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七一、寒梅仍能傲雪(3)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魔道之游戏人生四七一、寒梅仍能傲雪(3)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背包已经扔掉了,里面的衣物全然抛弃,肖凡还找了家小服装店,由内到外换了一套新装,脏衣服全然扔进了垃圾筒。然后他买了部全功能的新手机,找了个无线电话网点挂失后复制手机号。

    左思右想,又仔细检查了一番其余物品,此前的随身物件仅剩钱卡、身份证、游戏头盔,还有就是自从何方静买来,两人分别挂在颈项上的吊坠,至今寸步不离身的千千结。

    千千结是个小玩具,类似手机的性质,但不能对话,可以用于远程语音留言,还能用于监控心跳、血压等两方情绪的强烈波动,基本上都是用于情侣之间,以示某种至死不渝的亲密感。

    很显然,肖凡陷入了极度的疑神疑鬼之中,对于父亲缜密的思维,他可是完全放不下心来。他忽然想到,自己的手机号码如果不更换的话,仍然极易被监控到。因为这个时代手机号都是绑死在硬件上,于是他又买来一部手机,复制了部分熟人的号码,再利用身份验证等一系列繁琐的操作,将原先绑定的钱卡转移到新号码上。

    至于开始那部新手机,也逃脱不掉葬送垃圾筒的噩运,而且被破碎得相当彻底,肖凡一巴掌拍下去,复合材料裂成了数百个碎片。

    以他如今的体力,市区飞奔跑动起来难免惊世骇俗,不小心就会被好事者拍下来公告互联网,于是搭车来到母亲住处的社区之外,下车后迟疑半晌,终是不敢遽然进入。

    打电话这些早就试过了,母亲跟张峰的手机都是关机状态,打到母亲公司,人也是不在。

    天色越加阴沉,肖凡立身一棵树下,喝饮料吃面包,将肚子塞得满满的,忍不住跑去超市买了包烟和火机,依然来到一棵高壮的风景树下,点燃一根烟静静吸着,他在等待天黑。因为从这个角度,能看到社区里母亲所居的别墅样貌,如果夜色下有灯光点亮,到底要不要进去呢?

    他脑中各种设想层出不穷,到底还是想念何方静多一些,他心里给自己跟何方静寻找各种理由,从理性上分析,不关我们的事,怨不了我们,是母亲肖丽云自己犯傻!

    没有人劝她登上屠龙刀的贼船,她只是被隐者无踪的表现忽悠住了!伪装的真诚也是诚恳,某一个时段里,这种诚恳尤能打动人心,你被打动了,然后你上当了,怨得了谁?

    至少在那段时间里,你斗志昂扬,你投入巨大,你憧憬未来,你胸怀丘壑,你觉得你一切正确!

    那不就够了!

    人活在世上,但凡些微失察,总会有上当受骗的时候,谁也不是天生的就能识破任何机谋,不经一事,不长一智,母亲性格向来狂妄自负,对自己的智商极为得意,这一回好该反省反省了。

    张峰呢?

    那是利器大哥!

    肖凡痛苦地抱住了脑袋,既痛苦又纠结,被烟头烫了一下才惊醒过来,连忙丢开。

    眼帘前诸多情景交织浮现,有何方静,有利器,有苏映雪,最为清晰的是隐者无踪那张遇人便笑的丑恶嘴脸!

    “小弟有个小玩意送给梨子哥玩玩,希望梨子哥不要嫌弃,务必请笑纳!”

    “没想到何大美女对梨子哥情有独钟,梨子哥果然魅力惊人,而且梨子哥的艳福,真是让人好生羡慕……”

    ……

    当时还没见到隐者无踪游戏里的真容,他说这话的时候是在笑吧?他脸上肯定带着笑,心里更就早已笑开了!

    肖凡有生以来,还未曾如此全心全意地憎恨过一个人,隐者无踪!卓朗义!

    第二根烟燃到一半的时候,天忽然黑了,手机上显示才堪堪下午三点不到。

    如此浓厚的云层,想必就是深空妖灵出现的契机!

    好吧,肖凡还没彻底傻掉,他分得清这是现实,不是魔道。

    深秋时节突如其来的狂雨,很快便降落下来,随着雨点越来越大,打在地面上哗哗作响,肖凡蹲身处密集的叶片也隔挡不住了,只好先行躲到一家咖啡厅里。

    夜幕降临之时,雨已经停了,大街上到处湿漉漉的,肖凡在能看见母亲别墅所在的小区周边转了一圈,然后再转一圈,一直徘徊了五六个小时,直到凌晨时分,那处依旧一片漆黑,不曾有一盏灯被点亮过。

    他心里也越来越冷。会出什么事?难道魔道里的损失,真的就让母亲倾家荡产,债台高筑?

    魔道只是个游戏,值得这样孤注一掷?

    这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荒诞心思?

    哪怕肖凡这样的游戏高度发烧友,也完全无法想象。

    如果是他,打算在游戏里投资营建势力,诸如攻城掠地、打造城池等事……肖凡开始以事后孔明的心态,来仔细盘算设想这件事了,结果毋庸置疑,他不会犯这样的傻气!

    他还算明白自己不算多聪明、多慎重、多严谨,多么思维缜密的人,他都不会上这种当,母亲干的就是资产分拆、配置、重组的行当,职业态度就会倒逼行事风格,必然就是个巨细无遗的人,怎么会上这种当?

    想来想去,还是不可思议!

    他给千千结上留了很多次语音,可是如同泥牛入海,从未收到过何方静的反馈,也许她已经扔了。

    肖凡在寂静的大街上失神漫步,看到一家灯红酒绿的夜总会,仔细辨认也没找到夜总会的名字,上面只有一排流闪溢彩的广告词:“你有你脉动,我有我狂野”,侧面角落一排小字:“十六周岁以下拒绝进入”。

    他刷卡付费走进去,找了个无人的大厅角落,什么饮品也没点买,独自点了根烟,看着舞池里又脉动又狂野的男男女女,那里面不光有年轻人,中老年人也见到了一些,随着镭射灯柱反复循着某种规律环扫舞池,他们呼呼喘气着又蹦又跳。

    这个时代、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看他们多么欢乐。

    肖凡又从颈项间的丝线下捏住了千千结,在嘈杂的环境里,又留下了好几条语音消息,这一次他问起张平,这个人究竟握有何方静的什么把柄?

    他很想念何方静。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身子蜷缩成一团,抱着头在长椅上睡着了。

    (本章完)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魔道之游戏人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魔道之游戏人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道之游戏人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