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故作镇定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妃谋天下:浴火归来第二百六十五章 故作镇定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谢子衿忙不迭问道,“什么缺陷?连我师傅那般苛刻的人都不曾提起!”

    沈怀瑾愣了一愣,“你问这个做甚么?”

    谢子衿得意地仰起脖子,“自然是日后待师傅再夸他这个得意门生的时候,可以给他泼些冷水啊!”

    沈怀瑾:“……”

    “你师傅是何人?你又是如何认识他的?”沈怀瑾决计转移话题。

    谢子衿道,“是个江湖散修,也不知到底出自哪个门下,但是刀法确乎不错,用来砍柴十分省力气。”

    沈怀瑾微怔,“他不曾与你说过自己的事情?”

    谢子衿想起那总是面无表情的人,在心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师傅连话都说的少,更别提告诉我他的过往。虽说当年不是他,我就已经死在荒郊了,可……他待我,却并不上心。”

    沈怀瑾见她表情微有几分失落,心里却道,不,他只是性格如此,他只是故作不在意而已……

    就像很久之后,他才从谢子衿这里得知,刀刃飞花竟是对他赞不绝口,甚至,还会说他像是神仙派下来的人儿。

    以前,刀刃飞花连一句赞扬都吝啬给——不,应当是除了教学,想要得到他只字片语的回应都难。

    这种感觉,让沈怀瑾像是获得了新生一般。

    他停顿了片刻道,“也许你师傅,只是个冷面热心的人,一般江湖人士都刻意将自己伪装成那副模样。”

    “毕竟他们在外飘荡,定然是有迫不得已的理由,若是与人过分亲近了,不但会给这个人带来危险,也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谢子衿低低笑了笑,“没想到王爷也会为他人着想。的确,听王爷一番话,再回去想他……好像确乎如此。不然,他怎么会将那般爱惜的刀赠与我。”

    沈怀瑾道,“他是何时离开你的?”

    “不知,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就离开了。”

    谢子衿的瞳孔里流动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那么久了,他果真没有回来,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那时我才八岁多一点儿,之后的记忆也不知为何,就中断在了这里。”

    沈怀瑾心道,他是知道这段过去的。

    实际上,正因为谢子衿在屠龙寨当了寨主,一次打劫竟是盯上了当时路过幽州扶摇山的谢印之,谢印之如何不认得自己的妹妹,无论如何也要将她带回京城。

    那时谢印之只恨不能将心窝子逃出来对待这个妹妹。

    甚至在谢子衿看上周家外戚的一个小子之后,给她改了身份,让她名正言顺地与周家订了亲。

    虽说谢家正是因为周家而亡,可周家外戚毕竟不是真正的周家,故而谢印之也放心下来。

    可周家不知为何竟是查出了她的身份,谢印之那时正在外地,未能及时赶回去,谢子衿受辱,决定自己去周家退亲,半道上竟是遇到了周家的杀手。

    那时亏得林含章得知消息后及时赶到,救下谢子衿,恐怕今日谢子衿坟头草都已经有几米深了。

    想到自己怀中好不容易活下来的人儿,沈怀瑾自然是疼惜无比。

    他将下巴抵在谢子衿的头上,又忍不住将她抱紧了一些,“那些记忆,总有一天能够想的起来。”

    谢子衿却是摇了摇头,“我总有预感,它一定是一段非常不好的记忆,不然怎么会平白无故地消失呢。只记得那时候又是在屠龙寨醒了过来,师傅就在我身边,说自己又要离开了。”

    “那时候我尚且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少年,还以为是年幼时候的自己,听到他又说要离开,便十分不舍,便说与他,不许他走,若真要走,便将那刀给我。”

    “往常师傅听了我的话,都会多留几日,可那日他像是有甚么急事一般,二话不说,便将刀留给了我。”

    “待我伸出手去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长大了这么多,便质问他为何我会失去之前的记忆。而师傅道,我不会想要知道的,因为……那是一段并不美好的回忆。”

    “说完,他便离开了。而他那一走,便是之后再也不曾回来。”谢子衿惨笑了一声,声音竟是有几分哽咽,“倘若不是这柄刀,我会以为当时的那个男人,是自己的幻觉。”

    沈怀瑾在宫里待了许久,也不曾明白刀刃飞花当初究竟为何会同意进宫教他刀法。

    直到遇见谢子衿,知晓了这么一段往事,他脑中,才慢慢地依旧拼凑起来的碎片,得出了一个结论。

    师傅没准儿……是来调查谢子衿的身世的,更甚——按照沈怀瑾对他逐渐加深的了解,刀刃飞花,没准儿是来给谢子衿报仇的。

    想到此,沈怀瑾便有几分后怕。

    幸好他不是司马珩,倘若他是皇后的孩子,刀刃飞花没准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对他下手的准备。

    谢子衿继续道,“真想知道,如今他是否健在啊……”她顿了一顿,“听外人说你不学无术,刀法剑法更是一塌糊涂,到时候我便央他教你几招,日后也在遇到危险之时防身。”

    沈怀瑾心中暗笑一声,继续听着谢子衿絮絮叨叨下去,“今日竟是说了这么多,闹得我又乏了。”

    此时天已经大亮了。

    林含章穿戴好衣物,站在谢子衿屋外,抬手轻轻叩了叩门,“谢姑娘。”

    沈怀瑾听到这声音,忙不迭钻入了被子中,冲着谢子衿拼命挤眉弄眼。

    谢子衿只得用被子掩住了他,抬高了声音道,“林大人,何事?”

    “王爷可在此处?”

    谢子衿掀开被子,见沈怀瑾摇了摇头,只得道,“不在。”

    林含章犹豫了一番,“既然如此,林某可否进来与谢姑娘说几句。”

    谢子衿只得穿戴好衣物,开了门,横在门口道,“林大人。”

    林含章目光落到她微微红肿的唇瓣上,又颔首看了一眼屋内那团被子,最终叹了口气,沉声道,“王爷。”

    沈怀瑾这才不情不愿地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冷声道,“林大人有何贵干?”

    谢子衿尴尬地笑了一笑,移开身躯,让林含章走了进来。

    屋内委实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场景。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妃谋天下:浴火归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妃谋天下:浴火归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谋天下:浴火归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