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仙剑山庄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九十九章 仙剑山庄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春雨淅淅沥沥,便是驿路也泥泞难行。距离琅琊府的西阳县还有数天的路程,马车实在走得不快,春雨留客,不过五里路,就足足走了一个时辰,这还是李玄都直接推车的缘故,否则这会儿车轮已经陷到烂泥中出不来了。

    恰好此时到了一座山庄附近,三人便折道去借宿一宿。

    山庄的大门上悬有一块牌匾,名为“仙剑山庄”。

    李玄都向白绢和秦道方介绍道:“这座仙剑山庄,大有来历,而且与我们清微宗联系很深,据说开创此山庄之人,本是我清微宗的一位前辈祖师,精通铸剑,因为与当代宗主不睦,这才离开清微宗开创了此处基业,不过这位祖师也没有就此从清微宗的宗谱上除名,故而仙剑山庄算是清微宗的下属依附门派,在那位祖师之后,此后每代庄主一生都要铸剑一把,至今已经藏剑十二柄,每一剑都有宝物品相。”

    白绢跳下马车,轻轻按住腰间的刀柄。

    此时白绢所佩之刀已经不是“欺方罔道”,而是顾虎臣的“饮雪”,与李玄都所佩戴的“冷美人”有几分相似,都是霜白之色,乍一看之下,倒像是一个模子里铸造出来的。

    此时山庄的门房已经迎接出来,生怕怠慢了客人,毕竟这一行人都气态不俗,当先的一对男女,且不说相貌,就是腰间的佩刀,便不是寻常江湖人能佩戴的,而被女子搀扶下马车的上了年纪的男子,虽然瘸了一条腿要拄着双拐,但气态却是极为不俗,一看便是久居高位之人。

    李玄都抱拳道:“恰逢春雨拦路,在下李玄策久仰仙剑山庄之大名,就厚颜来此借宿一日,还劳通报此处主人一声。”

    虽说是官话,但在话音中还是带着些许齐州口音,这让山庄的门房稍稍放心一些,加上这三位气态不俗,定是来头不小,于是拱手道:“请贵客稍等。”

    说罢,他转身便往山庄里快步行去。脚步轻灵,显然是有修为在身,最少也有入神境。

    约莫半柱香后,门房就快步走出,对一行人拱手道:“我家主人到了。”

    话音未落,就见一人走出,着一袭黑色长衣,髯长及腹,脸上醺醺然大有醉意。

    门房说道:“这位是李玄策李公子。这位是我们二庄主。”

    那二庄主眯起一双醉眼,望向李玄都腰间的佩刀:“李公子大名,恕在下孤陋寡闻,不曾听闻。”

    这话颇为无礼,不过李玄都本就是报了假名,也怨不得人家实话实说,笑道:“本就是无名小卒。”

    二庄主正要说话,却见李玄都脚下骤然有白气升腾,一惊之下酒醒了大半,再凝神望去,竟是李玄都以自身气机将脚下三丈之内的雨水悉数蒸干,然后李玄都的身子稍稍往旁边一让,只见地下两块青砖之上,分别出现了一个脚印,深及三寸,鞋底的纹络都清晰可见,原来他适才说话之时,潜运气机,竟在青砖上硬生生踏出了两个脚印。

    若仅仅是如此,那也不算什么,关键是这两块青砖之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裂痕,两个足印又一般深浅,平平整整,便如细心雕刻打磨出来一般,可见其对于自身气机的掌控已经达到细致入微的地步。

    二庄主自忖踩出两个脚印不难,可要想这样精细却是很难。虽说此人这等做作不免有些肤浅,非真正高人所为,但毕竟修为惊人,令人钦佩,于是抱拳朗声道:“李公子快快请进,在下陆时兴,方才眼拙,这次委实是在下失礼了,还望李公子海涵。”

    李玄都还礼道:“不敢当,李某叨扰,先行谢过借宿之情。”

    陆时兴亲自为李玄都等人引路,笑道:“李公子莫要太过客气,若是有招待不周之处,李公子尽管开口便是。虽说我们仙剑山庄比不得正道十二宗,但也没有怠慢客人的道理。”

    李玄都笑着点了点头,一行人跟着陆时兴从侧门入府,若是李玄都亮出自己的身份,也许会能让仙剑山庄大开中门迎接,可现在他们只是没什么名气过路客人,自然不会如此。

    进入山庄之后,在陆时兴的带领之下,一路穿廊过栋,来到一座独栋小院跟前,小院背靠山庄中的小湖,景色极美,用此地来待客,哪怕是秦道方这位实权总督,也挑不出错来。

    至于马车,则是停入山庄的马厩之中,自有人去照料。

    来到院子,秦道方拱手道:“有劳庄主了。”

    陆时兴见其气态不俗,就连这对云遮雾绕的年轻男女也是隐隐以此人为首,心中一惊,赶忙还礼道:“来者是客,不敢当,不敢当。”

    陆时兴小心翼翼地问道:“敢问贵客名姓?”

    秦道方道:“老朽姓秦,单名一个‘浊’字,这是老朽的侄女和侄女婿。”

    “秦浊”陆时兴在心底默默念叨了一遍,未曾记得江湖上有如此人物,不过也有可能是朝廷的权贵人物,不可小觑怠慢。

    他昔年甚是狂傲,后来遭逢强敌,逼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幸得清微宗的二先生出手,这才摆脱了困境,自此之后,当年的悍勇凶焰,早已收敛殆尽。

    只见他肃然起敬道:“久仰,久仰。”

    白绢听得好笑,秦浊也好,李玄策也罢,分明都是取用了各自兄长之名的化名,江湖也好,庙堂也罢,并没这样两个人,陆时兴居然说“久仰,久仰”,不知从何“仰”起?更不用说“久仰”了。

    寒暄过后,陆时兴没有过多停留,轻轻离去。

    小院四四方方,中间是个方方正正的天井,天井左右各植一棵老梅,枝干如铁,极是苍劲。此时站在廊下,可见雨丝自天井纷纷而落,檐下滴水连绵不绝,极是美景。其中有专门伺候的仆役,此时都候在外面,其他物事也一应俱全,唯独没有酒。

    李玄都从自己的“十八楼”中取出一坛上等的女儿红,道:“春雨绵绵,理应佐酒。”

    秦道方毕竟是读书文人,此时不由眼神一亮:“没想到紫府还有如此雅兴。”

    李玄都笑道:“不过是附庸风雅罢了。”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