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飞扬跋扈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六十七章 飞扬跋扈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李玄都一剑无功,魏臻的手中多了一串青色念珠,轻轻一抖,念珠从中断裂,一颗颗珠子掉落,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魏臻再一挥袖,就见这些青色珠子变为人头大小,然后一起向前激射。

    李玄都丝毫不惧,只是出剑而已,以手中三尺将激射而来的青色珠子一一挑破崩碎,化作无数青色气机,四散而落。

    魏臻“呵”出一口真气,被李玄都击散的气机重新凝聚成一颗颗青色珠子,再度朝李玄都滚来。

    李玄都运起“阴阳两极生”,紧守自身四方,硬抗这些青色珠子的剧烈撞击,好似一颗颗火炮弹丸轰击,炸裂之声不绝于耳。

    “白骨流光”发出一阵刺耳颤鸣,剑身剧烈颤抖,李玄都也随之被向后推出数十丈的距离。李玄都堪堪止住退势之后,不愿陷入较力的不利局面之中,催动全身气机,用出威力最大的“逆天劫”,因为李玄都炼化了半截“人间世”断剑的缘故,没有“人间世”也可催动“逆天劫”,只是在威力上有所欠缺,不过就算如此,也不是魏臻也可以轻易化解的。

    只见那些撞向李玄都的青色珠子在“逆天劫”面前,便如用沙子攥成的球一般,一触即碎,就连逸散气机也未能逃脱出来,不给魏臻再次凝聚成型的机会。

    魏臻微微一笑,取出“锦绣山河”。

    此物乃是顶尖宝物,若论品相,不逊于颜飞卿的“九阳离火罩”。

    魏臻单手托举棋盘,然后在棋盘上轻轻一敲。

    虽然“锦绣山河”的小千世界被暂且破去,短时间内无法再用,但是这件宝物还有其他妙用。

    只见在魏臻和李玄都之间出现一根根金黄色线条,交错成纵横十九道。

    魏臻右手作提子和落子状。

    一颗大如磨盘的黑色旗子凭空生出,朝着李玄都当头落下。

    李玄都直接一剑将这颗黑棋从中劈成两半。

    魏臻继续落子,却不是两人对弈,而是一人打谱,所以黑子之后的白子,也是由魏臻落下。

    一颗白子落下之后,不等李玄都将其劈开,魏臻已经又放下第三颗棋子。

    接下来,魏臻的落子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是落子如飞,根本不看棋局。

    只见得黑白两色的棋子不断落下,如雨落一般,扎根于李玄都的四面八方,然后结成一方阵势,将李玄都困于其中。

    若是有人从上方俯瞰,就会发现李玄都方圆数十丈之内,一颗颗黑白棋子落地生根,再以望气手段观之,就会发现这些棋子并非独立存在,而是由一根根看不见的细线连接在一起,使其浑然一体,任由李玄都如何出剑,只要不能一剑攻破所有棋子,便始终不能脱困,甚至还会被棋子的反弹气机冲击得踉跄而退。

    在此种境况之下,李玄都仿佛成了棋盘上的棋子,固然性命无忧,却也只能困兽犹斗,魏臻则是超然于棋盘之外,虽然此举也耗费魏臻的气机,不可能长时间困住李玄都,但只要等到金释炎打破玄女宗玉牢的阵法,再回过头来收拾李玄都就是。

    另外一边,颜飞卿吸收完紫阳丹的药力之后,已经恢复大半,见到苏云?l手中的母符自行燃烧之后,两人正要动身驰援李玄都,颜飞卿忽然发现自己“乾坤袋”中传来异动。

    他脸色微变,从中取出一件巴掌大的物事,此物被塑造成两扇合拢大门的样子,青铜材质,门和门柱上刻着各种符?,此时两扇青铜门正在不住震颤,似是有人正在叩门。

    此物是他的师父大天师张静修所赐,能与此门有所联系的只有大天师。

    颜飞卿赶忙将此物托举于左手掌心,右手捏了个法指,默默诵咒,只见手掌大小的青铜大门缓缓开启,从门中射出一道光芒,在颜飞卿的面前形成一道似虚似实的“阴阳门”,然后就见一名黑衣女子从中走出。

    女子环视一周,目光落在颜飞卿的身上,问道:“颜飞卿?”

    颜飞卿打了个稽首:“贫道颜飞卿有礼,还未请教尊驾名号。”

    女子微微一笑:“我叫李非烟,镇魔台上之人。”

    颜飞卿立时想起眼前之人的身份,问道:“不知李前辈此番前来……”

    “我能离开镇魔台,自然是张静修的意思,否则也没人能将我放出来。”李非烟直言道:“至于我为什么来这里,也是张静修的授意,他让我帮你们解决一些麻烦。”

    李非烟能从这道阴阳门中出现,只可能是张静修亲自出手的缘故,颜飞卿自是没有不信道理,道:“那便有劳李前辈了。”

    李非烟没有急着动手,而是伸出手来:“在这之前,我还要向你借一件物事。”

    颜飞卿疑问道:“何物?”

    李非烟道:“青云。”

    颜飞卿也是果决之人,略微思量之后,便点头同意。

    然后他手掐剑诀,只见从他腰间所悬挂的“乾坤袋”中激射出一道清光,直冲云霄。一瞬之间,风起云涌,整个天幕被映染得青莹莹一片。

    李非烟道了一声:“爽快。”纵身跃起,接住这道清光,在她手中化作一把通体青色的古拙长剑,然后整个人化作一道剑光急掠而去。

    整个漩女山都看到了这道青色剑光,虽说先前冷夫人等人也是飞掠而来,可无一人像这道剑光这般嚣张。

    不仅嚣张,而且跋扈,飞扬跋扈,没有一丝一毫的掩饰。

    留守海上的牝女宗弟子也看到了这道剑光,为首之人乃是冷夫人的心腹,深知这横空出世的剑光必然是敌非友,刚好此时火炮的炮管也已经冷却完毕,于是立即下令,以船上火炮齐齐射击这道剑光,且不论能否命中,能够阻拦一二也是好的。

    刹那之间,裹着熊熊烈火的弹丸从炮管中激射而出,直奔剑光而去。

    以当世火炮技术而言,想要命中高速移动的剑光,只能指望瞎猫碰上死耗子,可是那道剑光却忽然一个停顿,像是专门等着她们射击一般,任由火炮弹丸临身,然后剑气迸射,不但将呼啸而来的火炮弹丸悉数击成粉碎,而且那人还随手甩出一道剑气,浩然凌空,直接将一艘牝女宗大船击穿,使其缓缓沉入海中。

    做完这些之后,剑光急掠而去,就这么划破长空, 一闪而逝。

    此时玉牢之前,李玄都的活动范围已经越来越小,随着魏臻落子越来越多,哪怕李玄都纹丝不动,不牵动棋子的气机反扑,但只要身在这处棋盘之上,便无时无刻不受到棋盘的压制,但即便如此,李玄都仍是没有放弃,他在方寸之地不断移动,依次留下一连串未曾消散的残影,每一个残影都是一式剑招,连接起来便是一副极为高明的剑谱,可惜此时除了魏臻之外,无人得见,然后很快便在棋盘的气机镇压之下,消散无形。

    魏臻抬起手臂,双指并拢,做捻子落盘状。

    一枚呈现出阴阳双鱼图案的棋子当头落下,所落的位置正好是李玄都的立足之地,经过一番围追堵截之后,李玄都的挪移空间已经极少,只能硬抗这枚棋子,然后他整个人往下一坠,双脚陷入地面。

    魏臻继续做了一个食指下摁的动作。

    李玄都身形再度下沉。

    就在这时候,一道粗如巨柱的浩大剑气从天而降。

    不但直接击碎了这枚阴阳棋子,而且使得整个棋盘轰然震动,一颗颗落地生根的棋子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震荡。

    就像有人一巴掌拍在棋盘上,使得棋盘上的棋子弹跳而起。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