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较技较计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二十四章 较技较计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李玄都坦然道:“我的确不是正一宗颜飞卿,既没有‘九阳离火罩’,也没有‘青云’剑。”

    五鹿冷笑道:“如今的正道年轻俊杰,只有颜飞卿一名男子,其余多是女子,既然你不是小天师颜飞卿,难不成你是男生女相?”

    “我不是颜飞卿,更不是男生女相。”李玄都平静道:“你也不必多费思量,我不在少玄榜上有名,也不在黑白谱上有名。”

    “若是如此,那你想要从我手中救人,怕是有点难。”五鹿笑道:“也不瞒你,我修炼的‘青羊神功’已至第八层,距离圆满只剩下一步之遥。再加上我当年学自静禅宗的‘摩诃大力’,力拔九鼎也不在话下。”

    李玄都淡然道:“如果你真是胜券在握,又何必多说这些?而且‘青羊神功’我素有耳闻,乃是道家法门,与佛家的‘摩诃大力’并不相通,你兼修两法,怕是能收不能放,力拔九鼎是真,可也就如此了。”

    五鹿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寒声道:“你究竟是何人?”

    李玄都答非所问道:“只要你把你身后的女子交出,我可以既往不咎,与你井水不犯河水。”

    五鹿眯起眼,缓缓说道:“真是好大的口气,休说你不是颜飞卿,就算你是颜飞卿,那又如何?这里可不是吴州上清府,而是齐州东昌府!不妨与你明说,这女子身具明妃相,乃是修炼佛家欢喜禅的绝佳人选,如果你是天人境的大宗师,那么我绝无二话,自然双手奉上……”

    说到这儿,五鹿猛然拔高了嗓音,声音若狮吼雷鸣,“你以为你是谁!?”

    声若风起,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机波纹扩散开来,几名妖艳女子立刻软软倒了下去。

    李玄都首当其冲,神色凝重,拍出一掌。

    倒逆气云错。

    这一掌并不迅捷,相反很慢,却让五鹿生出错觉,似乎时光随着这一掌的推移,竟然也变得缓慢起来。

    下一刻,整座房屋倏地一震,房顶尘埃瓦屑簌簌而下。五鹿觉得自己胸口便似压了一块巨石,几乎一口气没喘上来。

    李玄都骤然收掌,然后又是一袖扫过,改用“风卷残云扫”,堂中顿时如狂风席卷而过,,屋瓦哗啦啦跳跃有声,殿内的烛火瞬间被狂风压到最小,屋内黑暗一片。

    掌风如剑风,凌厉无比。

    只听得布帛撕裂之声,然后五鹿闷哼一声。

    狂风过后,已经小如米粒的烛火又缓缓恢复原样,屋内重获光明。

    只见五鹿的一只衣袖已经彻底粉碎,手臂上满是伤痕,仿佛被人连续砍了十几剑,剑剑入骨,血肉模糊。

    五鹿眼底阴沉,不是他的境界修为不如眼前之人,而是“太阴十三剑”实在太过诡异难防,稍有不慎,便被寻到破绽乘虚而入。

    李玄都出手不留情,身形一旋,以身为剑,又是一腿穿至,此乃“太阴十三剑”中杀力最强的“玄阴剑气煞”,牝女宗的“玄阴剑气”便是脱胎于此剑。

    五鹿惊讶于这一腿上蕴含的剑气之盛,不敢迎接,身形向后退去。

    李玄都如影随行。

    这便是“太阴十三剑”的玄妙所在了,不同于“北斗三十六剑诀”这等纯粹剑诀,“太阴十三剑”虽然名中有剑,但是又蕴含了种种武学术法,无所不包,所以即便手中无剑,同样能够以自身为剑,李玄都精通各家武学所长,拳法、指法、掌法、腿法无所不会,此时配合“太阴十三剑”的剑意剑气,相得益彰,在他不能动用“人间世”的前提之下,更甚于他以“冷美人”使用“北斗三十六剑诀”。

    无论退无可退,伸手一抓,几名被他震昏的妖艳女子被他以气机吸摄到双掌之中,然后一起丢向李玄都。

    五鹿大笑道:“这些女子本是齐州的官家小姐,在城破之后,本要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因我怜惜才得以幸免,皆是一身细肉,天生媚骨,此中滋味妙不可言,都送于阁下,如何?”

    李玄都皱了下眉头,若是依照以前紫府剑仙的性子,怕是要一剑斩过,哪管你是死是活,如今的李玄都却是不愿意这样去做,不过他也不敢硬接,只能强行收摄去势,身形一转,避开了飞向自己的几名女子。

    只听“砰砰”几声,这几名女子竟是凌空炸裂开来,变成一团血雾。

    血雾如雨,落在地面上,竟是刺出许多类似针孔的孔洞。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五鹿将自身的雄浑气机灌注入这些女子的体内,若是方才李玄都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心思,伸手去接,那么便要被五鹿的气机所伤,轻则被震成内伤,重则体魄也要被炸烂。

    这便是江湖经验的好处了,若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江湖新人,哪怕境界修为不弱于五鹿,也难免要吃个大亏,可李玄都却是不同,虽然他还算年轻,但经历世事极多,江湖经验何其丰富,尤其是当年的江北围杀,江北群雄为了诛杀李玄都,可谓是挖空心思、手段尽出,李玄都但凡有一点不该有的心软,都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五鹿见此情景,眼底阴霾愈发浓重,不过他的这番心思也不是全然落空,李玄都终究不是心志如铁的紫府剑仙,没有直接一剑斩过,在他躲开这些女子的同时,五鹿已经趁机来到那张锦绣大床之前将昏迷不醒的钱玉蓉抓住手中。

    五鹿伸手捏住钱玉蓉的脖子,只消稍稍用力,便可将女子的喉咙捏碎,厉声道:“阁下若不想玉石俱焚,就莫要妄动!”

    五鹿从方才李玄都的举动中看出眼前之人非是那迂腐之人,所以没说什么让他束手就擒的话语,只是让李玄都不要轻举妄动。

    李玄都果然没有继续上前,毕竟他是来救人的,而不是来杀人的,若是钱玉蓉死在了此地,就算他把五鹿杀了,也是于事无补,与初衷相悖。

    见李玄都犹豫,五鹿稍稍松了一口气,心思几转,眼前之人底细不明,又学了阴阳宗的“太阴十三剑”,实在是诡异难测,若是生死一战,自己未必能有十足取胜把握,可他又是在舍不得现在手上的这名女子,不如趁此退去,不远处便有青阳教的大军,其中不乏教内高手,自然不怕此人。

    五鹿心中算计已定,正要从自己的须弥宝物中取出一枚用来掩护撤退的“青阳神雷”,忽然感觉背后有风声响起,还未等他回过神来,后心位置已经是剧痛钻心。

    五鹿下意识地猛然回头,却是先前被自己打飞出去的“白骨玄妙尊”,以五指刺入自己的后心。

    “白骨玄妙尊”作为藏老人的得意法宝,自然不是只有耐打这一重功效,其五指之上淬有皂阁宗的独门尸毒,只要沾染一点,便可使人化作活尸。而且这种剧毒入体之后,会使人血气翻滚,轻则经脉迸裂,重则心脏炸开。只是先前遇到了悟真,悟真的体魄已是金刚不坏,这等尸毒自然没有用武之地。

    五鹿虽然也学了佛家功法,但又如何能与“金身罗汉”相比,尸毒入体之下,只觉得心脏狂跳,经脉鼓胀,气血洪水泛滥,肆意流淌,在不觉间松开手中的钱玉蓉,扫向身后。,

    几乎就在同时,李玄都屈指一弹,以“仙鹤指”的手法弹出一记“玄阴剑气煞”,刺入五鹿的双眼。

    五鹿眼前一黑,痛极而呼,同时“白骨玄妙尊”也已经向后退去,使得五鹿一扫落空。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