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争执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食物链顶端的忍者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争执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被佩恩和小南一顿乱喷,带土心中窝火,此前在白分身面前受到的委屈,现在终于忍不住宣泄出来,于是便听他冷声嘲讽道:

    “若不是你们俩自作聪明,非要招揽她,也不至于让晓陷入如此被动,现在大敌当前,你们不仅不思索如何破局,反而来责怪我,这是什么道理?”

    虽然被带土呛了一句,但佩恩却并未动怒,只因他听出了对方话里的潜台词:“你的意思是……你依然会站在晓这边?”

    “自然如此,你以为我甘心吗?”

    写轮眼瞪得通红,牙关紧咬间,传来一阵咔咔声,带土抬起手,将手背上的灰色烙印展现出来:“看见了吗?这就是白力量的具现化,时间静止。”

    “白既然可以随意把这份力量给我,那就证明,她根本不担心我会脱离控制,这也从侧面佐证了:她究竟有多强,晓与其硬碰,无异于自寻死路!”

    “时间静止……”哪怕之前听带土提过,现在也亲眼目睹了烙印的存在,可佩恩依旧很不相信,这世间真有人能操控时间。

    注意到佩恩的神色,带土也不多言,举起右手,顷刻激活烙印的力量,灰色光芒瞬间席卷全场,他跨步上前,待一切尘埃落定后,已然回到了原地。

    在这一过程中,佩恩并未察觉丝毫异常,直至身躯传来痛感,同时小南的惊呼声响起,这才发现:肩膀,手臂,胸口,足足插上了二三十枚苦无,浑身鲜血直流。

    一瞬间的工夫,整个人便被扎成了刺猬,佩恩完全不清楚攻击何时而起,自何处袭来,眼中一时充满震惊,好在苦无刺的都不深,他尚且能站稳身体。

    冥冥之中,佩恩隐约意识到什么,瞬间将视线投向数米外,纹丝未动的带土,待看清对方手中的苦无后,很快回过味来,忍不住低声呢喃道:

    “这……这就是时间静止吗?”说话间,手臂支起,拦住怒气冲冲,开始酝酿纸遁忍术的小南,随后,便见带土收起苦无,沉声回应道:

    “没错,时间静止。”

    “这能力有多无解,我想你现在应该明白了。”

    这一刻,虽然话里话外都在说明时停的强大,但带土却丝毫没有炫耀的样子,反而语调满满都是惶恐,佩恩则理解了对方内心的挣扎,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白哪怕没有亲自出面,但光凭带土这个纽带,所展现出的时停能力,就足以说明她有多么深不可测,佩恩就算再如何自负,也认识到了白的棘手之处。

    “你有什么对策吗?”

    慢慢拔出插在身上的苦无,随手扔在地上,佩恩表情没什么变化,这些算不上致命的伤口,召来地狱道便能修复,比起向斑表达不满,现如今……

    他更在意白的威胁。

    俗话说眼见为实,佩恩见识到了白的强大,时间操控的变态无敌,自然不会再放什么狂言妄语,与其和斑打口水仗,还是想办法解决问题更重要。

    斑的立场,既然还在晓这边,那么有必要听听对方的见解,大敌当前的状况下,再不团结一致,就是取死之道,这点道理,佩恩还是明白的。

    他虽然中二,但并不傻。

    带土见佩恩终于表态,内心暗松口气,认真说道:

    “我的想法,是一边维持与白的合作,暂时稳住她,在这个月内大举进攻岩隐村,一边快速增强己方战力,比如继续招收S级叛忍,寻找外部盟友等。”

    改变原定计划,毫无理由的进攻岩隐村,使晓提前暴露在忍界……诸多不利因素,让佩恩心情极为糟糕,但他并未表现出来,只是淡淡问道:

    “尾兽呢?还抓不抓了?”

    带土没有丝毫犹豫,斩钉截铁道:“抓!我特意试探过白,她并不在意晓收集尾兽,这是我们提高战力的好机会,两边同时行动吧。”

    佩恩无法,只好勉强应下,小南则泼冷水道:“晓的力量,还不足以与各大忍村正面交锋,岩隐村的综合实力更排在忍界前列,想将其灭亡,根本不可能!”

    带土心里有火,索性冷冷看向小南,寒声回道:“这点不用你提,我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晓以卵击石,同伴们白白送死的!”

    “同伴?你也有脸说同伴?你干脆说棋子得了!”小南冷笑不止,态度非常恶劣,在她看来,斑明明就是自己怕死,却硬要拖晓下水,简直没骨气到了极点。

    关键时刻,还是佩恩站了出来,虚压双手,面无表情的调解道:“行了,都少说两句吧,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

    身为晓之首领,佩恩终归有些牌面,小南虽然依旧对带土极其不满,带土也嫌小南胸大无脑,但两人还是迅速安静下来,全部把目光投向佩恩。

    “抓一尾的任务,还交给蝎和迪达拉,同时,我会召集晓的其他成员,一起进攻岩隐村。”佩恩顿了顿,又补充一句:

    “另外,就是吩咐绝优先收集四尾五尾的情报,争取借着这波袭击,顺势将那两个人柱力收入囊中,暂时做为俘虏关押。”

    佩恩的安排没什么问题,带土一边思忖计划细节,一边默默点头,没过多久,诸事已定,他便不再耽搁,运转神威离开了雨隐村。

    “长门,晓真的要接受白那疯子要挟吗?”

    带土走后,小南态度一改,神色有些忧愁,她实在不愿看见组织成员,就这样死在毫无意义的战争之中,这简直不可理喻。

    无论是战争理由,还是行动目的,都太过儿戏,为了满足白一人莫名其妙的虚荣心,就要挑衅岩隐村?是她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再说,晓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弱势了?就凭白能完虐斑?一番连面都没露的言语威胁?还是所谓的……无解的时间系能力?

    佩恩没有立即回答,双目微闭,似在感知,过了片刻方睁开眼睛,刻意压低音量道:“我会悄悄召集两组成员去试探一下白,若有机会,便果断杀之。”

    话落,一双瞳孔中,淡紫色波纹荡起丝丝泛着杀意的涟漪,显而易见的是,佩恩绝不甘心当任何人的棋子,先前一番商议,不过是暂时稳住斑罢了。

    头一个敢用武力威胁晓的家伙,白……时间操控,很了不起吗?知道了你的情报,以晓成员的实力,未必就没有得手机会。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食物链顶端的忍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食物链顶端的忍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食物链顶端的忍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