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 听三仙姑一曲,可抵一甲子苦功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商王族第八百二十九章 听三仙姑一曲,可抵一甲子苦功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一片废墟中,邓华轻咳几声,有些踉跄的从巨坑里爬了出来。

    他环视四周,尽是满目疮痍的景象。

    成片的森林毁于一旦,大地干裂,浮现出一条条犹如蛛网的裂痕,朝四周蔓延开来。

    邓华脸色布满了惊诧与不解。

    一个小小的知命境修士,不仅能发挥出如此恐怖的破坏力,竟然还打伤了自己,刚才那一巴掌,若不是他躲闪的及时,又有仙宝护体,说不定早就被炸成重伤了。

    “摘星手?莫非是圣人神通?”邓华回忆着帝辛轻喝出的那段话,略微思索,便恍然道,“我想起来了,我好像从某部古籍中读到过关于摘星手的讯息,据传,摘星手的创始者乃是混沌神魔一族。摘星手:分为九转,九转圆满后,便拥有撕天碎虚之威,哪怕是大罗金仙,也极难抵挡……最后一次摘星手出现的时间,是在魔族作祟之时,通天教主凭一记摘星手,力压魔族三大魔王……”

    魔王,是仅次于神魔皇的存在。

    每一位魔王不仅是强大的代名词,更是神魔皇麾下的心腹和大将,战斗力不逊色当世老牌金仙强者,甚至排在前五位的魔王殿下,更是拥有与通天教主叫板的实力。

    万年前,通天教主的修为远没有现在这么强大,却依旧凭这门神通,力压魔族三大魔王,可见一斑。

    不仅震叹通天教主的实力,包括这摘星手也绝对是强大可怕的神通。

    “你是截教弟子?”邓华沉声问道。

    帝辛依旧没有搭理他,略施惩戒后,便转身离去,继续朝中州城方向行走。

    邓华恼火,祭出方天画戟,想要在于帝辛大战八百回合。

    但他迟疑一阵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因为天际线方向,陡然飞来了数辆透发出古老苍茫之气的战车。

    那是天兵天将!

    天帝麾下唯一,也是最强大的武装军团,也是天帝一手培育和训练出的无敌军队。

    在外,代表的是天帝的意志,天庭的威严。

    所以,帝辛收手了,

    邓华也没有再敢继续纠缠下去。

    打了个土遁术,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那数辆战车赶到时,帝辛和邓华早已不见了踪影。

    只剩下一片满目疮痍的景象。

    每辆战车上,都载着十名天兵和一位天将。

    大约五十六十的样子,由一位百夫长带队。

    “哎,每次瑶池仙会举办前后,王畿地区总是这副样子,那帮年轻人,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天骄,谁也不福谁,碰在一起,或许只是因为一个眼神,就会大打出手,实在头痛……”百夫长揉了揉眉心,叹了一口气。

    近些天,随着各路势力的人,应邀前来参加瑶池仙会,导致王畿地区每日都会发生至少五起打斗,多以年轻人为主,一个个年轻气盛,自诩天骄,谁也不服谁。

    都想要一较高下,证明自己的本事。

    若换做旁人,这群天兵天将早就凶神恶煞将他们踢入牢房里了,

    可这群人,要么是三教弟子,要么是地方大宗、豪门的亲传弟子、嫡系族人。

    那些个小兵又岂敢得罪这等地位尊贵的人物?

    天庭虽实行的州郡制,但地方势力向来势大,恍若一个个林立的诸侯国。

    从来都是听调不听宣。

    对中央政令阳奉阴违。

    为何?

    因为他们知道,三教是不会让天帝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中央集权,就是因为地方势力有三教这座靠山,所以才敢不鸟天帝,地方上的官员任命,都是由地方势力推举选出。

    然后在向天庭通知一声,得到天庭册封即可。

    哪怕天庭不愿意,也没有权利罢免地方上任何一个官员。

    天帝,唯一能如臂指挥的,也就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这几十万天兵天将了。

    可这几十万大军,却只能驻守于中州,负责保卫天庭,维持中州地区的秩序。

    所以,天庭和地方上,就好比春秋战国时期,周天子和各路诸侯之间的关系。

    名义上,是天下共主,实际上,却只是一个吉祥物,王权的象征罢了。

    “收尾吧。”百夫长无奈的叹了口气,用了大约一个时辰的时间,将破损的森林和道路,重新恢复了原貌。

    随后,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转身就走了。

    像这般给年轻人擦屁股的行为,或一直持续到瑶池仙会结束后的一个月内,等来自各州的受邀人员,悉数离开中州,返回各州郡后,王畿地区的治安,才会再度恢复之前的样子。

    当然,哪怕一些年轻人,太过年轻气盛,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但他们也只敢在王畿地区、中州城外的郊野地区比划一下,却不敢在中州城里面动手。

    毕竟,天帝可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老实人。

    你在城外,怎么打都成,就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反正也没什么人看见;可你要是在中州城里动手,那就是不给我的面子了,在亿万民众注视下,悍然触犯天庭律法,若不惩处你,天庭威严何在?

    故而,哪怕以帝辛通天教主第九位亲传弟子的身份,进入中州城以后,也变得格外低调起来。

    一身较为朴素的黑袍,随着人流而行,一边走,一边欣赏着中州城内那大气繁华的景象。

    与他的朝歌城相比,中州城恍若是梦幻仙境一般,让人震叹无比。

    房屋,皆都鳞次栉比的排列在街道两旁。

    地面一尘不染,没有任何污垢。

    菜市场、胡同里的走卒叫卖声喧闹不止,且又显得井然有序,每一个人的脸上都精神饱满,毫无半点菜色,身上的衣料,也尽是柔韧度极好的布料,耐久防污,比起人间几百贝币定制的上等丝袍,功能性还要高出不少。

    茶楼、酒肆;

    画舫青柳;

    三层高的建筑,也不计其数。

    更让人感到敬畏的,则是高悬在九空之上的一座金碧辉煌的天宫。

    那里,便是天庭。

    是仙界之主,天帝居住的地方。

    “据说中州城极为广袤,占据三分之二的中州,比整个大商帝国的面积还要庞大,一城人口足有数十亿……”帝辛惊叹。

    朝歌城已经算是人界最为繁华的城市了。

    可相比中州城,就是小巫见大巫,犹如云泥之别了。

    “等我征服了九州,也一定要将朝歌城扩充,把朝歌城建造成人界历史上最阔派的城池!”帝辛眸光炽热,轻语道。

    距离瑶池仙会开启时间,还有一个晚上的时间。

    到了翌日清晨,瑶池仙会就会正式开启。

    故而,帝辛没有打算第一时间前往天庭,而是在中州城内,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天庭,高悬于九天之上,看似威严阔气,实则就是一座与世隔绝的牢笼。

    那里虽外表金碧辉煌,但却死气沉沉,不似中州城,生机盎然,百态人生,皆可在此地找寻到。

    到了夜晚,中州城的繁华不弱于白昼时分。

    整个中州城几乎呈现灯火通明的景象,挨家挨户的大门处,都悬挂着一个灯笼,透发出柔和而又强大的光芒,将整座中州城,点亮成橘黄色的世界,绚烂至极。

    这般夜景,看得帝辛如痴如醉。

    哪怕是朝歌城,到了夜晚,平民区都会被无尽的黑暗所吞噬,便是贵族居住的地方,也只是大堂、书房、卧房几处地方,被灯火点亮。

    唯一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光芒永不熄灭的地方,就只有禁宫这一处地方。

    禁宫,象征着王权,是人王的住所。

    光芒永不熄灭,也间接表明了王权永不落的意思。

    几乎每隔十步,就有一个灯笼悬挂,将偌大的禁宫,映衬一片橘黄。

    不知不觉,帝辛散着步,来到了一座石桥上。

    四周,画舫如云般在水面上穿梭,灯火摇曳,使得人的影子,也跟着忽明忽暗起来。

    许多风度翩翩的才子,立于船头,轻摇折扇,或挥斥方遒,或谈笑风生,亦有丽人少女,脸蒙轻纱,着薄薄的紧身衣裙,映衬出其玲珑身材。

    帝辛负手而立,立于石桥上,任凭晚风习习吹过他的鬓角,带起一绺发丝。

    帝辛喜欢春天,喜欢被春天的晚风,吹过身体的感觉。

    他多想放下一切,带着自己的心爱的人,在一座与世隔绝的桃花源里享受生活。

    王权,对于帝辛来说,更多的则是一种责任。

    上一世,他渴望王位,为了追琢王位,用尽了手段。

    重生一世后,他对王位的渴望反而淡化了不少。

    这一世之所以称王,为的就是弥补遗憾,保护自己心爱的人不受伤害,不重蹈前世的覆辙。

    “快了,就快了……最多五十年,六界安定后,我就可以去寻找我的初心,我最初的梦想了……”帝辛轻语。

    什么是初心?他的初心在何方?

    帝辛也只是一知半解。

    独自惆怅时,帝辛的余光不轻易间瞥到了一座画舫。

    那是一座三层楼的画舫。

    确切的说,不能称之为画舫,而是一座楼船。

    楼船在湖面上缓缓行驶,整艘船都处于一片橘黄色的灯火中,在船身四周,更有白雾环绕,飘渺而又朦胧,仿若是行驶在云空中的仙船一样,无比的梦幻。

    而在这座楼船上,竟然没有船夫,只有三名在帷幔下,若隐若现的妙曼女子,或是抚琴,或是吹箫,或是拉琵琶。

    交织成一曲轻柔悦耳的曲调。

    周围的抚琴声、交谈声、觥筹交错声……都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望向那艘楼船,神色如痴如醉,恍若深陷此曲中,不可自拔。

    那曲子恍若带有一种魔力,一种迷惑众生的魔力。

    哪怕以帝辛的修为,竟然也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睛,认真地聆听。

    他想起了重生归来的那一日,想起了带领千军万马,西拓西域、北伐南郡、东征北海的胆魄和豪迈;想起了南征北战,消灭无数国度的霸道和狂傲。

    金戈铁马、挥斥方遒。

    年少三十,便已到天下何人不识君的地步!

    大丈夫生当如此,此生又有什么值得遗憾的!?

    上辈子,帝辛便是在这种荣耀中迷失了自己,开始放飞自我,执政后期,懈怠了朝政,终日饮酒作乐,以至于让西周发展壮大,捡了个便宜。

    不然,若帝辛一开始就倾尽大商国力,对西周发动一场灭国战役,西周焉能幸存?

    曲终奏雅,只有余音环绕,经久不绝。

    帝辛缓缓地睁开眸子,神色惆怅,复杂难明。

    一些人眼角处残留着泪痕,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伤心往事,

    也有人蹙着眉头,渐渐地呈现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似乎对某一件事,有了顿悟。

    楼船渐渐远去,所有人对着楼船恭敬遥拜。

    亦有无数才子,目光炽热的望着楼船帷幔里,那若隐若现的三具身影。

    “那是仙子!”有人轻语,“三仙出行,游鱼出听。只可惜,不能大饱眼福,一窥仙子真容。”

    帝辛望了眼湖面,果然,许多鱼儿半截身子,都浮现在了湖面上。

    一些鱼儿聆听仙音后,竟然浑身长出了赤红色的鱼鳞,高高跳起后,一跃成龙!

    此龙非真龙,而是一种境界。

    普通的鱼儿,听完此曲后,便开了灵智,一下子就成精了,变成了鱼妖,甚至帝辛还看见一条巴掌大的海蛇,在湖面抖了抖,就暴增到六尺多长,额头处隆起了一个鼓包,腾云驾雾的破空而去。

    “云霄、琼霄、碧霄。”帝辛一语道破了三女的来历。

    那背影很熟悉,上辈子,帝辛就曾远远地瞥见过一次。

    三女喜欢乐器,平时没事就凑在一起,抚琴吹箫,不仅对乐器的造诣无比的高超,堪称是宗师级别,更是达到了以曲入道的地步。

    便有了“听三仙姑一曲,可抵一甲子苦功之说”。

    “是碧游宫的三霄娘娘吗?”旁边的一名老修士听到帝辛轻语,不由得诧然道,“三霄娘娘可是仙道绝顶人物啊,没想到我竟有机缘,能够聆听到三霄娘娘的仙曲……只可惜,曲子终了,我也没有任何的顿悟,看来是我福缘浅薄,注定此生修为止步于此了。”

    老修士长叹,满脸的落寞。

    许多人如老修士一样,神色涌现一抹懊悔。

    鱼跃成龙、蛇蜕为蛟,皆都得了大机缘。

    可他们这些正道修士,却什么也没捞到。

    也有少数人有了顿悟,跪拜在画舫或是岸边,对楼船远去的方向连连叩拜。

    从此,他们便自诩为三霄娘娘之徒,奉三霄娘娘为师,以三霄为信仰。

    或许某一日,当这群人开宗立派后,便会将三霄娘娘的神像,供奉在宗内,率领全宗弟子日夜膜拜。

    信仰收集,其实没多大的困难。

    譬如三霄娘娘这般,只需随手展露一次神迹,布施恩泽,就会在大批人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而这些人,便是潜在的优质信徒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商王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商王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商王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