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你退步了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第67章 你退步了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我召出一幅地图,在白梅山的地点上划一个圈。“完全没有问题,龙弟,你呢?”

    蓝战点头道。“我当然是给你压阵了!”我大笑道。白梅山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山,白皑皑的山头,纯洁得就像梅花一样,但那纯洁的外表下,却藏污纳垢,一伙匪人,勾结着在这里,鱼肉乡里。我们现在就是要去为民除害,在白梅山的山脚下,无数的村民向我们述说着白梅山匪人的恶行,欺男霸女,横行乡里是他们的家常便饭,杀人越货更是他们谋生的勾当。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最后,一个非常肥大的,两只眼睛像绿豆,一付奸商模样的村民,向我述说了他在两天前被抢了几家铺子,损失了很多的金钱。“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是两天前?”我抽着他的胸口问道。

    “是的,英雄,你要为小的做主啊!”那人简直是村长的翻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向我述说当时的情形。我听完以后哈哈大笑起来,我有预感,我可以见到那笔金钱。不再听他们废话了,我和蓝战立刻上山。白梅山山贼的老巢是非常显眼的,我们非常轻易的找到了他们的山寨。作为山贼,他们是够嚣张了,那山寨大门,他们修得无比的雄伟巨大,好象惟恐别人不知道他们似的。我们两个,来到他们的山寨门口,看见了门口有一面巨大的鼓,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我们也不去想它,找老一个大木棒,朝那大鼓敲去。“嘭!嘭!……”

    那鼓音非常的响亮,传遍周围的三山五岳,整个山寨,更是震得抖了起来。那站在了望塔上面的匪人,竟然一个不稳,从上面摔了下来,也不知道,死了没有。“谁人闯我山寨!”一个身穿白甲,腰挎弯刀,虎背熊腰的山贼,从山寨里面跑了出来,边说还边嚷着,这难道就是山寨的头目吗?

    “大王,就是他们敲了我们的震山鼓。他们也就是早上我给你讲的,要来挑我们山寨的人,不知他们怎么来得那么快,也不见他们休整就上来了,他们真是欺我们山寨没人了。”从另一边,滚出来一个瘦小的,狼头獐目的山贼,点头哈腰的向那头目说道。我们的行藏竟然一早被人家知道了,不过,谁理它呢?我们有不搞偷袭,我们光明正大的和山贼干。“真没劲,我还道有大队的人马给我开心呢?原来是两个刚出道的小鬼。”那头目竟然在大呵欠!伸了一个懒腰以后,他的弯刀朝我们一指,说道:“小鬼,只要你们跪地求饶,并喊1000声爷爷,我就放过你们的小命!”“蓝大哥,把这些东西吞下去!”

    我塞给蓝战一大把肉,那大部分是魔虎的肉,还有就是雪人的。“这个头目我来对付,其它的就教给你了!”我低声对蓝战说道,蓝战没有看我给了他什么东西,张嘴就把它们给吃了,听到我的安排以后,认可的点了一下头,我们两个立刻电射而出,我的目标正是那头目,而蓝战,却拿那些小兵开刀。“他娘的,竟敢先动手!”那头目抽出弯刀,立刻也朝我奔来,我们两个在高度靠近,看样子我们是要互相用身体硬碰一下了,那头目也应该有这样的想法吧!他兴奋的抓紧手中的弯刀,怪叫着。我们并没有发生如预料般的相撞,我可不会傻到要去和一个这样大块,而且级别明显比我高的山贼相撞,在我们就要相撞的时候,我稍微的调整了一下我的身体的切入角度,反手抓着匕首,这样的我,就可以在我们身体接近的时候,利用冲力用匕首切开那头目的身体。但那头目竟然也没有上当,在我们快要相撞的时候,他突的一个撇身,让过了我,同时扬起了手里的弯刀,向我的脖子切来。如果被他切中,我完全相信,我的脑袋瓜子会从身上分家。怎么这山贼头目会这么厉害,这就是150级的实力吗?惯性太大了,我没有办法躲避这诡异的一刀,我不禁为我的自作聪明感到可悲,自己也真是太天真,自己会一些小阴谋诡计,npc就不会了吗?我和这山贼头目,敢情一开始就不安好心。

    “波!”像是什么东西打击在水里的声音,我的银之战士套装的技能—银之守护,竟然起作用了,这技能果然像魔法盾,只见我和那山贼头目之间,出现了一页银色的,闪着水波的盾牌。“这是什么鬼东西!”那山贼头目气急败坏的连砍了几次那水银盾牌,竟然也没有把它给砍散,而且还被那盾牌给弹倒在地。我得此机会,那里还会放过,立刻抓住一个空子,给他的大腿来了一刀。“好小子!”那山贼头目也够威猛,竟然对那伤口,看也不看一眼。“彼此,彼此!”银之守护已经散去了,它的出现,只持续了不到5秒钟。

    “再来!”那山贼头目又冲了上来,而这次,我却没有冲出去了,我知道,他的速度,一定高我很多,在高速中,我的反应不如他,还不如在原地等待他的攻击。那山贼头目冲到我的面前,一声大喝!粗大如柱的手臂,抓紧弯刀,样子威猛的向我砍了过来,那气势,简直是遇神杀神。面对如此犀利的攻击,我却站在原地,微笑的看着他,我甚至没有躲一下的意思。不平常,绝对不平常!在不平常的后面,一定有阴谋!任何人在见到一些不平常的事情,一定会这样猜想,我不知道那山贼头目会不会,我只有赌了,赌他有足够的人工智慧,赌他不知道我的银之守护,出现是有概率的。我成功了,那山贼头目,见到我古怪的笑着,那威力强大的攻击,竟然击到一边去了。我要的就是这种结果,在那山贼头目变招的瞬间,手中的匕首如毒蛇一样刺进了那山贼头目的心口。我的力量有209,再加上我吃了魔虎肉增加的,以及装备,首饰增加的力量,已经有230左右了,如此高的力量,得到的攻击力也非常的高,已经超过180了,怎么高的攻击里,绝对可以破那山贼头目的防,给他造成致命的伤害。果然,被我刺进心口的那个山贼头目,他身上的血狂喷着,摇摇晃晃的走了没几下,就一头栽倒在地了。他死后,弯刀爆出来了,同时爆出的还有一堆黄澄澄的金子。

    “龙弟,你退步了,这么久才搞定一个,我现在,已经杀了十几个了!”蓝战在一边说我的闲话。“蓝战,我打的可是boss,你以为是你的那些虾兵蟹将啊!”我心情愉快的把那匕首捡了起来,还把那一堆,黄澄澄的,最起码有百个金币的金堆,扫进我的储物空间里去。“蓝大哥,这些小兵你处理了啊!我到里面去转转。”

    收拾好东西,让蓝战在这里战斗,自己却跑进了山寨的房子里。不知道那一间是用来藏宝的,但想到大凡山贼,他们最贵重的东西,一定是放在山贼头目的房间的密室里。于是,我朝最大的一间房子走去。这个山寨的小兵不少,但现在他们全聚在除了在寨门口了,没有人来阻拦我的行动,我很轻易的就来到了那房子的前面。发现房门是锁着的,我立刻一脚把它给揣了。

    房门不是很牢固,两脚就破开了。我穿过这个破烂的门洞,走进了房子了里。房里果然有非常多的宝贝,这让我欣喜异常,但拿在手里,却发现那纯粹是装饰用品或者是道具,属于不可交换物品,让我郁闷非常。找啊找啊!我终于找到了一块石头。对,是石头,最起码它的外表是石头,无论这样看也是石头。这块石头放在房子中间的桌子上面,当我查看它的时候,却没有任何的说明,只是出现了一大串的问号,看来是一件需要鉴定的物品。需要鉴定,那么我们就可以用了,于是我把它放进了我的储物空间里。再仔细的搜查了一下这房子,除了找到几瓶止血药以外,竟然没有再找到其它的可以带走的物品了。

    我把四周仔细的搜查了一遍,却没有暗隔机关之类的东西,再搜查了其它的房子,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现,最后我相信了,在论坛上的那些玩家是正确的,玩家真的不能在山贼的窝里找到金银宝物的。看来,游戏公司一早就防着和我一样的有志青年了。郁闷的回到了山寨的门口,却发现蓝战,已经把一半的山贼给了帐了,但还有一半的山贼围着他。在我回来的时候,蓝战也发现了我,看着我臭臭的脸,他笑道:“龙弟,挖出什么好东西了。”“明知顾问!你现在几级了?”我边清理着地上的尸体,边说道。我的9阶采集术,不但可以迅速的采摘野果,而且摸尸体上的东西,也是非常的迅速的,在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就如秋风扫落叶般,把近十个山贼的尸体摸了个遍。

    “差不多有22了,这山贼的经验也蛮多的吗!杀完这一片,也可以升到23级了。”蓝战回答道。我点点头,抬头看到外面有很大的一片灌木林,上面也长着无数惹人喜欢的野果,一个想法涌上我的心头,于是我高兴的对蓝战说道:“蓝战,我有好办法了,我们一起杀这些山贼。”“道。“恭喜你们,英勇的战士,你们完成了c级任务—剿灭白梅山山贼,得到职业经验点3000点,按照对完成任务的贡献的情况不同,龙腾,你得到1350点。”在我们杀完最后的一个山贼的时候,听到了系统那动听的声音。“蓝战,跟我来!”这里的事情一结束,我立刻拉蓝战到外面的灌木丛林里去。“你,该不会是让我练采集术吧!”蓝战的脸色有些变了。“那当然了,我只练了72个小时,就升到了8阶,时间紧,你不用练这么高,5阶就行了。”我一付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你是怪物!龙弟,你,怎么说你呢?你真的是比女人还女人,72小时练到8阶,整个游戏也只有你一个人能做到而已,据我所知,采集术可能是最难练的技能,我认识的一个人,她慧质兰心,但她连续不间断的练习采集术,整整一个星期,也只是5阶而已,而你,……”蓝战一边说,一边摇头,好象我犯了什么无法凝补的错误那样。“采集术真的有这么难练吗?刚开始很容易啊!只是到了后面,花的时间才多,我的9阶采集术,我也花了差不多一周。”我有些疑惑的说道。“你是怪物,你不同的,龙弟,如果你要我练采集术升敏捷,我看我还是死了算了,没有十天半月,我连一阶也过不了。龙弟,你还是放过我吧!我保证不拖后腿,我还有绝招没有使出来。”蓝战可怜兮兮的说道。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你,我们换一下衣服,我的套装有银之守护,它比你的镇吓,更适合现在的你。”我边说边褪下套装,而蓝战也没有说什么客气的话,他也顺从的把他的那套换给了我。“还有,这里有两个戒指,都是增加敏捷的,每个增加三点,还有这个手套,可以增加5点敏捷,还有,这里有一把变异的匕首,比普通的匕首还高3点的攻击力,你把它们装备上吧!我在打扫战场的时候,我捡到了不少好东西,没想到,这些山贼还真有钱。“现在,我们去完全第三个任务—清剿兽人部落!”我们换装完毕,我的匕首朝前一指,大声的说道。

    我们要消灭的兽人部落,是一个大约1000人左右的部落,其中50级的普通兽人400名,70级的兽人战士500名,100级的兽人勇士200名。这就是这个部落的实力,完成它,得到的经验也有接近2万了,差不多接近a级任务了。而这个任务,一般是团队接的,而我们两个,竟然只凭我们两个,就想完成它,也有些太自大了。

    我们接那个a级的任务—剿灭雪山狼,当时只是想试试,但没想到接受这样的任务,竟然需要交一定的职业经验当定金,我们不想平白失去5000的经验,也只好努力去完成了,但我们也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到底行不行,于是,我们接了一个b级的,想拿来测试自己的能力,也可以说,是用来热身的。我们来到我们的目标部落时,正是黄昏,也就是大伙儿做饭的时候,我们看见,那兽人部落里,一缕缕的轻烟袅袅的升起,这一切,是多么的平和,这简直是一个世外桃源。看着着这一个相对祥和的部落,我们有一些不忍心破坏它的宁静。

    然而,一支突然而来的箭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我们的行动,被守在部落营地门口的哨兵所发现,它们吹起了号角,还有一个,向我们射出了一箭,那一箭射向的是我,哎!人长得帅真是没有办法,搞得自己经常成为敌人的第一目标。听到了那深沉而紧迫的号角的声音,整个兽人部落里一片忙乱,但很快,它们组成几个队伍,朝我们涌过来。我躲开那威力不是很大的一箭,也没有废话,我和蓝战立刻埋头杀将起来。兽人是重力量的一种魔兽,它们的肉厚,功高,是很多战士的的对头,但对我们来说,它们的低敏捷,是我们最好的练习对象,在之前杀雪人和山贼的任务中,我已经升了两级,我想,杀完这一大帮,我们又可以升几级了。“蓝战,你几级了?”我们在一群兽人战士当中,犹如鱼儿得水地这里捅一下,那里刺一下。“刚升了2级。”蓝战轻快的从我的身边滑了过去,把我面前的一个兽人战士给放倒了。

    杀着杀着,忽然!我们感觉场上的气氛有些不对,我们感觉到了一种悲伤,那种悲伤,不但影响到我们,也影响到了每一个场上的兽人,不,不是影响,那种悲伤,是那些兽人发出的,是什么事情让这些野兽悲伤呢?答案很快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清干净周围的兽人以后,我们发现,在战场的一角,完好的站着一队大约有两百人的兽人勇士,它们的身体,却和一般的兽人勇士不同,那是一具稍微巨大,泛着血光的身体。泛着红光的不止是身体,还有它们的眼睛,每一颗如铜铃般大的眼睛里,都跳动着火焰,那是对仇人的刻骨仇恨的怒火,慢慢的,这样的怒火变成了对血的渴望!“狂化!”我和蓝战惊叫着,我们竟然激发了兽人的天赋技能—狂化,这可不好玩了,一个狂化的兽人都可以把我们撕裂,200个狂化的兽人,那还要不要人活啊!“嘟!”我们听到了一声短促的声音,这种声音不知道是有什么吹出来的,非常的低沉,但却非常的有深透力,那声音,几乎没有通过我们的耳朵,直接在我们的心里响似的。这个非常短的声音,我们除了被吓了一跳以外,却没有什么感觉了,但那些狂化了的兽人,却似乎得到什么命令一样,齐齐的向我们逼过来。我们不敢搓其锋,狂化能把所有狂化的个体的属性整整提高一倍,也就是说,现在,这狂化了的兽人勇士,已经超过200级了,而且,它们还变成了一个个不知疼痛,不知后退,只知道绞杀眼前敌人的杀人机器。这样一个疯狂的团队,我们傻了才会去和它们硬撼呢?

    未知乐器的声音还在继续,那是一段非常轻缓的低鸣,在这些低鸣中,夹杂着一声声非常短的声调,那声调,是多么的突兀,但每一个突兀的声调出现以后,那狂化了的兽人的阵型就会有所变化,我们看一下它变化的样子,好象是张开了的一只口袋,那口袋的目的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要把我们紧紧包围住。

    “跑啊!”我和蓝战非常没格的转身就跑,而那些狂化的兽人,立刻紧跟着我们。在没有狂化前,100级的兽人勇士,也只不过是30多的的速度,但现在狂化了,那么,它们的速度,也接有六十到七十的速度了,这样的速度,我们直跑是跑不过的,但我们那里会傻得直线跑呢?我们左转右折,前弯后拐,那狂化了的兽人勇士的速度没有起到接近我们的作用,反倒成了拉开我们距离的罪魁祸首。让一个狂化的兽人追人是一件高难度的动作,让一个近200个兽人的团队去追人就是一件不能想象的事情了,没多久,那些狂化了的兽人就乱成一团了。但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这帮没有意识的兽人,我们真正所图的是那个指挥狂化了的兽人的声音。

    和狂化了的兽人做可不断时间的捉迷藏以后,我们确信了它就在部落里最高的那一间房子里,在那些兽人混乱了以后,我和蓝战交换了一个眼神,接着我就在蓝战的掩护下,往那房子摸去。房子里只有一个兽人,那是一只头上戴着一顶插有羽毛的帽子的兽人,能这样的装束,我确定了它的身份,就是这个部落的酋长。

    这个酋长没有发现它指挥的兽人追少了一个人,也没有发现我的上来,它正聚精会神的吹着它的那只号角呢?偷偷的摸上去,惟恐发出一点声音。

    在后来我知道了,我现在的所做的一切,实在是太小心了点,那只兽人头目也并不是没有发现我,而是它要不断的吹奏着那只号角,因为它不能停止,它一停止了,所有的狂化了的兽人将会互相撕杀,直到剩下最后一只,而最后的这一只,也往往挨不了几分钟,就力歇而死。摸到那兽人头目的后面,很轻松的就把它的喉管割断了,那兽人头目,没挣扎几下就死去了,死去的它,竟然把那只号角爆出了!我好奇的拿起来,看着。百镀一下“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