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心境之争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六十四章 心境之争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宋政方才说了那么多话,其实就是一个主意,让李玄都分心,然后寻找李玄都的破绽,一击制敌。李玄都心知肚明,所以并不如何回应宋政,而是专心防备。

    虽然宋政已经是长生境,但是长生境之间也多少有高下之别,其中修为最高的无疑是李道虚,宋政和秦清踏足长生境时日尚短,修为略低。而在天人造化境中,同样有高下之分,李玄都虽然将自己排列在太玄榜第五,但他一身修为实则已经不逊于白绣裳,按照三三之数来说,李玄都固然不是宋政的对手,可宋政想要拿下李玄都,那也不是简单的事情。更为关键的一点,宋政已经认定李玄都留有后手,能对付长生境的手段无非两种,一种是仙物,一种是另外一位长生境,无论是哪一种,宋政都要留有余力,应对可能出现的麻烦,出手之时难免有些畏首畏尾。

    此时两人一起出手,李玄都自是不敢有丝毫留手,已经取出了“人间世”,并用出了自己的“南斗二十八剑诀”,可就在此时,宋政的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笑容,任由李玄都一剑刺向自己的胸口,然后两人就这么错身而过,宋政整个人化作一抹残影,缓缓消散。

    李玄都立刻意识到不对,可为时已晚,他刚刚脱离一个幻境,又进入到另外一个幻境之中,只见他出现在一个四面八方全是镜子的空间之中,这些镜子不是常见的铜镜,而是与最近时兴的玻璃镜十分相似。李玄都出身于清微宗,对此也有了解,在海运之中,最畅销的两种东西,一种是火铳,一种就是玻璃境,这种玻璃镜比起铜镜,更为清晰,纤毫毕现,极受贵族女子的追捧,许多高门大族的女子莫不以有一面属于自己的玻璃镜为荣。不过价格也极为昂贵,巴掌大小的一块便要三百六十个太平钱,简直是抢钱一般,别说普通人家,就是寻常富户也用不起,只能是真正的富贵人家才能购买。

    在这些镜子中,自然是映出了许多个李玄都的身影。这些镜像,乍一看去,似乎并无什么不对,可仔细一看,就让人毛骨悚然了,因为无论是什么角度的镜子,都只映照出李玄都的正面,甚至头顶和脚下的镜子也是如此。

    李玄都环视一周,这些镜像无论是衣着还是相貌都与自己别无二致,可就在他这个念头生出的时候,这些镜子中的身影开始发生变化。

    在李玄都正前方镜子中的那个李玄都换上了一身儒衫,头戴方巾,蓄有长须,手里握着一卷书,气态儒雅,目光中满是忧国忧民,不时摇头轻叹,养望苍天。

    在李玄都右手边镜子中的李玄都身着道袍,头戴上清芙蓉冠,同样蓄有长须,手执拂尘,仙风道骨,眼神淡漠,似是以万物为刍狗的苍天。

    在李玄都左手边镜子中的李玄都身着僧袍,披头散发,却是个头陀,破衣烂衫,手中没有木鱼,却是一个朱红色的酒葫芦,醉意熏熏,醉眼朦胧。

    在李玄都身后镜子中的李玄都却是一身玄袍,头戴帝冠,蓄有断续,面容威严,意气风发,俨然是大权在握之人。

    在李玄都头顶镜子中的李玄都,身着鹤氅,大袖飘飘,脚踏祥云,周围有紫气东来,似是正在往天上去。

    在李玄都脚下镜子中的李玄都,躺在地上,浑身染血,闭着双眼,脸上没有半分血色,似乎已经死去多时。

    李玄都稳住心神,仔细观察着六个镜像。发现这六个镜像都比自己年长许多,最明显的特征,这几人或多或少都已经蓄须,相貌也都是不惑之年的样子。也就是说,这些镜像都是未来的李玄都。

    第一个儒生李玄都,似乎是寓意李玄都归于儒门,一代大儒,倒是有些张肃卿的风范。第二个道人李玄都,毫无疑问是继承了李道虚的道统,或者已经成为真正的道门大掌教。第三个头陀李玄都,虽然不曾剃度,但也算是佛门中人,李玄都在三教中与佛门的渊源最浅,又是不那么正统的头陀,再加上满身的落魄颓丧之气,倒像是自暴自弃之后才遁入佛门,那可就真是“逃禅”了。

    至于第四个李玄都,李玄都曾经在梦中见过,就是做了皇帝,最是快意,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不过结局比较悲惨,最后死在了秦素的手中。

    李玄都心念一起,第四个李玄都也随之变化,只见得帝袍染血,一柄长刀从背后穿心而过,然后又有一刀把他戴着帝冠的头颅斩下。看着双刀的样式,分明就是“欺方罔道”和“大宗师”,那么行凶之人自是不必多言。

    好在李玄都已经习惯,只是苦笑一声,再去看最后两个李玄都。

    第五个李玄都脚踏祥云,显然是寓意飞升离世,不在人间。不过看他的神情,又有些不甘之意,似乎还有宿愿没有完成就被迫飞升。

    第六个李玄都是一个死人,除了浑身染血之外,周围也尽是鲜血,还有许多碎裂的兵器和残肢,似是被人围攻之后力战而亡。

    李玄都心中几番思量。

    这些景象寓意了他的六个未来,前三个分别对应儒释道三教,后两个对应生死,第四个应是对应人道。可这都不是李玄都想要的那个未来。

    李玄都想要的是什么,是天下太平,修为境界和身份地位,是帮他实现所求的工具助力,而不是所求本身。

    可这六个未来之中,没有一个是天下太平。最坏的两个未来无非是力战而亡和登基称帝,且不去说他。另外四个中,遁入佛门成为头陀,又是灰心丧气,显然不是因为情伤之故,倒像是理想破灭,显然也不符合天下太平的所求。还剩下的三个未来之中,飞升却又不甘,很显然,李玄都没有实现所求就不得不飞升,所以才会不甘。只剩下最后儒和道两个未来,儒生李玄都满怀忧虑,道人李玄都漠然无情,以李玄都对自己的了解,这两位只怕是走了歧路

    ,要么是被迫妥协,要么是忘了本心。

    想到这儿,李玄都胸中生出一股怒意,难道他奔波辛劳,将生死置之度外,所换来的就是一场空吗?

    李玄都猛地激发剑气,向四周攻去。可剑气就像落入湖水中的雨滴,只是激起阵阵涟漪,很快便彻底消失不见。

    李玄都还不死心,连连催动“南斗二十八剑诀”,只见得剑气纵横无匹,要将这个镜中世界搅得粉碎,可这些镜子就算被剑气劈开搅碎,也总能复原,就像井中之月、湖中之月,就算打碎了一轮月亮,待到涟漪平复,水波不兴,月亮还是月亮。

    李玄都如此出剑一炷香的时间之后,终于不得不停止出手,不再尝试以蛮力脱困。

    可就在李玄都停手的一瞬间,六个镜像再次发生变化。

    儒生李玄都立于高崖之上,面带悲愤之色,在重重包围之下,抱着一个孩子和玉玺,纵身跃入茫茫碧波之中。

    道人李玄都面对滚滚雷劫,悍然硬抗,最终人力不敌天数,在最后一道雷劫之下,化作飞灰。

    头陀李玄都似乎是修为大损,被几个看不清面容的仇家围追堵截,双拳不敌四手,最终被人家围攻致死,与极天王之死有异曲同工之妙。

    四个帝王李玄都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还是维持了穿心断首的样子,看来刚才的变化是提前变化。

    已经飞升的李玄都却是变为混沌一片,不见祥云,不见天地,也不见李玄都。

    最后一个身死的李玄都仍旧是结局最为凄惨,尸体被人带走,被人以皂阁宗的秘法制成了类似于祁英那般的傀儡,生前不得好死,死后亦是不得安宁。

    李玄都环顾四周上下,冷笑道:“好么,高低是个死,左右是个死,反正是个死。”

    到了此时,李玄都已经逐渐明白,这是个专门针对心境的陷阱,若是自己有所迟疑动摇,这些镜像就会不断放大自己的这些情绪,最终导致他心境崩溃,留在此地永世沉沦。

    当然,这种陷阱应该是因人而异,对症下药,李玄都这种心怀天下之人,就打击其志向所求。若是遇到了至情至性之人,便设下情关,使其经历生离死别。若是清净无求之人,便设下种种诱惑,动摇其心志。

    不得不说,此法甚是险恶,李玄都方才也的确差点被这些镜像所惑,若是天数已定,无论如何努力,结局都不会改变,那么所做的一切岂不是成了徒劳?那种巨大的绝望的确让李玄都有了瞬间的失神,不过李玄都很快就回过神来,并非是宋政的手段不高明,而是正应了宋政的一句话,有些人就是天赋异禀,旁人终其一生难以做到的事情,有人就是可以轻易做到。

    若论资质之高,李玄都不如澹台云和李太一,若论心志之坚,不愿盲从李道虚、张肃卿、司徒玄策的李玄都,要远远超出宋政的意料。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