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蚀日大法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一百一十六章 蚀日大法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李玄都没有将赫连飞鸦置于死地,只是随手将其拨开,就像一个大人把顽皮的孩子拨至一旁,让他别闹。

    赫连飞鸦自忖自己今非昔比,就是比起萧翰身边的那个马匪安罗也弱分毫,又在楼兰城中胜了几个高手,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哪曾想今天遇到的对手已经到了他根本无法匹敌的地步,这让他大受冲击,被李玄都拨开之后,就呆呆地坐在地上,半晌没有动静。

    李玄都皱了下眉头,初步可以确定这个赫连飞鸦应该不是阴阳宗的傀儡,就是寻常少年,纵然有些修为,心性也奇差无比,不足以担当大任。

    就在这个时候,钟梧和李世兴出现在了李玄都的面前。

    都是打过交道的老相识了,倒是省却了一番自我介绍的工夫,李玄都望向两人,说道:“二明官、四明官,不知地师和大明官何在?”

    钟梧淡笑道:“他们两位在哪里不能说,总之不在此处,若是在这里,清平先生还敢久留吗?只怕早已逃遁而去。”

    李玄都坦然道:“自祁英始,死在地师手中的造化境高人也不在少数,我不是地师的对手,自然要敬而远之。”

    李玄都顿了一下,话锋陡然一转,“可你们两位,同样不是我的对手,难道不该对我敬而远之吗?”

    听闻此言,钟梧怒极反笑,“清平先生好大的口气,俨然是将天下豪杰视作无物!”

    李玄都笑了笑,“如果是当年的我,就不会这样客气,而是会问你们两位怎么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钟梧没有怒上加怒,反而是平静下来,笑道:“清平先生与紫府剑仙最大的区别在于,清平先生不再意气用事,更为难缠了。”

    三人之间没有太多剑拔弩张的气息,李玄都甚至还有闲情逸致地对身后的赫连飞鹰和赫连飞花说道:“你们若是不想横死当场,还是离得远些为好。”

    赫连飞鹰略一犹豫,示意妹妹带上赫连飞鸦,一起离开了此地。至于赫连家的护卫们,得了赫连飞鸦的吩咐,没有靠近。见三位主人离开,也随之护卫主人身侧,随之离去。

    于是就只剩下李玄都、钟梧、李世兴三人。

    李玄都问道:“剑阵还没布好吗?要不要再聊会儿,继续拖延点时间?”

    钟梧脸色微变,五指握拳,瞬间就是一拳打向了李玄都,气机浩荡,以至于给人以震动之感。

    钟梧修炼的是阴阳宗绝学“重九玄功”,共有八十一重小境界划分,修炼到第三十六层是为小成,修炼到第六十四层是为大成,修炼到第七十二层是为小圆满,修炼至第八十一层是为大圆满,如今钟梧已经修炼至第七十三层小圆满,不同于至阳至刚的“金刚不坏神功”,也不同于至阴至柔的“六合八荒不死身”,“重九玄功”阴阳相济,既有金刚不坏的神通,却又不至于过刚易折,也有谷神不死的玄妙,也不至于过柔则靡。与李玄都的“漏尽通”有异曲同工之妙。

    秦大小姐师承补天宗,最擅长背后偷袭,唐秦等

    人都是死在秦素的刀下,唯独钟梧是个例外,被秦素以“欺方罔道”伤了咽喉之后,默运玄功,咽喉位置的伤口开始自行生长,不过片刻工夫,便愈合如初,不见半点痕迹。

    面对这一拳,李玄都不闪不避,身形纹丝不动。不过在两人之间瞬间激荡起剧烈气机涟漪,以至于脚下的地面和院中的树木瞬间被撕裂开来。

    李玄都上次和钟梧交手的时候,李玄都处于绝对的下风之中,最后是靠着秦素和石无月才勉强逼退了钟梧。可对于如今的李玄都来说,钟梧这一拳有些太弱了,远不如伊克顿的一拳。

    钟梧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刚才的一拳,只是勉强击破了李玄都体表的“极天烟罗”就已经成了强弩之末,李玄都的这份修为,已然直追大明官王天笑。

    钟梧不敢有丝毫怠慢,再度出手就是自己的另一门绝学“大化天魔手”,若论招式,此路手法也许谈不上如何精妙无比,但关键在于此掌脱胎于“太阴十三剑”,可夺人心神,摄人魂魄,使其迷失于天魔秘境,从而心魔丛生,失魂落魄,心志不坚、修为不高之人,不需要刀斧外力加身,就会自行走火入魔,一身气机化作熊熊烈火,将其焚烧殆尽。就算有那境界修为不俗之人,抵得住天魔攻心,不会走火入魔,也难免为之分心,不能注意外在形势变化,此时钟梧再攻其要害,同样是一个死字。

    只见钟梧一掌缓缓向前推出,生出极为可怖的凶厉气息。就好像上古荒兽所散发出的滔天凶威,便使得其他飞禽走兽开始惊惶奔走,甚至它那不必刻意遏制的力量,便可以改变周围的一切,诸如旱魃出世,赤地千里,或是无支祁所到之处,洪水滔天。

    一瞬间,在李玄都的视线中,钟梧已经消失不见,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不谈修为,只谈境界,此时钟梧借助“大化天魔手”之力,已然有了几分天人造化境的神韵。

    只是有了几分天人造化境的神韵终究比不得已经是天人造化境,李玄都虽然不见钟梧身形,但出掌却是不停,以“万化神剑掌”将自己周身全部护住,同时激发剑气,随着他的掌势向四面八方激射。

    钟梧的此类手段近似于“心字卷”的隐匿身形,并非真正消失不见,而是让对手视而不见,对付这种手段,最好的办法就是全力出手覆盖周围,不留一个死角。

    剑气纵横,这座坚固程度可以比拟堡寨的院子仿佛纸糊一般,瞬间便支离破碎,许多房屋直接被李玄都一剑拦腰斩断,却又维持着还未坍塌的状态,十分诡异。

    这便是天人造化境的威势,若要收敛气机,可以激斗多时而不伤一砖一瓦,若是放开手脚,毁去一坊之地也就在举手之间。

    剑气席卷如滔滔巨浪,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钟梧的身形又显现出来,身上多了几道剑痕,其中氤氲剑气,不断撕裂正在愈合的伤口。

    钟梧的“一叶障目”在李玄都的无差别攻杀下,根本无法维持,毕竟他仍旧真实存在,只是消除了自身的存在感

    ,与天地一般,都是理所当然存在的,不会引起半分注意,也就是“天人合一”的玄妙状态。一旦被打破了这种状态,他便会现出身形。

    钟梧刚一现身,李玄都便不再激发剑气,近到钟梧面前,一指点向钟梧的心口。钟梧心知李玄都到了如此境界,一身修为通天彻地,一指一掌,皆可为剑,若被他指上一指,等同是挨了一剑,就算他体魄强横,也不好如此冒险。于是他心思一动,干脆不做防备,而是运起“蚀日大法”。

    “蚀日大法”与“吞月大法”并列齐名。同样是吸纳他人气机为己用,“吞月大法”是气机逆运,使自身成为负极,以负极吸引正极之道。“蚀日大法”则是将自身三大丹田化作空洞,如不漏海眼、无底深洞,成鲸吞之势。

    秦素就会“吞月大法”,虽然神奇,号称海纳百川,以自身为海,以旁人为川,以负极吸引正极,但如果修炼‘吞月大法’之人的修为不如对手,还要以强行汲取,那么便是正极吸引负极,立时如海水倒灌江湖,凶险莫甚。

    不过“蚀日大法”不将气机存于丹田气海,而是存于经脉之中,便没有“吞月大法”之隐患,就算对上修为胜过自己的对手,同样可以强行吸取修为。当年宋政便是打了这个主意,只是未能近身用出此法,就已经败于李道虚的剑下。

    便在心念电闪之际,李玄都已经一直点中钟梧的胸口。

    这一指当真是势大力沉,饶是钟梧不逊于悟真的体魄,也是周身巨震,后心位置爆开一团血花。不过趁此时机,钟梧也全力运转“蚀日大法”,开始强行汲取李玄都的修为,钟梧只觉得对手气机犹如河堤溃决,涌入自己体内。

    此时李玄都的手指便仿佛粘在了钟梧的胸口上,想收也收不回来,损失些许修为也就罢了,若是等到李世兴的“太阴剑阵”一成,李玄都便有性命之忧。

    不过李玄都身经百战,经验是何等丰富,立时运转“逍遥六虚劫”,将计就计,放手让钟梧吸取,不仅让他吸取,而且还加紧催动气机,大力灌注。

    “逍遥六虚劫”中有一劫为玄冰,正是对应了玄女宗的心法,李玄都在用出“逍遥六虚劫”的同时又以“太平青领经”化用玄女宗的“玄阴真经”,气息至阴至寒,正是借鉴了当年石无月偷袭钟梧所用的手段。

    钟梧吃过一次亏之后,也有过这方面的防备,等同是在体内筑起了一道隔开外来气机的大堤,却没料到李玄都混杂了“逍遥六虚劫”的手段,他筑起的“大堤”根本不堪一击,刚一接触就土崩瓦解,立时被冰寒气息侵入体内,这次不仅仅是体覆寒霜那么简单,而是直接生出冰晶,仿佛一座冰棺将钟梧封于其中。

    不过此举也让李玄都耗费气机甚多,堪比与青鹤居士激斗一场。不得不说,“蚀日大法”的确厉害,如果是一个与李玄都境界相差仿佛之人用此法暗算李玄都,那就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就在此时,一直没有动作的李世兴俯身一按脚下地面,沉声道:“起。”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