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三个条件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第9章 第三个条件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狼牙队长!狼牙队长!有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啊!”有一个身材高大,壮实如牛的人高叫着,从外面匆匆忙忙地跑进骇党的总部。

    “铁塔,什么事跑得如此匆忙。”那个叫狼牙的从从容容地询问道。狼牙是一个看起来很斯文的男子,如果不是他口里那两颗大门牙,他也可以算得是一个美男子了,那门牙,大得可真离谱,狼牙这个名字,也许是因为那大门牙的缘故吧。

    “狼牙队长,好……消息啊。”铁塔刚才跑得也许太急了,说话有点喘不上气来,呼了一口气,继续道:“天下第一美女柳仙儿,在绿木城公开招聘队员,去混乱山脉打怪,日薪10000银币!”铁塔重重地强调了天下第一美女几个字,然后稍压低声音道:“我听说有很多人已经朝绿木城赶去了,狼牙,我们队有这么多好手,我们不能分得一份羹,会被别的兵团的人取笑我们骇党没人的,这样我们骇党会很没面子。而且,她付的报酬也多,一天30000银币啊!”

    “面子,哈哈,铁塔,你说笑吧,你们什么时候要过面子了,我们骇党的人从来没有过说要面子的人啊!报酬高,你也不是不知道混乱山脉是怎么的恐怖,那里可真是名副其实的一个混乱的世界,在那里,完全没有常理可言,所有的魔兽,都强得几乎变态,去那里,简直是去送死,一天30000银币,还不够复活费呢?铁塔,我说你想要银币是假,跑到那边去,是想抱得美人归吧!”旁边忽然有人插嘴道。

    “咦?土狗,灌猪,你们怎么都在这儿?”铁塔这才发现,总部里已经坐满了人,许多平时几乎没露过脸的核心组员也都来了。

    “铁塔,这个消息我们已经知道了,大家都赶来了,就差你了,还打算给你发信息?”狼牙示意铁塔坐下。

    “你们都知道了?我还打算给你们一个惊喜呢。”铁塔有点失落地道。

    “既然是公开的招聘,那当然人人都会知道。你怎么就想不到这一点呢?”

    “那可能人家太想这天下第一的美人了,一时没有时间去想别的嘛。”在角落里有人阴阳怪气地道。顿时,大家都笑了起来。

    “停!”大家笑了一阵,狼牙便打手势让大家停了下来,大家也随之安静了下来。狼牙扫了大家一眼,道:“这个招聘本来没有什么,报酬也朴扑通通,但既然已经有很多大的兵团报名了,我们骇党不派人出去也说不过去,而且大家似乎对这个招聘很感兴趣,那我也不多废话了,按传统,报名的举手吧。”

    话音刚落,下面刷刷地举了一片。

    “鬼手,你也去啊?”铁塔对着一个身材高细的男子,有些惊奇地道。

    “铁塔,你这是什么话,我就不能去吗?你打架有我厉害吗?”鬼手不乐地白了铁塔一眼。这鬼手名副其实的鬼气森森,不但脸色苍白无血,就连说话的语调也阴阴的。

    铁塔自己咕嘟道:“你那鬼脸,不怕吓着人家小妹妹吗。”声音极低,然而那鬼手却已经听到了,他狠狠地白了铁塔一眼,冷哼一声,却没有说话。

    “舞妹妹,你也要去啊!这是我们男人的事情,你去凑什么热闹啊!”铁塔好象发现新大陆一样高喊道。

    “什么你们男人的事情,柳仙儿又没有点明只要男的,我为什么不可以去,而且,我还不知道你们的鬼心思吗?无非是趁这个机会,可以对着天下第一美女,日夜相伴,以好培养感情,好得到那柳仙儿的垂青而已。不过看看你们那付模样,我劝你们死了这条心吧,而且有我在旁边保护柳妹妹,你们一点机会都没有。”那个被铁塔叫作舞妹妹的同样大声地斥道。

    “我看舞妹妹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是想去那儿吊帅哥的吧!”角落里又有声音传出来。

    自己的真正意图被拆穿,然而那舞妹妹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嘻嘻一笑,道:“人家也真有这个意思呢?过几天,绿木城就会充满失意的帅哥,那时,女人的安慰,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啊。”舞妹妹说着说着,似乎陶醉在某种幻像中。

    铁塔看着舞妹妹又开始做白日梦了,不禁摇摇头。这时,角落里的声音又传了出来:“看啊!我们的舞妹妹又开始发搔了。”听了这话,众人又开始大笑起来。

    舞妹妹的幻像似乎被众人的笑声给打断了,她显得愤怒起来,指着那个角落的人骂道:“鬼手,老娘发搔又怎么样,你那个鬼样子,是女的都被你吓跑了,该你一辈子没女人。”

    舞妹妹的话似乎捅到了鬼手的痛处,他也显得有些恼怒了,尖刻地说道:“舞蝶,你又好到那儿去,就算你怎么发骚,也不会有男人看上你的,我没女人,你也没男人!”顿了一下,鬼手忽然媚笑地说道:“看来我俩同是可怜人,不如这样吧,你就跟我吧,我虽然不是很帅,不过我可是很温柔的。”

    “这个主意好,舞妹妹,你就答应了鬼手吧,难得有人肯收留你,你得抓紧机会啊,过了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众人附和道。“最主要的是,以后你是有夫之妇了,以后可不能来骚扰我们了。”有人补充道。

    “谁骚扰你们了,看看你们,没一个人样,骇党怎都是收留一些骇人听闻的家伙,人家入帮时,看这个兵团的名字有性格,这才加了进来,谁知见到的都是象你们这样的家伙。我还想,整个骇党,怎只有我一个女的呢?敢情她们都被你们给吓跑了。”舞蝶大声地嚷道,好象自己很委屈。

    “舞妹妹,你这样说,似乎连你也包括进去了哦。”有人小声地提醒道。舞蝶哼的一声不答话。

    “我们的舞妹妹是最公正的,不过,舞妹妹,我可是骇党的例外哦,你看我,有型吧!”铁塔连续做了几个健美的动作,那发达的肌肉一震一震的,随铁塔的挥动滚动着,看起来充满了刚性。

    舞蝶看了一眼,不顾一屑地说到:“你?块头是很块,但整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废物,最可笑的是,你竟然练的是法师,你说,以你的潜质,不是适合练类似战士这样堵枪眼职业吗,你干嘛要跟学人家斯文呢?还有,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有口臭的吗,你竟然不充分地利用它!你想想看,如果你练了战士,和别人打架时,只要把嘴凑近去,那敌人还不闻臭而逃吗?该死的,人家扬长避断,你倒好,避长扬断起来了。”

    “舞妹妹,我没有口臭。”事关自身尊严,铁塔不得不澄清,急忙分辩道。

    “没有,不可能?你是怕我告诉柳仙儿吧,虽然我们很熟,不过,如果柳仙儿问起,我不会欺瞒她的。”

    “我真的没有,不信,你闻闻看。”铁塔这会真的急了,急欲表明自己的清白。

    “哦,那我就验明一下。”舞蝶的眼中闪过得色。

    铁塔站在那儿,等着舞蝶来臭,忽然感觉到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大家似乎都在屏住呼吸。接着,他看到了舞蝶越来越大的脸,还看到了舞蝶嘟起了嘴。不妙了,铁塔忽然明白了舞蝶的意图,身子飞快地倒退,却感觉自己被谁挡住了。“这帮混蛋,想要看我的笑话。”铁塔暗暗地骂道。同时用手掌迅速地挡在两人的中间,接着感觉手掌心一凉,再接着就是听到众人哄笑声。

    “你这个大笨牛,怎么忽然开窍了,以前没见你有这么聪明过。”舞蝶幽怨地白了他一眼,心有不甘地道。

    铁塔的心像揣了一只兔子,暗惊道:“好险,我的初吻差点就没了。以后还是要对舞蝶小心一点,这个鬼灵精,一不小心就要着她的道,以后离她越远越好。”

    鬼手笑得最欢,他指着铁塔笑道:“铁塔,你干嘛不接受舞妹妹呢?她的身材可是一流的,如果只看背影的话,我敢说,柳仙儿也不过如此。铁塔,你只要闭上眼睛,心里想着柳仙儿的模样……”

    “还是鬼手明白我的好。”舞蝶给了鬼手一句媚眼,“鬼手,你不是要人家跟你吗?人家已经想好了……”

    鬼手心中后悔啊,自己怎么这样不上道呢?竟然鬼迷心窍,一不留神就说了刚才的话。这时再想起舞蝶的面容,脑里再浮现出以后和舞蝶紧紧相依的场景,不由得一阵恶心,当下就要吐了出来,如果舞蝶真把自己刚才的话当真,死缠着自己,那以后自己的人生岂不是全毁了?还是溜之则吉。想到这里,不待舞蝶把话说完,鬼手已经拼命地跑出去了,没想才跑到铁塔的身边,却被铁塔一把提了起来。

    “刚才……”

    “是队长挡你的,不关我事,快放开我。”生死悠关,鬼手拼命地挣扎着,毫不犹豫地出卖自己的队长。

    “队长你怎么……?”得知是狼牙刚才拦住不让自己后退,铁塔感到非常的吃惊,队长一向严肃,什么时候也会开玩笑了。

    鬼手脱离了铁塔的巨掌,立刻消失在门外了。

    “一群胆小鬼。”舞蝶看着飞快地逃跑的鬼手,不屑地道。

    狼牙似乎把一切当做没有发生的样子,道:“下面,我们讨论一下我们怎样才可以在应聘的时候独占熬头……”

    我和雅儿在路上走着,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原因无它,只是因为我们骑在一只巨大的魔兽身上,这魔兽我也曾经见过,它就是大名鼎鼎的克凝兽。这个家伙当时就在群狼谷外的不远处,我们出谷没多久就被它给发现了,一步步地进逼过来,这时的我,无论如何都不是克凝兽的对手,正当我在感叹自己流年不利时,雅儿忽然告诉我道:“哥哥,它想吃你背上的炎晶果。”

    我闻言一震,再认真地观察它,可不是,这个大家伙,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的背包,口水不断地从那巨口流出,如果不是雅儿提醒,我还以为它的意思是要把我们整个吞进去呢!不过,它这样算算是打劫呢?

    “雅儿,你问它需要多少。”我看着有如小山般的克凝兽,心想这家伙一顿要吃多少啊,这些炎晶果,我还想拿去换钱呢,可不能都让它给吃了,不过就算全给了它,也不够它塞牙缝呢?

    “哥哥,它说只要200颗就可以了。”

    200颗?这几乎是我身上的1\/4的数量了!如果算钱,那是多少了?不过,我还可以说不吗?那只巨大的克凝兽正在我的面前磨牙呢?只要我稍微表示一下不合作的态度,相信它会毫不犹豫地那我充数。30000银币的复活费,可不是少数啊!想不到其它更好的办法了,给它吧,希望它言而有信。

    无可奈何地从背包掏出200颗炎晶果,心痛地把它们丢到它那一早张着等在那儿的巨嘴里。200颗炎晶果果然没有多少,和克凝兽的巨嘴相比,那一点儿东西犹如它的唾液沐儿,毫不起眼。克凝兽待我把所有的200颗炎晶果放进它的嘴里,只见它巨头微抬,咕噜一声,那200颗的炎晶果就这样被它全部吞进去了。

    吃了炎晶果的克凝兽神情看起来十分欢快,像一个乖宝宝一样,在那里摇头晃脑了一回,却又向我张大了嘴。不会吧,我已经给它所要求的东西了,它还要吃我吗!魔兽果然是不可相信的。

    我可不会闭目待死,想吃我,你还得花些气力,就算杀不了你,我也要给你弄出几道让你印象深刻的伤痕来。我作好攻击的姿势,警觉地瞪着着那凶神恶煞的克凝兽,只要它敢再过来,我就会扑出去。然而,那克凝兽却没有咬上我们,反而对我的动作露出莫名其妙的神色。

    忽然雅儿走近我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一大把炎晶果,然后她笑吟吟地走到那只克凝兽的面前,把那些炎晶果一颗又一颗地丢进克凝兽的嘴里。克凝兽一颗一颗地吃着炎晶果,像一只小狗那样,不时地舔一下雅儿的脸,克凝兽那憨憨的形态逗得雅儿咯咯地娇笑着,有时还奖励般多丢几颗炎晶果进那克凝兽的嘴里,人兽之间,其乐融融。

    原来那克凝兽不是要吃我,而是继续向我讨吃的,吓我一跳,不过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它只要200颗炎晶果而已的吗,怎么还来要呢?我似乎忘记了,以克凝兽的智力看,它应该不会算数的。但这个问题我没想过要搞清楚,现在,只要能逃过这一劫我就心满意足了。

    雅儿手中的炎晶果很快没有了,于是她又从我的背包里面掏了一大把炎晶果,再一颗一颗地向克凝兽的嘴里丢着。这时她身上的红云兽不干了,它不知从雅儿的什么地方钻出来,发泄地在她的身上飞快地上爬下溜,吱吱地叫着,抗议雅儿对它的忽视,雅儿笑笑嘻嘻地摸摸它的头,让它站在她的肩上,把拿着炎晶果的手掌摊开,凑到它的嘴边让它吃。这一下,红云兽没意见了,乖乖地吃着雅儿手中的东西,还不时地用它毛茸茸的尾巴扫着雅儿的脸。很快,雅儿手里的炎晶果一下子就没有了,可她似乎犹兴未减,于是又要伸手到我的口袋来,我连忙护住口袋,对她摆摆手道:“雅儿,不能再给它们了,你这样会宠坏它们的。”

    “哥哥,可它们还要啊,再给它们一点吧。”雅儿央求道。

    敌不过雅儿那软软的声音,我松开口袋:“就一把,不能再多了。”

    然而结果是雅儿连续从口袋里掏了十几把,歹命啊,女人高兴起来是没有理智的,不过奇怪,雅儿她不是自己也采有这炎晶果吗?干吗老是拿我的呢?难道是系统故意要借她的手让我破产吗?想通这一节,我终于狠下心来,禁止雅儿再拿了。我的拒绝使得雅儿有些不高兴,看着她那可爱的,似乎受委屈的神态,我立刻又动摇了,算了,由她吧,反正已经没有留下多少了。

    “还是哥哥好。”雅儿又开始快乐地笑了,而且还向我吐吐那可爱的小舌头,做了个鬼脸。她的动作使我疑惑丛生,她真的是npc吗?又或者,lx公司的技术已经可以赋于npc们更优越的反应系统?

    看着雅儿快乐地跟克凝兽嬉戏,我不禁动了童趣,自己也抓过一把炎晶果喂克凝兽玩,吃人的嘴软,很快我就和克凝兽建立了良好的干系,我可以任意地抚摸它的皮毛,甚至我可以把我的手放进它的嘴里,现在,克凝兽在我们的手下非常的乖,性情看起来也十分的温驯,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残暴无比的克凝兽竟也会有这种神态。

    手中的炎晶果还没有喂完,忽然有系统的提示:“克凝兽愿意跟随你,作为你忠实的坐骑,你要收留它吗?”

    系统的声音让我发了一阵子的呆,待回神过来时,立刻用颤抖的声音回答了同意。这实在太令我兴奋了,这老天对我真是没法说的,我竟能拥有一只高级的魔兽作为自己的坐骑,这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啊,我敢保证,在《太梦》这个游戏的这个阶段,绝对还没有人可以弄到这样高级的坐骑,这一下我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做了一回天下第一了。

    更令我兴奋的是,在《太梦》游戏中,像克凝兽这样高级的坐骑,可是很值钱的东西啊,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它到底价值几何,不过想到在游戏中由系统提供的最普通的马,也要上万的银币,而那些马和我的克凝兽相比,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完全不能相比,我就知道,我简直是捡到宝了。

    “恭喜龙藤获得新坐骑,请为你的坐骑命名。”

    “泰山。”我脱口而出,克凝兽这样的体形,只有叫泰山,才可以称得起它啊。

    我的话刚落,我发现自己的控制面板又多了一项新的内容:坐骑。

    我打开它,查看我的坐骑—克凝兽的状态:

    泰山(?级土系魔兽)忠诚度:90

    血值:40000

    力量:1360敏捷:320智力:120

    速度:0—160m\/s载重:1200kg

    攻击力:840防御力:1200

    技能:(1)冲撞攻击(40%击晕)

    (2)大地之铠(4级)

    真是暴强啊,真不愧是boss级别的魔兽,我相信没有几个人可以抵挡得住它的一次冲撞,但是,它的智力是怎么回事啊,竟比我的还高,难道说它比我聪明吗?真是不可思议!

    我和雅儿立刻爬到它的背上,说起来真有点丢脸,我们花费了不少时间才可以爬上去,这家伙实在太大了,和朱罗纪的暴龙有得一比。不过这家伙的上面,倒是一个看风景的好地方,不但可以看得很远,而且,还可以享受清风拂面的好处。克凝兽的背很宽,它走得很稳,坐了一阵,我竟感觉到没有多大的颠簸,真是极品啊!我大发感叹,刹那间,我想到一个可能可以迅速增加实力的方法,我的坐骑骑着有如此少的颠簸,而且又够宽阔,我完全可以在这上面练刀,甚至还可以在这上面打坐练内功呢!

    我以前说过,内力值的增长有三种方法,上线,打坐,吃药。上线和吃药我们就不说了,专说这打坐。在这个游戏中,打坐是有要求的,它首先的要求是打坐的人要一心一意,也就是说你如果要打坐,那你就不能再做别的事情,如果你正在做着其它事情,那你当时就无法打坐。其次,打坐的地方也是有讲究的,它首先要求那地方要比较安静,因为,打坐的人只要被外界干扰了,那么他的打坐就会中断,当然,被中断了还可以重新再来过,不过,打坐的过程中,它们的内力值增长是不同的,刚开始时增长比较慢,待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增长速度就会快一点,这样,每过一段时间,内力值的增长速度就会增加,到了一定的时间,内力值的增长速度就会恒定在一了速度上,这个速度就叫最高速度。不同的功法,它们的最高速度是不同的,当然,不同功法要达到这个最高速度的时间也是不同的。所以,打坐讲究的是连续性,连续打坐10个小时,其效果比断断续续打坐50个小时还要好。

    我立刻尝试了一下,得出的结果让我兴奋不已,真的可以啊,这样,以后我即使走路,也可以在克凝兽上练内力了,也就是说,我有比别人更多的时间练内力,那么,自己成为高手的可能性就更高了,泰山,你可是我的好宝贝啊。

    让克凝兽自己走,我自顾地打坐起来,不知过了多久,待自己的内力值的增长速度达到6.7时,我被人们的惊呼声所惊醒,睁开眼,却发现克凝兽的旁边围了许多人,他们正对着克凝兽指点着,其中有一个人,拦在克凝兽的前面,正对着雅儿大声地问着。然而,雅儿却不说一句话,只是看住我。

    什么时候围了这么多人了?我忙查看了一下四周,发现我们正在一条比较宽阔的大道上,大道不远尽头,是一座样式古典的小镇。好家伙,泰山栽着我们,不知不觉竟来到了有人烟的地方了。

    也许它们从来没有看见过有克凝兽这样大的坐骑,我们的一切似乎对他们有巨大吸引力,他们围着我们,不住的在指指点点,小声地议论着。有一些美眉,看上我的目光已经变得奇怪起来,她们之中的一些人,在克凝兽的下面尖叫着,不住地向我摆手,那情形,好像是在追某一个大牌的歌星影星呢!而坐在克凝兽那高高的背上的我,地面的东西看起来一下子就渺小起来,慢慢地自己竟生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呢!这种感觉很好,感觉似乎自己一下子变得伟大了,怪不得以前的皇帝,都喜欢高高在上地坐着,敢情是追求这样的心情啊。

    “喂?问你呢?小子,是你话事吗?考虑一下吧!我再加多100000银币,这下总共350000银币了,可以了吧!”耳边传来的嘈喳声打断了我正在想进一步体会的感觉,我闻声看去,却是一个全身穿着耀眼的盔甲的玩家指着我的鼻子在大叫。我们坐得太高,那人只能极力地昂着头。

    “雅儿,那个人问你什么了。”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好问雅儿了。

    “他问我们的坐骑卖不卖,还说他是埠团的老大。”雅儿面无表情地答复道。

    “这位英雄,如何称呼?”我高高在上地问道。

    “你没有听说过暴雷手吗?”那人十分不悦。我摇摇头,那人怪眼一翻,大声道:“你这人是怎么搞的,那有像你这样玩游戏的,竟然连风云榜都不看,小子听着,我就是34区风云榜排名第11的暴雷手雷暴,埠团的老大,我们现在还在吸收会员,如果你加入了,我可以马上批准,你这人玩游戏不够灵光,加入我们以后,有我们罩着你,你很快也可以上风云榜的。”

    风云榜是游戏公司弄的一个排名榜,每月一排,每次排12人,想要参加排名的人,只要交上10000的银币,然后让参加的人进入一个特殊的竞技场,以npc作对手,挑选出48人,再随机配对,进行淘汰赛,最后决出12人的排名。由于游戏太大,于是把游戏的地图划分成许多了区,每个区都有一个榜。这个风云榜吸引了很多人参加,这个雷暴竟可以从那么多人当中脱颖而出,倒是有几分实力呢?但这家伙,也太不知自爱了,竟是一个如此臭屁的家伙,但人家怎么臭庇是人家的事,于我无关,于是我摆出一付敬昂的样子,拱手道:“原来是雷老大,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红叶镇,还是别说这些了,你的坐骑怎么样才愿意卖?”雷暴很不耐烦地摆手道。

    “我出500000银币!”突然从人围中传来一句很大声的喊价声。众人闻声望去,却见一个壮如铁塔的大汉从人群中挤出,他的后面,还跟着一对人马,大约有20几人的样子,他们或高或矮,或肥或瘦,几乎每一个都很有特点,其中有一个女的最特别,竟然对着人群大抛媚眼。对这飞来的艳福,很多人承受不起,当场就有人吐了起来。天下见间怎么会有这种尤物呢?我还没见过有人的脸可以长成这样的,那张脸,好象是一个南瓜被人踩过,掰过,然后再把它们凑在一起,她的脸,太富有想像力了。

    “你是谁,敢和我雷暴抢生意,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雷暴朝来人嚎道。

    “我才懒得管你是啊猫啊狗,想要买这高级魔兽就拿些本事来。”那大汉不为所动,大大咧咧地说道。

    “埠团的人听着,这些人不把咱埠团的人看在眼里,给我灭了他们。”雷暴的脾气果然够爆,一言不合就拉开架势干将起来。雷暴的话刚落,四周马上抢出几十人来,把铁塔一行人都包围住,各自拿出武器,对着铁塔他们。

    随着铁塔来的人却蚊丝不动,似乎没有看见自己四周明晃晃的武器,该干什么仍干什么,一点也不把埠团的人看在眼里。

    “埠团?没听说过,你们是从那儿冒出来的土包子,一起上吧!对付你们这些小虾米,无论多少,我铁塔一个人就可以搞定。”铁塔不知从那儿摸出一支小巧的墨绿色的小棒子,对着雷暴扬道。

    “风神杖!铁塔?你们是骇党的!”雷暴忽然惊慌起来。

    “算你有见识,不错,我就是骇党的门神铁塔,放马过来吧!”

    “哼!算你们狠,兄弟们,咱们走!”雷暴愤愤地丢下一句话,带着一帮人转身就离开了。

    “没胆的家伙!”铁塔啐了一口,转过头对着我道:“这位小兄弟,见笑了。”

    “你们骇党很威风啊,单是名字就吓跑了一个风云榜的人物。”我淡淡地说道,同时心中却掀起了波澜,这骇党可是一个在游戏中名气很大的组织,他们的组员也超过万人,控制着三个大城市,实力非同小可。骇党招收的组员都是一些怪人,他们号称三大怪,即人怪,性格怪,所练的许多技能也怪。由这些怪人组成的骇党,没人敢去惹。怪不得已经上风云榜的雷暴要虎头蛇尾了。

    “那是其它帮派的兄弟们给面子,其实我们骇党也没怎么样。”铁塔谦虚地道,但却被他旁边的那个风**抢过白道:“铁塔,你少在这儿得意了,我们骇党是什么料我们自己还不清楚吗,别人怕我们骇党,是因为我们从不按常理出牌,惹到我们骇党,就要应付我们层出不穷的招数。我们骇党,都是一些喜欢惹事的家伙。”

    风**不等铁塔有什么反应,对着我自我介绍道:“帅哥,我叫舞蝶,跳舞的舞,蝴蝶的蝶。”

    “舞蝶,你又在……”铁塔刚想插话,却被舞蝶瞪了一眼,他马上不敢作声了。

    “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可以告诉我吗?”舞蝶面向我时,马上又换成了笑脸,只是,她的笑容未免太恐怖了,让人看了直想尽快逃离这儿。

    “在下龙腾,舞姑娘,你的名字很好,我还要去办点事,咱们后会有期。”我在克凝兽的背上向他拱拱手,就想马上离开。

    “慢着!龙兄弟,你的坐骑很特别,我很喜欢,你开个价吧!”铁塔见我要走,立刻拦在克凝兽的前面。

    “铁塔,你太过分了,人家不想卖,你干嘛拦住人家!”舞蝶对着铁塔嚎道。

    “舞蝶,你又来了,八字还没一撇你就开始帮起他来了,舞蝶,你怎么每次见到帅哥都要横插一脚呢?以前的我就不说了,可是这个,人家已经有了女朋友的啊,你看看,他的女朋友可是少有的大美人啊!人家郎才女貌多般配!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铁塔竟在众人的面前数落起自己的伙伴来,骇党的人行事,果然毫无顾忌。

    “要你说!我就是喜欢他,就算他有女朋友又怎么样。”舞蝶也真够狠,被铁塔那样数落竟没有觉得丢脸,反而在众人面前公开宣布自己的追求,该是要表扬她有勇气呢还是骂她厚颜无耻呢。

    “舞蝶,说得好,我们支持你,上吧,泡了这小子。”跟着他们来的众人竟异口同声地附和舞蝶,还有人高声的对我喊道:“姓龙的小子,我们的舞妹妹是天下少有的好人,你一定要接受她,如果你让她受了委屈,小心大爷我的拳头。”更有人高叫道:“小子,你快点从了吧,否则让你鼻子开花。”

    “舞姑娘,这种事情是要讲缘分的,是两个人你情我愿的事,无法强求的。不是有古话说:‘强扭的瓜不甜吗’?我相信,舞姑娘,你以后一定会找到自己的好归属的。”我不想惹这个麻烦,于是好言相劝,希望打掉舞蝶的想法。

    “我不管,我是认定你了,我会一直磨到你愿意为止的。”我的话太缺乏说服力了,舞蝶仍然坚持自己的主张。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放过我?”真是不知好歹的女人,我显得不耐烦了,其实我平时是很少发脾气的,可看到这个如此丑陋的女人在纠缠自己,心中就不禁升起一股火气,这真是不知所谓的女人。

    “龙,你发火的样子也很可爱啊,我越来越喜欢你了。”舞蝶对着我展颜一笑,我看到她那厚厚的嘴唇就想吐,这个女人难道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羞耻吗?

    “要我放过你也可以,你让我跟你一个月,如果我仍无法得到你的认同,我就立刻走,否则,我就一直跟着你,还到处宣扬我是你的女朋友。”舞蝶恶狠狠地说道。

    “不用试了,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喜欢你的。”我斩钉截铁地说道。废话,这还用试吗?跟你在一起,我已经是很努力地克制自己不要吐了,接受你,这不是开玩笑吗?

    “你不答应吗?那我以后就会跟在你后面,不断地骚扰你,让你干不成任何事情。”舞蝶威胁道,还指着雅儿道:“喂!你叫什么名字,只要你离开龙腾,我可以给你一件黄金装备,干脆,你开了条件吧。”

    雅儿没有说话,只是靠紧了我,看她的样子,应该是被舞蝶那凶神恶煞的表情给吓着了吧。

    “姑娘,请你自重。”我强忍着气道。

    “喂,我说你呢?快点离开龙的身边,你要什么条件,尽管开出来好了。”舞蝶不理我,继续指着雅儿道。

    “不对啊,舞蝶,那小子身边的女孩好象是人偶呢,恩,有这么生动的表情的人偶应该是梦幻级别的,看来,这小子的家境还不错哦,竟能拥有这种昂贵的东西。”一个脸色苍白,满身鬼气的家伙指着雅儿对舞蝶道。

    “太好了,既然是人偶,那就好办多了。”舞蝶大笑起来,那看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脸扭曲得更厉害了。“龙,你是我的了,你休想逃开我的手掌心。”

    对这了女人我不想再浪费自己的口舌了,只是冷哼一声。

    “鬼手,龙似乎还不清楚我的性格呢?你告诉他,不顺从我的人会怎么样。”

    鬼手听到了舞蝶的点名好象被蛇咬了一般跳了起来,心有余辜地说道:“小子,我告诉你,她是魔鬼,是上帝派下来专门折磨我们男人的怪物,她是整人的专家,也是扼杀祖国花朵的黑手,但凡被她纠缠上的人,不死即疯,而且,没有一个能逃得了。他们被她纠缠得死去活来,有一个还为此删号了,这么多有着美好前途的青年啊,就这样被她毁了。舞蝶,你这样会下地狱的。小子,我想你还是答应让她跟你一个月吧,否则我不敢保证你以后是不是还有人生,她真的是魔鬼来的。”

    “哼!老子不怕!她敢跟着我?我就一刀砍了她。”我毫不为鬼手的话所动,一字一句地说道。

    骇党的人都笑了起来,鬼手指着我笑道:“小子,不要说这些孩子气的话了,你难道不知道杀人要付什么代价吗?除了正当防卫,不管你以任何理由杀一个人,可都是要被系统处以两倍复活费的罚款啊,而且,被抓住了,还要坐一整天的牢的。我想你还没有去那鬼地方呆过吧,看你嫩皮瘦肉的,你不可能撑过两个时辰的。”

    铁塔说的没错,《太梦》这个游戏对杀人的惩罚实在是过于严厉,不但要罚款,而且还要坐牢,曾经有人用风花雪月来形容游戏的牢房,风花雪月和牢房明显是两个天地,它们照道理应该凑不到一块,但这个形容才一提出,立刻得到了众玩家的一致赞同,他们表示,只有这风花雪月,才是牢房最恰当的描写,以致从那以后,玩家把牢房叫做风花雪月的场所。在游戏中,只要进入了这个所谓的风月场所的玩家都胆战心惊,说那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地方。在那地方呆过,多少会给人的心里带来阴影,于是许多玩家为此联名向游戏公司抗议,游戏公司最后做了一个改动,允许玩家用钱赎罪,可以用十倍的复活费换一天的牢狱,这个价格很高,但是几乎所有要坐牢的玩家,只要出得起,却都选择了用钱换。这使得赎罪的钱成了游戏公司一笔巨大的收入,以致被别的游戏公司指责说lx公司用了不正当的手法敛钱,为此还曾上过法院呢?

    “而且,我们骇党也不会坐视你欺负舞蝶的,只要你敢动一下她,我以骇党队长的名义宣布我们整个骇党以你为敌。”铁塔旁边的一个大门牙议正词严地警告我。

    “谢谢狼牙队长。”舞蝶回头对他们的队长微笑着。

    看到我低头不语,狼牙有继续道:“如果你对舞蝶好,你就是我们骇党的朋友,你以后有什么事,只要我们办得到,我们一定帮你。”

    “对,你只要接受了舞蝶,老子送你一把好剑。”

    “小子,你接收了舞蝶,我就随时帮你打架。”

    “……”

    旁边的骇党在一边向我承诺各种好处,听他们说得,只要我一接受了舞蝶,我就什么东西都有了。头痛啊,舞蝶的确是面目可憎,但为了她而和一个近万人的团队对抗实属不智,我没有本钱和他们纠缠,我还得努力去赚我的生活费呢?我不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但这种事情就这样对他们妥协却让我感觉自己非常窝囊,也会让别人认为我软弱可欺,以后这样的事情将会不断发生,那我以后就更加混不下去了,还是让他们知难而退吧!于是我止住骇党的人,对舞蝶说道:“跟我的人,必须有一定的实力让我认可,我可不会要一个无用的人跟着,成为我的包袱。”顿了一下我又接着道:“此外,要跟着我,还得答应我三个条件,否则,和你们整个骇团的人作对又如何?”

    “说说看,希望你不要提出一些很过分的东西。”舞蝶见我松了口,轻松地说道。

    “你学的是魔法还是武技?”

    “武技。”

    “会内力吗?”

    “会。”

    “多少年了?”

    “15年。”

    “15年啊,”我心里估计了一下,指向不远处的一小群箭猪,对她道:“看见那边那几只箭猪了吗?把它们杀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铁塔更是夸张地笑道:“小子,看你刚才所说的,还以为你是一个好汉呢?你怕了我们骇党就直说吗,我们也不会怪你的。”众人心以为然,对我嘘了起来。这也不能怪他们啊,箭猪这种魔兽,虽然样子看起来很凶恶,但真正的实力却不怎么样,连叼奶嘴的人都可以轻松地杀掉它们,更不用说拥有15年内力的骇团成员了。

    “铁塔,你要死吗?”舞蝶恨恨地瞪了一眼铁塔,“龙,有别的要求吗?”

    还算是一个比较聪明的女孩,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点点头道:“是的,杀几个箭猪谁都可以,如果没有一点限制,那么,这场测试就是笑话了,听好了,我的要求是你要用内力直接震死它,而且,每只你只有三掌的机会,此外,除了手掌以外,你的任何地方不能和箭猪的身体相接触,否则你就算输。”

    我的话让众人沉静了下去,铁塔也不笑了,他想了一下,立刻指着我大声地说道:“你这是刁难,三掌震死一只野猪,以15年的内力水平,这是不可能的!”

    “不行吗?”我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哼道。

    “当然,找到了箭猪的弱点,对着它薄弱的地方下手,有15年的内力基础的人,完全可以做到两掌一只,但每只只能发三掌,就不能保证每掌都能打到它们的弱点了,而且,除了手掌,别的地方完全不能和野猪接触,这不是强人所难吗?箭猪这种魔兽,别的地方不行,速度可是一流的啊。”随着铁塔的话,下面也都议论纷纷起来。我止住众人,道:“我的要求不会更改,你自己不行只能说明你的水平太逊了。”

    很多人私下想了一下,都摇摇头,但却没有人对我提出不可能这样的词了,众人心中也都知道这样的要求并不算很叼,只要有人的速度够快,是完全可以做到,速度,是这场测试的关键。然而,这样的速度,又几个人有呢?

    “我接受。”舞蝶想了许久,断然道。

    “有意思,舞蝶你过来。”狼牙招手让舞蝶过去,然后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着,他们说什么我不知道,但看见舞蝶的眼睛亮了起来,我就知道,她有办法过关了,果然,舞蝶得到狼牙的面授机宜以后,轻松地走到那几只箭猪的前面,在箭猪露出敌意前,迅速地啪向其中一个的耳朵,无论是什么动物,耳朵都是一个致命处,而且,耳朵不禁管听力,也是管平衡的,而且,耳朵跟脑很近,耳朵受到重创,那只箭猪立刻倒了下去,虽然它没有死,但是在未来的十几秒内它不可能站得起来了,当然也无法攻击了。这十几秒是转眼的时间,但它已经够那只箭猪死上几回的了,舞蝶在那只箭猪没有自卫能力的瞬间,立即对着它的魔核处连按了两掌。魔核处是所有魔物的弱点,它就如其它生物的心脏,被人袭中,必死无疑,只是所有的魔物魔核的地方防御都很强,它们和别人搏斗的时候也会特别保护它们的魔核。所以,和魔兽搏斗,虽然明知它们有一个这样明显的弱点,但玩家们几乎都放弃了这个最致命的弱点,而去寻找其它的,能达到比较大的伤害的地方。

    在《太梦》这个游戏中,如果一个人的出掌速度够快,它的威力是可以被累加的,舞蝶那发出两掌的速度完全达到了累加的效果,这种累加的效果立即突破箭猪魔核处的防御,然后,那只倒霉的箭猪马上一命呜呼了。

    那儿一共有9只箭猪,它们对这突然而来的事故还没反应过来,待其中一个倒下去以后,其它的箭猪才醒悟到自己的族群被攻击了,它们发怒了,对着舞蝶咆哮起来,近十支泛着蓝光的黑箭袭向舞蝶。箭猪发射的箭是它们的杀手涧,这些箭长在它们的背上,不但有毒,而且发射的速度很快,它们是对付箭猪唯一麻烦的地方,但它们的背上的箭只有3支,只要待它们的箭耗完了,它们几乎是一群待屠的羔羊了。

    箭猪对着舞蝶发射的箭又狠又急,但舞蝶的表现很好,她就像一只蝴蝶在箭雨中飞舞,当然,她是蝴蝶中最难看的种类。不过即使这样,我也不得不说,她的动作很优美,如果把她的脸蒙住,在场许多男生就都要留鼻血了,真是造物主的遗憾啊。

    箭猪的箭被舞蝶一一躲过,箭猪立刻停止了发射,它们开始以舞蝶为中心,围了过去,想不到,箭猪竟然也有些小智力呢!知道自己的杀手涧不能这样耗完,我们伟大的**不是曾说过,在发射架上的导弹是最具威力的,这些箭猪,也深明这个道理呢!

    不过,舞蝶也不是傻子,不等它们的包围圈合拢,立刻又对其中一只箭猪的耳朵上来了一击。箭猪只有8只,它们想包围舞蝶,不得不分散开来,这让舞蝶有了可趁之机,在击倒一只箭猪以后,还有时间迅速地对着倒下去的箭猪连来两下狠的,又有一个箭猪被干掉了,它们的包围圈也出现了缺口,又急又怒的箭猪立刻对着舞蝶又是一阵箭雨,这一次的箭雨可不同上次了,因为箭猪几乎已经对舞蝶形成了包围圈,它们所发的箭雨错落有致,舞蝶在箭雨中翻飞跳落,再一次化作一只难看的蝴蝶,诶,可惜了,少了一只箭猪,它们的箭雨有了缺口,否则箭雨也不会被舞蝶这样轻松躲了过去,并且还让她顺势冲出了包围圈。

    “好!‘众人立刻对她欢呼起来,刚才舞蝶那柔美的动作,一下子征服了他们,使得他们不禁哄然叫好。

    冲出包围圈以后,舞蝶就围着箭猪跑起来。野兽就是野兽,箭猪被舞蝶引得团团转,转了几圈以后,他们已经完全不成队型了,它们也没有机会一起发射它们的箭了,少于3个箭猪发射的箭完全是不可忌的,接下去的半个钟头,它们就被舞蝶一一放倒了。从开始到现在,整个猎杀的过程舞蝶的动作犹如行云流水,表现得可圈可点。待最后一只箭猪倒下时,全场立刻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龙公子,请验收。”舞蝶喘着气走到我的面前,故作轻松地说道。

    “你勉强合格。”我无可奈何地说道,在这么多人的前面,我是无法刁难她的。

    “耶!”舞蝶立刻对着众人作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刚做完这个动作,她的双脚一软,马上就要倒了下去,骇党一群人,连忙扶助她,却发现她的力气已经耗完了,毕竟,要保持那种速度,力气消耗是很大的,她能坚持下来已经很不错了。

    “说出你的3个条件吧。”舞蝶挣扎着站起来,虚弱地说道。其它的人也立刻静了下来,听我要出什么样的条件。

    “第一,以后你要听我的。”看着她虚弱地喘着,我的心有点软了,已经计划好了的比较苛刻的条件说不出口来。

    众人听了我的条件,也不禁露出了失望的神态,他们对我测试舞蝶的事还念念不忘,还以为我会提出上天摘月这样的要求呢?

    “第二,你必须付我300000银币。”

    “为什么?我们的纯洁的交往不应该跟钱惹上关系的,给了你钱,就不是正常互相交往了,而是变成雇佣关系了,我不同意。”舞蝶首先反对。这小妮子,脑子还转得比较快的,竟然一眼就看穿了我的预谋。

    “对啊,你这小子太狡猾了,不能给你钱,我们大家也不要给它东西。”铁塔一拍脑门,大声地说道。

    “不给钱,那就免谈了。”我一点也不为所动。

    “好,我给,不过我没有那么多现钱,给你一条项链抵数吧。”舞蝶从脖子上取下了一条银亮的项链,对着众人说道:“这是天宝项链,上个月在在可难城的布阑拍卖会以760000银币拍得,现作价300000银币。”不理众人的诧异,她把项链丢了上来,我一扬手把项链接过,脑中立刻影出项链的数据。

    天宝项链

    属性:风

    防御力:减少30%风系伤害

    减少10%各系伤害

    增加15%的攻击速度

    增加10%移动速度

    真是好东西!但我不能收,我随即明白了舞蝶的真正用意,她这不是在向众人暗示,这是她的定情之物吗?好厉害的女孩,我想用银币划清界线,她却更胜一步,来个送物定情。不要小看她,她的鬼心眼特多。

    “舞蝶,你还是给我钱吧,我不能收你的项链。”我把项链推回。

    “你是不是男人,你说这项链的价值不够300000吗?推来推去的,像个娘们。既然给了你了,我不会再要回了。”舞蝶忽然大声地嚷着,不待我说话,立刻又说道:“快说第三个条件。”

    我没有回答她,而是指着四周的玩家对她道:“你可以把项链卖给他们啊,我想,它一定卖出超过300000的价钱的。”

    舞蝶脸板了下来,闷声说道:“要卖你自己卖,你卖多少钱都不关我事,我已经把项链给你了,怎样处理是你的事情,你只要承认,这项链价值有300000银币就可以了。”

    这一下麻烦了,看舞蝶的样子,她是不打算要回项链了,也就是说,我已经是项链的主人了,即使我立刻转手卖出去,也改变不了舞蝶曾经给我项链的事实,我这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项链在我的手中,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收也不是,放也不是。

    “快说第三个条件。”舞蝶见我犹豫,忙分散我的注意力,恶狠狠地催我道。

    “第三,就是我每天只能让你跟4个钟头。”我投降了。

    “我答应了,耶!我成功了。”舞蝶的脸立刻露出了笑容,众骇党的人却轮流给她道喜,看着他们高兴的样子,我好象感觉自己一下子伟大起来,能给别人带来快乐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呢!然而的下一秒,使我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铁塔他忽然翻身跃上克凝兽,对着众玩家宣布:“各位兄弟姐妹做证,龙藤和舞蝶刚才已经互相交换了定物,进行了庄严的订婚仪式,请大家祝贺他们。”

    众人一愣,但马上反应过来,接着就热烈地拍起手来,还不住地在下面起哄。“我们没有!”我忙站起来分辩,但众人那里理会我的声音,他们惟恐天下不乱般地欢呼着,甚至有人用魔法放起了烟花,更有人给我们散了鲜花。而舞蝶却在一边配合地向四周鞠躬。我的天啊,大家怎能这样是非不分,这一幕闹剧,他们从头看到尾。可是,他们依然配合铁塔起哄,这简直是助纣为逆。

    “老公,快一起来答谢大家的支持。”舞蝶竟还要火上加油,向我喊道。我一发狠,立刻下了线,我决定,我要一周不上线了,刚才答应的东西,让它见鬼去吧!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