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黄滚,配享重屋!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商王族第七百三十九章 黄滚,配享重屋!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天空中的赤红,已经不见了踪影。

    一代老将黄滚,就此魂飞湮灭。

    下方的几千黄家军,也在渠中等人围杀下,全军覆没。

    黄明、周纪、龙环,也无一幸免。

    自此,黄飞虎四大家臣尽没。

    “吾主若得知,必会欣喜若狂。”费仲攥了攥拳头,满脸的欣喜。

    渠中眼神警惕地望着周信、朱天麟等人。

    从这些人身上,他感到了深深的压力。

    “八位万象真人!这费先生的主公到底是何许人也,竟如此神通广大!?”渠中惊诧。

    他自然不会猜想到,费先生的主公乃是帝辛,毕竟这太让人费解了。

    黄滚乃是殷商老帅,一关的总兵,谁都知道,黄氏七世忠烈,父子都是商国大王的肱骨之臣,帝子受又岂会自断臂膀的,除掉黄滚呢?

    知道黄飞虎与帝辛仇隙的毕竟是少数,即便是朝堂大臣们,也只是知道,黄飞虎因为之前支持大王子启而不被帝辛喜欢,没有了帝乙一朝那种圣眷,不再受宠罢了。

    “呵呵,帝子受有这般强大的仇家,商国未来也注定不会太平。”渠中幸灾乐祸的大笑。

    周信、朱天麟、李奇等八人尽数离去。

    费仲笑眯眯的走来,他底气足了,腰板也硬了,没有了之前那种谦卑,小心的模样。

    今日一战,费仲已经向渠中证实了他背后的势力,到底有多么强大。

    只要渠中不傻,未来一定会把自己当做座上宾,不敢放肆。

    “是费先生吧?”这时,一名老人走来,笑容温和的对费仲拱手道,“在下厄赖刺,现任大蛮国摄政大臣,也是蛮王的七王叔。”

    费仲眼眸微微一闪,脑海中顿时浮现关于厄赖刺的各种记忆讯息。

    厄赖刺,大行蛮王的表叔,反正辈分不算那么太亲,甚至他连嫡族都算不上,只是一个旁系族人。

    安朴都司身死,天吼岭被破后,朝廷四处抓捕蛮王室成员。

    所有的蛮王室嫡族,几乎被消灭殆尽,只剩下一些偏远的旁系,得以幸存。

    厄赖刺原本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旁系族人,封地不过方圆三百里,全族人口也就八千多人。

    只是厄赖刺很走运,仅存的一位蛮王室嫡系族人,带着家眷前来投奔他。

    厄赖刺原本是拒绝的,想要将这人绑了,当做投名状,向商国投降,但后来得知,帝辛下达的圣旨,是要将蛮王室斩尽杀绝后,索性就杀掉了那名嫡系族人及所有亲眷,只留下一个三岁娃娃,扶持他坐了王位,自命为摄政大臣,号令各地蛮族的抵抗势力,向新王效忠。

    那个三岁娃娃,作为蛮王室最后的嫡系族人,没有人比他更具备法统性了,故而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厄赖刺的势力就越来越庞大,时至今日,已发展到了不下十万兵马。

    来时,帝辛曾百般嘱托,如果可以的话,尽量打入厄赖刺内部,获得他的信任。

    费仲原本想要通过渠中这个跳板,找机会与厄赖刺进行接触,可没想到,厄赖刺却主动送上了门来。

    这是一个意外之喜!

    费仲表面不动神色,仔细地打量了厄赖刺一眼,一个很平凡的老头,如果不是知道他的身份,还真以为眼前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夫。

    “在下久闻厄赖刺大人的威名,可惜一直不得相见,没想到今日却圆了夙愿。”费仲笑道。

    “费先生客气了,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不如我们上山再聊?”

    “好。”

    回到渠中的藏身之地。

    酒菜已经备好。

    渠中、费仲和厄赖刺依次而坐。

    厄赖刺端坐在的主位上,渠中和费仲,分别坐在两旁。

    费仲若有所思,看来渠中已经效忠于厄赖刺麾下了,虽然这只是一个小细节,但却从另一方面,透露出一个大讯息。

    那就是厄赖刺本人的能力。

    渠中,乃是图斯哥的义子,而图斯哥生前没少对他们这些遗老遗少施加迫害,厄赖刺等人心中,恐怕早恨图斯哥入骨。渠中作为图斯哥的义子,自然没少从中出力,双手也沾满了血腥。

    但现在,厄赖刺却选择接受了渠中。

    一方面,足以证明厄赖刺如枭雄般的心性,为成大事而不拘小节。

    另一方面,也足以证实厄赖刺对内部的掌控能力。

    不可能人人都像厄赖刺一样,拥有这般宽大的胸襟。

    反对渠中加入,甚至恨不得立即除掉他的人,大有人在。

    但厄赖刺却依然这般做了,证明在内部,他的意志已经高于一切,这是一种绝对掌控的讯息。

    “厄赖刺不简单啊。”费仲默念,心中对厄赖刺的印象,又多了几分。

    呷了几口酒,厄赖刺轻叹,醉意朦胧道,“一行八大真人,今日之见,着实让老夫开眼啊。自王庭覆灭以来,真人死的死,逃的逃,山河破碎,就此颓败,不复昔日之盛况。黄滚之死,让老夫见识到了费先生背后势力的强大,也知道了费先生主公的诚意,若贵主愿意的话,我大蛮愿意和贵主永结兄弟之谊,互不背叛。”

    费仲闻言,眸底深处浮现一抹嘲弄之色。

    他表面不动神色,淡笑道,“自然是极好!能得到贵国的友谊,相信对我主的反商大业,必定能起到添砖加瓦的作用。”

    “商人强盛,拔利脱更是商主钦定的走狗,如今黄滚死在了南疆,虽是一件欢欣鼓舞的事情,但也定会让商主感到震怒。”渠中语气充满一些担忧。

    “不怕,现在商国正在西南用兵,大军调动非同小可,我想商王不会在短时间内,继续对南疆用兵。不过,三山关还有几十万兵马,拔利脱手上,也有数十万的军队,接下来的日子里,两军很有可能会联起手来,对我们进行围剿,只要龟缩在深山里不出,等熬过这一阵,三山关兵马离开后,就是我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费仲说道。

    渠中点了点头,附和道,“三山关兵马虽然能征善战,但毕竟有戍关之责,不可能派遣军队成天成年的在林子里,与我们玩捉迷藏。”

    “如今拔利脱势大,更有朝廷作为后盾,我们不可急于求成,需要徐徐图之。幸好商国正在西南用兵,一时半会腾不出手,把更多的精力,投放在南疆这块,而这段空白期,就是厄赖刺大人的机会。”费仲说道。

    厄赖刺问道,“请先生明示。”

    费仲道,“要想在持续战争中坚持下去,兵员必不可缺少,大人虽号称拥有十万大军,但尽都是老弱病残,一旦兵力损耗,而得不到补充,不用敌人来攻,我们内部就会自行崩溃掉了。现在的我们没有实力与资本拔利脱在正面战场上争斗,我们需要发展,积蓄力量,在找准时机,一拳毙敌。”

    虽然厄赖刺重建了蛮国,但也只是名义上重建而已,整个南疆,现在都是拔利脱的天下,像他们这些叛军,只能龟缩在深山老林里,不仅环境恶劣,资源贫瘠,且损耗的人员,也无法得到及时补充。

    若不能拿下几个基本盘,他们的兵马只会越打越少。

    “是啊,战争打的就是人力。”厄赖刺对这一点很清楚。

    “幸好蛮族乃是游牧民族,获得人力的方法,比中原更简单快捷。不管是抢也好,骗也罢,大人需要尽可能的招揽更多的人,更多的人口,更多的仁人志士,才有资本和拔利脱在这场持久战争中坚持下来,以图天下变局的到来。”费仲说道。

    “先生的话我明白,这方圆千里内,共有部落三十一座,人口超万人的,共有八个,我会在三天之内,命令他们全部撤往深山密林中。”厄赖刺说道。

    “东南方约一百二十里外,有一个部落,名叫邛涂部落,邛涂部落的酋长,乃是拔利脱一位美妾的父亲,大人可率兵征伐此部落,向世人证明,蛮王室传承并没有断绝,蛮国还有忠勇之士,以此来吸引仇商势力的目光,获得更多的资助,也给各地仍然坚持抗击拔利脱的勇者们,一份信心。”费仲道。

    厄赖刺拍了一下桌子,饮下杯中烈酒,冷笑道,“好,老夫现在就率兵,踏平邛涂部落,杀他个鸡犬不留!若不打击一下那些走狗爪牙们的气焰,真以为我大蛮无人了吗!?”

    费仲闻言,笑着拱了拱手,眸底地那一抹嘲弄,越发浓郁了几分。

    ……

    ……

    “大将军!大事不好了大将军!”南疆,大将军府。

    金日戈慌忙的赶来。

    “怎么了?”拔利脱眉头一皱。

    金日戈满脸惊慌,他压低声音,说道,“就在刚刚,新上任的驻南疆三军总兵,殷商老帅黄滚,死于断魂坡!”

    咔嚓!

    手中的茶杯一下子被拔利脱捏碎,他豁然站起,倒吸了口凉气,“要出大事了!”

    黄滚是在南疆出的事,拔利脱作为南疆的大将军,绝对难辞其咎。

    “这个黄滚也是,来就来,就不能提前通知一声,让我派兵护送吗?”拔利脱怒声。

    黄滚死了不要紧,万一帝辛因为这事迁怒于他,那就真的是无妄之灾,倒霉透顶了。

    “大将军,现在您还是赶紧想办法,看看怎么处理这事吧。”金日戈焦急道。

    拔利脱在房内踱步少许,低喝道,“立即派兵,将断魂坡包围起来,严禁任何人出入,并且加大对反贼的清剿力度,最好能擒拿几个匪首,至于本将军这儿……会立刻上请罪奏疏,趁着大王问责没有下来时,主动请罪,也算能抵过一部分罪责。”

    “下官这就去办。”金日戈抱拳作揖道。

    拔利脱仰起头,望着天花板,倏然一叹,“黄滚老贼,你可害苦我了!但愿,但愿无事吧……”

    “做狗,真的太累了。”

    ……

    ……

    “不杀厄赖刺,难息寡人心头之怒!”青龙关,总兵府内,帝辛怒不可遏。

    “黄老将军忠烈!七世忠臣,古今难寻!”有士大夫悲恸。

    黄滚死后,厄赖刺依照费仲的“计策”向天下宣布,黄滚之死,乃是大蛮所为,并昭告南疆各地反商势力,王庭没有倒,王室犹存,朝廷犹存,要勇于和拔利脱这个狗贼做持久的斗争云云……

    一时间,厄赖刺成为了风云人物,而南疆之地,再度映入了天下势力的视野中。

    “孤今日损一员肱骨,痛煞我也!”帝辛悲恸,大声痛哭。

    “请大王节哀!”

    “圣体为重,请大王节哀啊!”

    众臣连声劝慰。

    帝辛闭着眼睛,似有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他声音哽咽,宣召,“封黄滚为征夷武侯,以太师之礼厚葬,全国悼念一日,配享重屋!”

    众臣一震,皆都惊讶。

    前半句封赏中规中矩,但后半句封赏,可就太让人震撼了。

    要知道,按照常理,唯有君王、太后、王后等这些王室重要成员死后,才会举行全国悼念的仪式,一般重臣死后,也只是象征性的停朝几日几日,来表达自己的哀思。

    而最后一个配享重屋,那就更了不得了。

    重屋,乃是供奉殷商历代君主神位的地方,是祭奠祖宗的家庙。

    可如果经过君王的批准,像宗亲、王后、功臣等神位,也可以进入重屋被供奉起来,受天下人的香火和王室的祭拜。

    而这种殊荣,乃是臣子死后最高的礼节。

    怎能不让人心惊?

    “朝歌有传闻,说大王对黄氏宗族早就不满,有打压之意,但现在看来,大王对黄氏一族仍是圣眷素厚,不减往日啊!”有臣子心想。

    配享重屋啊!

    放在以前,能受得起这种待遇的,估计只有闻仲一人,哪怕是比干和商容,能不能死后入重屋,还得看君王的脸色,不是确切的事情。

    今日,黄滚入重屋,等于一下子成为了和闻仲平起平坐的存在。

    死后威望不减,反而会更上一重楼,被天下人熟知,引起震动。

    “大王仁义!相信黄老将军在天之灵也可安息了。”孔宣低喝。

    “黄门七世忠烈,受得起这份优隆!”帝辛感伤道。

    “大王圣明!”众臣附和,这是由衷的赞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商王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商王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商王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