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彼此彼此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九十七章 彼此彼此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白绢毫不客气地哂笑一声,认为李玄都是不自量力。

    李玄都也读过几本话本,尤其是四大奇书,分别是历史演义、英雄传奇、神魔志异、人间世情,讲得极好,极见世情,可惜其中的《西域游记》一书被朝廷给禁了。另外还有一本《封神》,较之四大奇书,文笔略有不如,可想法极佳,可谓是道家各种传说之集大成者,梳理了玄门三圣和西方二圣的关系,又有十二金仙和众多散仙,以及众多奇妙法宝和阵法,让人神往。

    李玄都自认腹中墨水不多,作不得华美辞赋,作不得道德文章,同样写不出四大奇书,可照猫画虎,写几本不入流的话本,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于是说道:“这有什么难的?不是我自夸,将我的经历写进去,那便成了,有句话说得好,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说的就是我了。”

    若是在其他人面前,李玄都断然不会作如此轻佻之态,只是在白绢面前,他不会太过拘泥自己,倒是与平常的李玄都不太一样。

    此时白绢也有些放开了,道:“别说大话,如果你说你练剑是百年难见的天才,这一点我承认,可你要说你是文武全才,那我就万万不信了,不要觉得会写字就能写话本,也不要觉得会说话就能去当说书先生,这行的门槛在门里头。”

    李玄都笑问道:“那秦姑娘有何高见?不妨说来听听,也让我这个外行人长长见识。”

    白绢伸出两根手指,道:“我就说两点。第一,话本不是道德文章,不是高头讲义,不是华美辞赋,面向受众并非文人士子,而是普通百姓,所以务必不要过于摆弄文笔,写得晦涩难懂,那是行不通的,要以白话为主。其次,话本的核心在于故事,一切前提都在于讲好你要写的这个故事,至于大道理也好,个人感怀也罢,都是其次,万不可主次颠倒。”

    李玄都点了点头:“懂了,写话本不需要文笔,关键在于讲故事。”

    “错,大错特错。”白绢脸色一正:“不是不需要文笔,而是不要过分苛求文笔。如果将文字功夫算成十分,传世名篇大概在九分以上,如果你写话本的文笔能有四分,便是及格,五分算是优美,若是再往上,便过犹不及。可如果你的文笔只有一分或是两分,就万万不可轻视这文字上的功夫,更不要相信文笔不重要的话语。”

    李玄都接着问道:“那讲故事呢?”

    白绢背负双手,倒是有些当初在归德府教导那些孩子学琴时的样子,为人师表,神色庄重,道:“故事的本质并不新奇,比如你这位紫府剑仙的故事,拆开来看,也并不如何精彩,无非是大起大落而已,与那些被灭门之后偶得奇遇的复仇少年并无本质上的不同,复仇也好,天下大义也罢,都是一根线,你遇到的各种人和各种事,是一颗颗珠子,最终串成一张珠帘,这便是故事。”

    “有了故事,怎么讲也是学问,就好比厨子做菜,食材已经有了,可不同的厨子用同样的食材做出来的菜却是截然不同,这便是厨艺高低了,于细节之中见真功夫。文似看山不喜平,画如交友须求淡。想要让人喜欢这个故事,首先要让听故事的人置身于故事之中,心思随着故事中人的悲欢离合而上下起伏,其次便是……”

    白绢的话语戛然而止,她骤起眉头望着李玄都,语气不善道:“喂,你在听吗?”

    “当然在听。”李玄都微笑着点头道:“只是我有一个问题没有想明白。”

    白绢问道:“什么问题?”

    李玄都直白道:“既然秦姑娘已经如此明白,那么为何上一本书还是不尽如人意呢?”

    这句话,无异于打蛇打七寸,骂人专揭短,不亚于他的“太阴十三剑”。

    白绢果然气恼得胸口微颤,深深吸了一气才平稳住情绪,然后面无表情道:“知易行难。”

    知道容易,做起来难。

    就好比这天下间的官吏,谁不知道应该做一个清官能臣?可真要做起来,那可太难了。

    李玄都煞有介事地点头道:“有理,受教了。”

    白绢忍不住轻咬银牙,恨恨地想,这人怎么这么欠打!难怪当初被江北群雄追杀。还有,江湖上不是说紫府剑仙为人孤傲冷漠吗?一言不合即拔剑,拔剑见血即杀人,难道都是骗人的?还是说眼前的这个紫府剑仙根本就是个假货,亦或者是坠境以后性情大变?

    就在白绢在心底恨不得一刀砍下李玄都狗头的时候,李玄都话锋一转:“平心而论,我是很佩服秦姑娘的,练刀练得好,还精通音律,又能写得一手好文章,当真是文武全才,样样精通。我就不行了,除了在练剑一事上有些天赋之外,在其他事情上,一塌糊涂,琴棋书画,样样不精,诗词歌赋,狗屁不通。”

    白绢明知他故意奉承自己,却没有反驳,甚至还有几分不可言说的小小自得,毕竟奉承之人是曾经的少玄榜第一人,当初的紫府剑仙,而且此人虽说有些烦人,但并不讨厌。

    世上之事多半如此,没有女子不爱听漂亮话,之所以有些女子看起来八风不动,只是因为说话的人不对而已。

    两人继续并肩走出一段之后,白绢忽然想起什么,对身旁的李玄都说道:“喂。”

    李玄都无动于衷,仰天望天。

    “喂!”白绢加重了语气。

    李玄都这才收回视线,一脸茫然道:“秦姑娘是在跟我说话吗?”

    白绢语气不善道:“这里除了阁下,还有谁?”

    李玄都微笑道:“我不叫‘喂’,叫我紫府就好。”

    白绢道:“无耻。”

    李玄都道:“彼此彼此。”

    白绢道:“登徒子。”

    李玄都道:“彼此彼此。”

    “谁跟你彼此彼此?”

    “紫府和白绢。”

    “不要脸。”

    “彼此彼此。”

    “去你的。”

    “去哪儿?”

    不知不觉间,两人又回到了客栈,来到各自的房间,两个房间是对门,秦道方的房间则在李玄都房间的隔壁,白绢推开门后,转身对李玄都说道:“我要运功疗伤,叔父就拜托你了。”

    李玄都收起方才的轻佻姿态,点头道:“这是自然。”

    姑娘又想了想,补充道:“还有,莫要吵我。”

    说罢,姑娘也不等李玄都回应,直接进了屋中,迅速将门关上,生怕李玄都会跟着进来。

    李玄都站在原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