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飞升离世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五十二章 飞升离世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李玄都一掌击退李道虚之后,并未追击,而是问道:“师父,到了如今,您老还要自误到几时?”

    李道虚惊而不怒,轻吸一气,流淌鲜血倒归七窍,问道:“这是何种手段?”

    李玄都答非所问道:“我欲使社稷危而复安,日月幽而复明。”

    不知何时,谢雉竟然来到了不远处,喝问道:“哪家的社稷?又是哪家的日月?”

    李玄都看了眼谢雉,还是回答道:“天下人的社稷,天下人的日月。”

    “恐怕是秦家的社稷,秦家的日月,你是秦家的女婿,说到底还是为秦家争天下,何必装出为了天下苍生的模样!”谢雉毫不客气地嘲讽道。

    李玄都并不动怒,平声静气道:“我听闻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谢太后此时还口出恶言,看来是不知死期将至。”

    谢雉还要说话,就听李道虚开口道:“住口,退下。”

    虽然李道虚的神态语气不见丝毫厉色,但谢雉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无论如何不甘,也不敢忤逆自己最后的靠山,只能熄声退至一旁。

    李道虚此时仍旧没有拔出“叩天门”的意思,而是将自己的一身剑气悉数汇聚到右掌之上,说道:“我记起来了,这是‘正气歌诀’,原来如此。当年那位大丞相之所以身死,是因为大晋气数已尽,你今日却是气数鼎盛。那么……我想再试一下方才的一掌。”

    李玄都沉默了片刻,道出一个“好”字。

    下一刻,李玄都和李道虚同时出掌。

    李玄都掌中仍是蕴含“浩然正气”,他在恍惚之间有一种明悟,师父之所以把见面地点选择了社稷坛,似乎不是巧合那么简单。毕竟师父早年也曾求学于万象学宫,对于儒门的手段并非一窍不通,若不是这汇聚天下气运的社稷坛,他的“正气歌诀”也不可能一朝而成,今日种种,难道都是师父有意为之?

    不及李玄都深思,李道虚的一掌已经攻至。

    李道虚所用仍旧是自己的一身磅礴修为,一气流转千里,悉数化作剑气,虽然剑气越来越强盛,但也即将盛极而衰。

    不过这也意味着,这是李道虚的倾尽全力一击。哪怕没有“叩天门”相助,也非同小可。

    两掌相交,这次尽出全力的李道虚身形巨震,衣衫猎猎作响,却不曾后退半步。

    李玄都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好似被利剑穿过,无一处不痛,无一处不伤。所谓万剑穿身,也不过如此。“万华神剑掌”用到这等程度,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只是就在此时,李玄都忽觉自己体内也有剑气生出,涌向四肢百骸。刹那间,他好像置身天地枢机中心,东方苍龙七宿,西方白虎七宿,南方朱雀七宿,北方玄武七宿,南斗二十八宿,围着他徐徐转动,发出如雷响声。

    李玄都一路

    走来,所学无数,可那都是别人的,“北斗三十六剑诀”是李道虚的,“逍遥六虚劫”是徐无鬼的,“太平青领经”是太平道祖师的,“太阴十三剑”是太阴真君的,“慈航普度剑典”是慈航祖师的,“龙虎剑诀”是祖天师的。

    真正属于李玄都自己的,还是“南斗二十八剑诀”,虽然也有部分前人基础,但更多蕴含李玄都自己的感悟体会。

    以后李玄都真正传于后世之法,还是“南斗二十八剑诀”。

    这一刻,李道虚的剑气震动李玄都体内百骸诸窍,使得“南斗二十八剑诀”自行应敌。

    先前李道虚占据自己体内的地利,击溃了李玄都的六劫之力,这次变成了李玄都占据地利优势,又有“浩然正气”的人和,以剑气击溃了李道虚的剑气。

    李玄都掌中剑气顺势倒灌入李道虚体内。

    李道虚再也坚持不住,身形向后倒退出去,周身气机急剧溃散,满头白发胡乱飘拂。

    北斗主死,南斗主生。

    生死轮回,死尽生至。

    “北斗三十六剑诀”横行天下一甲子,终于是败给了后起的“南斗二十八剑诀”。

    正如这天下大地,死人太多,战乱太久,也该到了休养生息的太平时节。

    李道虚踉踉跄跄向后倒退,李玄都站在原地未动,只是双眼紧紧盯着李道虚。

    四周的“太始剑气”开始呈现出溃散之势,却又没有立刻溃散,仍旧使得旁人半步不得入。

    便在这时,李道虚抬头望向李玄都,师徒二人四目相对。

    李玄都没有从师父的脸上和眼神中看到任何懊恼和不甘,反而看到了一抹古怪的笑意,既似自嘲,又如解脱,那笑意一闪而逝,却深深刻在李玄都的心头。

    这一刻,李玄都没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大喜过望,也没有弟子不必不如师的豪情壮志,反而是满是唏嘘感慨。

    李玄都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刚刚开口,便又卡住,不知从何说起。

    李道虚止住退势后,安静且平静地望着这个得意弟子,微微喘息几声,说道:“你赢了。”

    李玄都摇头道:“弟子没有赢,若非师父有意相让……”

    李道虚打断道:“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没有那么多若非。”

    李玄都默然。

    李道虚看了眼立在一旁的“叩天门”,说道:“一步登天不易,步步登高稳妥。张静修给你铺垫了第一级台阶,徐无鬼送你上了第二级台阶,今日我是你的最后一级台阶。从今以后,道门也好,天下也罢,都在你的掌握之中,希望你能践行你的誓言,使社稷危而复安,日月幽而复明。”

    李玄都低下头去,仍旧恭谨,应道:“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李道虚环顾四周,喃喃道:“江山社稷。”

    话音落下,先前被李玄都和李玄都夷为太社坛遗址上,有一方江山石的虚影凭空出现。

    一道光柱自太社坛遗址一直延伸至渺渺不可测的九天之上。

    李玄都这才明白,原来师父早已准备妥当。

    李道虚迈步走入这道光柱之中。

    天幕上的浑沦退去,显露出五色云霞,其后有金光万丈,给彩云镶嵌了一道耀眼的金边。

    天风呼啸,李玄都的衣衫猎猎作响,云霞缝隙间洒落的金光落在他的身上,让他看起来好像整个人都在熊熊燃烧。

    天地间的光明越来越盛,无数由纯粹光明形成的“雪花”洒落人间。天空中的五色云霞涌动翻滚,似是庆贺。

    李玄都上前几步,双膝跪地,重重磕头,沉声道:“不肖弟子李玄都,恭送师父登天。”

    李道虚淡笑道:“从今日起,你就是清微宗的宗主,也是李家的家主。”

    李玄都身子一颤,沉默了许久,方才轻声应道:“是。”

    李道虚不再多言,身形随着光柱开始上升。

    与此同时,四周的“太始剑气”也开始散去,所有人都看到了白日飞升的壮观景象。

    一众道门之人纷纷行礼,齐声道:“恭送大真人登天。”

    城头之上,钦天监前,凡是道门中人,皆是恭送。

    澹台云、秦清、龙老人也纷纷举目望去,感慨万千,思绪万千。

    自张静修和徐无鬼联袂飞升之后,李道虚也飞升离世,此去再无回头之路。

    秦素、张海石、李非烟则如李玄都那般,双膝跪地,恭送李道虚飞升。

    东海方丈岛,青领宫。

    此时以司徒玄略和李道师为首,众多堂主、岛主齐聚一堂,个个神色凝重,自从老宗主离岛,他们便一直守候在这里,已经有好长时间了。

    李道师有些按捺不住,起身推开青领宫的大门,来到门外。

    一阵寒风卷着白雪吹了进来。

    殿内众人纷纷望向昏昏暗暗的门外纷纷扬扬的大雪。

    李道师道:“老宗主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消息?”

    司徒玄略接言道:“左右就是这两天了。”

    李道师叹了口气,转身走向自己的座位,刚迈开两步,突然一震!

    远远地,北风呼啸中传来了沉闷的钟声。

    有一名弟子满面惶恐地飞掠而至,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进了青领宫,整个人颤抖着,上气不接下气道:“老、老宗主的命、命灯灭了!老宗主、老宗主已经离世而去……”

    所有的人都倏地站起身。

    钟声仍旧一声一声苍凉地传来。

    “师兄!”李道师第一个反应过来,奔出青领宫,其余人也一窝蜂向门外奔去。

    钟声越来越响,共计一百零八次。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