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青牛角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二十七章 青牛角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另外一边,几道身影来到已经被大火吞没的宅邸之前,为首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目如铜铃,仿佛牛眼,而他的前额上有一块凸起,仿佛是犀牛角,故而他被人称作青牛角,久而久之,他的真名叫什么,却是无人知晓了。

    青牛角环顾四周,面色凝重,吩咐左右道:“灭火。”

    跟随青牛角一同来到此地的也都是青阳教中的高手,此时纷纷运转气机,开始压制火势,而青牛角同样没有闲着,凭借自己的双手,生生从地面上挖起数千斤的泥土,这些泥土凝聚不散,然后被青牛角以双手托举,直接丢掷到火势猛烈的地方。如此反复不停,青牛角则仿佛力气用之不竭一般,让人诧异。

    如此小半个时辰之后,火势大为减弱,只剩下部分地方还有些许暗火没有完全灭去。

    青牛角大步走入废墟之中,双手蕴含无穷大力,随手便将各处废墟掀开,最终在后堂位置找到了一具尸骸。

    这具尸骸的脸皮已经被彻底打烂,仿佛被人生生撕去一般,血肉模糊,再加上后来的烈火焚烧,衣物尽毁,焦黑一片,根本不能辨认其身份,不过青牛角还是从实体的腰间发现了一枚玉佩。

    青牛角拿起玉佩,发现在玉佩的背面有一个“鹿”字,脸上神情愈发凝重,道:“是五鹿没错了。”

    跟在他身旁左右的几人顿时为之骇然。

    在人公将军麾下,有三大将领,分别是雷公、青牛角、五鹿,除了雷公之外,青牛角和五鹿不分伯仲,这次两人一起前往归德府,本是有一番密谋,结果不巧撞上了那个死瘸子楚云深,双方一番争斗下来,青牛角和五鹿没有讨到好处,只能返回齐州。

    五鹿天生好色,耐不住军营寂寞,于是在这座私宅中胡天黑地,青牛角也不去管他,只是坐镇大营。结果没想到,今夜这边忽起火光,青牛角顿时感觉事态不对,立刻赶来,结果就是现在这般情形。

    青牛角亲自检查尸首,脸上的神情愈发凝重不解。

    他的一名心腹手下轻声问道:“将军?”

    青牛角沉声道:“五鹿身上的伤势多是剑气所伤。”

    心腹疑惑道:“是遇到了清微宗的人?”

    “我看不像。”青牛角摇头道:“倒像是阴阳宗的‘太阴十三剑’,虽说阴阳宗的‘太阴十三剑’没人敢练全,但是练个一招半式之人还是极多。”

    “阴阳宗!”心腹惊讶道:“阴阳宗的人怎么会对我们出手!?”

    青牛角没有答话,而是将五鹿的尸体翻转过来,露出他背后的伤口,指着说道:“那些‘太阴十三剑’的剑伤虽然看着吓人,但还不算要命,依我看来,这里才是真正的致命所在。”

    这倒也不能怪青牛角的眼力不行,若是五鹿的浑身上下没有半点伤痕,那么难免青牛角不会想到清微宗的“六灭一念剑”,可此时五鹿的尸体上满是伤痕,便让青牛角下意识地忽略了这种可能,转而开始从其他方面追寻死因。

    那心腹凝神望去,迟疑道:“这是……”

    “你看像不像皂阁宗的‘九阴鬼手’?”青牛角的目光幽深,语气中已然有了几分阴沉。

    心腹又是望了片刻,点头道:“的确是皂阁宗的‘九阴鬼手’。”

    藏老人炼制法宝,自然要将诸多绝学融汇其中,故而“白骨玄妙尊”以“炼神阵”为枢机,十指淬有尸毒,出手之间暗合“九阴鬼手”之道。

    青牛角伸手扒开伤口,只见其中血肉已经是漆黑一片,不过这些漆黑血肉却好似还有生机一般,正在缓缓蠕动,让人头皮发麻。

    青牛角重重哼了一声。

    心腹额头上有些许冷汗渗出,道:“是皂阁宗的尸毒!难道是皂阁宗和阴阳宗联手对付我们?还是说有皂阁宗中人学了阴阳宗的‘太阴十三剑’,故意以此惑人耳目。”

    青牛角又来回走了几遍,好似在不断模仿当时交手的场景,过了许久,终于是说道:“不是一个人。”

    心腹一怔,问道:“将军的意义上是凶手不止一个?”

    青牛角点头道:“一人在前,一人在后,在前面的那人用的是‘太阴十三剑’,后面的人用的是‘九阴鬼手’,就在五鹿抵挡‘太阴十三剑’的时候,被后面那人偷袭,他回头去攻,可惜被尸毒入体,气机运行不畅,体魄行将朽木,终是不能抵挡,被两人联手所杀。”

    青牛角喃喃道:“这世上有这等修为的人不少,会‘太阴十三剑’和‘九阴鬼手’之人也不在少数,可是,为什么?”

    青牛角望向五鹿的尸体,轻声道:“我们青阳教与这两家并无仇怨,这些人为什么要杀五鹿?没有无缘无故的杀人,是为财?为情?为仇?”

    心腹思量片刻,斟酌言辞道:“五鹿大人素来喜爱女子,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但还有一句话,叫做温柔乡即是英雄冢,会不会是因为女人的缘故才招惹来了仇家?”

    青牛角想了想,道:“自古红颜多祸水,倒也不是不可能。”

    说到这儿,青牛角仍是有些忧虑,毕竟他和五鹿一起奉将主之命前往归德府,此番无功而返也就罢了,同行的五鹿还死得不明不白,他实在不知该如何去向将主交代。

    心腹跟随青牛角多年,自然也看出了他的忧虑,稍稍压低了嗓音说道:“将军,依照属下愚见,此事却是不宜欺瞒将主,还是如实上报,请将主定夺。若是故意欺瞒,被将主得知,倒是显得将军心虚,平添将主猜忌。”

    青牛角点头道:“此言在理。”

    ……

    另一边的破庙之中。

    钱玉蓉已经近不得李玄都身周三丈之内。

    只见李玄都的身外汇聚出两股浩大气机,一股如蛟龙,一股如巨蟒,两者互相纠缠,争执不下,看得钱玉蓉胆战心惊。她倒是听说过许多江湖高人的各种传说,可是亲眼得见却还是第一次,这等场景恐怕是与传说中的归真境相比,也相去不远了。

    钱玉蓉原先对江湖并无太多深刻印象,今日方知江湖之可怕。

    一个时辰的时间转瞬即逝,这两股相持不下的浩大气机开始缓缓消散,终于让钱玉蓉如释重负。

    李玄都缓缓睁开双眼,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这次运功,他差不多是用尽了浑身解数,这才好不容易将那八股虎视眈眈的剑意给勉强镇压下去,可也就仅仅是镇压而已,距离将其彻底根除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就算李玄都现在想要废去自己所学的“太阴十三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太阴十三剑”也是如此,如同附骨之疽,学它容易,想要弃它,却是难如登天一般。就好比是断臂,一刀砍下手臂容易,可想要将手臂重新接上,那就难了。

    钱玉蓉见李玄都怔怔然不说话,也不敢贸然开口,直到李玄都彻底回神之后,才轻声开口道:“可是无碍了?”

    李玄都点了点头:“暂时无恙。”

    钱玉蓉倒不是个没良心,被李玄都救了之后,也知道为李玄都着想一二,轻声道:“那以后呢?要不要找名医诊治?至于银钱,我也是有一些的,就当是报答李先生的救命大恩。”

    李玄都摇了摇头道:“不必如此,我与东华宗的一位老道长是旧相识,先前曾经委托他帮我炼制一枚丹药,现在算算时日,差不多快要丹成,只要取回那颗丹药,便无大碍。”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