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形销骨立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九十三章 形销骨立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李玄都与百蛮王再次撞在一起,在巨力撞击之下,李玄都轰然后退,不过“逆天劫”剑气也在百蛮王的双臂上留下两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只是百蛮王此时的自愈能力极为恐怖,伤口两侧的肌肉不断收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随即又被盘踞在伤口上的剑气撕裂,旋生旋灭,极为玄奇。

    百蛮王怒喝连连,却始终奈何不得李玄都,眼看着时间越来越少,若是再拖延下去,恐怕宁忆就要赶回此地,到那时候,再想走可就难了!

    就在这时,白凌云手中的“罗盘”开始剧烈颤抖,他顿时脸色大变:“宁忆已经不足百里,再有一炷香的时间就能赶到。”

    宁忆被“转乾坤”挪移出三百里外,三百里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差不多是横跨一个大府的距离,朝廷有六百里加急之说,顾名思义,要求每天要走六百里。驿卒策马狂奔,每到一个驿站都换马进行接力。因为每个驿站相隔大约二十里左右,所以每匹马都可以全力奔跑,不必珍惜体力,日夜兼程,就算如此,一天之内也不过行六百余里。一名天人境大宗师不顾后果地全力御风而行,比骏马疾驰更快,不必绕路,无视各种地形障碍,也要两个时辰的时间才能赶回。所以按照白凌云的预估,宁忆不该如此之快才是,此时显然是这位“血刀”用了些不为人知的手段,所以才能如此之快。毕竟当年他就是以“血影幻身”闻名于世,此时境界修为更上一层楼,又有其他手段也在情理之中,故而比他们预料之中的时间还要更快。

    百蛮王听到此言,整个人更为狂躁,出手之时已经估计不得什么留手一说,其声势之大,不逊于请出“白阳法身”的地公将军唐秦。

    只见得大地开裂,沟壑纵横。此时李玄都已经不能再与百蛮王正面抗衡,不断躲闪,可他毕竟不是修炼“龙遁剑诀”,而是修炼“北斗三十六剑诀”,攻伐为主,若是一味躲闪,反倒是不如“龙遁剑诀”,在连续躲开百蛮王的十三次出手之后,终于被百蛮王抓住一个破绽,一掌拍在胸口。

    李玄都整个人直接侧飞出去,落地之后,左腿弯曲,右腿后撤支地,以手中双剑刺入地面,犁出两道丈余之长的沟壑,才堪堪止住退势。

    百蛮王紧随而至,一拳中宫直进。

    李玄都拔剑而起,手中双剑一错,交叉成一个“乂”字,刚好封住这一拳,只是如此一来,两人不可避免地陷入角力的境地之中,百蛮王的拳头固然被锋锐剑芒切割出一个“乂”形伤口,可李玄都也被这一拳所蕴含的巨力震退出去。

    百蛮王狞笑一声,丝毫不在意自己的伤势,又是贴身而进,化掌为爪,带出凌厉煞气,抓向李玄都。

    李玄都接招的同时,都会被巨力震伤,只能不断以“漏尽通”化解百蛮王施加给自己的伤势,气机消耗巨大,李玄都毕竟不是沟通了天地之桥的天人境大宗师,渐有难以为继之势。

    就在此时,百蛮王的身形突然加速,所过之处,地面悉数崩裂,化作齑粉,百蛮王一人便如铁骑冲锋,瞬间来到李玄都的面前,将跟随自己的伥鬼悉数融汇于双臂之中,一肘抬起,横击而去,却是肘用枪式,用的是“无极枪”中的“大雪崩式”,其势如大雪山崩,滚滚而落,不可阻挡。

    一肘击出,竟是响起剧烈的气爆之声,呼啸如风雷。当肘部撞在“白骨流光”的剑身上时,如同大潮的气机波浪向外扩散开来,如狂风扫过,原本被夯实的地面早已破碎不堪,此时再被狂风掠过,顿时沙石横飞,烟尘弥漫。

    李玄都随着风沙一起后退,同时也将身形遮藏在风沙之中。只是单纯的障眼法瞒不过化身猛虎的百蛮王,他几乎没有丝毫阻碍地追上了李玄都的身形,猛攻不停。虽然李玄都不断出剑格挡,但是握剑的双手开始微微震颤,眼角和鼻孔中甚至有些许鲜血渗出。

    不过百蛮王也不好受就是了,哪怕是“白虎凶煞法身”也无法抵御“逆天劫”的锋芒,同样是遍体鳞伤,浑身浴血。

    再这样下去,就算百蛮王能勉强打杀了李玄都,自己也多半活不成了,竟是个同归于尽的局面。唯一被变数在于宁忆回归在即,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

    百蛮王也明白这一点,招数再变,化爪为拳,整条手臂青筋暴起,如老树之根浮出地表,又似细小蛟龙环绕。虎打堆身之劲,发于臀尾。拳顺可清气上升,拳逆则浊气不降,督脉不通,督脉为百脉之源,督脉通百脉皆通。督脉又有阳脉之首的说法,所以百蛮王出招有虎离穴下山之势,随之而来的是汹涌巨力,劲道之大,堪称十虎之力。一只成年猛虎重五百余斤,掌力可达骇人听闻的两千斤,要知道一名辽东铁骑在人马俱是披甲的情形下,也不过两千斤之重。所以对上成年猛虎,寻常人几乎是一碰就死,能不以兵刃弓箭,单人空手伏虎,非江湖中的好手不可。十虎之力便是两万斤之重,足以抵得上十名铁骑正面冲锋。

    百蛮王的厉害之处,不必任何冲锋蓄力,也不必借助惯性,就这样平地一拳,便携带出如此巨力,却是军伍铁骑不能比拟。

    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又是如此重的力道,李玄都虽然刺出一剑,而且这一剑也刺穿了百蛮王的拳头,一直刺入手腕位置,继而从中割开手臂的血肉经络,但他也被拳上的磅礴力道震得握不住剑柄,甚至整条手臂也被震断,软软垂落下去。

    百蛮王狠狠一甩手,仅凭甩手的力道和对肌肉的控制,便将刺入拳头的“白骨流光”甩脱出去,不过这条手臂几乎是被从中切开,甚至臂骨上也可见一道深深剑痕,同样暂时废了。

    百蛮王因为身形暴涨的缘故,得以居高临下地望向李玄都,问道:“如何?”

    李玄都只剩下一把断剑,不过气从断处生,也不答话,只是催动气机,只见以断剑为基础,又有剑气化出另外半截断剑,如此一来,补全的“人间世”重新变回三尺青锋。

    两人再次交手,剑气剑芒锋锐了何止一倍,纵然百蛮王的“白虎凶煞法身”也难以抵御,就如寻常人的血肉之躯遇到了金铁兵刃,不过十几招之后,那条还算完好的手臂便被生生剔成了白骨,至于附着于双臂上的伥鬼更是被剑气一扫而空,只是百蛮王此时对于痛楚近乎于麻木,反而被激得凶性大发,不顾伤势与李玄都以伤换伤,以已经变为白骨的手掌印在李玄都的胸口,不但五指刺穿了李玄都的胸口,而且还接将他打飞出去。

    李玄都身在半空之中,单手单剑以“碧海潮月明”起手,仿佛一轮“明月”冉冉升起。

    虽然“白虎凶煞法身”不同于“白阳法身”,但是它之所以能克制术法,也是因为属阳之故,自然与至阴一剑“碧海潮月明”相生相克。

    只见得如水银一般的剑气汹涌而出,落在百蛮王的身上,血肉消融,形销骨立,最后只剩下一副白森森的骨架,极为可怖。

    李玄都咽下一口鲜血,反问道:“又如何?”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