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唐夫人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七十六章 唐夫人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唐婉没有急着回答李非烟,而是望向李玄都。

    李非烟也不恼怒,只是静等唐婉回话。

    过了片刻,在唐婉目光的注视下,李玄都慢慢说道:“我的师娘早亡,又没有长姐和长嫂,我是姑姑看着长大的,所以姑姑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唐夫人不必有什么顾虑,尽管直言就是。”

    唐婉这才收回视线,说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很多时候,我要做的事情,或者已经做了的事情,未必是出自我的本意,希望烟姐姐能够体谅。”

    李非烟目光一凝,说道:“如此说来,你是有难言之隐了?是有人胁迫于你?”

    唐婉望着李非烟,说道:“有些时候,我倒是羡慕姐姐,生在清微宗,家大业大,靠山也大,哪怕是失手被大天师擒住,正一宗也是以礼相待,若是换成旁人,焉有命在?只怕早已成了镇魔井中的亡魂枯骨。”

    李非烟皱了下眉头,说道:“看来果真是有人胁迫于你了。是地师?还是儒门?”

    唐婉笑了笑,“姐姐不适合做说客。”

    然后她再度望向李玄都,“清平先生,好大的名声,就连我这个不怎么离家的乡野妇人,也是久闻大名,我们唐家有几个晚辈不开眼地撞到了清平先生的手中,也因先生大度,不与他们一般见识,这才保住了一条性命,在此,我要先谢过先生。”

    说话间,唐夫人站起身来,朝着李玄都行了个万福礼。

    李玄都眉头微皱,没有拒绝,也没有其他表示。说起这位唐夫人,他比常人知道的要更多一些,比如说万笃门,许多大事都是这位唐夫人亲自面见秦清,然后两人一手敲定。秦清在言语间对于这位唐夫人也颇多赞誉,说她行事干练果决,不拖泥带水,极有主见。在此之前,秦清一直将这位唐夫人视为朋友,这也是秦清没有亲自前来的原因之一,让李玄都出面,还有几分转圜余地,日后还有可能继续相交,可如果秦清亲自出面,一个不慎就彻底撕破面皮。

    李玄都叹了口气,向唐夫人还了一礼,“夫人不必如此,家岳让我代他向唐夫人问好。”

    唐夫人轻声道:“做了掌教的人,便不一样了,不肯亲自前来,却派了自己的女婿过来,不过就算是女婿,也算给了我不小的面子,甚至还不惜请动我这位老姐姐出面,要动之以情。”

    李非烟道:“难道婉儿你不打算顾念旧情了?”

    唐夫人望向李非烟,“如今你我姐妹二人是各为其主了。”

    李非烟脸色一沉,刚要说话,就听李玄都说道:“如今江湖大势,不过是儒道两家再加上曾经正邪之分罢了,所谓‘各为其主’的这个‘各’字,很有意思,放在如今形势下,就是非此即彼的意思。不是道门的就是儒门的,不是正道的就是邪道的。唐夫人说各为其主,不知主人是谁?是儒门?还是邪道?”

    整个正堂瞬间沉寂。

    唐清秋的脸色已经白了,季叔夜的脸色也有些发白。

    唐夫人倒是浑然不惧,道:“是儒门如何,是邪道又如何?”

    李玄都道:“并不如何,唐夫人今日只身赴会,显然是存了诚意的,就是为了这份诚意,我也不会对唐夫人出手,更不会对唐家如何。可我也有职责所在,只能唐家之事上禀三位掌教大真人,至于三位掌教真人是如何想,又是如何做,那可就不是我能管的了。”

    唐夫人冷笑一声,“三位掌教大真人,三位长生地仙,那可真是厉害,就连儒门都奈何不得,我小小一个唐家,自然只能束手待毙。”

    李玄都沉声道:“唐夫人,一句‘各为其主’,不过短短四个字,可这四个字之后代表的含义,却不知是多少性命。江湖不是善地,杀人只是平常事,也是解决问题最简单的办法,又为了防止后患,一旦决定杀人,通常就是斩草除根,不留后患。所以我还是要忠告唐夫人一句,不管唐家遇到了什么事情,现在都可以说出来,亡羊补牢,犹未为晚。这也是家岳派我前来而不是他亲自前来的缘由。”

    唐夫人沉默不语。

    李玄都继续说道:“可如果夫人执迷不悟、一意孤行,唐家牵涉到了万笃门,又牵涉到了秦家,牵涉到秦家便是牵涉到了道门。说得大一些,唐家的选择,上系江湖大势,下关唐家堡的生死存亡,其间波谲云诡,深不见底,你就这样下了决断,决定背弃秦家,等同叛出道门阵营,一步踏空,便是万劫不复!”

    整个大堂真像死一般沉寂。

    唐夫人眼神复杂。

    李玄都缓和了语气,“唐夫人之所以孤身前来,而不是将我请进唐家堡去,我就料定夫人兵不是执迷不悟之人,多半是想看看我的态度是什么,还是有转圜余地的。我当着姑姑的面,我可以保证,只要唐家悬崖勒马,那么无论唐家遇到了怎样的困难,道门都会鼎力相助。这是我的承诺,也是三位掌教大真人的承诺。不知唐夫人信不信我?”

    唐夫人长长叹了口气,望向李非烟,“老姐姐,你我算是知交,你说我该不该信清平先生。”

    唐夫人既然问出这话,便说明她已经信了八成,李非烟笑道:“我不知你该不该信,我是相信他的,三位掌教也相信他,否则也不能让他居中联络,促成道门一统。三位掌教是怎样的人物,不必多言,你说三位掌教都相信的人,你信还是不信?”

    唐夫人神情渐渐凝重起来,轻声道:“道门一统时日不长,就已经有风声传出,说清平先生是三位掌教大真人之下的掌教小真人,也有人称作第四掌教,先前我还以为是清平先生为自己造势,今日一见,方知不虚。”

    李玄都道:“夫人不必吹捧我,我有几斤几两就是几斤几两,不会多,也不会少。如果是地师亲

    自出手了,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只好请动三位掌教。”

    唐夫人苦笑一声,“地师志在天下,一个小小的唐家,哪里会入地师之眼。是地师麾下的大明官王天笑。”

    李玄都并不十分意外,望向了唐清秋。

    当初在去往白帝城的路上,他与唐清秋有过一番对话,李玄都问他唐家为何要趟浑水,唐清秋回答说:“涉及正邪之争,我们又岂能不知,只是这桩买卖接不接,也由不得我们唐家。”原因就是有人悄无声息地进到唐家堡中,不但没有触发任何机关,而且还安然无恙地接下了唐夫人的“菩萨泪”,而那人正是地师麾下第一高手,十殿明官之首的大明官王天笑。

    唐清秋接触到李玄都的目光,微微低头,道:“那日是在下对清平先生有所保留,这件事的确已经发生了,不过不是发生在天宝七年,而是发生在武德十年,王天笑率领阴阳宗高手袭击了唐家堡,家母中了王天笑的‘鬼咒’,一旦发作,便生不如死,只能靠王天笑每半年化解一次,可也只是暂且缓解,而不能根除,所以我们只能屈从于阴阳宗。”

    李非烟伸手抓住唐夫人的手腕,即惊且怒道:“出了这样的大事,你也一个人扛着?你又能扛到什么时候?就算我帮不了你,你不是与秦清有交情吗?为什么不向秦清求助?”

    唐夫人苦笑道:“秦清当时还未跻身长生境,又远在辽东,可地师当时已经是威震江湖的长生地仙,更是近在中州北邙山中,远水救不了近火,你让我如何选?”

    李玄都道:“追随地师,追随阴阳宗,是没有下场的。皂阁宗的前车之鉴,就在不远,藏老人如今还被镇压在镇魔井中。”

    唐夫人长叹一声,“我又何尝不知,只是我说了,许多事情,也由不得我。我这次来见清平先生,也是存了赌的心思,现在的唐家堡中,有他们的耳目,这件事很快就会传到王天笑的耳中。如今我就像溺水之人,哪怕仅仅是稻草,也要一试。”

    李玄都立刻明白贝遥所说的牝女宗弟子在唐家究竟是什么作用了,不由深深地望了唐夫人一眼,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如果夫人信得过我,无论是夫人所中的‘鬼咒’,还是王天笑这个大敌,都可以交给我来处置。”

    唐夫人下意识地望向李非烟,竟是如同年轻时那般眨了眨眼眸,似乎是在问她,信不信得过。

    李非烟又好气又好笑,只觉得自己当年怎么没发现这些姐妹的不靠谱,道:“你看我做什么,事关己身,便乱了分寸?我也还是那句话,我信得过紫府。”

    唐夫人沉思片刻,有了决断,沉声道:“我相信清平先生。”

    ……

    唐周行于长长的甬道之中,走了不知多久,终于到达尽头,然后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地宫,或者说唐周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座地下陵寝的内部。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