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重返人间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客栈第二百四十五章 重返人间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面对杨松的惊天一掌,张鸾山唯一的办法便是以手中“天师雌雄剑”请出刑柱,方能抵挡。

    张鸾山不再犹豫,借“天师印”的助力,全力催动手中的两把仙剑。

    一时间,天外传来滚滚雷音,天空中雷光顿显,电蛇狂舞,似有雷公电母当空作法。

    雷声响到极处,反而变得寂静无声,只有黑云中的无数电光雷蛇。

    与此同时,一股宛若天威的浩大气息升腾酝酿。

    只是相较于当年的张静修,张鸾山明显要吃力许多,明明是极为简单的动作,却极为缓慢,以至于“青云”和“紫霞”的剑尖都在微微颤抖。

    这里毕竟不是大真人府,张鸾山也不是长生境的修为,想要请出刑柱,还是有些艰难。

    张鸾山面容肃穆,沉声道:“我是天目,与天相逐。睛如雷电,光耀八极。彻见表里,无物不伏。七曜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所在之处,万神奉迎。急急如律令。”

    只见两道直通天际的巨大天柱缓缓现世,天柱仿若山岳之粗,周围有云气雾气缭绕,其上刻有巨大的古老铭文,光华绚烂。

    虽然天柱还未彻底凝实,但一股雷劫将至的可怖气息已经弥漫天地之间。

    不过就在此时,杨松已经先一步完成了佛祖法相,只见法相一掌平平推出,五指如五岳。

    佛掌所过之处,空间为之扭曲,沛然莫御。

    “刑柱”还未完全现世,面对这一掌,张鸾山却是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便在此时,在佛祖法相和张鸾山之间,又有一尊法相凭空现世,是个女子形象,左半张脸明艳圣洁,右半张脸是森森骷髅。生有四条手臂,分别持有彼岸花净瓶柳枝滴血屠刀头骨酒杯,看上去似佛似道,半佛半道。

    出手之人正是兰玄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次早有筹划的以众击寡。

    杨松不由一惊,万没有想到在一旁还潜伏着一位天人造化境的道门高手,但杨松已经来不及再有其他动作,只能对上这尊法相。

    只见大日如来法相一掌压下,佛掌之间,唯有光明,其光之盛,凝聚出太阳真火。

    兰玄霜并未现身,而是在暗中操纵女子法相同时驾驭四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四象归一,以地水火风为四大支柱构筑起一个小世界,任由佛掌落下,却好似一颗鸡子。

    不过这尊佛祖法相不愧是以佛祖舍利凝聚而成,威力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与真言宗的僧人不可同日而语,一掌之后,小世界连同女子法相直接烟消云散,只是佛祖法相的一掌也就到此为止,不能再进一步。

    杨松只能准备第二掌,只是这个时候,两根“刑柱”已经彻底凝实,雄立于天地之间。

    张鸾山以手中“青云”指向左侧刑柱。有风自来,这风不是寻常清风朔风,乃是天风,自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其身自解。此风便是风刑,风刑一至,任凭你是金

    身不败,也身死道消。

    然后张鸾山又以手中“紫霞”指向右侧刑柱。有火自生。这火不是三味火,不是凡火,而是阴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把百年苦修,俱为虚幻。此火即是火刑,火刑一至,任凭你不死不灭,也要化作飞灰。

    此二刑是效仿地仙三灾而设,虽然在威力上比之真正的地仙三灾有所不如,但也不容半分小觑。

    最后是张鸾山本人借“天师印”之力引下天雷,煌煌赫赫,接天连地。

    三刑齐至,便是长生之人,也要小心应对。

    杨松不敢以体魄硬抗,只能以佛祖法相抵挡。

    风劫一过,由外而内,佛祖法相躯轰然震颤,黯淡无光,仿佛明珠蒙尘。

    火劫一过,由内而外,佛祖法相胸口轰然炸裂开来,从中涌出无数黑色火焰,好似火山喷发,法相沉寂片刻后,表面出现了无数道细微裂纹,无数阴火从裂纹中喷涌而出。

    最后雷劫一至,  巨大的佛祖法相轰然坍塌,无数黑色的阴火和红色的太阳真炎从佛祖法相体内流淌开来。仿佛一场浩大火雨。

    这尊号称不为外物所坏的法相如梦幻泡影,迅速变淡,如同沙滩上堆砌成的城池,海浪一来便烟消云散。

    那颗显化大日如来法相的佛骨舍利也随之化作飞灰,随风消散。

    杨松心知大势已经不可为,自己绝不是两人的对手,便要抽身后退,不过却被突然出现的兰玄霜拦住退路。

    兰玄霜手持滴血的白骨屠刀,朝着杨松一刀劈下。

    杨松不敢大意,取出自己的佩剑挡下这一刀。

    张鸾山正要协助兰玄霜将杨松拿下,却收到了兰玄霜的一缕神念,顿时不再出手,而是收起“天师雌雄剑”和“天师印”,任由两根“刑柱”缓缓消散,转身离去。

    杨松不明白张鸾山此举何意,却也明白,张鸾山也许是改变战局走向的一个巨大变数,只是他此时有心无力,只能勉强应付兰玄霜,却无法阻挡张鸾山,徒呼奈何。

    兰玄霜身兼佛道两家之长,手中白骨屠刀既有佛门戒刀的神韵,又有道门法刀的凌厉,变化无方,关键是这套刀法她从未在人前用过,便是上官莞等人也不知晓,更不用说杨松这个儒门之人。

    杨松对上兰玄霜,只觉得对方刀法奇变万千,似是不在宁忆之下,再加上他与张鸾山一战后元气大伤,一时间只有招架之功,而无反攻之力。

    就在张鸾山离去后不久,一道巨大光柱从天而降,刚好落在承天门外,大半个帝京城轰然震动,如同发生百年不遇的地震。

    承天门是皇城和内城的界限,过了此门就是帝京大阵的范围,在此门之外,大阵便无可奈何。

    光柱缓缓散去,显现出两道身影,正是重返人间的李玄都和龙老人。

    只见李玄都周身燃烧着熊熊阴火,在“阴阳仙衣”上的游走不定,阴火中又有十三道剑影时隐时现。龙老人则是有两条长龙环绕周身,一条由“传国玺

    ”所化,一条由他本身气机所化,双龙交错缠绕,自下而上,又自上而下。

    龙老人深呼吸一口气,两条金龙被他收入袖中,双袖随之鼓荡,瞬间充盈“浩然气”。

    李玄都身上的“阴阳仙衣”也随之阴阳转化,由黑衣化作白衣,阴火和剑影消失不见,只剩下三朵莲花。

    两人同时向前一步,“叩天门”与“素王”再次相击,生出浩荡涟漪,向四周扩散开来,所过之处,广场上的玉白地砖被悉数掀起,满目狼藉。

    一剑之后,两人出剑不停,因为两人速度太快的缘故,甚至看不到两人的身影,只能听到一声声迟来的剑鸣,就好似先见电光再闻雷声。

    此时两人出剑,已经是返璞归真,直来直去,谁的出剑速度更快,谁的剑气更盛,谁就能更胜一筹。只是到了现在,两人仍旧在伯仲之间,难分高下。

    两人对于此种境况都是心知肚明,反倒是龙老人更感急迫,道理也很简单,因为人数的差距,儒门已经全面处于劣势之中,龙老人必须尽快击败李玄都,方能腾出手来扭转局势。

    至于儒门为何落得如此境地,倒也不奇怪。

    粗略来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详细来说,早在百余年前,儒门就已经显露颓势,若不是有心学圣人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强行为儒门续命,那时候的儒门就该让出天下共主的位置。而在心学圣人离世之后,儒门自知实力不足以压倒道门,便大搞平衡之策,挑动道门内斗,既能削弱道门实力,又能让四分五裂的道门有求于儒门,儒门以超然姿态居中平衡江北江南西北辽东等几大道门势力,扶弱抑强,儒门仍旧是天下共主。

    这一点,道门中的有识之士早已看清,所以整合道门势在必行,为此,张静修李道虚可以放下多年成见,实乃是大气魄。当李玄都站在前人的基础上整合道门,已经在下坡路上走了多年的儒门必然不是道门的对手。

    这大约便是大势所趋。

    龙老人作为儒门首领,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此时儒门兴衰系于他一人身上,如何能不急?

    于是龙老人奋力一剑。

    天地似乎为之摇晃。

    帝京城上空风雷声大作。

    整个广场的地砖悉数化作齑粉。

    就连四周的城墙也出现了许多裂痕。

    谁能挡得下这一剑?

    只有李玄都了,也只能是李玄都。

    李玄都毫不逊色的一剑迎上。

    有形的“叩天门”对上无形的“素王”。

    一瞬间,头顶天幕下垂百丈,脚下地面陆沉三尺。

    剧烈的气机震荡之下,两人竟是都握不住手中之剑。

    “叩天门”冲天而起,直入九天之上,不见踪迹。

    “素王”则是从南向北,穿过承天门,进入宫城,沿着帝京城的中轴线,撞入太玄殿中,最终越过七层台阶高台上的宝座,钉在龙椅后方的云龙纹髹金漆屏风上,不见剑身,剑柄仍旧颤动不休。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客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客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客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