年也被这强光闪了一下,硬接了戈壁这一戟,因为未来得及蓄势,导致在这一回合较量中,吃了一个小亏,身躯踉跄地后退几步,却发现戈壁又紧接着杀来,不给他半点喘息时间。

    噗!

    方天戟刺穿了夔龙战甲青年的腹部,前后贯穿,带走了一片血雨。

    “啊……”夔龙战甲青年惨叫,捂着伤口,挥舞着蛮刀想要后撤。

    但戈壁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左手抬起,再度晃了晃,刺目的白光几乎要亮瞎夔龙战甲青年的眼睛,一个箭步,就砍下了青年的头颅。

    染血的方天戟,勾起夔龙战甲青年的断头,高高地举起,又扔向了图斯哥那里。

    戈壁冷笑,斜眸扫视着众人,“还有谁,敢于我一战?”

    图斯哥脸色一沉,果真虎父无犬子。自己欺他年少,没想到终究小觑了他。

    “他刚才左手发出的白光诡异,你们可知那是什么法术?”图斯哥问道。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摇了摇头。

    “下官只记得,这戈壁早年曾跟一位异人学道八年,把白光之术,应该就是那位异人传授的吧。”有人答道。

    “那白光不同于普通强光,任凭你修为精湛,都不能无视白光对眼部的影响,而且刚才臣也闭上了眼睛,却依旧有一种灼痛感,想来这白光是可以直击人的元神。”另一名武将沉吟道。

    “大将军,属下请战。”这时,一名虎背熊腰的男子,低声道。

    图斯哥看着他,点了点头,“万事小心。”

    虎背熊腰男子闷闷的轻点一下脑袋,随后手持两板斧,身形一晃,若闪电速度,冲了出来。

    轰!

    人未至,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就猛然扑鼻而来。

    戈壁瞳孔一缩,几乎眨眼的功夫,两个巨如门板的斧头,就朝着他的头颅、腰部一竖一横的劈来。

    闪无可闪,避无可避。

    情急之下,戈壁拍了一下储物袋,几张用羊皮制成的防御符篆环绕在他的身旁,只听一连串的爆炸声,那几张防御符篆在两板斧攻势下,炸碎开来。

    强悍的冲击力将戈壁的身体直接撞飞,这也殃及了身后几名亲卫,胸骨被砸断,重重地倒在地上。

    “好强大的力量!感觉像是一堵千丈大山撞在我的身上。”戈壁心惊,“而且他的速度也快到惊人。”

    虎背熊腰男子脸色沉着而又冷漠,他的脸部有几条深深的疤痕,裸露在外的皮肤,也是遍布各种各样的疤痕。

    在结合刚才虎背熊腰男子冲过来时,刮动的那片血腥之气,足以证明,此人修炼的功法应该极其残忍而又霸道,是从一片尸山血海中一路走出,手上沾染了不知多少生灵的性命。

    这是一个杀神,光是气势,就让人胆颤心惊。

    “罪,杀了他!”身后,传来图斯哥的厉喝。

    罪闷闷的举起双板斧,赤.裸的双脚健步如飞,迅疾地闪到戈壁面前,轮动而下。

    戈壁左手抬起,猛然一晃,闪到了罪的眼睛。

    然而,罪的攻势却依旧精准无误的劈了下来,使得戈壁双臂一阵酥麻,方天戟竟然脱手而出。

    “你这招对我无用。”罪冷笑,似乎在印证他说的话。竟然闭上了眼睛,封闭了感官与神识,使得戈壁的白光,无法在对他进行伤害。

    “我的战斗,已经化为了本能,今生今世,我为杀戮而生!”

    罪大吼,他这种状态很特别,没有听觉,没有视觉,没有嗅觉,纯粹是凭借一种玄而又玄的本能,就如野兽天生会捕猎,小鹿天生会走路、奔跑一样。

    当然,这也使得罪的攻击变得有些笨拙起来,大开大合的攻势中,也多了一些防御,没有在一味地进攻。

    不过,二人的实力毕竟相差很大,即使是这种状态下的罪,戈壁也不是他的对手。

    交战二十多个回合,戈壁败下阵来,胸膛被巨斧拍了一下,胸骨不知断裂多少根,心脏也有一种被人抓了一下的痛感,直接从城楼跌落,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七窍喷出了鲜血。

    “保护少主!”拔利脱的亲卫大惊,留下一部人断后,其余人飞跃城下,扛着戈壁,朝着中军方向撤去。

    戈壁重伤昏迷,被人直接抬离了战场。

    拔利脱没有慌乱,也没有悲痛,但眼神里越发浓郁的怒火,却在透漏着他此刻的心情。

    不知何时,第一缕阳光忽然从昏暗的天空透射而出。

    紧接着,只听轰的一声,内城城门被撞碎了。

    骑兵踏着倒地身亡的将士们的尸体,呼啸般的朝内城冲锋而去,留下了一地的肉泥,无人收尸。

    “将军,图斯哥逃了!”

    “他是一个人独逃,还是带着其余人一起?”

    “身边只带着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往北逃了。”

    “哈哈哈,好!图斯哥这是在自己找死,诸位,随我去追杀那老贼!”

    拔利脱大笑,如果图斯哥随着残军一起撤退,还能苟延残喘一阵。

    只可惜,他却丢下大军,独自逃跑,就如落入网中的小雀,回天乏术。

    一大队飞禽冲来,这是拔利脱提前准备的后手,一旦图斯哥逃跑,就可利用这些飞禽的速度优势,将图斯哥拦截下来。

    别看这些飞禽其貌不扬,长得有些丑陋,但皆可日行千里,速度比一般先天修士还要迅疾三分,拔利脱、金日戈等人各自率领百余人精锐,兵分三路,自东、西、北三个方向追击而去。

    “图斯哥,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看你能逃到哪去!”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商王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商王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商王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