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颜永农良心不安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拖木埂第六十四章 颜永农良心不安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第六十四章   颜永农良心不安

    当她推开母亲的宿房时看到的是这样一幕惨景:母亲的下身侧着掉在地上,上身悬空,颈上吊着根布带,布带是用被单撕成条接成的,布带的另一端系在床框上。

    颜边喜冲上前,赶紧搬起母亲的身子让带子松弛,一手插进环绕母亲脖子的布带中,幸好打的是一个活结,绳圈拉大了,很快取下了布带。

    颜边喜这才抱住母亲大哭起来,她不是为自己的委屈而哭是在为失去母亲哭,她见母亲没有动静以为她吊死了。失去母亲的痛苦远比失去读书的痛苦强烈得多。

    颜边兆一直关心着妹妹,见她向山下跑很不放心,回头跟父亲打个招呼随后跟着妹妹下来了,比妹妹慢一步。听到妹妹的惨哭心里咯噔一跳,及至进来一看明白了所发生的事。

    他急忙把母亲抱上床摸她的心口,热的,又把着她的脉门感觉有一丝跳动。

    “老妹,莫哭,妈还有气。我们快点救她,你掐她的人中,做人工呼吸。我来按压她的胸部击活她的心跳。”颜边兆说。

    两兄妹真的把他们的妈从鬼门关拉回来了。喜喜见母亲活了过来心才开。

    “妈,你怎么想到走这条路啊!你就舍得丢下我吗,你死了我怎么办?”说着又伤心地哭起来。

    “你们不该救我,我是个累赘,活一天拖累你们一天。喜喜,我知道受害最深的是你,只有我死了,你才能脱身。”王会兰有气无力说。

    “妈,我要你好好活着。我想好了,这学不上了。我可以不读书可不能没有你,我不会离开你,从今后我要陪着你好好服侍你。”喜喜擦干眼泪。

    “伢崽,我是个废人,没有半点用处,把你拴在身边就是作恶,我前世作了恶还把后世的恶都作了啊。我死不足惜,活活断送你的前途太可惜了。”

    “妈,我不怨你,这是我命中注定的,我认了。我也相通了,读书不一定到学校去才读得出名堂来,古今中外不乏有许许多多自学成才的人。在家里我不会放弃读书的。”颜边喜说。

    颜永农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到庙里占卦这出戏是他精心安排好的。

    事先他就找到那和尚把自己的实际情况跟和尚说了,和尚很是同情他。然而同情归同情,可不大愿意帮他弄虚作假。

    这毕竟是杀一命养一命的恶事,他说出家就是为了修行、积善、行德,干不地道的事菩萨不会依他。

    颜永农告诉和尚:“我儿子读书女儿留下已是铁钉钉进栎树里的事,我这么做只是走过场。只因我那女儿性子倔,硬性压住她怕她想不通伤了命。这样糊弄她一下让她屈服于命运,也许伤害的程度轻一丝。你帮了我这个忙其实保佑了我女儿,是在做好事是在积功德。”

    和尚听了觉得是个理 ,又见颜永农背来了黄豆、大米、蔬菜之类物品来了就软口答应。毕竟吃了人家的口软,拿了人家的手软。

    如今的和尚说是看破红尘,还不是凡夫俗子,存有私心,哪能就完全超尘脱俗呢?

    那告子是和尚混饭吃的工具,在他手里丢了好多年,他想扔个正面就正面,想扔个反面就反面,十不塌一。连这点工夫都没有还想骗香火钱吗?

    颜永农扮场这样的鬼事骗了女儿多少有些内疚。特别是后来见了女儿那伤心欲绝的样子,心里愈发不好受。

    还有跟着自己十几年的女人竟以结束自己的生命来减轻大家的负担让他更加心疼。一想到自己出远门把她们病母弱女长年累月放在家里心里一阵阵揪疼。

    颜永农坐在场地的石墩上,颜边兆走来说:“爸,这样安排对老妹太残忍了,我受不了。”

    “这是命运的安排,谁犟得过呢?”

    “爸,我有个想法,不知你能不能采纳?”

    “又说你不读书的一大堆理由吧?谈都不谈。你不读书除非天塌下来了。”

    “我们不到鄂南一中读就到本县读,像我们这样的回来读的话学费全免,自己蒸饭吃,又不要生活费-----”

    “放着那么好的学堂不读回来读,你舍得我舍不得。”

    “上初中你硬要把老妹从重点中学拉到我的普通中学读时不见可惜!”

    “这就充分说明了到重点中学读跟到普通中学的效果不同。”

    “关键是这样我们两个都可以读。”

    “一家有一个读就可以了,我愿养一只凤凰不愿养一窝鸡。不多说了,你一心一意做好上学的准备。”

    颜永农的心一直痛着,抛下她们母女于心不忍。要是有根讨米棍交给她们让她们讨生活他的负罪感会减轻一点。

    一天他听到一个消息说村办小学缺个老师。要是女儿能当这个老师该多好啊!虽不是读书可也是跟书打交道。虽说不是很拿钱,可足够她们买米吃。他得帮女儿把这个差事干上。

    找村长去,只要村长点了头事情有望。可是家里现在算是一贫如洗,猪卖了替女人治了病;鸡鸭卖了替她捡了药;一头牛是跟别人共着的,寡寡剩几粒口粮在楼上。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送给村长。

    有么法呢?袖口里扯不出官来,颜永农只好硬着头皮拿张白嘴去求村长。

    到了村长门口,颜永农扭扭捏捏不好意思进去。

    “哎哟,这不是老颜吗,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快点,快点进来坐。孩子他妈,来客人了,到茶!”村长一眼看见颜永农热情地迎着他。

    颜永农进来了,半天不说一句话。还是村长问:“你有什么事找我?”

    “正是,村长,我无事不登三宝殿,的确有一事求于你拉旮,只是我空脚白手来不好意思开口。”颜永农吞吞吐吐地说。

    “你就把我看扁了唦,我是个爱财的人吗,要你拿九七九八的东西来买动我?有什么事?只要帮得上忙的我尽力而为。”村长说得很爽快。

    “村长,你清楚,我屋里的(老婆)这场病把家拖穷了。外面欠着三千多元钱的债务,马上开学了,两个孩子一起读书我实在供不起,还有一个瘫巴要服侍。我打算把喜喜的书歇了,少一个读书负担轻多了,而且当女儿的服侍娘也方便。”

    “把喜喜的书落下,她可是块读书的料子呢!不可惜?”村长打断颜永农的话。

    “这叫我也没法,不是我有力不出。外面欠的债务要还,书要钱读,一家人要吃饭,光靠我这一双手难哪。这债务就已压得我驼子不直腰,光靠在家里做木工,能赚得了几个钱?我准备跟着颜边兆一起进城,到城里找事做。”

    “你是说带着儿子长年四季在外面?”村长问。

    “嗯,我这一进城人生地不熟,扎脚的地方都没有,不能带个瘫巴去。只好留她在家里,可留个瘫巴在家里怎么过呀?瘫巴的身边不能断人,因此只好留下喜喜。”

    “家里的田地怎么办?喜喜没有锄头把高,田里地里的活她拿得下?”

    “这正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我这一出去不知沉浮,能不能养活一家子是个问号。听说村小学缺个老师,我请你帮忙让她去教书。田地里的活儿她莫想拿得下的,这教书她应该干得了。如果她有了固定收入娘儿俩的生活就有保障,起码买米的钱有,饿不死。”

    听到这里村长心里开了小差,自那次见了喜喜就不知有多喜欢她。她人长得小巧玲珑,那脸蛋就像白面琢成的,又聪明伶俐,嗨,门门好处占尽。

    他想到了自己儿子王学礼,将来能替他找个这样的媳妇,真是睡着了都会笑醒。

    他曾把自己的想法对自己女人说过,她还说他是做白日梦。说人家有现成的女婿,口头上把颜边兆当儿子养,实际上是在养女婿。这时看来自己要梦想成真了。

    他正巴不得喜喜留在家里,凤凰折断了翅膀飞不出去了。她已读了这么多书足够了,若再往上读自己儿子就高攀不上。

    现在正合适,两个孩子相貌相配,喜喜美貌我儿子也生的排场;喜喜多读了些书可我的家事强她家万倍,可以算是门当户对。

    王学礼现在当兵有希望吃上国家饭,颜边喜当上民办老师也是半公半农,这样更是半斤对八两。

    村长更希望颜边兆读出去,读到外国去最好。到那时他不可能回来娶一个农民做妻子,也不会有人骂他是“陈世美”,因为他们对外是兄妹关系。

    这样真好,这个儿媳妇稳当了。

    正当他想得出神时,颜永农问:“村长,你的意思如何?”

    村长回过神来:“啊,啊,好,好,应该的,她一个 初中高才生教小学绰绰有余。学校里那些老师多半是初中毕业,且都是‘水货’,有几个真才实学的?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你放心,如果喜喜教不成书除非把我村长这顶帽子摘了。”

    有了村长的保证颜永农心里踏实多了,后顾之忧减轻了许多。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拖木埂》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拖木埂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拖木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