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走火入魔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二十六章 走火入魔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虽然李玄都所学庞杂,但是真正能够作为李玄都安身立命之本的只有三大功法,分别是:“玄微真术”、“坐忘禅功”、“北斗三十六剑诀”,如今也许可以再加上一个“太阴十三剑”,不过“太阴十三剑”不同于另外三者,他是一把双刃剑,可以伤人,同样可以伤己。

    先前李玄都内视下丹田,在气海中有一棵通天巨树,乃是“逆天劫”剑气具象所化,“巨树”周围有黑色气息缭绕,是“太阴十三剑”的剑气所化,那时候的“太阴十三剑”还不成气候,不过在李玄都修炼了第八剑之后,“太阴十三剑”的剑意终于初具雏形。

    蓦然间,其中一条大蛇仿佛发现了正在一旁窥伺的李玄都,嘶吼一声,吐出蛇信,蛇瞳死死盯着李玄都,使其不能动弹分毫。

    “众生入我眼。”

    李玄都立时认出了这条巨蛇的来历,视线之中的三十六把巨剑骤然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双幽深摄人的蛇瞳。

    李玄都心知这便是“太阴十三剑”反噬剑主的缘由所在了,若是心生恐惧,便要被其趁虚而入。不过好在此时的“太阴十三剑”剑意只有八剑,尤其是最为关键的“剑魔由我生”一剑,那才是“太阴十三剑”的剑意汇聚关键所在,所以仅仅是“众生入我眼”还不足以将李玄都如何。

    那黑色巨蛇凝视李玄都片刻之后,见奈何不得李玄都,似是有些焦躁,又是嘶吼一声。

    李玄都周围的空间出现无数双眼睛死死盯着李玄都,然后开始寸寸碎裂,如一块琉璃落在地上破碎不堪,巨剑、黑蛇蓦地消失,李玄都只觉足下一虚,向下方无边的虚空中坠去。

    李玄都一惊,猛地坐起。发现自己还是在破庙之中,庙外夜色深沉,在他不远处有一堆还在燃烧的篝火。

    “你醒了。”忽然有个声音在李玄都的耳边响起。

    李玄都转头望去,发现钱玉蓉正坐在他的身侧,脸上满是关切,双眼微微发红,眼角还残留着点点泪痕。

    李玄都倒是不会自作多情地以为这位钱家小姐是因为自己而哭,试想一个孤弱女子,刚刚脱离险境之后,同行之人又昏迷过去,在仿佛乱世的齐州境内,如何不会慌乱着急,在四下无人时哭上一鼻子,也在情理之中。

    李玄都没有点破此事,毕竟以钱玉蓉的要强性子,怕是会立刻翻脸。

    钱玉蓉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稍稍背过身去,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然后再转过身来问道:“你刚才怎么了?”

    李玄都摇了摇头,轻叹一声:“练功出了岔子,走火入魔。”

    钱玉蓉诧异道:“走火入魔?!”

    李玄都道:“你也知道走火入魔?”

    “略知一二。”钱玉蓉点了点头,道:“我小的时候,先父也曾给我请过一位名师教我炼气,那位老师曾经告诉过我,练功最怕走火入魔,其中‘走火’是说内气骚动,外动不止,体内气血淤滞,若是处理不当,会使体内经脉、丹田、窍穴受损,甚至修为尽失,身如朽木,成为一个废人。不过这些还不算什么,真正可怕的是‘入魔’,据说会产生各种幻景,练功者将幻景信以为真,活在虚幻世界内,神昏错乱、躁狂疯颠、言语错乱、行为怪异、喜怒无常,好似变成了一个疯子。”

    李玄都点了点头。

    钱玉蓉说的倒不算错。他体内此时有“逆天劫”剑气,这便是“走火”的范畴,好歹有迹可循,就好像两军对垒,真刀真枪厮杀而已。而“太阴十三剑”则是属于“入魔”的范畴,就好似朝堂上的党争,面上和气,实际上是笑里藏刀,杀人不见血,防不胜防。

    钱玉蓉忍不住好奇问道:“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怎么会走火入魔?”

    李玄都不由摇头一笑:“你果然不是江湖中人,若是江湖中人便不会这样直接问旁人所学功法,这是大忌,是要立刻翻脸的。”

    钱玉蓉稍微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紧接着便听出了李玄都话语中的漏洞,道:“如此说来,李先生是江湖中人了。”

    李玄都淡笑道:“钱家的江湖中人何曾少了,比如说供奉盛子宽,还有供奉范振岳,都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高人,还有咱们钱家的老祖宗,当年也是行走过江湖的,与太平宗和玄女宗都有交情。还有已经身死的钱玉楼,交结无道宗和道种宗等邪道之人,算不算江湖中人?再者说了,钱小姐现在又在哪里?行商也是行走江湖,江湖不止是打打杀杀,还有人情世故。”

    钱玉蓉以前还不用为了生计在外奔波的时候,是个实实在在的富贵小姐,每天闲暇时光极多,曾经读过几本市井间流行的话本打发时间,有讲才子佳人,也有说江湖侠客的,话本里的少侠总是白衣如雪,来去如风,潇洒恣意,风流倜傥,冲冠一怒为红颜,路见不平一声吼,让人为之神往。

    只是今日再听李玄都这么一说,忽然觉得真实的江湖和书中的江湖实在是大不一样。

    李玄都接着说道:“还有一句话,叫做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人过一百,形形色色,江湖何其大,其中多少人,所以江湖中有荡气回肠,也有蝇营狗苟,有行侠仗义,也有争名夺利,江湖不是一方善地,而是一处是非地。而且江湖和庙堂从来都不是井水不犯河水,一直都是联系紧密,只是这种联系不在明面上,而是在无形之中,庙堂就好似是天上的云朵,江湖是地上的江河,天上下雨,最终还是要落在地上。”

    李玄都此时体内气机躁动渐趋平缓,不过他怕再次发作,也不敢立刻动身,于是也乐得与钱玉蓉说些好为人师的话语:“每当庙堂势大的时候,江湖必然衰弱,于是这时候的江湖人士就只能夹起尾巴,老老实实做人,不敢有丝毫造次,那些江湖上豪强宗门,也会如蛟龙一般,不敢兴风作浪,只能蛰伏于水底。可每逢乱世,也就是庙堂衰弱的时候,那么江湖便会兴盛,各路江湖人士以武犯禁,而各大宗门豪强也从水底浮上水面,开始兴风作浪,如今的邪道十宗便是如此,正道十二宗同样如此。”

    钱玉蓉轻声道:“李先生说邪道十宗也就罢了,怎么连正道十二宗也不放过。”

    李玄都轻叹道:“春秋无义战。乱世交战,利字当头,既无道义,更无道理可言。正道十二宗虽然有一个‘正’字,但并不是说他们做的事情就没有错,只是相较于不择手段的邪道十宗,正道十二宗更守规矩一些,这便是没有邪,便没有正。正道才之所以为正道,是靠着邪道的衬托,若是没了这些罔顾天理人情的邪道,正道的一个‘正’字又从何而来?”

    钱玉蓉顿时哑然。

    就在此时,李玄都体内的“太阴八剑”再次发作,只见他的脸上浮现出无数黑气,头顶之上更是有丝丝缕缕的黑色气息升腾,钱玉蓉曾经见过武林高手运功,头顶上会有白气升腾,可这等冒出黑气的,却还是第一次见,不由大为惊惶。

    李玄都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惊慌,吩咐道:“钱小姐,你将篝火熄灭,免得引来旁人,我要入定疗伤,大概一个时辰之后就会醒来。”

    钱玉蓉重重点头。

    李玄都闭上双眼,进入内视之态,开始调息体内气机。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