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玉牢之前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六十六章 玉牢之前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若论正面交手,魏臻面对颜飞卿尚且没有必胜把握,更何况是对上更胜颜飞卿和李玄都两人联手,所以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收起棋盘向山外飞去。

    李玄都只是象征性地递出一剑,没有追击。一则是因为他不是天人境界,无法长时间凌空飞渡,再则也是因为李玄都在没拿回“人间世”之前,战力略有残缺,不想太过冒险。

    魏臻暂且退去之后,颜飞卿问道:“紫府兄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李玄都没有隐瞒:“我是跟踪冷夫人一行来到此地,牝女宗此番来势汹汹,不可小觑。而且据我所知,冷夫人此来,似乎是为了她的一位师妹。”

    石无月之事,涉及到玄女宗和牝女宗的两宗秘辛,所以除了两宗高层之外,外宗知之甚少。也许老辈人还能知晓石无月此人,可是年轻一辈中却是少有人知,就算是颜飞卿也是如此。

    颜飞卿皱眉沉思片刻,摇头道:“虽然冷夫人确有众多师妹,但大多都已经不在了,或是死在了牝女宗的内斗之中,或是死在了正邪大战之中,能活到现在的,屈指可数,从未听说哪个人被玄女宗擒住。”

    李玄都道:“此事可能涉及玄女宗的秘辛,看来只有玄女宗中人才能知晓一二了。只是如今玄女宗上下,尽在应付外敌,一时半刻之间,也无人可问,玄机兄还是先恢复伤势为重。”

    颜飞卿点了点头,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枚“紫阳丹”吞入腹中,然后盘膝坐地,开始吸收药力。

    李玄都为了防备魏臻去而复返,也不敢贸然离去,只能在旁边为颜飞卿护法。

    趁此时机,李玄都开始观察战局形势,此时冷夫人和萧时雨已经已经高出云海,不见身形,赵纯孝与一位玄女宗长老逐渐远离了漩女山,逐渐战至海上,浩大气机在海面上掀起阵阵巨浪,一艘牝女宗的大船躲闪不及,被玄女宗长老一剑掀翻。张铮与另一位玄女宗长老则是落至地面,那位玄女宗长老一剑将张铮打入山壁之中,引起山石崩落,直接将张铮埋于其中,张铮依仗体魄坚韧,打碎山石无数,生生开出一条通路,好在漩女山占地极大,虽然动静极大,但因为远离了山上建筑的缘故,损失不大。

    这两位玄女宗长老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若是依托阵法交战,自然可以占到便宜,可难免伤及自家宗门的弟子和建筑,得不偿失,所以不得不拉开战场。两名明官也不欲作生死之搏,自然是顺势而为。

    于是此时还在李玄都可及范围之内的,就只有苏云媗和金释炎两人。两人一人用阴阳宗的“太阴十三剑”,一人用慈航宗的“慈航普度剑典”,若是再加上李玄都的“北斗三十六剑诀”,当世三大剑诀便算是齐了。

    此时金释炎和苏云媗两人斗剑,已经是正邪之战的范畴,不是玉虚斗剑,没什么道义好讲,无非是你死我活,于是李玄都便毫不客气地出手了,而且还是选在一个很刁钻的时候,毕竟李玄都也精通“太阴十三剑”,自是知道“太阴十三剑”的缺陷在哪。

    李玄都一出手便是杀力最大的“逆天劫”,虽然金释炎在李玄都现身之后就有所防备,但还是低估了李玄都出手的果决程度,差点便被这一剑抹了脖子,即使他堪堪躲过,也被削去了许多发丝,在剑气余威之下,这些发丝甚至没能飘散开来,就直接湮灭无形。

    李玄都暗道一声可惜,若是能一举袭杀金释炎,让阴阳宗的十殿明官折去一人,便是有大功于正道,也是真真切切地伤到了阴阳宗。因为阴阳宗从不以人数取胜,宁缺毋滥,故而阴阳宗的人手不多,但无一不是高手,若是要大批用人,则调用牝女宗、皂阁宗的人手。宫官曾经打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牝女宗和皂阁宗是地师手中的两把刀,而十殿明官则是地师的十根手指,杀其一人,等同断其一指,若是十指尽断,地师的双手就再也握不住刀了。

    金释炎在李玄都的一剑之后,不敢再独自一人与苏云媗相斗,他本就是处于攻势,想要脱身倒也简单,直接从空中遁走,紧随魏臻而去。

    两位明官离开战场,却也不是彻底退走,仍旧游弋在漩女山的周围,伺机而动。

    此时苏云媗脱开身来,李玄都干脆让受了些伤势的苏云媗为颜飞卿护法,而他本人则是从半山腰一跃而下,紧随金释炎等人遁去的方向追去。在李玄都离去之前,苏云媗交给他一张子母符,若是遇到什么情况,可以燃烧此符,握有母符的苏云媗立时就能知晓。

    其实天人境大宗师御风而行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太过招摇,在空中几乎无从隐匿身形,反而李玄都在陆地上奔行,还可以借助山间的各种草木,遮蔽行踪,常常是天上之人看不见地上之人,而地上之人却把天上之人看得清清楚楚。

    一路上李玄都遇到了许多正在交战的牝女宗弟子和玄女宗弟子,不过李玄都并不插手,只是紧追金释炎的踪迹。

    当李玄都渐渐远离正面战场的时候,发现两位明官突然转向漩女山的后山,以其转进速度来看,绝对不是临时起意,倒像是得到了某种讯息之后才决定前往后山,目标十分明确。

    李玄都自然还是紧随其后,不过李玄都要稍慢于两人,等到李玄都随着两人赶到后山时,只见此地有一座孤零零的殿宇,有独立法阵守护,此时金释炎正在以“碧海潮月明”进攻阵法,而在不远处还有几名玄女宗弟子的尸体,显然是遭了二人的毒手。

    魏臻并未出手,只是站在一旁,似是在为金释炎望风。

    不过当李玄都来到此地时,魏臻却是转头望向李玄都的藏身所在,微笑道:“紫府剑仙,跟了我们一路,该现身了吧。”

    李玄都只得现出身来,沉声道:“魏明官,我们又见面了。”

    魏臻笑意浅淡:“紫府剑仙修为精进,实在是可喜可贺。”

    李玄都也不废话,明眼人都知道金释炎正在打破阵法,他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于是捏碎苏云媗送他的子符的同时,手中加重几分力道按住剑柄,“白骨流光”的剑身上立时剑气萦绕。

    下一刻,剑气化长虹,直撞魏臻。

    十殿明官各有所长,如金释炎便是擅长剑道,张铮乃是类似于宋辅臣的纯粹武夫,而魏臻则是方士之流,又与普通方士不同,他和颜飞卿是一个路数,尤为擅长使用各种法器对敌,不过颜飞卿的法宝太多,如果正面交手,最是克制魏臻,魏臻不是颜飞卿的对手,所以才取巧使用“锦绣河山”,以棋力分出高下。此时遇到了李玄都,在李玄都丢失了“人间世”的前提下,就算“锦绣河山”的小千世界被暂时破去,魏臻也浑然不惧,只见得他背后书箱中飞出一面青铜大盾,魏臻整个人都藏身于盾后。

    剑气轰然落在盾牌表面上,天地之间仿佛响起一声撞钟巨响。以他为圆心,一圈气机涟漪向外扩散开来,如狂风过境。

    盾牌震颤不止,不过藏身于盾牌之后的魏臻却是毫发无伤。这面盾牌乃是魏臻从一位古帝王的陵墓中得来,因为年岁日久的缘故,品相算不得顶好,只能算是极品灵物,但是胜在功能单一,没那么多花里胡哨的玄妙之处,就是坚固而已,所以在防御方面,堪比许多中品宝物。

    待到剑气散去,魏臻从盾牌后探出身子,笑道:“紫府剑仙少了‘人间世’,剑气似乎有所不足。”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