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他说原来如此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落雪天第264章 他说原来如此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雪泽没有想到刘礼会来得这么快……

    醉月轩的门被推开,干脆利落的声音透露了来者的气势,似排山倒海之意、千军万马之阵,那熟悉的脚步声令雪泽有些慌乱。

    此处很少人能够进来,唯雪泽、莲子与特召之人可自由出入。此刻并非莲子,而是来势汹汹的刘礼。

    “他怎么会现在来?”雪泽一愣,停了笔,眉头紧锁。

    按自己的计划,她会今晚见他,因为一切要到那时才能准备妥当。可是,他现在来了该如何?

    雪泽慌乱地收起纸张,把她还没有写完的冰心诀放到书下,然后急匆匆地坐到梳妆台前。刚拿起篦子,还没有触到青丝,刘礼就已经到了门口了。

    “你在吗?”刘礼没唤名字,也没喊爱妃,他现在跟雪泽的关系微妙得令人无奈。

    雪泽将梳妆台上的发钗拿了几只出来,又将头发弄乱了些,这才回道:“有事吗?”

    刘礼没有回话,直接推开了门,丝毫不顾身份和形象,有一件必须马上处理的事情让他似乎乱了分寸,又好像找到了借口不必在意礼仪和距离。

    “这个时辰,还在梳妆?”刘礼的问话里,透露着满满的惊疑。

    “有何不妥?”雪泽将篦子放到桌子上,清脆的声音将刘礼的目光自然地吸引了过来,她在铜镜里看着刘礼激动地走了过来。“你似乎有事找我?”

    刘礼看了雪泽一眼,目光在台面上停了一秒。“你是不是在骗我?”

    雪泽轻柔一笑,压住心中情绪,淡定地问:“我骗你什么了?”

    “这一切是不是你故意为之?我明明记得很多事情,但是我…罢了,不说这些,我知道你都有说辞。”刘礼停顿了一下,严肃地说:“我找到了很多证据,这就一一呈给你看!”

    雪泽淡定地站了起来,看着刘礼那般理直气壮、坚定直率,她的心中有几分忐忑:幸好我昨日想到了应对办法,否则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若是他再早些,那我岂不是说不清了!

    “你这是做什么呢?”雪泽明知故问,平静地看着刘礼摆出来的物件。

    “此处没有他人,你大可与我坦诚相待,我还是希望我和你之间还是那般——”

    “直说吧!”雪泽打断刘礼的话,拿起桌上的几朵干花问道:“这花,何意?”

    刘礼收了激动的情绪,平静下来。“此花是玉簪花,正是你在镇宁采的那几朵,被我给烤干了。虽然颜色不怎么样,但是花香依旧,宛如我的记忆一般。关于你的记忆,我一分一毫都没有忘。虽然你封住了我的情感,但还是能够再生,就算一切重新开始我也不会退却分毫!”

    雪泽有些惊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我若没有吃蓝湖子,肯定会被感动吧!他分明感受不到那些情绪,却仍旧能够如此坚定,是体质不寻常还是感情太深厚?看来,我不得不伤害他了!

    一阵悲楚从心尖流淌而过,雪泽不得已要向暗处走。这件事,不可能半途而废,她不能任由自己和刘礼陷入感情泥潭……

    “这个碎玉,你该知道吧?”刘礼苦笑着说,“那一天,我也在清梅园,记得你哭得很厉害,而身边人是你的师兄。那时候的你,完全不是现在这个冷漠的样子!雪地里的碎玉我只找回了这些,其他的在你那里吗?”

    雪泽转过身去,假意梳理了一下头发,然后收拾好情绪侧过过来。

    “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就清楚明白地说清楚!你的猜想对了一半,你的梦有一半是真实的,但是我认为你不该深究!有些事情,弄明白了反而不好!”

    冷冰冰的语气,似乎是劝诫,又像是最后通牒,可刘礼全然不在乎,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态度。

    “我对一切都可以淡薄。唯独你,我必须万分在意,一分都不能少!”

    雪泽低头一笑,悲愁一闪而过,全部入了心口。

    “我知道你的情意,可我真的要辜负你了!我是天女,我有使命,我不能——”

    “我知道!”刘礼把住雪泽的肩膀,让她无法躲避他的目光。“我知道你的苦衷,我不在意那些。你要寻找冰晶、维护太平,我可以陪你一起;若是天女不可动情,我可以等你生生世世!所有的都不是阻碍,我也能控制自己,你能否解除我的禁锢?你能否消除你的顾虑?”

    雪泽笑了笑,温柔而不舍,这一瞬她多么想留住。可惜,她已经做了决定,而且很多事已经无法回头了。

    “可以吗?”

    “不!”雪泽满脸歉疚地看着刘礼,一字一句地说:“抱歉,我爱的不是你!”

    “什么?”

    刘礼愣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雪泽,又感觉涌起了强烈的情绪。体会不到那种滋味,却能感受它带来的冲击。五官无感,但是身体有明显反应。

    “我确实动过情,但不是对你!我也的确走向了绝情之路,但也不是为了你!你的感情,我怕会给你带来危害,所以做了不恰当的选择。本以为你会忘,但却弄巧成拙,害你分不清孰真孰假。”

    雪泽看着刘礼慢慢滑下去的手,轻声说:“我可以解除你的禁锢,还望你以后能早些释怀,也不要记恨我曾经的所作所为!希望你,能找到你真正的伴侣!”

    刘礼看着雪泽,似乎又感受到了千山万水的遥远感,这种感觉就像他第一次思考两人的距离。

    “你爱的是别人?”

    雪泽点了点头,这一刻十分冷静。

    “原来如此!”

    刘礼苦笑几声,感到浑身难受,不自主地又哭又笑。“原来如此,这种感觉才是我该有的,而不是自作多情!”

    雪泽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试探性地说:“我…我给你解开禁锢吧!”

    刘礼往后退了退,惊惶地摇头。“不要,我现在还好受一些!解了,我不就能感受得到悲痛了吗?”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刘礼微微笑了笑,转身到梳妆台上找了起来,似乎想要翻出一件他此刻特别渴望的东西。

    “你在找雪花手链吗?”雪泽毫不犹豫,从容地摊开手心,看见刘礼的神情后心中有些后悔:完了,我…我怎么把这个东西拿出来了!这,这不就证明……他该不会看出来什么吧?现在他应该记忆混乱吧,我说些谎掩盖过去吧!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刘礼略带苦涩地笑了笑,拿了那串手链仔细地看了看。

    “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刘礼面无表情地拉起雪泽的手,低着嗓音问:“我能让它一直陪着你吗?我保证,今后再也不惊扰你,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这个……”雪泽心中一紧,轻轻点了点头。“这个手串很漂亮,你将它作为大婚礼物赠予我的时候我就很喜欢!就当做是我们友谊的见证吧!我会一直戴着它!”

    “哦,原来是大婚礼物?”

    雪泽温和地笑了笑,没有回话,她自然知道并非大婚礼物。

    刘礼静默地看着那片雪花,然后一言不发地给雪泽戴在手上,心中有万千句话都被理智给压了下去:既然她有心骗我,又不愿面对,我又何必勉强?或许真的是我记混了吧!

    “好了!”

    “嗯!”

    雪泽没有说话,任何表情都没有,她只是侧身闭上眼睛念起了冰心诀。

    刘礼慢吞吞地往外走,每一步都似乎沉重痛苦,但是他却感受不到那种痛苦。

    突然,背后响起一阵声音。刘礼以为是雪泽有了动作,立马惊喜地转过身问道:“你是骗我的对吧?!”

    雪泽尴尬地看了看刘礼,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到蓝水身边。

    “师哥,你怎么现在来了?”

    蓝水温柔一笑,很自然地将手中的花递到雪泽手上。“你不是想看天山的云汐花海吗?我带了一支,你可以感受一下!”

    雪泽强颜欢笑地点了点头,将花捏在手中,欢欣地嗅了嗅它的芳香。

    “我很喜欢!”

    “那就好!”蓝水抚了抚雪泽的头发,宠溺的眼神毫不虚假,也未遮掩。

    刘礼愣住了,看了看同样在看他的蓝水,似乎又想起了梅花树下的场景。

    “原来如此!”

    刘礼努力地笑了笑,转身离去,这一切才该是梦吧!

    醉月轩的一切都是他的心血,可是现在已经不是他美好的回忆了。这里曾经是他最喜欢来的地方,如今却成了他不敢再来、无法再来的地方。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而人心不是,此处亦不是。

    “师妹!”蓝水唤醒雪泽,不愿她陷入悲痛,却发现她除了愧疚之情显露出来,再没了其他特别的感情。“你!你抄写了多少次冰心诀?”

    雪泽静默地走到桌边,又拿起笔。“五六次吧!”

    “你不能再写了!”蓝水夺了她的笔,紧张地说:“蓝湖子能够封住情欲数十载,难道寻找冰晶要这么久吗?你现在就感知不到内心情感,可有想过二十一次写完是何后果?”

    “你又去找吾晓先生了?”雪泽转了话题,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情路。“这吾晓先生似乎对你有些特殊,你可不要落入圈套,尽量少来往吧!”

    蓝水欲言又止,也转了话题。“季林来了,师父让他来的,现在快要到皇宫了。你要见他吗?”

    “你们,你们到底是怎么下山的?”雪泽气得站了起来,“我这个天女竟然如此无能?天山内外,是不是没人听我的命令?”

    蓝水愣住了,自知这样有违规据,但是不得不这样做。

    他惭愧地回道:“师妹,大家都是担心你,你先不要生气!若是季林不来,清莲天师就会来,师父也是迫不得已!再者,我们下山帮你不好吗?你现在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此事你无法否定!”

    “我……”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落雪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落雪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落雪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