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3.终于知道是哪里出了错误,但却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命运?】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长生种物语473.终于知道是哪里出了错误,但却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命运?】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星刻坐在床边,两眼半睁,一脸茫然。

    “嗯?什么样子?小某人亲亲?”

    弓长一叶,星刻这一世的母亲大人,瘫软在星刻背上,怀抱着他。

    “立即给我禁用这个称呼,否则我就羞耻至死给你看!——”

    亲亲是什么鬼啊?亲亲……

    “好的!某人亲!是的!某人…噗唔——”

    “就是这张嘴吗?就是这张嘴说出那样羞耻的称呼吗?”

    星刻转身拉住一叶的脸颊,开始蹂躏。

    “啊唔啊——不要揉啊,嘴,嘴会裂开的……”

    看着自己这个过了几年也依旧看不出大人模样的母亲,星刻叹了一口气。

    虽说自己一直将她当成一个和真白完全不同品种的女儿对待,但是没想到她这么多年都不带成长的。

    片刻之后,星刻作罢,坐会原来的位置上,一叶妈妈也委屈的揉了揉自己变红的脸颊,重新扑倒星刻的背上求安慰。

    “所以说,一叶,你告诉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什么啊……家里有什么变化吗?我为了迎接你的回归,这个房间的的摆设一直没变啊?”

    “我不是说房间的事情……”

    “那就是再说美丽的我喽?”一叶妈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小镜子,放在星刻的衣领上,说道:“才几年而已,我觉得没什么变化啊?”

    “也不是说你啊!——

    你的身体年龄是我亲自施法固定的,你当然不可能出现什么变化!”

    “那是什么啊?”

    “别给我装傻,我指代什么你很清楚吧?!”星刻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那么咱们先一步一步的理清楚吧?”

    “请问。我亲爱的孩子啊!”

    我明明已经为了让你冷静一下,故意躲了你四五年了,期间就回来过一次……但是为什么直到现在你的脑袋依旧还是这么燥热啊!

    星刻活了这么多年,竟然在自己的记忆里找不到相似的经验,有些恍惚。

    “首先告诉我,你是怎么得到【神经链接装置(Neural Link)】?”

    星刻指了指一叶脖子上,那个自己非常熟悉的机器。

    “我记得我只是随机派发给了十到十八岁的孩子那里才对啊?”

    “嗯哼?水灵灵的十八岁美少女,弓长一叶是也!小某人…啊唔,疼——”

    收回打弹了一叶妈妈一个脑瓜嘣的手,星刻毫不留情的吐槽道:

    “你要是十八岁,那我是多少岁啊?母亲大人?”

    “哼——不是你告诉人家【只要我还存在一天,你就是永远的十八岁】吗?”

    “好了,怪我,没说清楚。

    你只是永远身体年龄上的十八岁!好了吧?所以,请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哦,很简单啊,虽然小某人你禁止了人家主动联络你,但是人家还是可以一直在影子里看着你啊!”

    弓长一叶的笑容明明没有变化,但是她的声音却不知道为什么变得那么幽深,甚至星刻感觉到她从背后抱着自己的力度也增加了不少:

    “自从你离家出走的那天起,人家就一直在这个房间里看着你的身影,关注你的消息,听着你的声音……”

    说着,呼吸有些加重了的一叶,手指在空中一滑,天花板自动打开,一个又一个的监视器屏幕就缓缓的降了下来。

    上面的影像竟然全都是星刻经常出现的地方……

    “现代社会街道上到处都是防盗摄像头,再怎么说你也不会注意吧?”

    原来如此,星刻瞬间明白了很多事情,这还真是疏忽了呢,自己设下的禁制只有不能【联系】,没有不能【关注】啊……

    而且说起来如果说自己是现在这个国家的幕后黑手的话,那么一叶她就是……

    “那些【圣人】?小某人改造出来的奴隶,确实真的很好用啊,不管让他们做什么都不会多嘴。

    因为我的权限仅仅只低于小某人一个人嘛,所以只要小某人你不专门问起来的话,就算是让他们搜集自己主人的资料,他们也是会一声不吭的努力干活的,很棒的手下不是吗……呵呵呵。”

    呵呵呵……个鬼啊!你是哪里的跟踪狂啊?!

    看着用长袖藏住嘴偷笑的一叶,星刻觉得自己的额角跳了一跳。

    “所以说,除了你去异世界和国外的时候,妈妈我非常的寂寞之外……”

    一叶假装抹了一把寂寞的眼泪。

    “其实小某人你不管什么时候都还是陪在妈妈我的身边的哦……”

    猛从背后面将脸深埋在星刻的肩膀上,一只手轻抚星刻的背部,一叶发出了轻声的呢喃声:

    “不过,果然还是真人在身边的感觉最好了……”

    “但是,小某人你老是只顾着自己的事情,完全不管我这个妈妈,也完全不回来嘛!

    上一次回家的时候,为了对抗我的夜袭,你竟然还主动往自己的房间里放了一直不知道从哪里抓来的狐狸精,甚至还喂给了那个一看就目的不纯的狐狸精女人和她那个杂牌子的狐狸家族价值不菲的饲料!

    年轻女孩就是好吗?!年轻就是好吗?小某人果然就是喜欢年轻的大变态吗……”

    听着背后的声音越来越不对,星刻反射性的开始解释起来:

    “才不是啦!年不年轻什么的!问题的根本就是在这之前的很多阶段啊!!

    而且你不是也和雪之下家的阳乃关系不错嘛?没听她解释吗?!”

    “哼!什么关系不错啊?我和她只是合作关系罢了,她交给我一些攻略爱人的方法,我给她在她父母面前撑腰,就是这么简单啊……”

    看着像个小女孩一样闹别扭的一叶,星刻明悟了,为什么有时候她有时候的举动会超出她的情商。

    原来罪魁祸首那个女人也有一份啊!怪不得星刻感觉自己早就被套进了圈子里……

    “但是,没想到她妹妹竟然是那样的狐狸精,目的竟然还是你……”

    “停停停,这都是社交场上普通的计量吧?而且雪乃也是牺牲品……”

    “我知道啊,所以现在那个小小的雪之下家已经是我送给阳乃的礼物了,理论上没有违反你当初的命令吧?”

    “……你喜欢喽?和我有什么关系?

    但是,这些和你为什么会得到【神经链接装置(Neural Link)】有什么关系?”

    星刻意识到了哪里不对,所以机智的将话题摆正。

    “哦?是这样吗?是这样就好……我想是说的是,某人你的一举一动其实都是有妈妈看着的。

    而你带头开始研发的这个虚拟现实技术我也是很感兴趣啊?因为这样的话……”

    一叶手指一滑,天花板上的屏幕全都又缩了回去。

    “这些旧时代的监s……赏设备,就可以淘汰了啊!所以在你举行这个游戏的开始,我就一直在找到你所下命令的破绽。”

    丝毫不介意星刻想要提示她刚刚是不是想说【监视】改了口的眼神,一叶像个玩解密游戏通关的孩子一样,开始自信满满的解释自己的手法:

    “小某人你所下的命令是将【快递】切实的,没有痕迹的,送达到你随机挑选的那些孩子的住所,他们的手中。

    但是,你却为了所谓的【自由意志】没有强制性要求他们必须要打开箱子,使用里面的东西。因为你相信人类的好奇心是会让你的计划如愿以偿的。”

    “好吧,我明白了,我其实也没想到公司内部会有敢于干涉我计划的人存在啊?”

    “而且我还要感谢一下慎岛家的次女纱织小姐呢,要不是她把电话打到我这里,主动让出了自己的名额,我还要烦恼一下怎么才能合理的让一个人让出自己的名额呢……”

    “……”

    感受着背后传来的一叶平稳安静的讲述之声,星刻的表情变得像是胃疼一样。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下的各种命令,其中想要在系统绑定之前顶替另外一个人绑定系统,可行的各种方法里,除了本人主动让出机会之外,还有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被选中的那个孩子本身已经无法完成契约。

    也就是【死亡】的意思。

    无论那个慎岛家的纱织大小姐为什么要特地联系一叶,抱着什么样的目的主动让出了自己的机会,星刻都发自内心的感谢她。

    真的。

    “然后,等我试玩了一下小某人你派发的这一万个【神经链接装置(Neural Link)】之后才发现啊,实验室那边拿出来的东西全都是垃圾啊!性能什么的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之上的……”

    一叶在星刻的背上划来划去,但她其实是在操作着自己的系统页面。

    而后,星刻眼前出现了小卡的提示信息——

    【契约者NO.0666请求同您进行视野共享,是否同意?】

    呵,这个数字怎么这么巧合的?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吗?

    无奈,星刻按下了【同意】,毕竟自从有了这个随身的VR视野之后,星刻就一直很注意,两个面对面说话的人,所看到的视野不一样是多么蛋疼的一件事情。

    但是,下一秒星刻就后悔了,因为星刻发现,自己身周围绕的全都是自己的动态照片和数十个高清摄像头的显示窗口。

    没想到啊,星刻这么快就体会到了刚刚一叶所说的【这些旧时代的鉴赏设备,就可以淘汰了】是什么一个意思。

    “小卡!启动【上级权限】,指令输出为【禁止向下级权限的流出上级权限所有者的个人情报】,完毕。”

    【卡奥斯?PR……确认指令……指令执行完毕】

    下一秒,星刻就看到了自己视野之中的几个屏幕一下子就黑屏了,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很多呢……

    “啊!——小某人,你不能这样对你的妈妈!你不能这么狠心……”

    原本是这样的,但是下一刻一叶的表情又平静了下来,并且笑嘻嘻,自信满满的说道:

    “……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才不会呢,既然有真人在我身边了这些影像其实都没什么的了。”

    “你就这么断定我这一次是真的回家了吗?”星刻不解,一叶的自信到底是哪里来的。既然他可以因为一个复杂的愿望回到这里,就可以随时回去,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限制自己的自由……

    唉……等等,我是为什么回来的来着……

    “你!——你的到底许了什么愿望?”

    星刻有些激动的转过身子,他不觉得一叶真的需要什么。

    无限的生命,不死的加护,永恒的相貌,绝对的防御,百病百毒的抵抗力……这些都是星刻早就给予过她的东西。

    在这个世界的权势,自己所拥有的东西也都是她的,所以星刻不觉得她需要许什么愿望。

    又或者说……

    “我许的愿望本身就是【想让离家出走的不孝子弓长某人回家见我】啊?有什么不对吗?”

    “有什么不对……这不对大发了啊……”

    【寻找某个生物或者物品的下落】和【将某件物品或者生物带到面前】这两个种类的愿望系统商城里确实是有的,而且要价不高。

    理论上只要这个东西是存在的,不管是这个世界的那个地方又或者是异世界也都是可以许愿的……只要你可以付得起价钱。

    就像是那个花费了自己所有的加速点却只是和自己的父亲见面了两个小时的女孩一样。

    顺便一说,找到一个人类并带过来的合理售价是【三百六十二加速点】。

    但是,但是……

    见到星刻这个人可是这个游戏的最终奖励,是等级六的特权,是神仙请你吃饭,是……

    是什么都好,但就是不可以是现在这个阶段的游戏玩家们所持有的加速点可以完成的愿望……

    “嘿嘿嘿,小某人,妈妈我也只是试了一下啊,我指名点姓的要找回我可爱的孩子【弓长某人】没想到竟然成功了啊?真是太厉害了呢,这个许愿商城!

    o(≧v≦)o”

    看着面色潮红,幸福的一塌糊涂的一叶,星刻感觉自己一定是陷入了某种逻辑驳论的深渊……

    首先,许愿【见到这个游戏的创造者/运营者/相关者/GM等等】都是不可能的愿望。

    但是许愿【见到弓长某人】的话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失败】,因为游戏的创造者就是弓长某人……

    但是因为不能达成愿望,也不能暴露游戏创造主的身份所以小卡会报告给星刻,让星刻解决,而星刻刚刚没有仔细询问什么愿望就过来了……

    一种是【成功】,因为小卡时刻知道自己的位置,却并不认为【找到弓长某人】和【找到游戏创造主】有什么冲突,但是并没有移动星刻的能力,所以同样会报告给星刻,让星刻解决,而星刻刚刚没有仔细询问什么愿望就过来了……

    逻辑上没有错误,而小卡是逻辑至上的那种人工智能……

    混蛋,这就是个BUG!我想把她回炉重造!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长生种物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长生种物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长生种物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