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以众击寡(六)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二百四十四章 以众击寡(六)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社稷学宫大祭酒黄石元、太室书院山主钱心炎,没能抓住秦素踪迹的万象学宫大祭酒温仁,再加上几位副山主、祭酒、监院,足有十余人之多。

    按照道理来说,三位大祭酒山主联手,又是如此阵仗,已经很少有人能够抵挡,不过此时他们还是落入下风之中。原因无他,对手人数太多。

    道门这边多达二十人。大明官李世兴、二明官钟梧、三明官王仲甫、四明官诸葛錾、五明官魏臻,再有就是出身秦家的四大门客,“表里不一”秦不一、“说一不二”秦不二、“不三不四”秦不三、秦不四,以及补天宗宿老云承宗、静禅宗方缘、天乐宗百媚娘、慈航宗慧玄师太、清微宗陆时贞、清微宗李如剑、正一宗张岱山、牝女宗柳玉霜,以及戴罪立功的太平宗沈元重、浑天宗楼心卿、真传宗谷玉笙。

    这三十余人,境界最低之人也是天人逍遥境,三十多位天人境大宗师混战交手,自然不像普通江湖武人交手那般,只要几条长街几条巷子就能容纳,三十余人的战场拉长到方圆十余里,占据了大半个原本辽东大军用以排开阵势全面攻城的战场,实是几十年难得一见的壮观景象。

    这也是辽东大军不能乘势攻城的缘故,就算天人境大宗师对于自身气机的掌握已经十分精微,可在这种乱战局面下,逸散气机也十分可怕,辽东大军只能选择按兵不动。

    帝京城的城墙不可谓不坚固,可先是被李玄都和龙老人踩塌了一段,接着又被陈眠和徐大撞出一个缺口,此时再有三十余位天人境大宗师的混战,哪怕是四丈厚的城墙也支撑不住,开始大面积坍塌,化作废墟。

    不过在乱战之中,也有主次之分。

    李世兴作为道门众人中战力最强之人,对上了太室书院的山主钱心炎。

    李世兴俯身一按脚下地面,沉声道:“起。”

    在钱心炎的脚下出现了无数阴影,这些阴影汇聚成片,似湖似海,上下翻滚,然后从中升起十三个身影,将钱心炎团团围住。

    钱心炎环视一周,只见这十三人俱是身着黑衣,脸色苍白且僵硬,眼窝中不见眼珠,唯有幽幽燃烧的黑焰。

    钱心炎沉声道:“十三剑奴。”

    李世兴并不说话,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背后所负的十三柄长剑齐齐出鞘,剑身上燃起黑色的阴火,分别落入十三名剑奴的掌中。而且在长剑飞向对应剑奴的过程中,剑上的阴火拉长一道道轨迹,在上空交错成一张大网,朝着钱心炎当头落下。

    钱心炎仍旧是不闪不避,双手一分,便将这张落下的大网从中撕扯开来,身形一掠,直奔李世兴而去。

    李世兴后撤,十三剑奴随之而动,从原本的包围之势变成列阵之势,挡在钱心炎和李世兴之间。

    钱心炎一掌前推,一名剑奴横剑于身前,右手握住剑柄,左手食指抵住剑身,硬抗钱心炎的一掌。

    剑身上的阴火伤不得钱心炎分毫,钱心炎保持前掠姿势不变,继续前行,这名剑奴手中长剑向内弯曲出一个骇人弧度,双脚离地,不断后退。

    不过在这名剑奴之后还有剑奴,两名剑奴用同样的动作抵住这名剑奴,两名剑奴之后又是四名剑奴,四名剑奴之后是六名剑奴。

    随着剑奴数量的增加,钱心炎的前进速度越来越慢,最终止步不前。

    十三尊剑奴生前无一不是江湖上的高手,只因修炼“太阴十三剑”走火入魔,这才化为剑奴。尤其是为首的这名剑奴,生前是一位天人逍遥境的阴阳宗高手,强行修炼“太阴十三剑”,在成功跻身天人无量境的那一刻被心魔所乘,化作剑奴,实力远超其他剑奴,就算不能发挥生前的十成修为,也不容小觑,这才能成为十三名剑奴的核心“剑尖”,从正面抵挡钱心炎。

    钱心炎手臂一震,又生出一股浩大新力,竟是让众剑奴又齐齐退后一步。

    剑阵陡然一变。

    李世兴排众上前,十三剑奴来到李世兴身后,将十三道剑气汇聚于李世兴一人身上。

    李世兴集合了十三剑奴之力,一身剑气浩大磅礴,直冲九天,然后朝着钱心炎一剑当头劈下。

    钱心炎双手推出,以双掌抵住这一剑,掌心被割裂开一线伤口,袖口衣襟狂乱飘飞,双脚下陷地面之中。

    两人之间生出的气机涟漪好似呼啸大风。

    黄石元对上了钟梧和王仲甫,虽然后二者都不是天人造化境大宗师,但都是天人无量境的修为,而且还是其中的佼佼者,钟梧与悟真只在仿佛之间,王仲甫则有堪比半仙物“幽冥九阴尊”。

    王仲甫一挥大袖,无穷无尽的阴气从袖口中滚滚涌出,先是弥漫两人身前的方丈之地,继而笼罩数里之地,昏天地暗,如坠九幽。

    黑气掠过之处,草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绿色飞快褪去,满地枯黄。脚下地面也被汲取了水分,地面开始干涸开裂,几乎要彻底沙化。

    阴气化作层层铅云,笼罩于上空,抬头望去,就会发现黑云不断下压,浓重得几乎要滴出水来一般,其中没有雷霆呼啸翻滚,却有无数似有似无的阴魂畅游,时隐时现,让人心中生出说不清的压抑。

    黑气滚滚,愈演愈烈,在其周围几乎要化为实质液体。

    黄石元身形前掠,周身浩然之气一涨再涨,直逼王仲甫。

    钟梧一拳打向黄石元,气机浩荡。

    黄石元只得先接这一拳,两人之间瞬间激荡起剧烈气机涟漪,使得脚下的地面瞬间被撕裂开来。

    王仲甫继续催运法术,不仅是两人头顶上方的滚滚阴气结成浓重黑云,遮天蔽日,两人脚下的地面也变得粘软起来,好像是雨后的泥地,黏黏软软,仿佛活物一般,轻微蠕动。

    黄石元被钟梧一阻,重新落回地面,下意识地低头望去,只见脚下一片黑色雾气,甚至已经渐渐漫过脚面,仿佛是暴雨时节的街道,因为雨水来不及排泄的缘故,逐渐形成积水,乍一看去,更像是一条小河。

    在这片黑气之下,地面竟然开始蠕动,变得高低不平,其中有无数面孔生出,痛苦狰狞,又有数不清的手掌伸出地面,妄图抓住黄石元的脚腕。

    隐约之间,周围骤然响起一片窸窸窣窣的鬼魅之声,好似是万鬼夜行,四周的黑色雾气好像活过来一般,激荡旋转形成了无数个黑色的旋涡,呼啸震荡。

    最后,整个地面都剧烈颤抖起来,地面如波浪滚滚,翻腾不休,好像有一只穷凶极恶的上古荒兽要撕开大地从地下爬出。

    黄石元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身形猛地向上升起,离开地面。

    下一刻,地面开裂,一道巨大黑影缓缓现世,足有十余丈之高,周身上下混沌一片,就像用墨水在白纸上涂抹了一个人形。

    黑影现世之后,做了一个佛家结印的动作,然后就见它的全身上下睁开无数眼睛,密密麻麻,与任何一只眼睛对视,都会生出眩晕之感,甚至会被夺去心神,沦为傀儡,正是“幽冥九阴尊”。

    平心而论,“幽冥九阴尊”本质上颇为恶毒,只是有些时候,水至清则无鱼,想要让朋友越来越多而敌人越来越少,总是要妥协的,就如同李玄都对待巫咸的大度一般,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黄石元受到邪光的影响,身形一震。

    钟梧再度出手就是自己的另一门绝学“大化天魔手”,一掌缓缓向前推出,生出极为可怖的凶厉气息,似是神魔降世,慑人心神。

    一瞬间,黄石元的视线中已经不见钟梧的踪影,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此时钟梧借助“大化天魔手”之力,已然有了几分天人造化境的神韵。

    黄石元避无可避,只得一掌迎上。

    两掌相交,钟梧立时催动“蚀日大法”,开始强行汲取黄石元的修为。

    黄石元凭借“浩然气”,让钟梧吸之不动。

    不过“幽冥九阴尊”的千百邪眼之中又射出无数邪光,落在黄石元的身上,层层叠加,这些邪光虽然没有重量,但黄石元的动作却变得迟缓起来,甚至不仅是动作迟缓,甚至就连思绪也变得迟钝起来。

    趁此时机,王仲甫一挥大袖,一条黑幽幽的锁链凭空出现,不知以何种金属材质铸就,其上刻有无数符箓纹络,如黑色巨蟒,哗啦啦作响。

    这条锁链不断伸长,一端缠绕在黄石元的脖子上,另一端被王仲甫握在手中,然后轻轻一拉,锁链立时收紧。

    王仲甫轻声道:“黄泉无法,阴司有序,冥锁即至,生魂难逃。”

    在众多大祭酒之中,温仁的境界修为最低,故而最为狼狈,被秦家四大门客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秦不三和秦不四口头更不饶人。

    秦不三道:“久闻儒门九位大祭酒,无一不是天下间顶尖的人物,距离长生之人也只差一线,却没想到还有这等滥竽充数之人,老四,你说这叫什么?”

    秦不四道:“我知道,这叫水货。”

    两人哈哈大笑。

    温仁心中恼怒至极,想要给这两人一点教训,却被秦不一抓住破绽,一掌打了个踉跄,秦不二趁机挥动手中长鞭,卷住温仁的手腕,奋力一扯,使得他长剑落地。

    秦不三和秦不四怪叫一声,四掌齐齐推出,重重拍在温仁的胸口之上。

    温仁口中鲜血狂喷,重重摔倒在地。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