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天心难测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二百一十七章 天心难测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都说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不过是夸张说法。可李道虚却是切切实实做到了这一点。青鸾卫号称侦缉天下,想要做到这一点,不在于青鸾卫中有多少高手,而在于青鸾卫的众多线人,就如一张大网,遍布天下,不仅仅需要巨大的财力,还要依靠朝廷各地官府和驿站,铺设暗点,经过多年的经营,才能有如此气象。唯有当年鼎盛时的朝廷才能有如此手笔,就算是遍地开花的太平宗和后来从青鸾卫中分离出来的听风楼,也都稍逊一筹。如今的青鸾卫与其说掌握在朝廷的手中,倒不如说直接听命于李道虚。

    除此之外,还有清微宗上三堂的天机堂,所谓“天机”二字,顾名思义,也有类似职能,休说是清微宗上下,就是其他宗门之中,也有清微宗埋伏下的暗子。

    李玄都自是也知道这一点,却没想到李道虚所知道的事情,要远远超乎他的想象。面对李道虚的问话,李玄都只能回答道:“回师父,是张鸾山写信给我,请我去救周听潮一家。”

    李道虚望着李玄都,缓缓说道:“休说是你与张鸾山的关系,张鸾山与牝女宗的关系,就算是张鸾山与朝廷的关系,当年他又是如何坠境的,这些为师通通知晓。你知道的为师知道,你不知道为师也知道,莫要想着有什么事情能瞒过为师。”

    李玄都深吸一了口气,道:“既然师父事事洞明,为何还要一意孤行?为何还要放任李元婴和谷玉笙等人肆意妄为?”

    “一意孤行?”李道虚眯起眼眸,道:“李玄都,你有什么资格来点评为师的所作所为?又是如何得出一意孤行这个结论的?”

    李玄都平静道:“眼中所见,耳中所闻,心中所感。”

    李道虚深深地望着李玄都:“你刚才写的这些东西,为师已经读了。为师现在不会认可你,也不会否你,方才你的辩解,为师也姑且信了,只当你是运气比旁人好上一些,为师只问你最后一句,那些人为什么要送你‘五炁真丹’?”

    李玄都这次没有正面答话,而是反问道:“师父您方才让我站在您的位置上,那我现在也斗胆让您站在我的位置上,如果您是李玄都,没有‘五炁真丹’恢复境界,又有多大可能走进这座八景别院?”

    “承认了就好。”李道虚淡然道:“你先去寻你的秦姑娘,然后你们在后堂中看着,待会儿为师再问你的话。”

    李玄都应了一声,徐徐退出静心堂,去寻秦素。

    就在刚才李道虚以杀机牵动天象变化的时候,张海石便停驻了脚步,他站在原地沉思了片刻之后,转身朝八景别院大步行去。至于李如寿等人,早已是满脸惶恐。

    来到八景别院的大门前,张海石一挥袍袖,示意陆雁冰退下,然后一人迈步走进别院,同时高声道:“弟子张海石求见!”

    此时静心堂中只剩下李道虚一人,说道:“两位都进来吧。”

    声音不大,却清晰传入两人的耳中。除了张海石之外,还有一人,却是李如师。

    张海石和李如师的身影很快就出现在静心堂外,向堂中独坐的李道虚深深一揖。

    李道虚望着两人:“李堂主、二先生,你们都是清微宗的老人了,资历、威望俱是不缺,就不比拘泥这些虚礼了,进来说话就是。”

    “是。”两人一起应了一声,并肩走进静心堂中。

    然后两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李道虚手中的那本册子上,两人都是久经风浪之人,瞬间就明白了必然是这本册子让老宗主大动肝火,只是不见李玄都和秦素,又让两人有些摸不准老宗主的态度。

    张海石望着李道虚手中的册子,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敢问老宗主,这本册子上都写了什么?”

    李道虚问道:“二先生,你的意思是,李玄都要干什么,你事先完全不知道是吧?”

    张海石不卑不亢道:“说知道也知道,说不知也不知。”

    李道虚道:“明白回话。”

    “是。”张海石应了一声,说道:“说知道,弟子的确知道四师弟要对老宗主谏言,说不知道,弟子并不知道他在这本册子里写了什么。”

    李道虚没有答话,反倒是李如师接言了:“二先生,全宗上下哪个不知道你与四先生关系亲厚,如今四先生写了这个大逆不道的东西,你说自己全然不知,谁会相信?说句难听的话,四先生无论对错,好歹敢作敢当,反倒是你这个做师兄的,难道连他也不如?”

    张海石倏地望向李如师,李如师依仗着有老宗主在,也不怕他,毫不示弱地与他对视。

    李道虚冷眼望着这一幕,问道:“二先生,你为何不回答李堂主的问话?”

    张海石又望向李道虚,道:“回老宗主,李堂主此言不值一驳。凡事都要讲究一个证据,就凭李堂主红口白牙一说,便要定下我和四师弟的罪名,未免与宗规不合。”

    “老宗主!”李如师立刻朝着李道虚一拱手道:“此事大有蹊跷,如今三先生不在宗中,天罡堂无人统领,属下恳请老宗主准许属下代掌天罡堂,将那幕后指使之人给揪出来。”

    这便是要真刀真枪地动手了,有了这个由头,只要李道虚点头,李如师便能光明正大地行大肆株连之事,在清微宗杀一个人头滚滚,在拔除四先生党之后,再将二先生一党也顺势除去。

    只是李道虚没有立刻答应下来,只是沉默地望着张海石。

    张海石多年的定力,却是更胜李玄都一筹,不惊不惧,面如平湖。

    没能从张海石身上看出什么端倪的李道虚望了一眼李如师:“我立下的规矩,我要守,一切都要按照规矩办事。”

    李如师不敢再画蛇添足,恭敬应是。

    张海石依旧是望着李道虚,一动不动。

    李道虚却是没有看他,而是望向静心堂的门外,天空中黑云还是没有散去,就如他心头上的阴霾。

    过了片刻,李道虚慢慢收回目光,又慢慢移向面前的张海石,最后还是望向了李如师,举起手中的册子,问道:“李堂主,依你之见,此事应该如何处置?”

    李如师心中一喜,脸上却不表现出来,沉声道:“回老宗主,没有内鬼引不来外贼,今天之事乃是我清微宗亘古未有之事,不可轻忽大意。方才老宗主说按照宗规行事,那么在没有证据之前,二先生自然是清白的。可四先生不一样,要立刻拘拿审问,平日里与四先生有来往之人也都要一一问话,定要彻查到底。”

    李道虚问道:“此事关系重大,谁来查?”

    李如师本想继续自荐,只是想到刚才碰了个钉子,便不敢贸然说话了,只能说道:“一切都由老宗主做主。”

    李道虚淡然道:“二先生是副宗主,宗主不在,由副宗主代行宗主之责,此事当然由二先生负责处理。”

    张海石和李如师俱是一怔,没有想到李道虚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片刻之后,张海石低下头去,应道:“谨遵老宗主之令。敢问老宗主,四师弟如今身在何处?”

    李道虚盯着他:“明天,我会把人交给你。”

    话音落时,有风骤起,蓬莱岛的上空骤然一暗。

    原本如就十分晦暗的天空像是被泼上了一盆浓墨,不见半点光亮,片刻功夫后,无数的雨丝从九天之上倾泻而落,仿佛要将整个天地都笼罩在细密的雨幕中。

    好大一场雨。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