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马车里的纸上谈兵!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将军白发征夫泪五十六:马车里的纸上谈兵!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第五十六章

    “按闻人大哥这么说,我等渡过了这江河岂不就是北周边界了!”

    刘从望着范世瑾手中地图,两国以这江水为界限。

    “对,从弟!跨过这江水便是北周了!”范世瑾头不见抬起来。

    这地图上除了乱七八糟的线条,便是画着简易的山峰、河流、城池,城池上则标着其名,刘从发现这城池基本上都是靠水而建。

    “我发现这城池基本上都是靠水而建!”刘从说道。

    范世瑾笑了笑不见抬头,从上往下看,能清楚看到脸上渐渐浮出笑意,眼角的褶子也显现出来了。

    “我从弟跟随我等还是学到了东西,这观察也细致了许多!自古人就傍水而居,水可种地,可饮用…很多事皆和水息息相关,所以这靠水而居不是没有道理的。”范世瑾放下手中地图便像教书先生般说了起来。

    “不说城池了,就是行军打仗也要找靠近水源的地方安营扎寨,懂吗?从弟!”熊敬崇也配合这范世瑾讲解了起来,俩人你一言我一语,配合得甚是默契。

    “那可否有人不找这靠近水源地方安营扎寨?”柏溪樾很喜欢问这种刁钻的问题。

    “这还得说到三国时期,诸葛孔明有次北伐派遣马谡去驻守街亭,街亭这个地方是蜀军粮道的关键之处,若有失则此次北伐前功尽弃…”范世瑾便开始讲这行军打仗的故事。

    “这个故事我听过,诸葛孔明挥泪斩马谡…好像是他丢了这街亭了吧!”柏溪樾说道。

    “对,马谡此人一直跟在诸葛身边学习兵法,虽然熟知兵法,但实战经验比较少,诸葛也知马谡没有实战经验,就派遣这王平与马谡共同前往街亭,他们二人到了街亭之后,就找安营扎寨的地方,其实诸葛早已名言让其在道路中间安营扎寨,结果这马谡见街亭处有一高坡,别出心栽要去高坡上扎寨……”范世瑾回想着这段历史,每每想到便捶胸顿足为诸葛感到惋惜,孔明若是不丢此街亭,说不定早已克复中原。

    “接下来呢…范大哥!”刘从一旁听得十分入神。

    “兵法云,居高临下,势如破竹。这马谡见此高坡便想到此条兵法,然此高坡没有水源!这就是我方才跟你们说的水源的重要性!”范世瑾提到了先前的知识点。

    “范大哥别卖关子了,接下来呢!这怎么输的,确实居高临下可以冲散敌军啊!”刘从确信这兵法还是有几分道理。

    “哈哈!从弟呀,从弟你这可就错了!后来这马谡也不听王平的劝解,执意就要去高坡安营扎寨,王平只是副将,没有办法只能跟这马谡上了高坡,这高坡虽在路的旁边,但是上面没有任何水源。魏兵本来都没有抱什么希望,结果到街亭一看大喜,这马谡居然不占道安营扎寨,跑到高坡上去了,于是便把高坡给围住了,魏兵只围不攻就跟这蜀军耗着,结果这蜀军便不攻自破,没有了水源将士只能等死!而魏军也十分聪明,早已派人埋伏在水源旁,蜀军干渴得不行只得下来打水,趁此时机一把射杀打水的士卒,高坡上的蜀军闻讯士气更加的低落,最后便是硬着头皮下坡,被魏军打得四散而去,这街亭便这么失守了!唉!”

    范世瑾说完叹了口气,只感叹这诸葛孔明为蜀国殚精竭虑,却在用人上出此大错,错过这次北伐克复中原的大好机会。

    “这则三国演义在下也听过,只是可怜了那诸葛孔明,一生不是在北伐,就是在去北伐路上,最后也是在北伐归途亡故了。”闻人星静静听完后便说道。

    “闻人星所言极是,诸葛先生是吾辈之楷模啊!”范世瑾拽着手中的地图拍了拍,接着说道:“这下你们知道水源的重要性了吧?”

    “知道了,范老师!”刘从、柏溪樾装模作样地说道。

    “不过这克复中原之事,若是听了魏延意见,给他一只骑兵穿越子午谷奇袭长安,这结果也是未可知的!”魏叔进贴着马车听着几人的讨论。

    “哈哈哈,我与敬崇也有过同样的讨论,没曾想魏将军也有此看法啊!”范世瑾掀开窗帘说道。

    “英雄所见略同!英雄所见略同啊!哈哈哈哈哈!”魏叔进笑声豪迈十足。

    “魏将军啊,这离渡口还有多远呀?”熊敬崇插嘴说了一句。

    “就在前头了!运气好的话,不到天黑我等就能到对岸了!”

    魏叔进一手遮挡阳光一手握住缰绳,目光远眺看向不远处的渡口,依旧停放着不少船只,靠岸的缓缓离去,又有远处的船再度靠岸,这渡口就像船只的集会一般,也是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

    “不过熊大哥啊,我记得你好像还有带出一砚台与笔是配套的!”刘从总是能想到别人不曾在意到的地方。

    “是啊,当时带出来便是一套,不过这没了笔,不知这砚台又有何种作用…”熊敬崇欲言又止。

    “柏弟,我等行囊一路就由你来照看了,里面还有不少银两!”范世瑾看向柏溪樾交给他一个任务。

    “交给我就对了!这看管银两的事情,我可在行得很!”柏溪樾给自己竖起一个大拇指。

    “这宝物之事,我的玉佩目前为止也还没出现什么能力…不过熊敬崇那只笔确实相当厉害!”闻人星腰间的玉佩暂时也只得当个装饰物来用了。

    “唉!你们的宝物还有作用,我的宝物居然给我弄丢了…光是想都觉得头疼…”

    刘从这时才想着自己拿出的木匣子莫名其妙丢了,一想都觉得很亏,这样岂不是功亏一篑,相当于白进了这藏宝阁,到头来落得一场空。

    思来想去便开始在脑海中寻找着木匣子的地方,这木匣子究竟是什么用处,它又遗落到了什么地方去了,刘从始终觉得这木匣子里面应是装着什么东西,只不过木匣子设计十分巧妙,十分难打开,像一个机关锁一般,若是没有诀窍硬开便会毁了里面的东西,自己曾在《鲁班全书》上看过这样的巧妙的物件,里面应是放着很贵重的东西,不过究竟是什么呢,刘从无从得知,纵使想破脑袋也无从得知究竟是何物。

    “到渡口了,各位!”魏叔进此时已经下了马,牵着这匹枣红色的马走在前头。

    “我都能闻出这渡口的味道,那种木板长期泡在水里那种味道,嗯…腥得要命…是不是船把鱼撞死了所以会有这种味道?”柏溪樾刚出马车就闻到了这股味道。

    “哈哈哈哈哈!别打趣了,柏弟,这鱼又不是你,怎的会被船撞死?”熊敬崇也调侃道。

    “我是鱼我才不会,我游得可快了!”柏溪樾捏了两下鼻子,决定还是要慢慢适应这个味道才是。

    几人下马车的时候,就瞧见魏叔进牵着枣红马与一船家谈着什么东西,一面谈着一面摆着一只手,而他们身后那船楼,若是站在魏叔进的位置,要仰着脑袋才能将整只船的船貌映在眼帘。定眼再瞧这座船楼,船头雕刻着两条龙,一左一右分别有一条龙的木雕,这船应是唐王的御船才是。

    范世瑾走上前去,才听清俩人所谈之事,原来这艘船是专门捕捉鲜美的特供鱼给朝廷,而这种特供鱼不仅要保持新鲜,更要保证其大小,以及肉质程度如何,经过精挑细选后,再交由御厨房专门烹饪给王室享用,而挑选剩下则流入建业的鱼市。此趟船应是由江河入海,出海去捕抓海鱼,若是这般便与刘从等人的路线不一致,即使顺道送到江对岸,到时若是误了期限,就会牵连整艘船只无辜的渔民。

    “真的不行啊,魏将军您可饶了小人吧,这行程要是耽误了,要掉脑袋的可不是小人一人,是这一艘船的人头!”

    这船夫不愿意冒险,纵使得罪了魏丞相也没办法,毕竟是掉脑袋的大事,况且耽误行程过了捕鱼的时机,无功而返还是要掉脑袋。

    此番魏叔进皱起了眉头,就瞧见那十字状的小山丘在额头升了起来。

    “魏将军,我等可以乘坐稍小的船只,只要能过这河就可以了。”

    范世瑾不想两边都有所为难,况且这过河之事又不是游山玩水,何必拘泥于大船小船呢。

    “还是这位比较讲理,魏将军,我跟您再找艘船吧!或者您自己找也成,我等要出海了,就不多说了!”船家三言两语就把话说完了,也不想再多言,转身就准备登船便出海。

    “你…这……”魏叔进被这船家一言说得哑口无言。

    “无妨,我等再找船便可了!”范世瑾一旁安慰道。

    “这船家先前满口答应我父,今日怎么就突然改口了,此刻翻脸竟比翻书还快!”魏叔进有点生气,但也不好发作。

    “这船夫先前肯定随口答应的,结果没曾想这鱼期近在眼前了,不过也无妨,我等再行找船就可以了,走吧,魏将军。”

    范世瑾这人倒是随和,遇此事不慌不忙,拽着这魏叔进就走开了,此时魏叔进的脸与身旁枣红的马颜色一样,不知道是生气所致,还是羞愧万分。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将军白发征夫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将军白发征夫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白发征夫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