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演武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一百五十三章 演武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此言一出,老僧不由微微色变。此事在静禅宗的方字辈高僧中不算什么秘密,静禅宗不是没想过将其追回,只是摄于李道虚和张肃卿的威势,静禅宗迟迟不敢动手,再后来又遭遇帝京之变,静禅宗不得不封山闭寺,更无暇追究此事。

    不过对于静禅宗中人来说,此事像一根刺扎在心口上,对于李玄都的观感,自然不会太好。只是如今李玄都势大,不仅是太平宗的宗主,还是辽东秦家的乘龙快婿,又交好大天师张静修,而他们寄人篱下,自然不敢再提此事,却是没想到李玄都竟然主动提起了此事,不由大感意外。

    李玄都将目光越过方缘,望向他身后的僧人,这些僧人也如方缘一般,双手合十,不过气态各异,或悲苦,或庄严,或怒目,或淡然,或慈和,再观其修为,少则是先天境的修为,也不乏归真境的修为,而方缘更是天人境界的修为,看来这些人都是静禅宗的菁华,当时静禅宗被地师偷袭,静禅宗的主事人知道万难善了,于是便拼死将这些人送了出来,这些人所学功法各不相同,加起来之后已经将静禅宗的功法学完学全,不至于静禅宗传承有所缺漏,只要假以时日,晋升天人境也不是不可能之事,再收弟子,经过几代人的辛苦经营,静禅宗就能慢慢恢复元气。

    陆夫人来到李玄都身旁,轻声道:“静禅宗弟子共有百余人,此番前来的都是佼佼者。”

    李玄都收回视线,吩咐道:“为贵客设座。”

    陆夫人领命而去,不多时后有太平宗弟子从太平宫中搬来座椅,放在广场的边缘,太平宗弟子们也随之向四周退去,只剩下李玄都还站在广场正中。

    李玄都一挥手,示意众人请坐,然后说道:“我与静禅宗有旧,大天师又托付我帮助静禅宗复立宗门,恰逢今日我宗举行讲经演武,讲经已毕,继而演武,若是诸位不弃,也可一并与会观之。”

    方缘合十低头道:“多谢李宗主。”

    李玄都道:“既然是演武,我自当亲自上场,只是却还少了一位对手……”

    说话时,李玄都环视四周,道:“不知在场诸位,有谁愿意与我搭手一番?”

    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境界高的难免顾虑重重,不敢确定李玄都的真实用意,而境界低的倒是不在意胜负,可又觉得自己境界低微,怎敢与宗主讨教,不敢贸然上前。至于静禅宗众人,都是客人,更不好抢在太平宗的前面出头。

    李玄都摇头一笑,目光落在了无所事事的秦素身上,微微抬高了嗓音,“秦宗主家学渊源,又身负补天、忘情二宗绝学,不如就由秦宗主与我交手一番如何?”

    原本有些心不在焉的秦素一惊,下意识道:“我?”

    李玄都肃容正色道:“正是,还望秦宗主不吝赐教。”

    秦素反应过来,狠狠瞪了李玄都一眼,面上却是一派严肃,道:“李宗主功参造化,不敢当‘赐教’二

    字,只盼李宗主手下留情为好。”

    秦素故意咬重了“手下留情”四字,李玄都知道秦大小姐这是警告自己呢,事后少不得要给李玄都记上一笔,不过李玄都半点不怕。男女之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李家男人容易走两个极端,要么是半点不怕媳妇,如李道虚,要么是怕到骨子里,如李道师。李玄都骨子里还是更像李道虚,不大习惯伏低做小,所以两人相处,都是李玄都占据主动,而秦大小姐面带冷色,实则心肠柔软,性子柔和,真真做不来悍妇。这么久了,李玄都也不知被记了多少笔,反正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随她去吧。

    两人一番对话,让围观众人生出兴趣,都知道李玄都和秦素已经定亲,既然李玄都主动邀战秦素,那多半就是纯粹演武,甚至已经有人后悔刚才自己没有主动请求指点。更多人还是好奇两人要如何演武,总不会堂堂清平先生在外人面前上演一出“打老婆”,所以有人揣测,李宗主多半会故意输给秦宗主。

    秦素从自己的座椅上起身,慢慢走到李玄都的面前,同时也取出了自己的佩刀“欺方罔道”,问道:“不知是怎么个比法?”

    李玄都负手而立,“我比秦宗主境界略高,所以我不用兵器,同时将自身修为压制在秦宗主的同等境界,咱们点到为止。”

    秦素点了点头,将“欺方罔道”横于身前,一手握住刀柄,一手握住刀鞘,缓缓拔刀,嘴上还说道:“此刀名为‘欺方罔道’,长三尺二寸,重九斤九两九钱,请了。”

    不消说,这肯定是秦素从话本上学来的,李玄都只觉得好笑,脸上却不显露半分,否则秦大小姐便要着恼。

    其他观战之人听到“欺方罔道”四字,立时响起无数窃窃私语,谁不知道“欺方罔道”乃是“天刀”的佩刀,没想到今日得见,可一饱眼福。而且也没人觉得秦素此举好笑,尤其是众多年轻弟子,反而觉得江湖仙子就应如是,这才是他们向往中的高手过招应有的样子。反倒是宗主,虽然看着年轻,但总透着一股老气,与大天师、老剑神这些老神仙们差不多的气态。

    秦素拔刀之后,随手一丢刀鞘,划出一道玄妙弧线,直落在她的座椅跟前,不曾刺入地面,却立而不倒。

    下一刻,秦素单手持刀,身形前掠。

    今日的秦素穿了一身平日里不太喜欢的素白衣裙,如一道白虹,一刀卷起无数雪白刀气,层层叠叠,好似千层雪,又似一场冬日大雪骤然落下,随着秦素一起席卷而至。

    李玄都并不用兵器,入眼所及,皆是雪崩一般的雪白刀气。别人看不出来,可李玄都看得分明,秦素此时已经用上了“太平青领经”,将她多年苦修的“万花灵月功”转化为“天遁心法”,使其更契合“天问九式”。

    李玄都神情恬淡,双手负后,不闪不避,扑杀而至的刀气如洪水触礁,从他身旁两侧掠过,依稀可见

    李玄都身周笼罩了一尺气墙,皆是由剑气构成,流转不定,这是李玄都根据“极天烟罗”和“青墨三千甲”所创出的“南斗二十八剑诀”一式,主守。

    与此同时,秦素也随着刀气来到李玄都的面前,开门见山,朝着李玄都当头一劈,她知道自己绝无可能是李玄都的对手,所以也不担心李玄都会被伤到,出手毫不留情。这一式出自“天问九式”,后续暗藏多种变化,无论李玄都是挡还是夺,都逃不出去。

    可出乎秦素的意料之外,李玄都不闪不避,竟是直接伸手破开刀身上笼罩的刀气,直接握住了锋锐无比的“欺方罔道”,任凭秦素有何种后续变化,全都无用。

    平心而论,秦素并不缺少与人争斗交手的经验,可比起厮杀争斗贯穿了半生的李玄都,还是逊色许多。而且这还是秦素第一次与李玄都交手,过去两人都是并肩作战,秦素还体会不出李玄都的难缠和强大,这次直面李玄都,秦素终于明白唐秦、张静沉等人为何会败在李玄都的手上。

    李玄都徒手抓住“欺方罔道”之后,虽然他体魄强韧,但欺方罔道也不是寻常之刀,立时将李玄都的手掌切割出一道血痕,只是不等流血,便已经愈合。

    正在观战的静禅宗众人面露异色,因为这正是静禅宗“坐忘禅功”中的“漏尽通”。

    秦素身形一转,一脚踢向李玄都,李玄都用空闲的左手抵挡,然后秦素顺势借力抽刀,刚要抽身而退,却被李玄都抓住脚踝。秦素大羞,哪还管什么未婚夫,一刀斩向李玄都的手腕。李玄都松开秦素,身形飘摇后退几步,躲过了这一刀。不过与此同时,一柄无形之剑在秦素身后凭空生出,刺向她的后心位置。

    秦素一身化九,两个秦素转身抵挡这一剑,剩下七个秦素朝李玄都围拢过来。不过秦素也不直接攻击李玄都,而是围绕着李玄都来回交织,寻找李玄都的破绽。

    李玄都的应对只是一掌平平推出。

    这一掌似是“万华神剑掌”,又似是“玉鼎掌”,似乎还包含了“无极劲”、“大宝瓶印”等高深武学,不过这些对于李玄都来说已经无所谓,他如今已经将一身所学融会贯通,出招自然不拘一格。

    秦素比起李玄都的其他对手,最大的优势就是她十分了解李玄都,不会像张静沉那般产生误判,所以秦素第一时间就决定立刻出手,不给李玄都施展开来的机会。

    只见得七个秦素齐齐攻至,虽然七人都是用刀,但也掺杂有剑术,甚至还有三个秦素将拳法化入刀中,分别是“百花绣拳”的“葬花吟”、“百花杀”、“万化缘”。

    一时间刀光大盛,各色绚烂刀气飞舞,似是落英缤纷,又似是千树万花齐齐绽放盛开,如水银迸裂,又如烟花满天,笼罩十丈方圆,彻底遮掩了李玄都的身形。

    见此情景,在场中修为最高的沈元舟忍不住感慨道:“秦宗主已尽得‘天刀’真传。”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