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裂缝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第72章 裂缝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畜生,不要欺人太胜,看我的绝招—天罗地网挖眼手。”我爆喝着,使出了我在大雪山打雪狼时领悟的招数,虽然没有得到系统的承认,但我还是给它取了一个厉害的名字。

    我的手指对着风狼的眼睛挖去,我这也叫运指如风了,那手指划过的地方,拉起了残影,可见它的高速度。然而,我的万挖眼手,竟然落空了,那风狼只是把头一偏,那眼睛就没有被我挖出来,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我的手指,还是拈起了一小垛狼毛。

    虽然没有挖到风狼的眼睛,但那风狼也明显的吃了一惊,也不管我了,立刻退后了好几步,跟我拉开距离,两只却后余生的眼睛惊慌的看着我。

    我站了起来,轻轻的吹掉手指上拈到的那风狼的毛,那毛像蒲公英般随风吹了出去。我的样子虽然看起来非常潇洒和写意,但我也出了一身冷汗,刚才如果那风狼不顾眼睛,我一定被它咬到了,而且,就算挖去了它的眼睛,靠它的敏锐的触觉和听觉,要找到我,跟有眼睛没有两样,这样下去,最后失败的人一定是我。

    “呜!”那风狼突然向天嚎叫起来,不好,这畜生要呼唤它的同伴,一个风狼我都无法对付,那么一大群……我想起了之前看到的克凝兽,那么厉害的魔兽,也只不过是瞬间就化成白骨,而和它相差天远的我,那还不是连骨头都不剩一根?

    我立刻逃出谷外去,那风狼想要阻我,被我用手指一吓,也乖乖的放我出去了,我的前脚刚出去,我立刻就感觉到了大地的震动,回头一看,从深谷里,涌出了大片的风狼,它们瞬间来到了谷口。

    在离谷口还有半理左右时,它们停了下来,我在谷口得意的看着它们,刚想做就个动作气气它们,却忽然间看见十几道风刃向我切割过来,我连忙抱头鼠窜,但还是有一道风刃割中了我,我一看生命值,竟然已经去了900,真是厉害之极的东西。

    这批风刃还继续飞着,另一批风刃就已经袭来了。知道了风刃厉害的我,顾不上形象了,一个驴打滚,远远的躲了开去,同时心里想到刚才和那只风狼战斗时,它竟然没有放出风刃,不禁叫:“好险!”

    我已经在风刃的打击范围之外了,但那些风刃还源源不断的被那些狼施放出来,打在我的面前的土地上,弄得土石四溅。而我也看出来了,那可以放风刃的,只是一些体形比较大,身上的白毛略带金色的风狼,想来它们的等级应该比较高,所以能放风刃,而其它的绝大多数的风狼,只能是在攻击的时候,偶尔放出一两个吓吓人。

    知道了那群风狼的实力,这让我极为泄气,我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可以对付群狼的方法。群狼谷的风狼,单个我就算能打赢,那必定是非常勉强的,现在要面对这么多,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了,去挑战它们,那简直是在给它们送粮食!

    风狼也并非无敌,它们是有弱点的,那个弱点就是它们的肚子的地方。风狼的攻击最有力的是用牙齿咬,而且它们经常是运用扑击这个动作,把它们的牙齿的攻击力最大限度的表现出来。这个动作也是风狼们最基本的,用得最多攻击方式,这个看起来声势浩大的攻击方式,隐藏着极大的漏洞。当风狼们这样攻击时,它们的肚子便会毫不保留的露在玩家的眼前,玩家只要能躲开电光火闪般的扑击,并在一刹间,沉着有力地把刀朝风狼的肚子上捅去,只要够深,刺到心脏,那风狼就必死无疑。

    然而,知道风狼的弱点是一回事,能不能攻击到风狼的弱点又是另一回事,按照我刚才和那只风狼的经验,我能击中那风狼的肚子的几率是非常小的,它们太快了,快得即使曾经在我的面前展露出过它们的弱点,我也无法抓得住机会。而且,风狼几乎都是集体行动的,它们几乎都是几千,上万的结到一起,如此数目庞大的一群风狼,即使它们不躲不闪,在我攻击其中一只的时候,其它的风狼也完全有时间咬断我的脖子。而且,那一些可以随意发出强大的风刃的风狼,更是让我一点儿存活的机会也没有。群狼谷成为人类和一些猛兽的禁地,的确是有它们的实力的。

    风狼的强大让我伤透了脑筋,想到堆积如山的财宝在我的面前,而我却毫无办法,这让我实在很不服气。对着群狼谷两边的山峰思量许久,我终于作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也相当的冒险,但为了能通过群狼谷,拿到奇雅人的财富,就算粉身碎骨,我怎么也要试一试的。我的计划很简单,就是从群狼谷两边高耸的山峰的峭壁爬过去。这样做并不比从群狼谷的谷内走过更安全,先不说这里的每一个山峰都是80-110度,直若刀劈,山壁上更是青苔丛生,滑不溜手,在那儿,根本就找不到一个受力的地方。只说这里的各种怪物,它们比群狼谷的风狼级别要高得多。像金鹰,乃群狼谷的真正霸主。它形体很大,全身金黄,两翅完全展开,足有15尺长,扇起风,那简直就是飞沙走石,尘土蔽天。一双铁爪,状若金勾,力能抓裂陨石,还可提取千斤之物飞行万里而无疲倦。山中有猿猴,高8尺,手长过膝,在悬崖峭壁行走如飞,如覆平地。还有怪蛇,粗如水桶,长15长,一身鳞甲,密密麻麻,闪泛乌光,刀石难伤。遇到它们任何一个,决无生还之理。而这些,只是我在观察这个山谷时所见到的,我完全有理由相信,在山上,还有更多更危险的怪兽。如果说从群狼谷的地面走过是十死无生的话,那么,从群狼谷的悬崖峭壁攀爬而过就是九死一生了。

    我在谷外面猎了非常多的魔兽,然后把采到的无数的毛皮切割成一条条的细条状,然后把所有的皮条绞成一条长绳子。我采集到的皮毛很多,绞成的绳子也非常的才,足有十丈,我把它并圈成一卷,挂在腰间。绳子可是爬山不可缺少的东西,这条皮绳,待过会我攀爬群狼谷的悬崖峭壁的时候,相信它会很有用的。

    爬山并不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它非常的耗体力,没爬出多远,我就气喘唏唏了,看着好象无比遥远的古巴拉提奇山,我真想掉头就走,或者,我干脆松开手,让自己作自由落体运动,以结束这段辛苦的里程,又或者我把自己当作点心给群狼果腹,也许能感动它们,让它们让我安全通过山谷,不管那一样,都比在这山壁上当壁虎好过。

    我磨磨噌噌的在山壁上摸了半天,自己爬过的路程只有可怜的几十尺,按这样的速度,待我爬过群狼谷时,我的胡子都长得比太上老君还长了。而且我痛苦的发现,我的体力在迅速的下降,自己再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如果现在有怪攻击我,我根本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即使现在我的状态十足,我也对付不了任何的怪兽,因为在爬山的时候,手脚并用,根本就腾不出手脚来对付别的东西。现在的我完全是一付任人鱼肉的状态。

    爬山是非常辛苦和不现实的,在谷口最容易爬的一段就折磨得我不成人样,如果再深入山谷一点,那里的山壁更陡,青苔更多,那我就更加叫苦了。如果就这样爬着到古巴拉提奇山,我估计我最有可能的死法是累死。

    我重新退回谷口,开始想别的办法。从谷内走过,这明显行不通。这里是到古巴拉提奇山唯一的入口,想绕过去也不行。从天上飞过去?开玩笑,我又不是鸟,没有翅膀怎么飞?钻地?呵呵,打一个从这儿到古巴拉提奇山的地洞,如果我一个人干,恐怕得不停的挖上500年,也许在我挖了几十年以后,会感动一两个法力高强的神,帮我一把,打通地洞,我倒有希望在有生之年从地洞过得了群狼谷。

    横竖都不行,我到底要怎么办?我抓住自己的头发,苦恼地扯着。把自己练得天下无敌的时候再来找风狼算帐吗?人力有时而穷,无论我怎么厉害,一个人都是没办法和成千上万的风狼斗的,也许我可以找些帮手来,但又要多少人才能敌得过这无数的风狼群呢?

    在群狼谷的谷口冥思苦想了大半天,竟然又让我想到了另外的一个方法,这要感谢我们的老祖宗—猴子。我见它们在山壁上荡来晃去,好不逍遥,灵机一动,想到我也可以学它们,这样晃着过山谷。我们人类的手脚没有猴子们灵便,但我们可以运用工具,我之前做的那一条长绳只要加多一点东西,就是一个很好用的工具。

    说干就干,我砍来一根呈三叉的树杈,稍微加工一下,把伸出的树杈削得稍向内收,并把这个树杈系在皮绳的一头,自己试了一下,系得还够稳固,皮绳的张力也可以承受我的重量,完全可以支持我表演空中飞人的各种特技,能让我充分的发挥。

    作好一切的准备,我开始了我的人猿泰山的角色。看准山壁上一根突出的树梢,我使皮绳在我的手中快速的抡动着,像直升机上飞速转动的螺旋桨,然后把皮绳远远地甩了出去。皮绳系着开叉树杈的一头在那根树梢上卷起来,我用力拉了拉,确保皮绳已经固定好了。呼!清风在我的耳边吹过,眼前的景物由小到大,迅速的映入眼里。以山壁上系着绳子的那根树梢为中心,我像一个钟摆从山壁的这一头摆到另一头,最后准确地落到早已计算无数遍的地点上。

    当空中飞人的感觉真好,我有点明白为什么孩子们总喜欢荡秋千。那是一种飞翔的感觉,在空中飞翔,是自由自在的象征,曾有这么一句话: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游。人类总是向往自由自在,正在荡着大秋千的我,感受的也正是一种没有束缚的自由。

    这个荡秋千的法子真是太好了,它一次荡过的距离就有三四十尺,比跑的还快,而且,它比在峭壁上爬省力多了,更重要的是,我迷上了这种令人愉快的走路方式,它能给我带来快乐,一个人做一件自己快乐的事情,他就能以极大的热情投入,事情也因此做得更加好。不用多久,我就深入到了群狼谷的里面。

    在山谷中荡秋千是很有讲究的,我必须得找出符合条件的树梢,还要选定好的落脚点,这一点尤其要注意,因为山壁很陡,我又是空中作业,离地起码有上百尺高,如果麻痹大意,落脚点掌握不好,掉到地上,就算不摔了个粉身碎骨,也会丧身狼腹。

    在群狼谷的谷内,动物开始多了起来,我可以居高临下的看风狼了,在谷口极少出现的它们,正一群群的躺在深谷内的灌木下晒太阳。打算统计一下它们的数量,却发现风狼越算越多,最后,几乎每一丛灌木下都可以找到它们松散的身影,粗略估算一下,这个群狼谷内的风狼不下五万头,这么多的风狼,完全可以摧毁一支军队,也就是说,即使一支军队闯入群狼谷,最后也会是全军毁灭的下场。

    随着我的深入,山壁上的动物也多了起来。最常见的是猴子,它们真是很爱玩,见我在荡秋千,也纷纷向我汇来,跟在我的屁股后面,一路荡着过来,跟了一阵,它们竟和我比起赛来,荡到我的前面,还回头给我做鬼脸,又或向我丢东西。猴子是有样学样的,我回击过去,定有更多的猴子还击回来,所以我不敢回击,也不敢朝它们大喊大叫,它们可是这山壁上的主人,惹恼它们,在这无地落脚的山壁上,恐怕没有好下场。

    然而,我最后仍是得罪了它们,原因很简单,我在这儿的山壁上,发现了一种好象一直在冒烟的野果,它们的表面也好象有一层白霜的物质。我好奇地摘了来看,发觉它们入手冰凉,仔细看,白霜样的物质竟真是白霜,而它们不断冒着的不是烟,而是白雾,只因这种无名野果外表极冰,空气中的水气被它凝结成水雾,这就像在大冷天,人们口中吐出的白气一样的原理。这种在野果上升腾而起的白雾,粗一看,倒把它当成烟了。

    我不知道这种野果是猴子的宝贝,它们见我摘那冰冰的野果,马上对我吱牙咧齿,有的还扑了过来。还好,这些猴子的级别不高,攻击力也不高,只能给我身上划出几道伤痕,去掉我百来滴血而已,如果它们非常强大的话,在这无法闪避的地方,我只有硬抗了。

    在这儿,野果何其多,猴子们会如此看重这种会冒雾气的冰冰的野果,那它定是不凡的了,如此好东西,我岂有不沾手之里?当然是能拿多少便是多少了,至于猴子们的愤怒,让它们死去吧?

    一边采摘着冰果,一边硬抗着猴子们的攻击,凭我9阶的采集术,我很快就采满了我的口袋,然后迅速的逃离现场,在山壁上和猴子玩起了生死时速。猴子们紧跟不放,呼啸而来,气势汹汹。我的速度如何能跑得过在山壁上长大的猴子?但我有办法,一等那些猴子靠近,我立刻回头对它们大嚎一声,猴子们往往被我嚎得楞了一下,然后集体学我的嚎声,当它们停住嚎时,我乘机又拉开了距离。

    就这样你追我赶的,我们一直到了一个山壁呈褐色的山上,这时,猴子们却停住了追赶,在褐色山壁外围向我怪叫着,没有一个猴子敢越过褐色的山壁范围。我知道了,这而不是猴子的地盘了,应该是属于别的,比猴子更强力的动物的势力范围,所以猴子们才会如此投鼠忌器。

    不管是谁的地盘,我都是要借借道,如果有好东西,我也不会手软的。正这样想着时,忽然在头顶上传来鹰鸣声,猴子们一下四溃开来,我抬头一看,我的妈啊,怎么这么倒霉,碰到的会是这家伙呢?

    在我的头顶,正是我一直避免的金鹰,这家伙太可怕了,我曾亲眼见它从高空中扑击而下,在群狼面前爪裂一匹风狼,视群狼如无物。而群狼则拿它毫无办法,任由它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众目睽睽之中,来去自如。这使我感觉到,在群狼谷,这只金鹰才是老大,群狼,充其量只是金鹰的口粮而已。

    那只金鹰正在我头顶山崖的一棵横出树枝上,两只血红的鹰眼这死死地盯住我这个入侵者,脖子上的金毛根根竖起,泛着乌光的弯喙坚若金石,像一把尖刀对着我,正准备向我发出致命的一击。金鹰的弯喙的威力比它的铁爪更甚,我毫不怀疑,它只要稍微的往我的头上啄一下,我的脑袋瓜就会像被铁锤击中的西瓜一样,爆裂开来。

    金鹰很强,它的攻击还没发出,但那种令人兴不起任何的反抗,无可战胜的霸气已经充斥到了四周。紧追我而留在外围的猴子已经趴住头,浑身不断地在颤抖,口中发出悲鸣。金鹰的这种气势也逼得我喘不过气来,而且,我感觉到自己被一种气机缚住了,只要我动一下,金鹰那犀利无比的一击就会如闪电般袭来,而这样的一击,足可以让我去天国报告。

    这种进不得,退不下的感觉让我非常难受,整个人也僵在那儿,汗水也一颗颗的从头上冒出,从脸上流过,在腮边汇聚成滴,然后滴到地上。我四周的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周围的空气好象有如实质化的玻璃罩一般,阻碍在我四周,声音也传不进来,除了只能感觉到四周的压力越来越高之外,我只能听到自己越来越大,越来越快的心跳声。

    真是太强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单靠气势就能退敌,这就是强者吗?我的时机战法,在它的面前,简直就像是小孩子在大人面前比划拳头那样,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东西,它们根本就没有发挥的机会。

    忽然,从远处传来了清脆的呱呱声,这是几只雏鸟饥饿的声音,这突然而来的声音救了我。金鹰听到雏鸟的叫声,立刻震翅而起,朝雏鸟的方向飞去。金鹰的大翅膀有些恐怖,它展翅时竟带起了飓风,这一股强风几乎要把我刮下山壁。

    我的四周的空气开始了流动,压在身上的上百斤重的压力也一下子消失了,总个人无比的轻松,但却全身无力,我的力量似乎一下子被抽走了,只留下一付躯壳,还在大口大口的喘气。自己的身子还感觉到凉飕飕的,查看一下,原来,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

    待金鹰一离开,猴子们极有默契地一哄而散。我摸摸心口,仍在快速的跳呢?此地不可久留,我恢复一点力气就要离开。忽然又听见了金鹰的叫声,这家伙怎的又回来了,感觉到金鹰已经锁定了我,正从高空扑击而来,不敢抬头看,我害怕自己一回头,就会失去了逃跑的勇气。

    金鹰的叫声越来越尖锐,我可以感觉到金鹰拍翅所特有的飓风,看样子,这只金鹰是打算用我做雏鹰的口粮了。在这山壁上,我根本就无法跑动。天啊,在关键时刻,我的双脚竟打起颤来,真是该死。拼了,我咬紧牙,自动跳下了山壁。

    我不是自杀,我跳下来只是因为我发现那儿有一条裂缝,那条裂缝不是很大,却足够我容身了,而且,那只瘟鹰的身子无法挤进去,藏进裂缝里面,我应该是安全的。我现在的距离和那条裂缝有一定的距离,我也拿不准自己能否能够跳得进去,如果失败了,我就会摔下山崖,粉身碎骨。但不管怎么样,它也比在这儿坐以待毙的好。百镀一下“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