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钱之一字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一百三十章 钱之一字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当李玄都与道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这位道人连大气不敢多喘,在李玄都一拳击毙那名善用飞刀的同伴之后,他更是一下坐到了地上,哆嗦如筛糠。

    另外拿刀和拿斧子的两人跑得虽快,但李玄都的速度更快,以“金殇拳”将使飞刀之人打杀之后,身形一闪而逝,瞬间便已经来到两人的身后。

    两人也是久在江湖行走之人,见逃避不得,立时停住身形,一起转过身来,一人挥刀,一人挥斧,分别从左右两个方向向李玄都砍来。

    李玄都甚至都没有用手去接,任由刀斧落下,以自身护体罡气直接将刀斧弹开。

    两人心头惊骇欲死。

    武夫练武,在入门时就能感知到体内有一股气流游走全身上下, 这也就是御气境,然后是打通全身上下大周天,此乃入神境,接下来再将这口气机不断壮大,乃至于外放体外,也就是抱丹境和玄元境,可对于寻常武夫而言,所谓的外放气机也不过是类似于“劈空掌”的手段,或是附着于兵刃之上,像这般将气机流溢于身外上下如身着甲胄,也就是常说的护体罡气,必然是先天境小宗师才能有的气象。

    眼前之人不但是一位先天境高手,而且还是先天境山巅的那种,说不定距离传说中的归真境也只剩下一线之隔而已。

    两人对视一眼之后,毫不犹豫地分两路逃窜。

    李玄都一掌凌空拍出,隔空掌劲直接将那名持刀汉子的后心震碎,然后再一挥袖,“青蛟”出袖,直接刺穿持斧汉子的后脑。

    李玄都最后走到仅剩的道人身旁,问道:“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道人看也不敢看李玄都,战战兢兢道:“第、第一次,是他们拉我入伙,说是事成之后三七分成,我三,他们七。”

    李玄都轻叹一声:“那你就不怕事成之后,你也被他们几人顺手给收拾了?”

    道人脸色雪白一片,也不知是后怕,还是害怕李玄都。

    李玄都挥了挥手:“念你是初犯也是从犯,我今日便放你一马。”

    道人有点不敢置信,见李玄都果真没有出手的意思,这才小心翼翼地从地上爬起,一番拜谢之后,一步三回头地转身离去。

    李玄都见他这般模样,忍不住道:“我要杀你,还需要玩这些花招?趁我在没有改变注意之下,从我面前消失。”

    闻听此言,道人再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在自己的腿上拍了两张劣质甲马,一溜烟地跑不见了踪影。

    在道人离去之后,先前消失不见的刘辰又出现在李玄都身旁,双臂环胸:“没看出来,你还是个高手。”

    李玄都瞥了她一眼:“我以为在听风楼中被我窥破行踪时,你就应该知道的。”

    刘辰被这句话噎了一下,冷哼一声,不再搭理李玄都。

    李玄都也不在意,问道:“从中州去江州,不知你有什么好的路线推荐?”

    刘辰虽然很不愿意搭理这个家伙,但无奈听风楼的规矩在这儿,只能答道:“因为秦都督是走水路的缘故,所以才会从荆州转道,如果是走陆路的话,我的建议是从芦州前往江州。”

    大魏王朝的版图被一条大江从中分为江南和江北,芦州和楚州地处江北,与江州隔江而望,大江从荆州境内穿过,而荆州又分别与蜀州、秦州、吴州、潇州、中州、楚州、芦州、江州等八州接壤。当初李玄都从芦州前往中州时,因为青鸾卫的围追堵截,不得不取道荆州,现在返回,却是没有必要再从荆州绕一个圈子,可以直接从中州去往芦州,然后再从芦州过江前往江州。如果从地图上来看,这是一条近乎于直线的路程,也是最短的距离。

    李玄都听到这个回答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算了下自己身上的银钱。

    天底下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是钱。

    并非是推崇商贾之道,而是事实如此。

    大到庙堂,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国库空虚。国库没有钱,皇帝着急、首辅着急、太监着急、文武百官着急、商人百姓着急,没有钱便无法赈灾,无法养兵,甚至没无维持这偌大的朝廷,多少国策都是围绕着一个“钱”字?

    小到江湖,有句俗话叫做:“手里没把米连鸡都哄不住。”各大宗门凭什么聚拢人心,难道仅仅是武力镇压?武力能镇压一时,能镇压一世吗?人心都是因利而聚,所以归根究底还是要钱,皂阁宗发死人财、东华宗炼制丹药、清微宗霸占东海一百零八个岛屿,兴建船队通商,都是为了一个“钱”字。

    张肃卿曾经对李玄都说过,什么是治国?治国就是把钱和粮食放到应该放的地方去,不能让它们在富户世家的仓库里生霉,也不能让黑心的官员贪墨去,该是谁的就是谁的,能做到这一点,便是太平盛世。

    行走江湖也是如此,衣食住行都少不了一个“钱”字。原本李玄都从白莲坊出来之后,身上还有两千五百枚太平钱,算是极为阔绰了,可是在听风楼中一气花出去了两千四百枚太平钱,再加上用来当做敲门砖的一枚无忧钱和一枚太平钱,那么他现在身上还剩下八十九颗太平钱,再加上一些日常备用的散碎银两,大概能有小三千两银子。

    对于寻常百姓而言,三千两银子自然极多,一辈子都花不完,哪怕是放在寸土寸金的帝京城中,也足以买下一栋小院,可放到一些必要的应酬上,就难免有些不够看了。当年有人想要走张肃卿的门路,花二十万两银子买了一个秦淮河的花魁,又花二十万两银子买了一个顶尖的江南戏班子,虽说被张肃卿拒绝了,但也可见江南豪富,这三千两银子其实经不起几回抖搂。

    想到这儿,李玄都心思一动,转身去那四个倒霉鬼的身上摸索一番,虽然没有须弥宝物,但也摸出了一本秘籍和三张银票。

    这次也算是重操旧业了。

    秘籍名为《大摩诃拳》,李玄都大致翻看了一下,勉勉强强摸到了中成之法的门槛,不过这本秘籍却是有白莲坊的独门标记,显然是从白莲坊那边花钱买来的,白莲坊自然不会再收,不值什么银钱,倒是三张银票算是略解燃煤之急,分别是一张五百面额和两张一百面额,七百两银子,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李玄都在做这些的时候,刘辰一直默然不语地从旁观看,她有些看不懂此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说他是大宗门出身,却总干些江湖散人才干的事情,说他是个江湖散人,可在行事的章法上,却又带着大宗门中走出来的印记和习惯。

    难道是个大宗门的弃徒?

    先前那伙人拦路,她隐身于侧,也是存了通过看他出手来推测其来历根底的用意,可看完之后,却是更加难以推测了,神霄宗的“无极劲”、清微宗的飞剑、东华宗的“金殇拳”、妙真宗的“太乙五烟罗”,各宗绝技信手拈来,她甚至怀疑此人到底是不是一个先天境,会不会是一个故意藏拙的归真境?

    越想越乱,刘辰干脆不想,冷着脸开口道:“我们听风楼的规矩,引路青鸟一路上的各种花销,都由客官负责。”

    这倒不是她信口胡诌,而是确实如此,毕竟能花两千四百枚太平钱的客人,绝不会在意再多几百两银子的开销,而这也是引路青鸟的进项之一。

    不过李玄都显然是个例外。

    他还握着银票的手掌微微一僵,先是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将这刚刚到手还没有捂热乎的银票递到女子面前:“七百两,够不够?”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