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世道变了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十一章 世道变了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大真人府和上清县突然受到袭击,使得大天师张静修无暇分身,徐无鬼的计划也很简单,那就是里应外合,他涉险进入大真人府中,而十殿明官则从外面层层推进,如今大明官王天笑和三明官王仲甫在上清县拖住了张静修和白绣裳,那么二明官钟梧和九明官上官莞则趁此时机绕过上清县,近到上清镇的外围地带,等同是攻进了大门,来到二门外。

    好在此时颜飞卿已经代替张静修主持局势,一则是安抚人心,二则是开启正一宗的护山大阵,以整个大真人府为枢机,调动云锦山的八十一峰地气,共同组成一方大阵。远远望去,云锦山的上空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巨大光圈,环环相扣,越是靠近大真人府,光圈数量越多,可见大真人府的上方无数光圈层层叠叠,波光粼粼。越是远离大真人府,光圈的数量也就越少,最远的地方只有一个光圈笼罩覆盖。上清镇就在云锦山的山麓位置,虽然也被护山大阵笼罩其中,但是阵法覆盖到此地时已经很弱,远不能与大真人府相比。

    此时上清镇中已经聚集了大批正一宗弟子,以及众多江湖中人,为首的正是从大真人府匆匆赶到此地的张岳山和东玄道人。上清镇和上清县相距不过五十里左右,上清镇的地势更高,上清县那边黑云压城的景象,只是不是瞎子,都能看到,早有正一宗弟子前去查探。

    半个时辰后,一名在腿上打了“足底生云法”甲马的中年道人飞奔而至。此种甲马写“白云上升”四字,分别绑在双腿上,口念乘云咒:“望请六丁六甲神,白云鹤羽飞游神。足底生云快似风,如吾飞行碧空中。吾奉九天玄女令摄!”可以日行八百,这也是最常见的甲马,多用于赶路。

    中年道人在上清镇的祠堂门外停住身形,随手撤下甲马递给守在门前的正一宗道士,大步走入祠堂之中。此时祠堂的前厅中只坐了张岳山一人,中年道人对张岳山打了个简化后的稽首,沉声道:“上清县被黑云围城,显然是有人以大神通布下了阵法,如今老天师和白宗主已经坐镇城中,我们是否要驰援上清县?”

    张岳山从椅上起身来到门口,想上清县方向遥遥望了一眼,在天际尽头有一道漆黑如墨的线,那里就是上清县上空的滚滚黑云。他沉吟了片刻,说道:“既然有老天师和白宗主都已经到了,不管进犯之敌是什么来路,量他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不必担心。关键是要守好上清镇,以免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吩咐下去,让弟子们严加防备,不可有半分马虎大意,也不要擅自离开镇子。”中年道人点了点头,刚要离去,张岳山又说道:“且慢,事关重大,还是辛苦你再去见一见东玄师叔,问问他是什么意思。”

    中年道人应了一声,径直往祠堂的后堂行去,片刻后就来到后堂的静室门外,又将刚才的话复述了一遍。

    静室中旋即想起了东玄道人的苍老嗓音:“既然如此,一切依着张长老的吩咐就是。”

    正说话时,忽然听到如同夏日雷暴的沉闷震响,连绵不绝。中年道人微微一怔,就感觉脚下地面轰然一震,外面的天井都仿佛晃了一晃。

    静室的大门自行打开,原本在静室中入定的东玄道人一掠而出,飞上天幕望去,只见镇子边缘位置被一片浓重烟雾所笼罩,在滚滚白色烟雾之中,有火焰正在熊熊燃烧。

    东玄道人皱起眉头,一时间竟是没能分辨出这是什么术法。

    中年道人常在世间行走,立时反应过来,失声道:“这是火炮!”

    在上清镇的十里外,三十门钢铸火炮依次排开,这些火炮长约一丈左右,炮口内宽三寸左右,整体在四千斤以上,若是寻常行军,需要以骡马牵引,此时却是被四名玄元境的江湖高手一起抬着前行,仅此一项,就要一百余人。

    此时炮口位置还有袅袅青烟未散,显然刚才的上清镇就是被这些火炮所轰击。

    主持此次炮击的正是九明官上官莞,太平宗擅长机巧之术,阴阳宗也不遑多让,尤其精通铸炮之术。火炮并非阴阳宗独有,辽东的铁骑、清微宗的船队就配备了大量火炮,相较于如今朝廷装备的火炮,阴阳宗的火炮采取多层复合炮身结构,整炮由大小双管组成复合多层炮身,其中小管内刻有膛线,从前装填弹变为后装填弹,装弹时间更短。整体而言,阴阳宗的火炮重量更轻,射程更远,炮弹也并非是实心弹,而是类似于“凤眼子”的开花弹,其中装有猛烈火药,落地之后便可引发剧烈爆炸。

    上次牝女宗炮击漩女山,只是牛刀小试罢了。

    一轮炮击之后,上清镇的阵法已经塌了一角。

    上官莞通过手中的“千里望”,看到众多惶恐逃散的江湖中人、还燃烧着火焰的断壁残垣,以及遍地的尸体。这些尸体或是被炸成两半,或是烧成焦炭,偶有侥幸活下来的,也是缺胳膊少腿,满脸血污。

    至于正一宗弟子,也有损伤,虽然不算严重,但却打掉了正一宗弟子几乎是刻在骨子里的自信,没了平日里的骄横,有些茫然失措。上官莞的嘴角勾起。

    阴阳宗为何能成事?就因为阴阳宗从不固步自封、抱残守缺,唯有开拓进取,方能独占鳌头。至于那些抱着祖宗不放的,除了一个正一宗,还剩下几个?就算是正一宗,也是有过数次革新的,从非张姓不传到现在颜飞卿一个外姓之人做了正一宗掌教,就可见一斑。

    就在上官莞观察形势的时候,一众阴阳宗弟子正在清理炮膛,重新填弹。

    上官莞抬起手:“二发装填。”

    “装填完毕。”

    “装填完毕。”

    “装填完毕。”

    炮手的声音连绵响起。

    上官莞猛地一挥手:“放!”

    三十门火炮再次怒吼,炮口吐出长达尺余的红焰,炮尾处逸散出的巨大气浪卷起一片草屑泥土。

    空气中响起呼啸嗡鸣之声,三十发弹丸仿佛从天而降的陨石落在上清镇中。

    弹丸落地,立时炸裂,巨大的气浪、爆炸的烈火,四散的铁片,无一不是杀人的利器。同时形成一团团的烟云,这些烟云转眼间连成了一片,几乎要将上清镇完全遮掩起来,被炸碎的泥土、石块、树木、房屋残骸、残肢、尸体不断被巨浪抛上半空。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大地的震颤,满耳尽是风雷之声,整座上清镇都在颤抖,哪怕是有阵法守护的祠堂,梁柱间都有无数灰尘簌簌落下。

    这等手段固然比不得天人境大宗师的出手,甚至比起归真境宗师的倾力一击都稍逊几分,但是又有几人见识过天人境大宗师的全力出手?或是领教过归真境宗师的倾力一击?第一轮炮击只是打破了阵法,第二轮炮击便将上清镇的四分之一变成了废墟。

    原本聚集在上清镇中准备厮杀一场的江湖人士和正一宗弟子,都为这种陌生的手段而震惊。

    上官莞犹不尽兴,心中默默算计,还要再来三发,炮管才会过热到炸膛的程度,

    于是上官莞再次举起手掌:“三发装填。”

    在半炷香的时间中,三十门火炮共向上清镇倾泻有一百五十枚爆炸弹丸,如勤勤恳恳的老农一般将上清镇来回“犁”了一遍。轰隆隆的炮声响彻上清镇,使整个上清镇被滚滚烟云笼罩的同时,也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待到烟尘渐渐散去,小半个上清镇已经变成废墟,死伤不计其数,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和烧焦的味道,让人作呕。

    上官莞放下手中的“千里望”,轻笑道:“道长,世道变了。”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