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以众击寡(二)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二百四十章 以众击寡(二)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纳兰絮环视四周,神色有几分凝重。

    道门已经没有足够的天人造化境大宗师来对付她,不过道门却有足够数量的天人无量境大宗师。

    此时对上纳兰絮的就是三位天人无量境大宗师。

    为首男子看上去大概有不惑之年,蓄有三绺长须,相貌清奇,颇有文人气度。

    左边的男子身材修长,相貌儒雅,一双丹凤细眼,略带几分阴柔气质。

    右边的男子是个老道,头发花白,蓄着山羊胡,略显邋遢。

    这三位,正是司徒玄略、左雨寒、沈元舟。

    这次儒道之争,道门的策略很明确,就是凭借人数优势取胜,李玄都在事前根据各人的优点缺点,进行了分组,力求将三人合力的优势发挥到最大。比如冷夫人、萧时雨、石无月三人,石无月既跟萧时雨做过师姐妹,也跟冷夫人做过师姐妹,而玄女宗和牝女宗又是互补。全真道三位真人就更不必多说了,多年的老相识了,完全不必担心。

    司徒玄略、左雨寒、沈元舟三人同样是分工明确,司徒玄略修为最高,自然以他为主,左雨寒为辅,沈元舟精通术算、阵法、机关,从旁策应,类似于万寿真人的定位。

    司徒玄略当先出手,裸露在外的肌肤顿时变为玉白之色,显现出冰冷坚硬的质感,浑然不似血肉之躯,好似玉石一般,而他的衣襟毛发上也有剑气流转,使得他整个人好似一柄出鞘之剑。

    此乃清微宗秘术“剑骨”。以自己的体魄为剑胚,铸造成剑,骨为剑骨,躯为剑躯,体为剑体,全身上下的毛发、指甲都堪比剑器,“万华神剑掌”只能掌中藏剑气,可剑体却是处处蕴藏剑气。修成之后,攻守兼备,几乎没有空门弱点,只能以力降服。

    转眼间,司徒玄略已经变得不再是活人,而是一把长剑。无以计数的无形剑气从他全身上下汹涌而出,射向四面八方。

    剑气激荡,呼啸纵横。

    骤然爆发出的剑气,每一道都无坚不摧,眨眼间就布下一道绞杀一切的罗网,让人避无可避,而且这张剑网还在向四周扩散,将纳兰絮笼罩其中。

    纳兰絮到底是天人造化境大宗师,并不畏惧,只见她只是轻轻挥袖,便将这些剑气消弭于无形。

    左雨寒趁机攻上,手中羽扇轻挥,生出一线雾气。

    寻常雾气,都是一团,而左雨寒的这团雾气却是凝聚成一线,直逼纳兰絮的面门而去。

    仔细看去,这缕雾气颜色深紫近黑,又有星星点点的墨绿颜色,多半蕴藏剧毒。

    纳兰絮不敢大意,更不敢以身试毒,,左手一挥大袖,袖口骤然变大无数倍,仿佛要容纳整个天地。然后就见一线雾气如倦鸟归林,悉数进入大袖之中,此后便泥牛入海,无影无踪,没有激起半点波澜。

    趁此时机,司徒玄略近至纳兰絮的身前,双臂如刀似剑,斩向纳兰絮的脖颈。

    司徒玄略并非李道虚的弟子,而是继承了其父司徒文台一脉,可因为司徒文台早死的缘故,司徒玄略的一身所

    学都是由兄长司徒玄策和师叔李道虚所传,此时司徒玄略以臂代剑,其中甚至蕴含了“六灭一念剑”的几分妙义,无视内外之别,无分前后之差,一齐斩落,无物可挡,在劫难逃。

    就在这一瞬间,纳兰絮又一挥袖,被她收入袖中的一线雾气从袖口中飞出,直奔司徒玄略而去。

    这正是道门中的失传绝学“乾坤袖”,袖中藏乾坤,自成一方小洞天,无所不收,大到各种宝物,小到离手的剑气、术法,甚至就是对手本手,若是境界修为不足,也会被收入其中。

    原本唯有张静修一人精通此道,就是李玄都,也只能通过“阴阳仙衣”才能用出此等神通,不过纳兰絮本是困在“玄都紫府”中多年的 伪仙,不在“当世”之列,精通失传绝学也在情理之中。

    至于纳兰絮面对李玄都时为何不用,实是因为双方差距太大,“乾坤袖”就如“吞月大法”一般,对上境界高出自己之人,吸之不动,徒费力气。不过对上境界修为不如自己之人,此法就能大放异彩,威力倍增。

    司徒玄略躲闪不及,触及到一线雾气,如同剑器的双手竟是被侵蚀得“锈迹斑斑”,坚韧不催的“剑骨”已经是被破了,可见左雨寒所用剧毒的毒性之烈。

    左雨寒也没想到会有如此变化,轻轻“咦”了一声,连连挥动手中羽扇。

    扇面上竟是生出滚滚烈火。

    当初李玄都和徐无鬼在“玄都紫府”中曾遇到一个道姑,掌中有一把五彩斑斓的羽扇,由凤凰翎,青鸾翎,大鹏翎,孔雀翎,白鹤翎,鸿鹄翎,枭鸟翎,七禽翎制成,可化空中火、石中火、木中火、三昧火、人间火。

    此扇名为“七翎扇”,乃是上古仙物,而左雨寒手中的折扇便是仿照“七翎扇”制成,同样擅用火法,此时火焰与毒雾相触,立时化作滚滚毒火。当初左雨寒初成此法,就以毒火将一整座山烧成荒山,此后十几年,寸草不生。

    左雨寒再一挥羽扇,毒火再次朝着纳兰絮席卷而去。

    纳兰絮只得以“乾坤袖”收取漫天毒火,不过整条大袖也随之鼓荡不休,似乎有东西要破袖而出,眼看着短时间内无法再次使用“乾坤袖”。

    司徒玄略握住腰间“血裳绝仙剑”的剑柄,拔剑出鞘。

    一道淡淡的血色涟漪以司徒玄略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首当其冲的便是纳兰絮。血色涟漪毫无阻碍地穿过纳兰絮,没有触发任何护体罡气或者宝物,就好似清风拂面,可纳兰絮的面皮上却猛地涌上一抹不正常的血红,纳兰絮只觉得体内气血翻涌不休,一身鲜血似乎要破体而出。

    纳兰絮心中一惊,立时运转气机镇压体内翻涌的气血。

    只见司徒玄略手中多出一剑,比起“天魔斩仙剑”要略长稍许,剑锋薄如蝉翼,两侧剑刃都近乎透明,唯有在中间一线位置有一道血线。

    方才拔剑便是“血裳绝仙剑”的第一重变化,影响对手体内气血,再以气血影响气机,若是应对出错,自身体内气血和气机便会结成一张大网,阻塞经脉、穴

    窍,围困丹田,等同是自己将自己困死,不过纳兰絮毕竟是天人造化境的高手,虽然应对起来有些棘手,但还不至于无法应对。

    紧接着司徒玄略手提“血裳绝仙剑”,身形一掠,化作一道血色长虹直奔纳兰絮而去。

    纳兰絮在平复气机之余,挥袖相击,如精铁碰撞,响起一阵不同寻常的金石声。

    纳兰絮微微皱眉,身形向后飘退。司徒玄略紧随其后,手中“血裳绝仙剑”生出第二重变化,只见得“血裳绝仙剑”开始由实化虚,整个剑身在刹那间凝缩成一个血点,乍一看去,就好像司徒玄略手中只有一个剑柄,十分诡异。

    纳兰絮曾在玉虚峰见过此剑的四重变化,虽惊不乱,并不在意剑在何处,而是死死盯住司徒玄略本身,只凭司徒玄略的动作来判断他的剑招,一时间,司徒玄略竟是奈何不得纳兰絮分毫。

    就在此时,沈元舟准备多时的阵法终于完成。

    只见他手持算盘,不断拨动算珠,在身前凭空生出一副南斗星图。

    所谓北斗主死,故而有清微宗的“北斗三十六剑诀”主杀伐;南斗则是主生,由此衍生出一门神通,名为“南斗二十八阵图”,可用作布阵之法,也可用作破阵之法,还能用作占验卜算之事。

    二十八颗算珠依照天干地支而动。

    星图变化,东、南、西、北各七宿化为九野九天,白日现繁星。

    星图上应星辰,牵动星辰之力。

    东方苍龙七宿、西方白虎七宿、南方朱雀七宿、北方玄武七宿,同时一亮。继而犹若实质的星光如银河倒落,轰然落下,好似锁链,虽然因为境界相差的缘故,不能完全束缚纳兰絮,但也使得其动作越来越慢。

    沈元舟又取出一只雕琢精细的金色小鸟,丢掷出去,原本只有手掌大小的金鸟迎风即长,化作一只金乌,双翼一振,足有十余丈之长,浑身上下燃烧起熊熊烈火,宛如活物一般,径直冲向纳兰絮。

    左雨寒不甘落于人后,虽然没了花费无数心血才炼制而成的奇毒“荒芜”,但手中羽扇还在,连连挥动,卷起层层烈火朝着纳兰絮席卷而去,更助长了金乌的威势。

    与此同时,司徒玄略用出“七杀剑诀”。

    一道道血色剑气蜿蜒纵横,犹如无孔不入的绵绵春雨,散布纳兰絮的周围,无孔不入,无所不在,结丝成网,疏而不漏,形成绞杀之势。

    如果仅仅如此,“七杀剑诀”也不能算是仅次于“北斗三十六剑诀”、“太阴十三剑”、“慈航普度剑典”、“南斗二十八剑诀”的第五大剑诀,关键在于司徒玄略全力催动“七杀剑诀”的时候,纳兰絮体内的鲜血也随之涌动,竟是生出一股要破体而出的感觉,若非纳兰絮境界高出司徒玄略一筹,气机凝练,几乎没有破绽可言,早已经是七窍流血。可就算如此,纳兰絮的几处皮肤也向上凸起,其下仿佛有活物一般不断游走各处,似是有什么事物想要破体而出。

    一时间,纳兰絮在三人的围攻之下,几乎陷入到了绝境之中。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