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家国天下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二百一十八章 家国天下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静心堂分为前后两部分,只是相较于前堂的广阔,后堂就要狭小许多,大概相当于一座书房的大小,其中也只有一桌四椅而已,放在以前的时候,清微宗众堂主在此举行宗门大会,这里可以当做一个中途休憩或是议事的所在,只是随着李道虚不再召见三十六堂堂主,这里也是空闲已久。

    李玄都和秦素就坐在这里,张海石和李如师之所以感知不到他们二人的气机,是因为李道虚用了类似于“画地为牢”的神通,自成一方小天地,不但可以让堂内之人无法出去,也可以隔绝堂外之人的感知,十分玄奇。

    不过李道虚并未隔绝声音,所以张海石和李如师说了什么,李玄都和秦素都听得清清楚楚。

    在张海石和李如师离去之后,李玄都看了眼满面凝重的秦素,柔声说道:“你且放心,我师父做事最讲规矩,此事万不会牵连到你这个外宗之人。”

    秦素摇了摇头,轻声道:“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

    李玄都笑了笑:“因言获罪,罪不至死。”

    秦素正要说话,李道虚已然进到内堂之中,两人只能从椅上起身。

    李道虚伸手虚压一下,说道:“老夫立身处世,最是讲究‘规矩’二字,也可以说是一个‘法’字,老夫可以改规矩,却不能坏规矩,在清微宗的规矩中,的确没有因为出言不逊便要杀人的说法。”

    李玄都轻声道:“知其不可而为之,弟子做出如此之事,有何结果,已经有所预料,也有所觉悟,只是此事与秦姑娘无关,师父不应将她也留在此地。”

    “此事当然与秦姑娘无关,秦姑娘是我请来的客人,若是将秦姑娘拘押在此,岂不是成了鸿门宴。”李道虚说道:“秦姑娘若想离去,随时可以,正好我那艘白龙楼船也闲置了许多时日,就让秦姑娘乘此船返回琅琊府。”

    李道虚正要答应下来,秦素忽然开口道:“老宗主,我哪里都不去,我想留下来陪着紫府。”

    李玄都一愣,随即怒道:“你留下来做什么?这是我们清微宗的私事,你一个外人瞎掺和什么?走!快走!我不要你陪。”

    这是李玄都第一次对秦素发怒,不过秦素却是半点也不生气,只是微微一笑,然后主动伸手握住李玄都的手。以往都是秦素想要挣脱李玄都的手,这次却是反过来了,变成李玄都想要甩脱秦素主动伸过来的手,只是过去秦素没能挣脱李玄都的手,这次李玄都也没能挣脱秦素的手,两只手还是握在了一起。

    李玄都望向李道虚,沉声道:“师父,请将此女逐出蓬莱岛!”

    李道虚淡然道:“秦姑娘是我的客人,既然秦姑娘想要留下来,我也没有赶客的道理,那便留下来吧。”

    李玄都还要说话,李道虚已然说道:“秦姑娘是我的客人,不是你的客人,你也不是秦姑的什么人,做不了她的主。”

    李玄都只能把已经到嘴边的话语又给咽了回去。

    趁此时机,秦素把自己的手指探入李玄都的指缝之间,使得两人相握的双手变成了十指相扣。

    李玄都低头瞧了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长长叹了一声。

    李道虚独自在一把椅上坐了,手里还是拿着李玄都的册子,问道:“李玄都,如果让你来做清微宗的宗主,你会如何?”

    李玄都答道:“与正一宗罢战求和,彻底结束‘四六之争’,继而联手正道十二宗共抗西北五宗,然后肃清朝廷后党,求一个天下太平。”

    李道虚对于这个回答并不意外,直接问道:“可是此举于我清微宗何益?”

    李玄都没有回答。

    李道虚望着手中的册子:“为什么不回话?”

    李玄都回道:“此举会使得我清微宗被后世称颂千年。”

    李道虚哂笑道:“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再大的功勋,也不足以被人感念千年。”

    李玄都想了想,只好说道:“百年总是有的。”

    李道虚说道:“我之所以不否你,是因为此举对于清微宗而言,的确有益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救亡天下和逐鹿天下是一码事,只是一家独大和二分天下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李玄都立时明白了师父的意思,说到底还是不愿与正一宗联手,就算是救亡天下,也必须以清微宗为首,而不是以正一宗为首,甚至不能与正一宗并立。可正一宗做了几百年的正道领袖,又岂会居于人下?这便成了一个死结,非要两宗之间分出个胜负不可,所以“四六之争”便是必然。

    李玄都叹息一声:“正一宗树大根深,若想要完全胜过正一宗,绝非一蹴而就之事,非要数年乃至十数年苦功不可,可天下苍生又怎能等得如此之久?”

    李道虚漠然道:“紫府,你何时变成了这般心慈心软之人了?”

    李玄都道:“就算非要击败正一宗不可,师父您想过没有,如今的清微宗又有几成胜算?若是败了呢?且不去说天下苍生,这清微宗的基业,师父您的毕生心血,又当如何?”

    李道虚的脸色微微变了。

    李玄都继续说道:“弟子的本意并非是与师父说什么天下苍生,只想就事论事,说一说我清微宗的积弊而已。只是后来弟子转念一想,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要想直指清微宗的大弊,非要从大处着眼不可。”

    “非是弟子涨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平心而论,正一宗能坐稳正道盟主之位达近千年之久,自是有其过人之处。反观我清微宗,发迹不过几十年,如今宗内上下,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三十六堂主,七十二岛主,哪个不是眼高于顶?哪个不是飞扬浮躁?有几人是真心实意为清微宗的未来着想?又有几人将自己与清微宗视作一体?这样的清微宗,还未独尊于江湖,已然沉迷享乐,真能胜过正一宗吗?若是清微宗大败,师父可想过后果如何?是被正道各宗瓜分肢解,从此在江湖中除名?还是沦为正一宗的附庸奴仆之流,事事仰人鼻息?”

    李道虚将目光从手中的册子上移开,望着李玄都,幽幽道:“照你所言,我清微宗是没有半分胜算了?这江湖就只能是正一宗的江湖?”

    李玄都道:“我没有这样说。”

    李道虚拔高了嗓音:“那你怎样说?”

    李玄都看到了师父眼中透出的凛然杀机,依然镇定自若,沉声道:“我自小父母双亡,无家可归,是师父将我收养,授我技艺。我虽无父,师即我父,这座清微宗便是我的家。我又何尝不想让清微宗独尊于江湖,称雄于天下。可事实却是,如今的清微宗仅仅是表面上看起来繁花锦簇,然盛极必衰,物极必反。当下奢靡贪腐之风愈盛,盛而骄、富而奢,骄必怠、奢必贪,贪必腐、腐必败。衰亡之势初见端倪。师父深居八景别院一意玄修求长生久视,虽然能尽知弟子不知之事,但师父所知尽是浮于天上之事,那些见于地上之事,师父知否?想来师父是知道的,只是故作不知,否则早已将我这些言语一一驳斥。”

    李道虚深深望着李玄都,这场师徒之间的斗剑,他非但没有占到上风,反而还渐渐落于下风之中。

    李玄都慨然道:“师父知道正一宗与牝女宗如何,知道阴阳宗与皂阁宗如何,知道庙堂之上如何,师父给清微宗定下了无数条条框框,自信可传万世,可师父知道底下的人心如何吗?师父对于三十六位堂主以及五位先生的心思洞若观火,可师父知道那些普通的清微宗弟子是如何想的吗?大鹏振翅九万里,看不见地上的蝼蚁,可这个天下,归根究底还是由千千万万个地上蝼蚁组成的,大鹏也终究是要落地的。”

    李道虚拿着册子的手僵住了,眼神中也再无杀机,反倒是有细微的茫然一闪而过,道:“偌大一个清微宗,唯你一人看透了?其他人都看不透?”

    李玄都道:“其他人看透与否,我不好断言。可不管他们看透与否,满宗上下,竟无一人敢对师父言之,唯我言之,难道师父还要疑我是为邀直名?事情总要有来人来做,他们不做,我来做,反而还要疑我用心?”

    李道虚沉默了良久,缓缓说道:“你我师徒言尽于此,为师已是无话可说。为师还有其他事情,会离开蓬莱岛一段时间,当年你在这座八景别院中也有住处,你去那里等着,明日会有人来见你。”

    说罢,李道虚径直转身离去,步入茫茫雨幕之中。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