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太阴八剑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二十五章 太阴八剑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五鹿在瞬间连遭重创,已经乱了章法,李玄都又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身形向前掠出,右手的食、中二指并拢,点在五鹿的后腰眼上。

    五鹿只觉得腰眼一麻,然后整个下丹田气海便仿佛大堤之上破开一道缺口,其中的滚滚气机顿时四散而去。

    若是两人正面较量,李玄都至多有四成胜算,不过江湖中的生死之战与擂台上的胜负之战不同,不仅仅讲究境界修为的高低,还要讲究天时、地利、功法、计谋、法宝,李玄都今日能胜,便在于功法和计谋两样,以“太阴十三剑”将五鹿压制是功法,同时又与五鹿相互算计,五鹿以诸女为兵器是计谋,只是李玄都没有上当,李玄都以“白骨玄妙尊”吸引五鹿的注意力以及最后“白骨玄妙尊”偷袭得手也是计谋。

    所以江湖之上生死搏杀,无所不用其极,境界修为固然重要,但也不可依仗境界修为而盲目自大。

    此时五鹿双目已盲,体内又有尸毒,心神大乱,不再留手,胡乱出招,浩荡气机喷薄之下,整座房屋瞬间变得摇摇欲坠。

    李玄都伸手抱住仍旧是昏迷不醒的钱玉蓉,脚下一点,已经退出屋外。

    几乎就在下一刻,这座富丽堂皇的房屋轰然坍塌,然后就见五鹿轰然破开废墟残骸,便要远遁而去。

    既然已经到了如今的地步,李玄都哪里会轻易放他离去,放开钱玉蓉,身形一掠挡住五鹿,然后一掌当头拍下。

    仿若没头苍蝇的五鹿此时面对这一掌自然是毫无抵挡之力,被一掌拍中天灵,耳口鼻眼,但凡孔窍之中,尽皆喷出鲜红血液,骨骼咔咔乱响。

    不过五鹿毕竟是归真境的宗师人物,直到此时,仍未完全死绝,仍有一线气机延续吊命,犹如将死之人回光返照,大喝一声如雷,凭借直觉一拳砸向李玄都。

    李玄都运转“阴阳两极生”,单掌包住这一拳,画圆卸力,然后另外一手拂袖,雷电缭绕。

    五鹿被这一袖扫过脸庞,整张面皮都险些被扫落下来,血肉模糊,极为骇人。

    不过此时五鹿却已经忘却了疼痛,不管什么隐患内伤,拼命运转“青羊神功”和“摩诃大力”,再出一拳,拼死也要让李玄都为他陪葬。

    李玄都不敢硬接,身形向后飘然退去,同时一指点出。

    这一剑不属于“太阴十三剑”中的任何一剑,而是“北斗三十六剑诀”中的“六灭一念剑”。

    此剑无形无质,不伤体魄,不斩气机,只杀神魂,若是信以为真,则化虚为实,弄假为真。

    若是平时,此剑定然无法斩杀五鹿,可此时的五鹿已经是心神大乱,被李玄都指了一指之后,顿时站立不动,双眼中的光芒迅速黯淡下去。

    李玄都终于是长长松了一口气。

    然后就见五鹿轰然倒地,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此番大战下来,李玄都也损耗不轻,那“太阴十三剑”固然玄妙无比,可每一剑的消耗也是极大,李玄都没有天人无量境的修为,自然不能肆无忌惮地使用剑招,此时也已经近乎油尽灯枯,在铲除大敌之后,心神松懈,身形晃了一晃,跌坐于地。

    就在此时,钱玉蓉咳了几声,仿佛被水呛到,终于醒转过来。

    先前五鹿掳走她,还未来得及将她如何,只是将她打昏,后来李玄都与五鹿激战,五鹿虽然以钱玉蓉为要挟,但也来得及动手便被李玄都所败,所以此时的钱玉蓉也没什么伤势,只是脑袋有些昏昏沉沉,晃了晃脑袋,环顾四周,眼神终于有些清明。

    此时她终于记起来,自己本是在船舱之中小憩,忽然有个身披甲胄之人闯进来,然后朝她点了一下,她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此时趴在不远处的那具尸体,虽然没了甲胄,但是从身形上来看,似乎就是那个对她出手之人,而在尸体旁边,还有一人旁系而坐,一身青布棉袍,正是那个让她看不透的账房先生。

    钱玉蓉不是蠢笨之人,顿时已经猜测出几分前因后果,挣扎着起身,摇摇晃晃地来到李玄都身边,轻声问道:“李先生,是你救了我?”

    李玄都有些有气无力道:“此人是青阳教的五鹿。”

    钱玉蓉顿时一惊,晃了晃脑袋,似乎有些不敢置信,轻声叹道:“没想到今天又欠了李先生一条性命。”

    正说话间,钱玉蓉只觉得眼前一黑,又要向后倒去。

    好在李玄都尚有几分余力,顿时起身扶住钱玉蓉,然后为她度入一口纯粹气机,钱玉蓉的脸色渐趋红润,片刻后又睁开双眼,眼神中也有了神采。

    钱玉蓉正要说话,李玄都已经摆了摆手,说道:“此地不可久留,我们先离开此地再说其他。”

    钱玉蓉点了点头道:“李先生所言极是。”

    李玄都道:“强小姐,你先去外面稍候片刻,此地交由我来收拾残局。”

    钱玉蓉“嗯”了一声,转身向外走去。

    这处宅邸虽然不小,但其中除了五鹿一行人之外,却是没有旁人,钱玉蓉一路畅通无阻,很快便来到门外。

    就在此时,这座华丽宅邸开始四下起火,不多时后,火势连成一片,火光冲天,然后就见李玄都飘然而至。

    钱玉蓉赶忙迎上去,道:“李先生。”

    李玄都点点头,道:“先去找一地方略作歇息。”

    说罢,李玄都伸手抓住钱玉蓉的肩膀,身形向前掠出,一直奔行出十余里后,才在一处荒废破庙停驻脚步。

    李玄都让钱玉蓉在庙中等候,他则是一掌劈倒一棵大树,劈成柴火,然后在古庙中生起篝火。

    两人隔着篝火相对而坐,李玄都向钱玉蓉简略讲述了她失踪之后的事情,钱玉蓉愧疚道:“因为我的缘故,让李先生招惹了青阳教这个大敌,实是过意不去。”

    李玄都却是不以为意,叹道:“我与青阳教为敌也不是第一天了,甚至还与那人公将军有过一次照面,若不是当时师兄相救,我怕是已经死在人公将军的刀下。”

    钱玉蓉顿感讶异,她虽然不是江湖中人,但是在江湖行走,对于江湖传闻也略知一二,既是没想到这位李先生竟然有如此经历,更是好奇李玄都的来历,竟是能在人公将军手中全身而退。

    李玄都没有详说,正要询问钱玉蓉接下来的打算,忽然感觉从下丹田气海中涌出一股奇特气息,仿佛是当年坠境的感觉,整个人浑身上下极为空虚,双臂无力,双手更是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

    幸好此时他事盘膝而坐,否则怕是站立不住。不过这股空虚感觉却是来势汹汹,更甚于“逆天劫”的反噬,自丹田气海迅速扩散至全身上下,最终直冲上丹田识海,使得李玄都识海中仿佛生起滔天波澜,然后眼前一黑,彻底人事不知。

    当李玄都再次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竟是处于内视状态,在一方独立于现世之外的天地中,茕茕孑立。

    李玄都环顾四周,依稀之中似乎看到了在自己周围立有三十六根巨柱,只是因为雾气昭昭的缘故,看不分明,辨不真切。

    李玄都心念一动,视线猛然拉近,雾气散去,复归清明。哪里是什么三十六根巨柱,而是三十六柄巨剑。

    这应该是“北斗三十六剑诀”。

    此时在三十六把巨剑周围,黑雾滚滚,雷霆闪烁,隐隐约约之间,可见黑雾之中有八条黑色巨蛇正在游动翻滚。

    若是李玄都所猜不错,这应该就是他所学的“太阴八剑”。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