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山野村夫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第63章 山野村夫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我走了不久,就在一处密林中看见了一个老樵夫,他正抡着一柄巨大的斧头,在一棵枯死的大树上劈柴,这是我这些天遇到的第一个人,这让我好一阵激动,我非常高兴的迎了上去,却发现对方是个npc,于是有些失望的说道:“老先生,你好吗?坐下休息一下吧,我采了一些味道很好的野果,吃几个解解渴。”

    那老樵夫大约有50多岁,身体硬朗的很,拿起那巨无霸般的斧头似乎毫不费劲。听到我的邀请,回头给我一阵豪爽的大笑,虎步过来,拍拍我的肩,大声叫好。老樵夫的力量很重,被他那蒲扇般的巨掌拍在肩上,痛得我直咧牙,身子也一个劲的往下缩。

    “这野果好。”老樵夫毫不作态,拿起一把野果就往嘴里送,才把野果吞下,立刻就大声夸好起来。我看见他那恶魔般的手又扬起,忙机警地躲开,再给他来这么一下,我的腰就不用要了。

    老樵夫的手没了目标,讪讪地收起来,摸着头呵呵的憨笑着,道:“小子,这是个坏习惯,倒让你吃苦了,你可知道,我这双手力可开山劈石,当年我在帝国当军人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不长眼睛的兔崽子丧命在我的掌下,不信你可以去问问,被我打败过的那些敌人,他们还有人拿我的名字吓唬小孩子呢?当年……”

    人们说老人总是爱怀念的,这话一点不假,我面前的这位老人,口沫四溅地跟我讲起他当年如何的神勇,如何的以一敌八,如何打得对方毫无还手之力。我只听得昏昏沉沉,却又不好打扰他。

    老樵夫的话我不感兴趣,但他的那柄巨大的斧头,却一直吸引我的目光。那是一把需要多大的力量才可以挥动的东西啊!老樵夫见我对他的光辉历史不感冒,觉得自己一个人说下去也没意思,这时看见我的眼光一直停留在那柄巨斧上,不禁又得意洋洋的说了开来:“小子,没见过这么大的一把斧头吧,这可是我家传的宝物。你知道我以前有个外号叫什么吗?告诉你吧,在敌人的眼里,他们叫我恶魔的巨斧。在那里,我的巨斧给无数的兔崽子开了胸。如果你在那里的战场上看见被劈成两瓣的人体,不用说,那就是我干的啦!”

    “好厉害!”我对着老樵夫的巨斧大声的赞道:“老先生,你可以让我摸摸它吗?”

    “当然可以了。”老樵夫大大咧咧的给我递过巨斧。

    “喏!”巨斧刚到我手上,我就吃了个暗亏,我的一只手无法提起它,反而被巨斧的重量带倒在地上。

    “哈哈……”老樵夫似乎早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立刻开心的笑起来。笑了好一阵才慢慢地缓下气道:“还吃奶的小子,凭你的力气也想拿起它?你可知道这把斧头有多重吗?163斤呐!用上它。即使不出力,一头牛也挨不起一下。”

    163斤的巨斧,我就不信我拿不动你,我双手并用,猛吸奶嘴,祭出吃奶之力。顿时,我的双手充满了力量,那巨斧也猛的一下被我提起。糟糕,被我提起的巨斧忽然脱手而出,直冲上天,再重重的往下掉。巨斧夹着高速向我的头顶呼啸而来,这个我可挡不住,正想拔腿就跑,却见老樵夫轻松的把在天空的斧头接住,还顺势耍了一个板花。

    “小子,不要乱丢我的宝贝啊?”老樵夫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只觉得自己的脸热热的,自己真是太逊了,连吃奶的力都用上了,结果还奈何不了一把斧头。

    “老先生,这把斧头那么重,你可使得顺手。”我忙给自己找到了下台阶。

    “你说呢?”老樵夫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微笑道。

    忽然,我的眼前掠过一片光影,接着我的脸颊处感觉到凉凉的。再看老樵夫的巨斧,端大无比的巨斧的一边,那白灿灿的斧刃上,有十几条细细的毫毛。像忽然间明白什么东西那样,我啊的一声跳了起来,一只手捂住脸,另一只手指向那巨斧上的毫毛,心跳得几乎要蹦出来了。

    老樵夫很享受我的反应,得意地说道:“小子,是不是想说刚才你没准备,还打算重新体会一次?”

    “不了不了。”我拼命地摆手,“老先生的巨斧用得出神入化,小子不敢有劳老先生了”老樵夫听了我的话,开始大笑起来,状极为开心。他可真是一个怪物,竟然可以用这么巨大的斧子给人剃脸毛。

    接着,老樵夫又开始讲起他那神乎其神的斧技来,这次我不敢表现得心不在焉,而是认真的听着,老樵夫见我专心,讲得更起劲,教我怎么握斧,怎么使用手腕和腰部的力量,出斧的角度,砍入目标的角度。又教我怎样利用弧度以减小使用的力度,怎样更合理的运用风向来省力。怎么样的挥斧方式最能发挥斧子的力量。还教我使用斧子时怎样和呼吸的节律配合才能够不反伤到自己等等。

    怎样使用斧头可是一门学问,它博大精深,许多人耗其一生在研究它,也不见得能领略到多少。老樵夫现在跟我说的都是他这几十年来的亲身体会,一点一滴的积攒起来的。有些更是用血和肉换来的,这可都是无价之宝啊。

    我努力的记着老樵夫讲的点点滴滴,没有丝毫的怠慢。甚至还空着手,跟老樵夫在空地里比划着。教的高兴,学的开心,很快,几个钟头过去了,太阳已经开始落下山了,但我们似乎毫不知晓,教的和学的,都在不知疲倦的进行着。

    森林里的光线开始暗下来了,这时,老樵夫对我说道:“小子,今天遇到你真是开心啊!你很聪明,学得又认真,我的那几下吃饭的家伙,几乎都被你淘空了,天要黑了,我的老婆和孩子还在等我回去呢,有机会再见了。”

    “老先生,我也很高兴能和你聊那么久,也很感谢你的教诲,这里还有点野果,拿回去给夫人跟小孩子吃吧?”我把包裹里的野果全给了老樵夫。

    “小子,你的野果味道很好,人吃了好像感觉不会累的样子,也不知你从哪儿摘来的,我家的小牙子一定爱吃的,我就不客气了。”老樵夫接过野果,高兴的道,然后变戏法般从身上找出一把黑刀,递给我:“小子,我也不能白收你的东西,这把柴刀还算锋利,看你样子,全身没有一把防身的武器,就送你吧。”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东西,怕他反悔般慌忙抢过,爱不惜手的端详它起来。

    “夸克缔市矮人精工柴刀,攻击力:12-15,耐久:350。”好高的耐久性,不愧是矮人的精品。

    时候不早了,老樵夫也告别走了。我却依然在玩弄着那把柴刀。老樵夫教我的东西依然在我的脑海里盘旋着,趁热打铁,我拿起柴刀练起了白天老樵夫教我的斧法起来。

    某些东西,你知道了并不说明你懂,你懂也不表明你会用。我现在的任务就是要把老樵夫教我的斧法重新演练,让它完完全全变成我的东西,心里边知道的东西。

    慢慢地沉下心,回忆老樵夫所说的一点一滴,手上的柴刀也照记忆中的般滑动。知识的消化是一个很艰辛的工作,中医生大都记有这样一句话:“心中了了,指下难明。”这就是我现在的真实写照。虽然老樵夫所说的我都能理解,但要用出来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怎么握斧,怎么使用手腕和腰部的力量,出斧的角度,砍入目标的角度应该怎样。又怎样利用弧度以减小使用的力度,怎样更合理的运用风向来省力。怎么样的挥斧方式最能发挥斧子的力量,以及使用斧子时怎样和呼吸的节律配合等等。这些都是老樵夫教我的东西,但我现在使用的是刀,刀和斧有很多是相同的,它们都是背厚刃薄,一边开刃,利于砍的武器,所以,斧法和刀法几乎是共通的,白天老樵夫教我的斧头的用法我完全可以用在刀上。但刀毕竟还是跟斧有所不同,我得把那些使用斧头的方法,完全的转换成为刀法,还得不断的摸索才行。

    心里默默的想着老樵夫的每一个动作,把老樵夫所示范的动作一一重现,反复地体会,我要把老樵夫的经验真正的溶入我的血液里,像是自己与生俱来的一般,自己可以使用得如挥臂腕的东西。

    练了不知有多久,我的体会越来越深了,我越练越收不住,正想就这样一直练下去,直到完完全全的掌握,却突然听到了系统的提示:“恭喜你领悟到刀法的奥义,你习得技能—刀法基础。”

    我连忙打开我的技能栏却见上面显示:

    天赋技能:采集术9阶

    采矿术0阶

    战斗技能:刀法基础1阶

    我看了刀法基础的介绍,却是一个被动技能,也就是说,我只要使用刀,这个技能就会发生作用。这个技能的作用为增加刀法的攻击力,而且可以减少以后刀法的技能,我的一阶的刀法基础,可以增加3%刀法攻击力,减少1%刀系技能升级所需经验。这刀法基础,可真是一个绝好的技能啊!我一定要把它升得最高。

    嘿!有了趁手的家伙在手,我就不用急着回村里了,我打算就在外面练级,把级别练到20级以后再回村参加成年礼。药水也不用回村去买了,只要有野果的地方,我总能找得到适合的果子为我所用。

    抖了抖手里的柴刀,感觉一下它的真实,我匆匆的离开了这里。我在赶过这边的时候,我曾经看见一个地方有非常多的半兽人。半兽人是15级的魔兽,非常适合我现在的这个等级,我现在就是要拿他们来开刀。

    一路赶过去,没有多久,我便看见了许多的半兽人,它们或是站在树下,或是在草地上走动,一个个都是楞头楞脑的样子,低级智力的魔兽,就是这样的德行,一付欠扁的模样。

    不敢托大,我找到了一个落单的,偷偷的摸上去,就是一刀,一个鲜红的-45飘了出来,还不错啊!我知道,一个半兽人的生命值是500左右,这样下去,我砍得十来刀就可以砍翻它们。

    半兽人吃痛,怒号了起来向我还击,它的声音惊动了周围的几个半兽人,它们闻声而来。不行,如果被它们围上来就麻烦了,我得速战速度决。为此,我放弃了躲避,直接承受它的打击。

    半兽人的攻击力不错,我一下子就掉了25的血,要知道,我现在防御力。可有32点啊!能去掉我这么多血,它的攻击力起码超过50了。50点血值对于我300多的血值来说,是相当大的损耗,而且,最让我后悔的是,那被半兽人击中的地方,露出了一条伤口,那伤口,此时正火辣辣的痛着。这种痛苦让我记起,我一直没有调我的vip头盔的痛域。

    被痛苦纠缠的后果还有一个,那就是我不能专心战斗了,虽然我的攻击力,速度等并没有因为受伤而有所变化,但事实上,我的心因为疼痛,已经产生了畏忌的心理,战斗起来,有些缩手缩脚了。

    小心的躲避着半兽人的攻击,我现在已经顾不上是否要被包围了,我下意识做的事情就是不再让自己被那半兽人攻击到。还好,半兽人的攻击速度比较慢,我的速度,躲它还是绰绰有余的。

    还有几下就要搞定把只半兽人了,但可恶的是,旁边的那几只半兽人已经围了上来了,太可惜了,为了不让自己陷入困境,我只好先退。看着自己的辛劳了老半天,在快要收获的时候被逼离开,我的心极不是个味儿,这场功夫,算是白忙了。

    要不要退出去把痛域调到最低?我在那几只半兽人的周围徘徊,如果不是因为怕痛,我就不会这么被动,最起码,我可以顶着半兽人来打。徘徊了许久,最后我还是决定对痛域不作任何调整,“要玩就玩最真实的!”我给自己打气道。

    这样徘徊下去不是办法,最后我决定运用我的速度,冲进去给那只没有多少血的半兽人再放些血。瞅准一个机会,我加速冲进去,划了那半兽人一刀,然后立刻退了出来。非常的好,又一个鲜红的-45飘了起来,而其它的半兽人,却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那中招了的半兽人怒喝起来,它们才拎着刀,四处张望。

    战术成功,我如法炮制,结果在接着的一次打击中,那半兽人倒下去了,我得到了60点的经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重复着这样的程序,一个又一个的半兽人被我放倒下去,而我自己却毫发未损。这让我得意非凡,“我是天才!”我心里美孜孜的想着。

    我心情喜悦的往里推进,不久,我的级别就上升了一级,而我也已经进这半兽人的集聚地比较深了。隐约中,我听到了附近有半兽人的怒喝声,“这附近有人!”我连忙闻声赶过去。

    “蓝战!”我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和十几只半兽人战斗的玩家,他竟然是和我有过一面之缘的蓝战。看着蓝战那美妙的身姿,在和半兽人缠斗的时候,他总能于毫发之间,躲过半兽人的攻击,这简直是电影特技。我不知道,我们竟然可以这样战斗。

    “好!”在蓝战又躲过四个以上的半兽人的合击以后,我不禁叫出声来。

    “谁!”蓝战闻声朝我看过来,见到是我,说道:“小弟弟,是你啊!这个地方可不适合你啊!”

    “什么不适合我?”听到蓝战的话,我就有气。

    “半兽人的攻击是很痛的……”

    “你……”我记起上次自己被痛得流泪的样子被他看见了,让他以为我是一个经不起疼痛的人,但我却没有办法解释。

    解释不了,干脆就不要解释了,我气嘟嘟的攻击着离我最近的一个半兽人。冲锋,攻击,后退。这几个动作我已经练得非常娴熟了现在简直是一气喝成,当我安全退回的时候,那只半兽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呢?

    “好!”蓝战连声叫好,我正想得意,但他的下一句话让我气得半死,他拍手道:“真是好看啊,好久没有去过马戏团了,差点忘记了猴子跳舞的样子了,小弟弟,再来一次。”

    看着蓝战抱手站在一边看好戏的样子,我气得脸都红了,这时他却又喊道:“就是这样,哈哈!猴子的屁股就是这样红的,你真是太敬业了。啪啪!”蓝战竟然鼓起掌来。我气得几乎要晕了,这个蓝战,也实在太损人。

    我实在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于是我扭头便走。

    “小弟弟……”

    “不要叫我小弟弟,你并不比我大多少!”我扭头恶狠狠的说道。

    “呵呵!生气了啊!那我叫你龙弟吧!你多少级了啊?”蓝战耸耸肩,问道。

    “13级。”我回答道。

    “你怎么还这么低级啊,不过也难怪,你那种缩头缩脑的打法,能有这样的级别已经很了不起了。”蓝战完全没有顾及我已经变色的脸,自言自语的说道。

    “你这么厉害,也不见你可以丢掉你的奶嘴?”我生气的说道。

    “只要我愿意,丢掉这个奶嘴,是分分钟的事情!我这是故意不升级的。”蓝战不屑的说道。

    “你想做试验?”我想起他的那些电影特技,心里忽然明白了。

    “你胆子虽小,但还算聪明。不错,我就是在这里做试验,这奶嘴对这些试验,可是必不可少的东西,它可以让我知道我的试验目标更多的情报。”蓝战点头说道。

    “结果怎么样?”我也非常关心他的试验结果,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学习他的那些电影特技。

    “还算可以,我发现,这个游戏跟现实一样,我们可以使用现实里的武功。”

    “现实里的武功?”我有些迷茫了,现实里有什么武功啊!难道是那些伯伯婶婶早上练的那些太极拳,太极剑?那些东西能伤人吗?

    “就像我这样。”蓝战干脆给我做起示范来了,只见他闯入一堆半兽人里,既不攻击,也不逃离,而是等待着半兽人的攻击。看见自己的地盘被蓝战这样贸然闯入,那些半兽人怪叫着,朝蓝战的头劈了过去。

    好个蓝战,正当我为他捏把汗的时候,只见他微微的退了一步,头稍微向后昂了一下,那半兽人的长刀竟然从他的鼻尖上划过,真是太险了,只要近那么一点点,蓝战的鼻子就要被那半兽人给刨开了。

    事情还没有完,当那半兽人的刀划下地的时候,蓝战竟然把身子往前倾,手里的剑毫无阻碍的刺进了那半兽人的嘴里,而这时,蓝战后面却有两个半兽人正扬着刀,它们已经准备往下劈了,我想,这一下他应该是凶多吉少了,那两刀,他根本没有办法回身来挡。

    “小心后面!”我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然而在我喊之前,蓝战已经快速的往后退,一直退到那两只半兽人的身前,而此时,那两只半兽人的刀险险的从蓝战的眼前划过,而我的提醒,也刚好在这个时候响起。

    蓝战给了我一个灿烂的笑容,接着我的眼前出现了一股血红的喷泉,不知什么时候,他竟然把他身后的半兽人给刺了,看来他是在快速后退的时候把剑刺进去的。看来那剑刺得相当深,当蓝战把它拔出来的时候,一股血水也随之喷薄而出。

    蓝战在血水喷出来的那一刹那,就已经转身过去,离开了那半兽人,然后出现在和那半兽人并排的那一个半兽人的身边,这时,那半兽人的刀还没有收回来,当然也就对蓝战毫无反抗之力,蓝战干脆利落的对准那半兽人的心口刺了进去。

    “噗,噗,噗。”三声,那中招的三个半兽人相继倒了下来,好家伙,全是一击致命的致命攻击。我的好字还没有发出来,蓝战接着又放倒了两个,也都是致命攻击,真是太厉害了,整个动作犹如行云行水,潇洒又好看。百镀一下“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