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棋士魏臻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四十五章 棋士魏臻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三人离开书斋之后,继续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

    裴玉对于手中的书有些兴趣缺缺,毕竟见识了真正的江湖和真正的江湖中人,对于书中的江湖就有些不以为然了。

    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

    在路过一条巷子的时候,发现巷子里挤满了人,不乏身着青衫的读书人,反正三人也没什么事情,在裴玉的倡议之下,便走近一瞧,才发现是寻常的赌棋,一般是用一个彩头招揽客人,然后摆出一个残局,若是能破了残局,便可拿走彩头,若是破不了残局,便留下银钱。李玄都行走江湖多了,见过不少,最初的时候,对于自己的棋力还有些信心,曾经自不量力地试过几回,可惜每次都是输个血本无归,以后便不再干这等蠢事了。

    不过今天的赌棋却有些不一样了,不是残局,而是如正常弈棋,围观的客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棋力强弱下注不同数额,这等博弈,不用残局而是全凭博弈,自然是对自己的棋力颇为自信,就算有那棋坛国手,也不会来这种地方下棋,而且下注无非几文钱,算是小赌怡情。

    李玄都从袖中取出一只小小的钱囊,他平时就用这个来装散碎银子,毕竟在寻常百姓面前,总不好直接从“十八楼”中取用银钱,其中也多是些铜板,没有太平钱。

    李玄都掂了掂手中的钱袋,望向身旁的姐弟二人,问道:“你们谁想去下一盘?”

    裴珠轻轻摇头。

    裴玉却是跃跃欲试。

    李玄都将钱囊丢给裴玉,笑道:“输光为止。”

    裴玉接过钱囊,也不客气,大步来到棋盘前。

    其他围观之人见裴玉气态不俗,衣着更是华贵,纷纷让开。

    那摆下棋盘赌局的是个年轻男子,一身黑色长衫,面色雪白,气态不俗,见到裴玉之后,微微一笑,伸手从棋盒中抓出几颗白子。

    裴玉坐在年轻男子对面的蒲团上,抓出一颗黑子。

    年轻男子松开手掌,是五颗棋子。

    下围棋时双方需要确定谁下黑子,也就是执黑先行,猜先就是其中一方抓一把棋子,放在棋盘上,另一个人拿出一个棋子或两个棋子对猜,如果抓出的棋子数是单数或者双数被对方猜中,则由对方先下子,否则就自己先下子。

    五个棋子是单数,裴玉猜中,所以执黑先行。

    李玄都和裴珠站在旁边观棋。

    不出李玄都的意料之外,裴玉下棋如人,很有朝气,杀力极大,气势更足,可谓是杀伐果决,反倒是那名年轻棋手,每一步不求建功,但求无过,稳中求胜。

    两人一开始都是落子如飞,不过大概五十手之后,裴玉便渐渐有些不济,不再落子神速,略作思量才提子复落子。在一百手的时候,裴玉曾经试图殊死一搏,不过被年轻棋手化解,看到这里,李玄都便知道裴玉大势已去,除非那年轻棋手自下几手臭棋,裴玉才有可能翻盘,不过看这年轻棋手的棋风,怕是没有这个可能了。

    果不其然,在一百五十手之后,年轻棋手便是稳操胜券先手收官的大好局面,裴玉不得不投子认输。

    裴玉愿赌服输,从钱囊中取出十颗铜钱,放在棋盘的小木匣中。

    此时木匣中已经积攒了些铜板。

    若是两人棋力相近,裴玉输了之后兴许还会想着找回场子,可现在摆明了两人棋力相差甚远,裴玉便不远再自取其辱了。

    就在此时,裴珠缓缓上前。

    裴玉赶忙让开座位。

    年轻棋手还是不说话,只是伸手抓取棋子,继续猜先。

    这次还是裴珠执黑先行。

    这一局年轻棋手的棋风骤然一变,不再沉稳老练,在中盘的时候主动启衅,裴珠沉着应对。李玄都的棋力不上不下,下棋未必如何,观棋还能看个大概,依稀能够瞧出许多端倪,如果说上一盘的时候,那年轻棋手是纵观全局,前期许多看似随意的落子,总能成为中盘和收官时候的伏笔。那么第二盘就是完全抛弃了这些,频频用出无理手搏杀,有些靠棋力碾压的意思。

    裴珠的棋力比之裴玉要高出不少,可这次败得更快,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位年轻棋手的实力实在超出裴家姐弟太多。

    投子认输之后,裴珠缓缓起身,摇了摇头。

    裴玉哀叹一声,又从钱囊中取出十枚铜钱。

    然后他望向李玄都,问道:“李大哥要不要也下一盘。”

    在少年人看来,李玄都近乎无所不能一般,除了在武学上一骑绝尘,下棋自然也该无敌。毕竟在话本都写了,许多江湖高人动辄便会摆出许多棋局,只有破了那些精妙的棋局,才能成为这些人江湖高人的弟子。

    从这一点上来,李玄都的棋力应该不弱才是。

    只可惜这一次李玄都却是让他失望了,只见李玄都摇了摇头道:“既然裴姑娘都不是对手,那我也就不去自取其辱了。”

    裴玉又是失望地轻叹一声。

    李玄都望向那名年轻棋手,说道:“听闻地师徐无鬼号称天下天下第一棋手,不知阁下与这位地气宗师是什么关系?”

    年轻棋手没有答话,只是默默地开始收拾棋盘。

    周围的围观之人见此情景,开始逐渐散去。

    收拾好棋盘和今日的收获之后,年轻棋手将其背在身上,这才缓缓开口道:“在下魏臻。”

    李玄都皱眉道:“阁下是阴阳宗的十殿明官?”

    自称魏臻的年轻人点了点头。

    李玄都将裴玉和裴珠护在身后,沉声道:“阁下意欲何为?”

    魏臻望了李玄都一眼,反问道:“阁下似乎身怀我阴阳宗的‘太阴十三剑’,敢问阁下又与我阴阳宗是什么关系?”

    李玄都道:“机缘巧合之下得来。”

    魏臻笑了笑,只是笑意冷漠:“那我倒要奉劝阁下一句,‘太阴十三剑’可不是那么好练的,轻则练成一个废人,重则性命不保,化作那如行尸走肉的剑奴。也不妨与阁下明说,如今阴阳宗中就有好些剑奴,也都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人物,如今却是落得一个任凭驱使的下场,可悲,可怜。”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