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刀剑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一百五十四章 刀剑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七个秦素交织穿插,将“天问九式”和“百花绣拳”融为一体,只见得刀气生花,千红万紫,似如百花争艳,让人目不暇接。

    便在此时,在百花之中蓦然出现一个青色花苞,任凭周围刀气如何汹涌磅礴,始终不摇不动,不伤分毫。下一刻,就见这个花苞猛地绽放开来,化作一朵青莲,而青莲花瓣所过之处,所有刀气所幻化的花朵被悉数逼退,只剩下一朵青莲茕茕孑立。

    七个秦素也被青莲所迫,同时向后退出,其中六个秦素缓缓消散,只剩下秦素本尊,她并不认输,她举刀向前踏出一步,整个人融入到如水夜色之中,荡漾起层层涟漪,月光轻如薄纱拂过,彻底不见了身影。

    补天宗起源于古时刺客和墨家游侠派,所以藏匿身形是为各宗之最,尤其是到了天人境界之后,天人合一对于藏匿身形提升极大,再加上秦素身上还有“幻灵纱”,哪怕她不提前隐匿身形,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遁形,在场观战之人仍是无一人能发现她的踪影。

    青莲再次合拢,汇聚成细细一线,仿佛一根树枝,被现出身形的李玄都握在掌中,然后李玄都轻轻点向身后。

    一瞬之间,凭空生出万千花雨,无数花瓣如雨落下,每一片花瓣都暗藏一缕细微刀气,丝丝缕缕,锋锐如针,直透心脉,最是难防。

    在这片花雨中,秦素的身影若隐若现,似真似幻,手中“欺方罔道”直直刺向李玄都后心。

    若说偷袭,那是补天宗的看家本领,秦素从小耳濡目染之下,也深谙此道,地公将军唐秦就是被秦素一刀穿心,而儒门的施宗曦也是败于秦素的偷袭。假以时日,地师徐无鬼是偷袭第一人,秦素就是第二人,李玄都还曾戏言,地师最该收秦素做传人才是。

    李玄都没有在第一时间看破秦素的行踪,但是他根据自己对秦素的了解以及多年厮杀相斗的经验直觉,判断出秦素的位置所在,这便是李玄都的棘手之处了。

    李玄都的这一点看似轻描淡写,实则大繁至简,无数落花在这一截好似树枝的剑气面前寸寸碎裂,秦素无可奈何之下,只能依仗手中“欺方罔道”之利,与李玄都正面硬拼。

    一瞬间,只听得一连串金石碰撞之声响起,密集好似夏日暴雨,许多修为稍低的弟子不得不捂住双耳并运功抗衡,可饶是如此,还是觉得头晕恶心,几欲吐血。

    剑气与刀气相互绞杀不停,余波四散,如雨落沙地,在地面上砸出一个个小洞,刚好能容纳一根食指。

    少顷,刀剑互拼之声戛然而止,秦素倏地飘退,横刀而立,体内气机沸腾。

    压制了修为的李玄都同样后退一步,手中的剑气已经烟消云散,李玄都看了眼手掌上的细微刀痕,忍不住赞道:“不愧是‘宿命通’,对于‘太平青领经’的领悟已经到了这般境地,距离第八重也相去不远。我若没有在机缘

    巧合之下得了‘长生石’,对于‘太平青领经’的运用还不如你。”

    “什么叫‘还不如你’?”秦素轻哼一声,立时身随刀走,出刀奇快,隔空出刀,不以刀气伤人,而是直接一刀跨越两者之间的间距,仍是以刀锋伤人,无有轨迹,极难防备,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只见秦素一刀斩出,分明是从正面出刀,可刀锋却是从李玄都的背后出现。

    李玄都以“星转斗移”躲过这一刀,轻轻咦了一声,仍有余力闲暇开口道:“这是唐家兄弟的‘大衍灵刀’,你是从何处学来?那日在单老峰上,你我只来得及带走唐氏父子的人头,却没得到什么功法秘籍。”

    毕竟是比试演武,而不是生死相搏,所以秦素手中运刀稍停,回答道:“苏姐姐教我的。”

    李玄都立时回想起来,当初他们围攻唐汉,从唐汉身上得到众多功法,李玄都分到了“鸳鸯刀法”,而苏云媗分到了“大衍灵刀”,没想到苏云媗又把这套刀法教给了秦素,应该是感念李玄都和秦素在颜飞卿最落魄时仍旧出手相助的缘故。

    李玄都道了一个“好”字,掌中又有剑气生出,凝聚为一把三尺青锋,然后李玄都猱身进剑,一剑直指秦素心口。这是李玄都第一次抢攻,剑气凛冽,发出“嗤嗤”声响,剑气之盛,让人骇然。

    秦素将手中“欺方罔道”横掠,画出一个弯月状的弧度,挡下这一剑,继而劲力下压,使得李玄都手中气剑登时一沉。

    李玄都抖腕翻剑,剑气所化的剑尖向秦素持刀右臂刺出。秦素回刀圈转,刀剑相交,秦素却是力道稍逊一筹,手中“欺方罔道”不住颤动,发出“嗡嗡”之声,良久不绝。

    “剑意”与“剑招”区别如大师和匠人的区别,匠人满是匠气,将自己框在各种条条框框之中,不敢逾越分毫,做不到天马行空,而大师则是信手拈来,不拘于规矩,一法通则万法皆通。剑意便是将剑招相忘,得其神髓,临敌时以意驭剑,心无拘囿,千变万化,剑招则无穷无尽。

    这层意思,李玄都已经悟得,秦素则是差了稍许,还差一层窗户纸的距离,所以秦素出刀还有主次之分,在施展“大衍灵刀”的时候,“天问九式”就变为辅助,而李玄都出招随意,已经将所有招数拆解,然后再根据情况自行组合,存乎一心,没有主次之分。

    只见秦素向左出刀而刀锋在右,向右出刀则刀锋在后,刀光荡漾,刀气弥漫,使得所有观战之人只觉有一片光影在身前弥漫,可李玄都却能在这团光影之中闲庭信步,每每都能料敌先机,竟是让神出鬼没的刀锋伤不得他分毫。

    不过秦素并无太多争胜之念,纵然久攻无功,也无半点心浮气躁,心无旁骛,一心运刀。

    转眼之间,百招已过,因为“大衍灵刀”极为消耗气机的缘故,秦素再难维持“大衍灵刀”的刀势,又重新变回她更熟悉的“

    天问九式”,这一次秦素没有再兼用多种功法,而是一心一意以“天遁心法”催动“天问九式”,刀法返璞归真,大巧若拙,反而是威力倍增,李玄都心知补天宗自有其独到之处,故而不敢小觑,郑重以待。

    若论剑术,李玄都算得上当世大家,张海石和白绣裳也不敢说稳胜于他,秦素固然刀法精妙,却仍旧比不得秦清,自然也不是李玄都的对手。不过在李玄都数次能胜却不取胜之后,秦素忽然明白过来,李玄都这是借着演武向她展示他的“南斗二十八剑诀”,想明白这一点之后,秦素放平心态,开始专心观摩李玄都的出剑运剑之妙。这与秦素旁观李玄都与张海石斗剑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正所谓“绝知此事要躬行”,旁观百遍不如亲身领教一次。

    不过对于观战之人来说,同样受益良多,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太平宗弟子从中看出了“南斗二十八星阵”的影子,若是有清微宗弟子在此,就会从中看出“北斗三十六剑诀”的影子,至于方缘等静禅宗弟子,他们此时心心念念的却是李玄都身上的“坐忘禅功”。

    如此又是百余招之后,秦素感觉自己已是到了极限,再打下去也是徒劳无功,于是她收刀向后一跃,退出战场。

    秦素摆手道:“点到为止。”

    李玄都微微一笑,散去手中剑气。

    秦素收起手中的“欺方罔道”,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许多人早就听说过秦大小姐的名声,不过秦素出名并非因为她的境界修为、江湖事迹,也不是因为她的容貌、才学,仅仅因为她是“天刀”秦清的独女,世人皆知秦清极为宠爱这个女儿,后来又多了一些谈资,则是因为秦素与李玄都定亲之事,不少女子都暗暗羡慕秦大小姐的好命,生在一等一富贵之家,尽得父亲宠爱,自在逍遥,而夫婿又是天底下数一数二的年轻才俊,不到而立之年就是一宗之主,面子里子都有了,同时也意味着秦素这辈子什么都不做,也能享尽荣华,让许多挖空心思嫁入世家豪阀的女子心生怨念,天底下的世家子弟和年轻才俊都是有数的,你秦大小姐本就是出身高贵,不去招婿入赘,与我们抢什么。

    可今日一战,却让许多人对秦素印象改观,原来秦大小姐竟是有如此境界修为,就算她不是秦清的女儿,也不曾与李玄都定亲,也足以在江湖上扬名立万。

    在秦素落座之后,李玄都骤然举步,踏罡步斗,身法之快,仿佛同时出现数十个李玄都,一个又一个姿势各异的残影连接起来,汇聚成一幅剑谱。因为李玄都的身形移动太快所以才会出现残影,残影组成的动作又显得极慢,极快与极慢两种极端对立的现象共存为一。

    待到李玄都回归原位之后,在刀剑难伤的地面上留下了二十八个脚印,就连鞋底的纹路也清晰可见,这些脚印深浅方位不一,暗藏玄机,“南斗二十八剑诀”的基础尽在其中。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