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八章 夜半鼓声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神罚之上第两百三十八章 夜半鼓声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一路疾奔,夏青三人来到了客栈门前。

    站在门外看去,客栈内点着一盏昏暗的油灯,冷风一吹,灯光摇曳似乎随时都要熄灭,给人一股阴森森的感觉。黑暗中,不时传来门窗风吹碰撞的砰砰声,更是增添了几分诡异,似乎客栈内一个人都没有。

    夏青眼皮轻轻跳动,想起了当初的活死人客栈。

    对不少出门在外的人来说,客栈永远是一个要小心的地方。好的客栈可以让人身心放松,缓解旅途的疲惫;但不小心闯进一家黑店,或许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当初,从夏王府到雾州的路上,赵大管家就是在活死人客栈内遭到五毒教高手的暗算。

    虽然活死人客栈的经历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每次回想起来,夏青仍然心惊肉跳。那时候,他还是一个武道修炼者,连第一重命格禁制都没有突破,迟迟没法点燃心火。回想起来,那是他最彷徨也最无助的时候,是赵大管家陪着他度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日子。

    夏青有些怀念赵大管家了,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方,不知他有没有在雾州深处顺利找到人皇天经和传说中的人道天堂。进了雾州深处,一个生死境巅峰高手都凶多吉少,赵大管家虽然厉害,但这么久了没有一点音讯,也不由得让人担忧。

    “公子,这客栈好像不对劲,我们还是走吧,到沙漠外找人问路算了。”

    师萱萱心头忐忑,仔细看了又看,还是不敢抬腿走进去,宁可慢几天赶到盘龙关也不敢轻易冒险。

    茫茫沙漠上就这么一间客栈,这太突兀了,怎么看都感觉不对劲。师萱萱越看越打起退堂鼓,心头一阵阵发毛。

    拓跋七沉默,凝重着脸不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摘下背上的长弓。

    他往日沉默惯了,不喜欢说话,越到关键时刻就越不喜欢啰嗦。夏青如果要走,他在后面断后,如果夏青一定要进去,他也不介意走在前面打头阵。

    “看样子,好像是有些不对劲,萱萱姐姐,你和拓跋七在外面等我。”

    夏青吩咐一声,没等师萱萱和拓跋七阻拦,抬腿走进了客栈。

    呼!冷风扑面,柜台上的油灯一晃一晃的更加阴森了。

    “有人吗?掌柜的,有人吗……”

    夏青呼喊,重复了好几遍仍然没有回应,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客栈内回荡。

    客栈内点着油灯,说明应该有人;

    但客栈内空荡荡没有一点生气,角落里布满蜘蛛网,似乎一个人都没有;

    莫非,这不是一家黑店,而是一家鬼店?

    夏青心头也有些发毛,在雾州经历了那么多古怪的事情后,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都有些神经兮兮的,不知道会不会又跳出一个索命阴差或不死女鬼什么的。

    “有人吗……,喂,有……人……吗……”

    师萱萱也走了进来,本来就紧张,叫了几声后没人答应,心头更毛了。拓跋七跟在后面,还是沉默着不说话,但脸庞明显更加凝重了,发现地面上隐约呈黑褐色,似乎有一大片血迹。空中弥漫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混着烈酒、烤肉和腌肉的味道,还隐约有一股血腥味。

    夏青皱起眉头,想要尽快前往盘龙关就必须找人问清楚现在的位置,好不容易找到一间客栈,不甘心就这样退出去,“萱萱姐姐,你留在这里别动;拓跋七,我们两个分头搜索。”

    “好!”

    拓跋七点头,往客栈后院走去。

    师萱萱走到夏青身边,“公子,我和你一起。”

    “也好。”

    夏青想了想没有拒绝,正要登上通往二楼的楼梯,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冷哼。紧跟着,二楼走廊栏杆后面探出一个脑袋,垂着一头长发遮住了五官。

    啊,有鬼!师萱萱惊叫,下意识钻到夏青身后。

    夏青心头也猛地一跳,然后,伸手虚空一抓,悬在腰间的独孤宝剑就弹了出来,剑尖颤动爆发出凌厉的杀气。二楼的女子很吓人,但比这更吓人的事情他都经历多了。

    “少盟主小心!”

    拓跋七迅速退了回来,侧身挡在夏青身前,弯弓搭箭瞄准楼上的长发女子。取箭,拉开长弓,瞄准,动作一气呵成,箭尖上凝聚着一股让大魔头都心悸的力量波动。

    和师萱萱相比,拓跋七无论修为、阅历还是胆色都厉害多了。

    师萱萱反应过来,红着脸拔出佩剑。原本,是舞旗主派到夏青身边保护他的,结果,关键时刻反倒吓得躲在夏青身后,羞得脸红红的。

    “咦……”

    靠在二楼栏杆上的长发女子缓缓地抬起头来,脸庞妩媚,但苍白得不见一点血色,似乎当真是一个女鬼,但手里提着一个酒壶,昂头咕咕咕地大口灌酒,身体摇摇晃晃的要倒在地上。

    原来是个酒鬼!

    夏青三人对看一眼,暗暗松了一口气。

    长发女子风十三娘又灌了一大口酒,这才抬头醉醺醺地打量夏青三人,声音冷冷的,看样子似乎是客栈的老板娘,“你们是什么人,来干什么?”

    “这位姐姐,我们是路过的药草商人,外出经商迷了路,进来投宿住一个晚上。”

    夏青上前,随口编了一个身份。

    “药草商人?哈哈,哈哈哈,还能编个再假一点的身份么?”

    风十三娘哈哈笑了,然后语气一变,冷冷说道:“不收,客栈已经住满了,你们走吧。”

    “三间房,不,一间就够了。”

    夏青没有放弃,随口编的谎话被当面拆穿了也无所谓,发挥脸皮够厚的优良传统,“就一个晚上,明天一早我们就走,这位姐姐,通融一下如何?实在没有房间了,腾出一间柴房也行。”

    “不行,柴房也住满了。”

    风十三娘冷冷地一口拒绝,客栈建在沙漠上就已经够奇怪了,好不容易有客人上门,竟然还一个劲把客人往外推,这更加古怪了。

    “整座客栈不都空着么?哪里住满了?”师萱萱问道,实在忍不住了。

    风十三娘瞄了师萱萱一眼,冷冷地笑笑,继续喝酒,“你们懂什么?是谁说,客栈就是建来给人住的?”

    “不是给人住的,那是给谁住的?”夏青眼皮跳动。

    “嘿嘿,你们说呢?时辰快到了,快走!再不走你们就走不了,别怪老娘没提醒你们,快!”

    风十三娘催促,话音刚落,远方就传来一声古怪的太鼓声,风十三娘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阴风袭人,夏青三人也感觉不对劲,知道这地方果然不对劲。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神罚之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神罚之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神罚之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