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重逢妤喜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商王族第八百六十一章 重逢妤喜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关于黑袍帝辛在心魔劫中的遭遇,在他结束三灾后,白袍帝辛就已经晓得。

    帝辛也暗自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这心魔劫真的是太可怕了。

    若非黑袍帝辛意志坚定,很有可能会被心魔所蛊惑,失去了自我。

    到了那时,黑袍帝辛要么真正的成‘魔’要么思维和意志消散,只剩下一具空壳。

    培养这么多年的分身,也就化作乌有了。

    这对于帝辛来说,不亚于一次重大的打击。

    “不过,也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通过黑袍渡三灾的经历,对于我接下来的三灾劫,也掌握了一定的经验,有更大的准备,去迎接属于我的三灾劫。”帝辛轻语。

    黑袍的三灾劫,说实话,真的可以用险象迭生来形容。

    且不说心魔劫的凶险,但是火劫和雷劫,就差点让黑袍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特别是最后一波的雷劫,黑袍能扛过去,也有一定的运气成分。

    不然的话,古今那么多天骄,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都倒在了三灾劫上,不仅无法位列仙班,连散仙都做不成,便魂飞魄散了。

    万物,都讲究一个平衡。

    如果没有渡三灾,没有天劫进行平衡的话,那么如今的六界,仙境强者早已泛滥成灾了。

    毕竟,仙境强者的寿命动辄以‘千’为单位计算,一次闭关就是几百年,甚至是上千年。

    譬如老金乌,成道年间是远古时期,也就是魔族最为鼎盛的时间段,至今已有上万年的历史。

    即便如此,老金乌到现在,也未显老态。体内的真魔邪气被帝辛驱除掉后,立马从老朽的模样,蜕变成了中年模样。

    而且随着时间流逝,伤势的恢复,会变得越来越年轻,直至恢复到正常的容貌。

    “优胜劣汰!这就是世间万物,所适用的不二法则。”帝辛轻语。

    他不知道,自己渡三灾时,能否挺过去。

    事实上,任凭你惊才绝艳,也没有一个人敢保证,可以百分之百的渡过天道所安排的劫难。

    帝辛摇了摇头,将这杂乱的思想压了下来。

    他必须要调整好心态,毕竟,他有预感,自己突破人仙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

    回到七香车内,帝辛下令继续朝天庭方向前进。

    因为黑袍渡劫的位置,距离此地甚远,千夫长也不晓得帝辛消失的这段时间,到底去干了什么。

    如果他有“万夫长“级别的修为,或许可以从天地间能量的细微波动,觉察到什么。

    因为有天庭兵马的护送,沿途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

    譬如散修拦路抢劫等勾当。

    毕竟,天庭的地位就等同于凡间的大商。

    胆子再大的蟊贼,也不可能冒犯官府。

    除非是活得不耐烦了,打算啸聚山林,聚众造反。

    飞抵南天门。

    帝辛便从七香车内下来,将宝车收了起来,徒步前往凌霄宝殿。

    “回来了?可是在汤谷寻得了昴日星官?”殿内,天帝一脸温和的看着帝辛。

    “不仅如此,现今昴日星官已经成为了金乌族第二位老祖。”帝辛如实禀报道。

    天帝神色一诧,“你且细细讲来。”

    话罢,帝辛开始把自己的遭遇和经历,娓娓道来。

    当然,帝辛也选择了隐瞒一部分事实,譬如他拥有‘真魔法身’的事情。

    毕竟,这具分身,可是帝辛的一大底牌。

    不了解他的人,以为他只是一个知命境修士。

    关键时刻亮出已晋升人仙境的真魔法身,不仅可以打对方一个出其不意,甚至还有可能在关键时刻,保下一条命。

    哪怕天帝是自己的岳父,帝辛也不得不防。

    毕竟,他和天帝之间,哪怕和龙吉公主之间,都没有太深的感情。

    帝辛和天帝,纯粹是因为利益,而选择的联姻。

    帝辛和天帝都是一样的人,他们首先的身份,是一个政治家,任何东西,都先优于政治,而感情则是次要的。

    感情用事的政治家,永远都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

    对此,帝辛和天帝都心知肚明。

    所以,哪怕天帝觉察到帝辛语句里有一些漏洞,但也没有深究下去。

    “这么一说,金乌族从此就是截教的附庸势力了?”天帝脸庞浮现一抹喜色。

    这对于他来说,不亚于一个定心丸。

    毕竟,金乌族乃是仙界一流势力,此番金乌族加入截教,对于截教来说,自然是大有裨益的事情,对于已经倒向截教的天庭来说,也是鼓舞人心的幸事。

    而那些在阐教和截教之间,徘徊犹豫的众多势力,也会加深他们倒向截教的概率。

    “吾辈不孤!”天帝暗叹一声。

    “这不管是对于截教,还是对于天庭来说,都是值得庆祝的好事。”

    帝辛深以为意的点了点头。

    “昴日星官现在还未娶妻吧?”天帝突然提了一句。

    帝辛微微一愣,摇头道,“没有。”

    “哦。”天帝低下头,若有所思。

    对于天帝的想法,帝辛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

    无非就是想给昴日星官选一个年轻貌美的妻子,让天庭和昴日星官结为亲戚关系。

    但……

    天帝只有一个女儿,一位公主,

    就算昴日星官没有成为金乌族老祖,以他截教护法、通天教主记名弟子的身份,想要和昴日星官联姻,最起码也得选一个公主才能配得上他的身份吧?

    “在我还是世子时,凡间出了一位重瞳者,名曰妤喜。故而,我的父王便认了她为义女,享受公主的待遇。”帝辛说道。

    天帝看了帝辛一眼,微笑道,“妤喜?孤听说过这个名字。十几年前,拜入通天教主座下,成为了教主的记名弟子,此后跟随她的师傅,安妙仙子潜心修道,据说三年前,她的修为就已经达到了知命境。”

    “那个小丫头的资质,真的是太恐怖了。”帝辛莞尔一笑。

    十年前,妤喜只是一个凡人,懂一些小法术的小修士。

    结果近二十年后,便已经成长到了这般地步,修为怕是比帝辛还要高一个层次。

    诚然,妤喜是得到了截教资源和名师的一对一教导,修为才有如此恐怖的进展。

    但与她本人的天赋,以及厚积薄发,也脱离不了干系。

    有些人,前半辈子碌碌无为,但在晚年却能大器晚成。

    譬如姜子牙,行之将木,却能在晚年一朝顿悟,在封神一战大放异彩,着实让人大跌眼镜,简直是不可思议。

    也有些人,只要能得到良好的修炼环境,赏识的伯乐,就可以厚积薄发。

    譬如妤喜,譬如在封神一役,大放异彩的那些人间修士。

    “据孤掌握的情报,你的义妹妤喜,已经和她的师傅安妙仙子离开了北疆,回到了碧游宫内。”天帝意味深长的看了帝辛一眼。

    帝辛神色一动,他迟疑片刻,还是忍住了想要重逢妤喜的急切,“我预感,我突破人仙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当我成就人仙后,我就会离开仙界,返回人界去。在此期间,我会多陪陪龙吉。”

    天帝欣慰笑道,“如此甚好。虽然你和龙吉的婚姻,只是一场联姻。但你要记住,龙吉毕竟是你的妻子,是孤的女儿。不要冷落了她。”

    “我也不想冷落她,关键是你为了所谓的面子,不想放你女儿跟我一起回人界,不得不让我冷落她啊……”帝辛暗暗吐槽。

    当权者,真的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说的倒是都挺好听的,可实际呢?

    ~~

    七日后。

    帝辛轻轻地推开房门,看着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只露出半截藕臂的龙吉公主,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他自然知道龙吉公主是在装睡。

    以龙吉公主的修为,哪怕天天不睡觉也没事。

    她只是不愿意面对这离别的酸楚。

    此一去,帝辛也不晓得,再次和龙吉公主见面时,会是哪一年。

    因为帝辛已经打定了主意,回到碧游宫,突破人仙后,就立即返回人界。

    也就是说,今日,很有可能是他们夫妻俩最后一次见面了。

    “龙吉,珍重。”帝辛轻语,随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男儿志在四方。

    这里,无法容下帝辛的天下。

    他的天下,

    在人界,在未来,在远方。

    熟悉的气息渐渐远去。

    龙吉公主缓缓地睁开眼睛,漂亮的乌黑美眸,掠过一丝落寞。

    “龙吉期待和您再度重逢的那一天……”丽人轻喃,这就是她的命运,身不由己,没得选择。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从龙吉公主生下来的那天起,或许,她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

    ……

    帝辛的离去,没有惊扰到任何人。

    他徒步来到南天门,乘坐七香车,朝碧游宫方向遁去。

    回眸一望,帝辛依稀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金碧辉煌的凌霄宝殿内,注视着自己。

    “下一次,当我再回到天庭时,必定是我君临之时!”帝辛嘴角微翘,眸光渐渐变得炽烈。

    我的意志,不容任何人忤逆!

    我的命运,不许任何人掌握!

    哪怕是天帝,

    哪怕是通天教主,也不行!!

    ……

    返回的路上。

    帝辛没有浪费一秒苦修的时间。

    豪言壮志谁都能许。

    完成的,那才叫豪言壮志;

    完不成的,那就叫做吹牛逼。

    自开天辟地以来,仙界只有三位教主。

    元始、通天、太上。

    三人之下,皆为蝼蚁。

    老金乌不行,

    天帝也不行。

    三分仙界的格局,自远古时期就已经定下。

    如今数万载光阴,皆无人打破。

    哪怕是前世的封神之战,也只是从三分仙界,变成了一家独大。

    太上老君不声不响的笑到了最后,吞并二教,罢黜元始、通天,自此唯我独尊,宇内无敌。

    昔日大神通者,所谓圣人,皆化作历史云烟,不复存在。

    故而,现在的强大,并不代表永远强大。

    谁能笑到最后,苟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

    帝辛不仅起步低,连成长时间都很短。

    别说他想在封神之战前,拥有和三教平起平坐的能力,哪怕拥有和天庭扳手腕的能力,都是一个痴心妄想的事,除非有奇迹发生。

    帝辛希望,能够趁着封神之战期间,壮大自己和商朝的势力,寻找机会,慢慢发展。

    或许这个过程会很漫长,百年,甚至是千年。

    但帝辛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只要时间充裕,他未尝不能完成一件奇迹。

    可关键是,上一世封神之战,从开始到结束只持续了几十年时间。

    几十年的时间对于帝辛来说,根本就不够用。

    再有,太上老君现在可是最阴的一个,坐看截教和阐教两虎争斗,而稳居幕后,安心修炼一气化三清之术,只需此术练至圆满,便是他君临六界之时。

    当然,前提是鸿钧和女娲按照上一世轨迹,因为某些原因消失不见,才能给太上老君兴风作浪的机会。

    否则,即便太上老君把一气化三清之术修炼到圆满之境,实力也就比天道圣人强上一个层次,但想要挑战鸿钧和女娲,还是有些痴心妄想。

    顶多能达到他们三分之一的实力。

    “还有西方的那二位圣人也不简单,或许隐藏的比太上老君都深……或许,我可以借助他们的手,给太上老君上上眼药,把这淌水给搅浑……”帝辛轻语。

    西方教看似超然世外,与三大教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但不论是三大教还是西方教,其实都一直在提防着对方。

    以三大教的势力,触手唯一施展不到的地方,就是西方教统治的那片‘极乐净土’

    当真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一直以来,都笼罩着一层神秘的色彩。

    再加上那二位教主,实力高深莫测,成道时间,比起三大教主都要久远一些。

    或许真实的修为,还要凌驾于三大教主之上……

    返回碧游宫路程,足有几天几夜的时间。

    七香车昼夜不停,连续飞跃千万里后。

    熟悉的云空宫殿,便近在咫尺。

    端坐在七香车内的帝辛,也在此刻缓缓地睁开眼睛。

    他眸光闪动,掠过一抹明亮的色彩,依稀看见了立于一座山巅上,遥遥眺望的一名绝代丽人……富品中文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商王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商王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商王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