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霸刀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第56章 霸刀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老人看见我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于是给我解释道。“爷爷,我以前以为,只有剑才需要这样,原来刀也可以的啊!”我回答道。“炼刀和炼剑的技艺,其实有很多的地方是共通的。”老人颔首着道。

    刀大叔不断地敲打着镶了钢条的铁块,慢慢地,我们再也看不出铁块里曾经有钢条的痕迹了,刀大叔已经把那几条钢条,完美地溶进了那铁块里了。但刀大叔似乎没有看见那铁块的变化似的,还是连续不断地把铁块回炉,接着夹出来敲打,也不知道这样的过程经过了多少回了,而刀大叔,似乎还要继续着这样单调的程序。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站在那里,已经有些走神了,待我有些清醒的时候,我讶然地发现,那铁块,已经重新形成了一把厚背刀的粗胚了。看见了刀的形状,我的兴趣又回来了,接下来,我津津有味地看着那厚背刀的刀身慢慢的延长,从一尺拉伸到两尺,从两尺又伸展到三尺。现在,刀的样子已经基本上出来了,刀大叔戴起旁边的一只厚厚的手套,握起刀,挥舞了几下,摇摇头,把它丢进炉里,接着把刀夹出来,继续敲打。

    不久,又重新握起来挥舞着,继续修改着。这些修改,有大有小,有时只是打出一个角,而有时却是截下一截下来,而随着这些修改的继续,刀大叔的神色却越来越沉重,他有时,甚至会向老人投来求救的目光,但每次,只是得到老人含笑的鼓励,于是,他又继续了下去。我对打造武器可以说得上是一窍不通,但我知道失之毫厘,缪之千里的道理。刀大叔无疑想打造出一把自己最得意的作品,但要求越高,那么失败的可能就越大。

    如果在打造的过程中,有稍微的差错,那么,所打出来的刀,就会面目全非,一把好刀,就会伦为凡铁。

    最终,刀大叔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向旁边的一个人点了一下头,而那人却匆匆离去了。不久,那人提了一大桶水回来,这时,刀大叔又瞧向了老人,我们知道,他对最后的淬水没有把握,想让老人出手了。老人仍是摇头,说道:“小刀,淬水非常的重要,一把武器好不好,关键在淬水上。这把刀是你自己的作品,理应由你来淬水,如果你要求别人的话,那么,你永远也成为不了真正的制器师,不能自如的淬水,你的技艺,永远只是二流。”

    “不要紧张,你淬水的能力,在你的几个师兄弟中,是比较好的。淬水至为重要,它决定武器的好坏。你前面那些工作,只是小打小闹的玩意儿,只有淬水才能显现出真工夫。前面的工作你做的再好,如果不是由你亲手淬水,那么,这把武器就不算是你的作品。你不是一直想让自己打制的武器在外面大放异彩吗?这就是机会了。”

    老人看见刀大叔迟疑着下不了手,继续说道。

    刀大叔听了老人的话,咬咬牙,这时老人又说话了:“火候和时机是淬水比较重要的东西,但一颗冷静的心却是进行这项工作最为关键的保证,放松下来,心里不要有荣誉得失,你的心,除了你眼里的刀,不应有其它的东西。

    这些你以前做得很好,为什么在这最关键的时候,却全忘记了?”听到了老人严厉的声音,刀大叔的身体有了一丝颤动,但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当他抡起巨锤,敲打了几下那刀以后,我们在也在他的脸上看到任何的焦虑和不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的祥和。

    看到了刀大叔的表现,老人很满意的点着头,轻声对我说道:“孩子,炼制武器最重要的淬水,而淬水的关键,除了时机和火候以外,水质也极为重要。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下面有一口泉水,这泉水非常的好,我在这里落脚,完全是因为这泉水的原因。没有好的泉水,想要炼好武器,简直是不可能的。”“爷爷,我知道,你在游戏的外面,是一个非常好的炼器大师。我想问一下,你为什么要进这个游戏来呢?难道,这游戏真的可以提高你的炼器技艺吗?”我看着老人慈祥的笑脸,问了一个不是很合时宜的问题。

    “孩子,我进这里来,是因为有一个老朋友拉我进来的,他说这游戏设计得非常好,对百行百业,无所不包。游戏的设计者,更是一个天资纵横的人,他对炼器,也有非常高的见解,他把他的见解,溶进这游戏里来了,如果我想要提高自己的炼器水平,就要进这个游戏里来。”老人像是缅怀往事似的,笑着说道。

    “我刚开始还不相信呢?但这拗不过自己心里的好奇,于是就进来了,当我半信半疑地尝试着打造了一件小东西的时候,这个游戏真的让我大吃一惊,它们的所有设定,竟然跟真的一模一样,我想,如果游戏的设定者,不是一个对炼器非常在行的人,是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的。”老人继续说道。“爷爷,你和游戏交流得怎么样了,以爷爷的技艺,相信应该是游戏里的最顶端的炼器师了吧?”我又问道着。老人摇摇头,说道:“我还没有到达这游戏里的最高级别,这说明,我离这个游戏的创造者,还差了一个档次。我曾经让我的那位老朋友帮我引见一下,让我见见那位游戏设计者,好当面的交流一下,但我的那位老朋友说,他也没有办法联系到那人,以前,也都是那人来联系他们的。”

    看到老人遗憾的表情,我的心情也有些低落,说道:“爷爷,这个游戏的设计者,真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但如果爷爷想要拜访他,可以去lx公司的总部去啊!这个游戏,就是lx公司弄出来的,我想,那里就算找不到他,也一定会有他的消息的。”老人慈祥地看着我,说道:“孩子,lx公司只不过是那人的事业在一个对外的窗口罢了,那里的领导人,也不过是他的一个手下在指挥,在那里,是绝对找不到那人的。

    不过,听我的那个老朋友说,还有一种方法可以见到那个人,那就是把自己的职业炼到极至,那么,那人就会自动的出来找你了。”“爷爷,炼器的极至是什么?”我问道。“灵器师,听说,到达这个级别的炼器师,炼器可以不籍诸物,但具体是什么样子,我也不明白,我还没有看见过灵器师炼过东西,也就无从理解灵器师炼器是什么样子的。”老人苦笑地说道。“灵器师?!”我的心里,忽然亮堂起来,我的身边,不正是有一个灵级的制器师吗?不过,雅儿是炼制衣服的灵级大师,而不是炼武器的灵级大师,不过,我想,炼制的东西虽然有所不同,但境界一样,对老人,一定会有参考的价值的。

    “爷爷,我…认识有灵级的……制器大师。”我兴奋地拉住老人的手,连说话也都有些语无伦次了。能帮到老人,我真是太高兴了。“在那里,快带我去。”老人听到了灵级制器师以后,也抑制不住心里的喜悦,反抓住我的手道。“雅儿,过来叫爷爷。”我招手对雅儿说道。“爷爷好!”雅儿的声音仍然是那么的清脆,就像是黄莺的声音。

    老人摸着雅儿的头,点点头说道:“很可爱的一个孩子。”接着对我说道:“孩子,你等一下我,我去换一下衣服,我这个样子去拜访高人,太失礼。”“爷爷,不需要的,我说的灵级制器师,就是刚才向你打招呼的雅儿。”我连忙止住老人,说道。

    “什么?”老人仔细地看着雅儿,自言自语地念道:“这是不可能的。”“爷爷,这就是灵级制器师制出来的衣服。”我把身上的龙炎之怒脱下来,递给老人。老人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接过龙炎之怒,端详起来。老人反复地翻看着龙炎之怒,好久,老人把龙炎之怒还给我,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老人叹气是什么意思,对老人说道:“爷爷,你们这里有现成的皮吗?我让雅儿做一件作品给你观摩。”在老人授意下,有人退出去了,当他返回的时候,他的手里,已经拿着几块不同种类的皮。

    那人把所有的皮递给了我,我接了过来,沉甸甸的。“雅儿,你的灵气恢复多少了,还足够做一件衣服吗?”我问雅儿道。“哥哥,雅儿的灵气,已经恢复有三分之一了,我们要做什么衣服啊!”雅儿问道。“孩子,做一个刀鞘吧!”老人代替我回答道。“雅儿,做刀鞘。”我向她点头着。我手中的衣服飞了起来了,接着,有豪光从毛皮里透出来,接着又是一阵白光,让人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当大伙张开眼睛的时候,一个刀鞘,就在这几秒的时间里,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了。我把刀鞘拿过去给老人看,老人却只是摇头,没有接我递过去的刀鞘。“孩子,谢谢你帮爷爷找到灵力裁缝,也很感谢雅儿小姑娘给爷爷表演了这么精彩的制器方法。”“爷爷?”我听着老人的话,感觉老人似乎对雅儿的表演不太满意,但我却不知道是什么。“孩子,灵力裁缝和灵级裁缝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灵力裁缝表明雅儿可以使用灵力来做衣服,但灵级裁缝,却不仅是运用灵力做衣服那么简单的事情。我刚才看了雅儿做的那套龙炎之怒,灵力做出来的衣服,的确有一种别人无法模仿的气息,拥有这种气息的衣服,无疑比普通的衣服多了一种空灵的感觉,这让这衣服看起来更加自然。但这只是用灵力做衣服而已,这就像是两种不同的布料,一种衣料很好,另一种比较次,但这两种衣料在同一个人的手里做出来,它们的区别,也只是布料的优劣而已,其它方面,并没有改变。”老人努力地给我讲解灵力裁缝和灵级裁缝的区别。“对不起,爷爷,我分不清灵力很灵级的区别,让爷爷失望了。”我有些内疚地说道。“不要紧,你让雅儿给爷爷表演,爷爷已经很开心了,而且,爷爷也不是一无所得,看了雅儿做衣服,我明白了,灵级就是能灵活运用灵力的一个境界,我现在所缺的,就是没有灵力,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样去修炼灵力。”老人安慰我道。“雅儿,你身上的灵力是怎么得来的?”

    我想,具有灵力的雅儿,应该懂得一些修炼灵力的法门。“哥哥,雅儿也不知道。雅儿懂事的时候,身上就已经有这种东西了,听爷爷说,这种东西,就是灵力。‘雅儿摇头回答道。唉!那老家伙应该知道的,只不过,他因为坏事做多了,早早就去了,如果他没有那么块走,我也许就能得到一些比较实惠的好处吧,不过,他能给我的,更加有可能是一些更大的厄运吧。“爷爷,也许魔力就是灵力的一种吧?爷爷,你不如去四季厅,修炼一下魔法。”

    一直没有说话的柳姿忽然说道。“柳姐,魔法只是游戏里一个虚幻的职业而已,在现实的生活中,不可能出现魔法师,也就是说,魔力跟成为灵级制器师是没有关系的。”我反驳柳姿道。“孩子,话也不能这样说,我发觉,这个游戏里的东西,都有可能在现实里存在,魔法同样如此,反正我现在怎么努力,对炼器也无法再进寸功了,试一试其它的路子,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开始。”老人微笑地说道。我没有再说什么了,这种事情,实在不好说,这时,忽然听到了众人的喝彩声,我们闻声望过去,只见刀大叔,对着一把巨刀,手舞脚蹈。而旁边的主人,却不住地向他贺喜。

    我们已经明白了,刀大叔,他已经成功了!我仔细地端详着那把已经打造好了的大刀,这是一把厚背刀,刀柄长一尺多,刀身长5尺有余,整个立起来,它的高度比我还高出很多。刀背的那一边,有三个连续的峰波,在刀头的三寸以前,却有一个大的空心的圆圈。刀刃的一边,却略呈弦月的形状。整把刀,看起来,霸气非凡。我查看了一下大刀的资料,嘿,好家伙,这把刀的攻击力的上限竟然达到了300,而最下限却只有30。然而,这还不是令人很吃惊的,它的攻击,附带着30%的机会导致被攻击的生物眩晕攻击,30%的撕裂伤害。此外,它还有一个很奇怪的能力,那就是有10%的几率恐吓弱小生物,让它们无法动弹的能力!“好霸道的刀!”感觉到从刀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杀气,我脱口说道。“小子,你有眼光,这把刀就叫霸刀!”刀大叔赞许地向我点头道。“小子,过来!试一试,看看还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刀大叔喜悦地招呼我道。我拿起那刀,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刀非常的沉,我一只手,很勉强地才能提起来,这么重的刀,先不说用来杀敌,能挥舞起来已经不错了。“哦!你看我这个记性,还没有给你和刀进行血礼呢?”刀大叔看见我很吃力地把刀提起来,一拍脑袋,说道。“血礼!”我吃了一惊,这个形式可不是什么武器都可以开的,只有那些具有灵气的武器,才可以举行血礼,难道,刀大叔给我打制的这把刀,已经是灵器了不成?

    灵器可是要达到灵级制器师才能做出来的东西啊!刀大叔也可以造灵器,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刀已经重新回炉加热了,而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压下心里的疑惑,把手腕的血管咬破,顿时,磅礴的血从手里流出,滴到那火红的刀身上,随着一阵白烟冒起,一股奇异的香味尔漫在空气中,我忽然感觉得到,我和那把霸刀,有了一种奇怪的联系,我知道,我和霸刀的血礼,已经完美的完成了。血礼不同于契约,进行了血礼的武器又或其它装备,将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就像自己身上的手和脚。大家也都知道,如果把武器运用得像手和脚那样,那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情,因为,达到这样境界的人,往往经过了很从一段时间的磨练。然而,如果和武器进行了血礼,那么,人们可以在一瞬间达到了类似这样的境界,所以说,血礼非常的了不起。血礼虽好,但并不是任何武器都可以进行血礼的,据我所知,只有充满灵气的武器或装备可以进行血礼,其它的武器或装备,却无法进行血礼。血礼也并不是十全十美的,进行了血礼的武器,可以像手脚一样灵活的使用它们,但如果那些武器受到攻击,比如说两把武器相撞,那么,进行了血礼的武器,有可能会受伤,而这种伤害,也会同时转嫁到和它进行血礼的人的身上,其结果,往往是刀折人亡,当然,这样的前提是那人的身体和武器相连才行,脱离了身体的武器,如果被伤害,人也会影响,只是不会像和身体相连时那么大罢了。进行了血礼的武器,还有一个天大的好处,那就是,当它的主人的力量变大时,那么,这武器能发挥的攻击力也会变大,当然,它也有它相反的一面,那就是它的主人突然变弱了,那么,那武器能发挥的能力,也相应的变低。

    换一句话说,那就是这些武器可以成长。进行了血礼的武器,只有它的主人长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它的能力,而其它非它主人的人使用,则效果太减。但血礼并不是永远的,如果用一些药水,或进行某些神秘的仪式,就可以消除掉血礼,但同时,武器的能力也将受到损害,而另外还有一种不损害武器能力的,消除血礼的方法,那就是时间,只要把进行了血礼的武器和它的主人隔离一段足够长的时间,那么,血礼就会被消除,而武器的能力丝毫不变。

    我把霸刀重新握在手里,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出现了,我的心神,到达了霸刀的末端,霸刀,成为了我的手臂的延长。

    霸刀非常的重,但现在,我却没有感觉得到那沉重的重量,我的一只手,很自然地就能把那刀提了起来,挥舞起来,也非常的流畅,但挥舞了几下,我有了一丝很清晰的感觉,那霸刀,有些失衡,没有达到完全自然,但这样,应该没有什么不好影响吧!我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刀大叔说道:“小子,你千万不要这样想,进行了血礼的武器,是你身体里的一部分,只要有任何的不自然,都需要重视,就像你的身体,只要有了不舒服的感觉,你都要找医生看一样。刀挥舞起来有失衡的感觉,那时刀头太重了,你一定要细心的体会,一定要做到让霸刀和你自己,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没有任何的间隙。”我点点头,接下来,我不住地体会着,而刀大叔,则在旁边,不停地帮我修改着,最后,我把霸刀握在手里,就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我再也感觉不到霸刀,我的心里,也完全没有了霸刀,这霸刀,终于完美地被刀大叔修改好了。

    “刀大叔,这霸刀很完美啊!”我舞得尽至,然后一招力劈华山,凌空劈下,接着听到哄的一声,我的霸刀顿然地停在离地面两分处,那气势,立刻让地面的灰尘翻滚着飞扬上来,而那犀利的刀气,却深入了地下,待那尘埃落定,那地面,则留下了一条深及3寸的刀痕。

    “那是当然的了,这可是你刀大叔呕心沥血的作品,还有你其它的叔叔的帮忙,打制这把刀,可以说是会聚了我们几个师兄弟的力量啊!你说,这样打出的刀,能不完美吗?”刀大叔笑着说道。百镀一下“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