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以众击寡(五)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二百四十三章 以众击寡(五)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道门之所以能够有如此富裕的人力去以众击寡,巫咸功不可没,因为金陵书院山主齐佛言、岳阳书院南宫大成不得不联手应对巫咸。

    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巫咸最为巅峰时,拥有一劫地仙的可怖修为,与巫阳在仿佛之间。巫咸刚刚脱困时,哪怕失去了大部分修为,仍旧可以正面力敌澹台云,并且将澹台云放逐,就算如今的巫咸因为彻底脱离本体的缘故,已经没有了长生境的修为,也不是寻常天人造化境可以媲美的,除了龙老人之外,儒门之中没有人是巫咸的对手,只能以众击寡。

    这也是李玄都对待巫咸如此“大度”的原因,并非李玄都想要大度,而是形势如此,不得不大度。想来巫咸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如此有恃无恐。

    三人的战场既不在帝京城中,也不在帝京城外,而是在一个极为诡秘之处,不见天日,不见大地,只有纯粹的黑白二色,四处阴气弥漫,浑不似阳世人间。

    事实上,这里的确不是人间,也不是巫咸临时开辟的小世界,而是阴阳两界的缝隙之间。

    “阴阳门”并非什么稀奇法术,会用此法之人不在少数,其原理就是穿行于阴阳两界之间的缝隙从而绕开阳间的距离障碍,得以一步数百里。巫咸便是以巫教的“灵之术”将两人强行拖入阴阳的缝隙之间。

    正因如此,此地阴气极盛,寻常活人此地,就好似一豆灯火置于狂风之中,转眼就会被吹灭,唯有天人境界以上的修为才能抵御滚滚阴气,只是如此一来,天人境大宗师也要失去天人合一的种种玄妙,只能依赖本身气机,好似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巫咸位于此界之中,化作一抹黑影,游走不定,似乎不急于与两位山主交手。

    反倒是两位山主心中隐隐生出几分恐惧,好似独自一人行走于夜间的深山老林之中,四周影影绰绰,似乎有什么鬼魅隐藏其中,正盯着夜行之人,夜行之人有所察觉,却又不知道鬼魅在于何处,只觉得脊背发寒。

    有道是“疑心生暗鬼”,武夫交手的破绽在于招数,而方士斗法的破绽则在于心境,无论是执念,还是恐惧、仇恨等情绪,都是心境的破绽,做不到心如止水,就要被人乘虚而入,不断放大心境上的破绽。此过程好似大堤决口,在洪水的冲击下,缺口只会越来越大,最终使得心境彻底崩,或是发疯发狂,或是呆如木偶。

    一时间,齐佛言和南宫大成只觉得思绪纷杂,心情低沉,许多本已释然的心结、许多不能与人言的阴暗心思,都涌上心头,甚至还有许多根本不曾有过的负面情绪,也出现在心中,迅速滋生壮大,就像饥饿的野兽,不断撕咬两人的心神。

    “这是巫教的‘灵之术’,最是擅长制造心魔,乱人心神,若是让心魔不断壮大下去,就会攻伐神魂,甚至鸠占鹊巢。 ”

    齐佛言毕竟是儒门中的顶尖人物,见多识广,立时认出了巫咸的手段。

    不过有一点,齐佛言没有想明白,就算巫咸是灵

    山十巫之首,也不该精通“灵之术”才对,这是其他大巫的神通。

    只是在这等关口,齐佛言来不及深思,赶忙运转几乎是无往不利、无所不能的“浩然气”,驱散各种负面情绪,所谓天地正气,最是克制这类阴邪手段,这便是书生不怕鬼的由来了。

    南宫大成也是如此,运转“浩然气”,抵御心魔。

    “灵之术”的确不属于巫咸,而是属于灵山十巫中的巫罗,巫罗不在开明六巫之列,是将巫咸封印的四位大巫之一。

    巫咸之所以能掌握“灵之术”,李玄都功不可没,因为紫燕山人死在了李玄都的手中,他在幽冥谷中得到的四根骨杖也随之落到了李玄都的手中。

    当年巫姑等四位大巫为了封印正值巅峰却又因为“长生石”而发疯的巫咸,特意炼制了这四根骨杖,自然不是俗物。用道门的划分,可以算是四件半仙物,合起来便算是一件仙物。不过这件仙物局限性极大,因为每根骨杖之中都有一门巫教的秘术,分别对应了四位大巫,只有完全掌握这四门秘术,才能发挥出仙物的威力,哪怕是四位大巫,也要合力驾驭才行。

    事实上,就算放眼巅峰时期的巫教,也只有巫咸和巫阳有望掌握这件仙物,并非两人精通对应的四门秘术,而是以两人的境界修为,只要想学,也许不如专精这门秘术的大巫,用以驾驭四根骨杖还是不难。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紫燕山人得到四根骨杖之后,只是勉强修成了“体之术”,根本无法发挥出仙物的威力,只有巫咸才有望发挥出四根骨杖的全部威力。

    不过李玄都考虑到巫咸对于“长生石”的执念,也不敢将四根骨杖全部交给巫咸,毕竟四根骨杖相当一件仙物,巫咸掌握一件仙物和秦素掌握一件仙物,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到那时候,只怕是长生之人都很难制住巫咸,故而李玄都只把其中一根骨杖交给了巫咸。

    巫即、巫姑、巫真、巫罗四位大巫分别对应“幻之术”、“体之术”、“魂之术”、“灵之术”。其中“幻之术”和“体之术”顾名思义,是幻术和修炼体魄之法,“魂之术”是拘拿魂魄之法,巫咸本就精通此法,“灵之术”是通灵之术。

    巫咸所掌握的骨杖便是对应“灵之术”,也叫“通灵之术”,其本意是与死者沟通,不过经过不断发展,又生出了种种玄妙,可以分为两大部分。“通”是“通幽”,“幽”即幽冥,“灵”是“心灵”,对应神魂心境,巫咸先是用“通幽之术”将两人拉入阴阳缝隙之间,又以“心灵之术”唤起两人的心魔。

    当年巫罗曾经凭借此法在人间造就神国,凡是信仰巫罗之人,可以在睡梦之中通过“灵之术”构建的桥梁,进入到巫罗的神国之中,只要能通过巫罗设下的各种考验,便可获得一种名为“祝由术”的巫术,道门称其为“迷魂法”,安西大秦国称其为“催眠术”,可以使旁人在浑浑噩噩之间听从自己的命令行事,不过信徒的心灵也随之被巫罗以“祝由术”控制,

    虽然看上去记忆和情感没有任何变化,但只要巫罗动念,立刻就会成为巫罗的傀儡。

    许多人得了此法之后,虽然不能匹敌中三境以上的高手,但是用来对付普通人却是绰绰有余,欲望沟壑难填,或是趁机谋财害命,或是趁机奸人妻女。

    如此一来,这些人对于巫罗越发虔诚,信奉巫罗之人也越来越多。

    最为鼎盛时的巫罗足有信众近百万,独霸一方,是几位大巫中势力最大之人,只可惜巫罗遇到了师承太上道祖的祖天师,被祖天师以“天师雌雄剑”破去了金身,天师教又迅速清剿巫教的残余势力,使得巫罗进入了神仙的第一重死亡之中,濒临第二重死亡。

    不过巫罗并未彻底消亡,千百年来,还是时不时有人会莫名其妙地得到“祝由术”,以此开始兴风作浪,不过那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当巫咸握住骨杖并以此催动“灵之术”的时候,她听到骨杖中传来了姐妹的低语,那是巫罗求救的声音,不过巫咸作为灵山十巫的“大姐”,并不想救巫罗,抛开巫罗曾经暗算她的恩怨不谈,巫咸在做道姑的这段时间里,逐渐想明白了许多事情,巫教亡了就是亡了,因为巫教不能适应这个世道,必死无疑,三教接替了巫教的位置,那么她就应该在道门扎根,毕竟她已经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是该跟过去做一个彻底的决裂了。

    尤其是争夺“长生石”失败之后,巫咸就更坚定了这个想法,所以她这次参与到儒道决战之中,并没有抗拒心理,反而打算借着此战洗刷自己的过错,真正在道门之中立足。

    正因如此,此时的巫咸没有丝毫留手。

    在齐佛言和南宫大成专心抵御心魔的时候,她再一挥袖,一座山峰的虚影从天而落。除了山体如墨之外,仿佛真正的山岳从天而降,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这是巫咸去西京争夺“长生石”时路过终南山拓下的山影,本想用来对付上官莞,结果没想到是李玄都亲至, 巫咸自知不是李玄都的对手,便将这山影留了下来。

    此地本就只有黑白二色,巫咸放出山影之后,齐佛言和南宫大成只觉得眼前一黑,入眼所见,尽是黑墨,黑云压城一般。

    不过以两人的境界修为,即使是真正的山峰,也能击碎,所以两人同时举起双手,竟是生生托住了从天而降的终南山影。

    巫咸显出身形,化作一道仿佛顶天立地的巨大黑影,背后分出六条手臂,分别对应她此时的六大神通,其中一条手臂握有骨杖,正是“灵之术”。

    只见巫咸张开双手,口中响起古老晦涩的音节,极富韵律,仿佛咏叹。

    随着她的咏唱,无数的黑雾随着这奇异的韵律开始震动,从四面八方涌向巫咸。

    转眼之间,巫咸身边的黑雾越来越浓,渐渐地将她的身形全部淹没。在她身后,出现了一座黑沉沉的大山虚影,仿佛泼墨山水,没有其他颜色,看不真切,只能隐约可见山上有十道高大身影,顶天立地。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