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借头颅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八十五章 借头颅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在雷公和顾虎臣交手时,一众护卫护送着秦道方且战且走,远离客栈,当三名青阳教高手追至,首先迎客的便是总督府护卫的第一波弩箭,不过被三名青阳教高手纷纷扫落,箭矢入地三寸,箭尾的羽毛仍旧在轻微颤动,可见弩箭的力道之大。由此也可见这些青阳教高手的修为不俗。

    不过这些百里挑一的护卫根本不曾害怕,放弃弓弩之后,各自抽出佩刀。

    双方开始混战之后,入肉入骨。

    三名青阳教高手都是玄元境,对上精锐甲士,不敢说以一当百,以一当十还是没问题的,不过秦道方的护卫也不是寻常人等,大概有抱丹境的修为,结成阵势,视死如归。

    战至最后,以两名青阳教高手战死为代价,使得一众护卫悉数战死,只剩下秦道方和那名负责驾车的老仆。

    剩下的最后一名青阳教高手扯了扯嘴角,便要亲手取下这位总督大人的首级。而凭借此等功劳,自己便可以累功至香主之位。

    不过正当他要出手的时候,忽然不能动了,却见那名身材矮小的老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他的面前,其速度之快,吓得他心头一颤,正要出手,已经被老人以双手扣住肩膀,然后老人双手扯住两条胳膊往外一拽,直接此人的两条胳膊撕下。

    当超过人体承受极限的痛楚袭来时,人在一瞬间是麻木的,所以这名青阳教高手还未来得及感受到痛苦,又被老人一掌拍在头顶,砰然而碎。

    这名老人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先天境高手,也是护卫秦道方的最后手笔,只要不危及秦道方的性命,他都不会出手,所以在以有心算无心之下,这名青阳教高手也就死得不冤了。老人还怕此人没有彻底死绝,又是一拳捶胸,拳头直接穿透胸膛,心脏破碎。

    就在此时,一名衣着华美的公子出现在不远处,微笑道:“秦部堂,久仰了。”

    老人猛然转身望去。

    俊美公子“啪”的一声展开手中折扇,扇面是一幅美人图,微笑道:“在下今日前来,不为别事,只为借秦部堂的头颅一用。”

    老人根本没有任何废话,身形转瞬赶至,拳罡大振,裹挟出风雷之声,在空中拉伸出一道白色烟痕,持扇公子神态如常,却也没有正面迎接这一拳,手摇折扇的同时身形潇洒后掠,蜻蜓点水,飘飘然落在了数丈之外,仍是面带微笑。

    一拳无功的老人退回至秦道方的身前,此时挺直腰杆后,气势凌人,对那公子沉声喝道:“来者何人?”

    持扇公子望着那个忠心护主的老车夫,淡笑道:“你也配知道我的名姓?换成顾虎臣还差不多。”

    下一刻,老人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整个人便动弹不得了。

    持扇公子缓缓从老人的胸膛中抽回手掌,任由颗颗分明的血珠从他的肌肤上滚落,五指间则是紧紧握着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

    在江湖上也算有名有号的老人,就这么死了。

    持扇公子捏碎这颗心脏,然后一掌抚顶。

    “扑通”一声,老人的尸体跪倒在地。

    秦道方神情平静,并未被眼前的这幕景象吓住,平静道:“阁下究竟是何人?”

    从始至终,韩邀月一直在观察秦道方的神情,可他没有流露出半点畏惧神情,  史书上所记载的英雄豪杰,大概也不过如此了。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临大事而有静气,好气魄呀,不愧是指挥千军万马的一地总督。”来人赞了一声:“他不配知道我的名姓,但是秦部堂可以知道,我姓韩,双名邀月,就’举杯邀明月’的那个‘邀月’,辽东人士。”

    秦道方了然道:“原来是韩邀月,你就是家兄所收的那个弟子。”

    听到“家兄”二字,韩邀月心中微微一动,脸上笑容愈发和颜悦色:“你与家师是……”

    “近些年来,家兄与我有过几次书信往来,在信中,他不止一次提过你这位高徒。”秦道方平静道:“你想知道家兄是如何说你的吗?”

    原本已经决定要出手的韩邀月合上手中的折扇,轻轻拍打掌心,微笑道:“愿闻其详。”

    秦道方轻轻说道:“家兄说你脑后有反骨,终有一天要酿成大祸,他不杀你,只是看在你娘的情面上罢了。”

    韩邀月脸上仍旧是笑意盈盈,不过眼神却是已经变得冰冷一片,心中更是杀机大盛。

    秦道方摇头轻叹:“若是早知今日,那我应该在信中劝上家兄一句,将祸根早早除去才是。”

    “可惜啊。”韩邀月摇头叹道:“真是可惜,秦部堂怕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就在此时,一个女子声音响起:“那也未必。”

    韩邀月听到这个嗓音,半点也不惊讶,反而觉得理所当然:“我没想到秦部堂与师父是兄弟,自然也没想到师妹要喊这位秦部堂一声叔叔,我本是想以秦部堂的性命来钓上一条大鱼,可惜那条大鱼失期未至,不过引来了师妹,也算不亏。”

    一名女子出现在一棵大树的枝头,腰间佩有一柄长刀,正是曾经在归德府与李玄都联手的女子琴师白绢。

    韩邀月仰头望着女子,当然不是在看女子那平平无奇的容貌,更不是女子的腰肢,而是盯着女子腰间的那柄长刀,眼神中满是遮掩不住的炙热。

    女子也盯着韩邀月,缓缓说道:“在归德府的时候,有外人在场,我不好动用此刀,你也莫要以为是我怕了你。”

    韩邀月呵呵一笑:“当然不敢如此想。”

    女子伸手按住刀柄,冷笑道:“多言无益,我们手底下见真章。”

    韩邀月说了个“好”字,他只是展开手中的折扇,白绢所立足的那颗大树便被无形气机拦腰斩断。

    不过白绢已经从树上飘然落下,站在秦道方的面前,轻声道:“三叔,请退后。”

    秦道方从不逞强,依言向后退去。

    韩邀月晃动手中折扇,望向这位师妹,眼神炙热。

    然后他一跺脚,山摇地动。

    虽说黑白谱第九人不意味着就是天下第十九人,但是天下前五十还是有的。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