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转场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食物链顶端的忍者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转场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告别的过程无需赘言,尽管大名再三表示不舍,马基更竭力挽留,可白分身主意已定,势要开拓新领地,所以只能遗憾拒绝。

    然而,正所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白分身倒也没把话说死,言及今后一定会回来,大名等人才松了口气,紧张的情绪缓解许多,没有再死缠烂打。

    赶回国师宅邸,白分身见众人已经聚齐,都在庭院中央等待自己,便二话不说的挥动手臂,瞬间释放出大量极寒气体,凭空制造出一大块椭圆形寒冰。

    “走!”

    在白分身的示意下,纲手等人怀着惊讶的心情踩在上面,紧接着,尖锐刺耳的呼啸划破空气,寒冰踏板已然俯冲向高空,很快消失在天际尽头。

    民众信仰如同韭菜,割完一茬,要等一等才能割下一茬,对于白分身而言,继续展现神迹,也不过是在一百的基础上,再加个零点几,效率着实不高。

    风之国声望已经刷满,换地图自然在情理之中,当然,或是三五个月,或是一两年,她还会再回来,以免这边的民众把她忘了。

    当天下午,当四名奉命赶到国都的晓成员,在国师宅邸扑了个空时,佩恩这才回过味来,意识到白分身具备飞行能力,且已经转移了阵地。

    经过短暂思索,本着“反正来也来了”的念头,佩恩便命令四位晓成员突袭砂隐村,直接把我爱罗抓来,正式启动抓捕尾兽的计划。

    阴差阳错之间,剧情顿时发生巨大变动,纲手,第七班队员都在白分身的座驾上面,却是暂时无人知晓砂隐村后续的变故。

    三天后,火之国都城。

    “白,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刚刚会见完大名,正从宫殿里走出的白分身,迎面就见佐井匆匆跑来,神色紧张的说道:“角都竟然去了砂隐村,原剧情有这一幕吗?”

    “角都?”莫名其妙的看了佐井一眼,白分身不耐烦的摆摆手,一边往前走,一边随口应道:“这种小卒子,你提他干嘛?”

    随着这句漫不经心的反问传来,佐井面色一僵,一肚子话好似全卡在了喉咙,见白分身跟着几名侍卫越走越远,无奈之下,只得抬步跟上。

    与火之国大名的交涉完美结束,白分身甚为满意,火之国的人口密度要比风之国高很多,她接下来或许有的忙了,至于晓的事……

    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再说吧。

    “白先生,请等一下。”

    就在白分身盘算着今后的行动计划时,一道礼貌中透着森寒的男声响起,她顿住脚步,抬头看去,就见前方回廊处,正站着两名戴着面具的黑袍人。

    这身熟悉的打扮,是根部吗?

    在白分身疑惑的目光下,刚才说话的根部忍者,又一次开口了,却是一边指向她身后的佐井,一边以毫无感情波动的语调问道:

    “您大概不知道,佐井隶属于木叶哪个部门吧?”

    白分身眉头一挑,懒得废话,直入主题道:“是纲手耳朵聋了?还是团藏耳朵聋了?我记得我说的很清楚,佐井从此是我的人了。”

    “团藏若是不服,可以,让他亲自来找我谈。”

    尽管戴着面具,但愣神的情绪,还是清晰的从肢体语言中表达出来,那名根忍沉默片刻,慢慢回道:“白先生,您的行为,让首领很难做。”

    “我给你三秒钟,从我的视野之内消失。”

    平淡的语句里,没有丝毫威胁,却散发出一股直入云霄的磅礴气场,这一刻,不论是大名侍卫,佐井,还是那两名根忍,都明显受到震慑,眼神有些恍惚。

    “一,二……”

    不等数到三,两名根忍飞速对视一眼,种种信息很快交汇完毕,二人没有任何犹豫,齐齐施术,身影瞬间消失在走廊前方。

    目瞪口呆的看完整个过程,佐井战战兢兢的凑到白分身身边,小心翼翼道:“你这么不给团藏面子,不怕那老阴比后续找麻烦吗?”

    侧过视线,白分身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满脸恨铁不成钢的斥道:“整天怕这个,怕那个,你这家伙,还有没有点穿越者的气度?”

    说完,便一挥手,带着侍卫们继续行进,只剩下佐井一人留在原地,思忖片刻,不自在嘀咕道:“我要是有你那实力,自然不会这样,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一场小插曲,并未引起白分身丝毫注意,与大名达成协议后,她便开始在都城展现神迹,所用套路,与风之国别无二致,无非是修祭坛,散财,祈雨,行医。

    然而,也许是火之国的环境并不恶劣,民众们的生活颇为富足,白分身的行动,并未取得太大收益,比之风之国那种一日千里的收割效率,要差了许多许多。

    哪怕有政府部门配合,情况也没什么好转,白分身无奈之下,又接连前往各处城镇,村落,就连木叶都去了好几次,可惜依然收效甚微。

    一周以后,木叶村,火影岩顶端,白分身俯视着下方的建筑群落,喃喃自语道:“看来光是讨好民众,无法达成我的目的,火之国确实人多,只是……”

    “不能为我所用,亦没有任何意义。”

    说到这里,神态多少有点郁闷,习惯了风之国的修炼进度,对比现如今的情形,白分身就一个感觉:几乎难以忍受。

    后方不远处,佐井察觉到白分身心情不好,有心安慰,不想就在这时,林中闪过一道身影,站定后,便拄着拐杖,慢慢踱步而来。

    “看来你陷入困境了呢,白。”

    来者一袭黑袍,面相阴鸷,神态从容,其明明年逾古稀,却未有一丝白发,那股子沙哑阴冷的嗓音,却不是团藏是谁?

    白分身没有回头,依然看着下方的木叶村,嘴边则平淡回应:“如果你来找我的目的,是就佐井的归属权提出异议,那么……”

    稍稍侧过视线,余光瞟了团藏一眼,接着道:“为了不破坏我们双方的友谊,我愿意为此做出部份补偿,比如满足你一个愿望……什么的?”

    团藏似乎对白分身的反应有些意外,眯起的双眼微微睁开,扫了眼旁边坐立不安的佐井,冷淡问道:“愿望?白,你不觉得自己的话……就像是在糊弄小孩子吗?”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食物链顶端的忍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食物链顶端的忍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食物链顶端的忍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