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崩离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第79章 崩离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孩子,你在干什么呢?”我的心全沉在宝石的上面,竟没有发觉老族长的到来,突听到老族长的声音,我一个激灵,身上背着的装满冰晶石的包裹竟松掉了,一连串极其清脆的声音响起,极像一句古诗讲的“大珠小珠落玉盘”,我辛苦所拣的冰晶石全都散落在地。

    看着满地散落的冰晶石,感受老族长那似笑非笑的神色,我感觉自己很尴尬。

    “爷爷,我可以拿走这些好看的石头吗?”为了摆脱自己尴尬的局面,我鼓起勇气问道。

    “孩子,这些东西都是天神赐予我们一族的东西,它们属于我们奇雅一族,你可以把它们拿走,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老族长慢悠悠地说到,眼里透出一种奸诈的神色。

    发觉到老族长不怀好意,我心里升出不妥的感觉,和老族长的交易,可能我要吃极大的亏,不过被宝石的光芒迷住双眼的我如何能够拒绝,我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雅儿,过来,这是我给你提到的人,你们认识一下。”老族长没有提出他的要求,反而把他的孙女拉出来给我介绍,这老头搞什么鬼。

    一个俏生生的女孩从老族长的背后走了出来,眼里有着一丝羞涩,对着我,轻轻地叫道:“哥哥好。”

    听到这个声音,我的整个人刹间愣住了。“哥哥。”是谁在叫我?这个称呼,这个声调竟是如此的熟悉,她是每个晚上出现在我梦里的声音,真的是她吗?我思绪忽然飘回到了当年,和妹妹在一起的日子。

    几年前,我有一个很可爱的妹妹,她很喜欢哭,但她也很喜欢笑,妹妹笑起来的样子非常好看,我最喜欢看着妹妹的笑脸,那是一种像阳光般的笑容,妹妹笑的时候,我就像沐浴在阳光下一样,无论什么时候,只要看见妹妹的笑脸,我整个人都变得生气勃勃,我所有的不快,担忧,痛苦全都会一扫而空。当时年少的我,也曾经把让妹妹能开心地笑着当作作为哥哥的责任,为此我把省下的零用钱给妹妹买雪糕,每次妹妹吃着我给她买的雪糕都很高兴,虽然每一只雪糕的大部分都是我吃的。我还经常偷偷爬进李阿姨家院子里,偷摘那棵李子子树上不成熟的李子,即使生的李子又苦又涩,不过我们还是吃得很开心,更多的时候我要护着她走过上学路上的一条胡同,那儿有着几只凶狠的野狗,经常吓一些过路的小孩子。每当这些时候,妹妹都会很开心地笑着,而我,却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哥哥。

    有一天,妹妹在笑着的时候忽然晕倒了,送到医院作了几天的检查以后,噩耗传来了,妹妹得的竟是白血病,这种病在当时已经有了救治的办法,但要那昂贵的手术费却不是我们家所能承受得起的,为了救妹妹,父亲和母亲到处求人,到处借钱,我也把我存了几年的零用钱拿了出来,但这仍不够手术费的一个零头。为了筹钱,心力憔悴的父母才几天就迅速地衰老下去,父亲的常引已自豪的满头黑发白了一大半,而母亲保养很好的脸却爬满了皱纹。

    事情还没有个结果,更大的噩耗又传来了,某一天医生查房的时候,却发觉妹妹不见了,满医院的寻找,却只找到妹妹留下一封信,父亲看完信后,丢下信,立刻奔了出去,母亲捡起信来,还没看完就已经晕倒了。我从母亲的手里拿过来,默默地看起来。

    “亲爱的爸爸,妈妈,哥哥:

    你们不要为我的事情担忧了,为了我的病,父亲一夜白头,母亲也一夜苍老,哥哥也好几天不上学了。

    我早知道自己的病了,那是去年的冬天,我忽然头晕,于是我偷偷去医院检查了,我问过医生了,他说我的病的要治疗,连同手术费,前前后后要花费将近六百万元。爸爸和妈妈的工资加起来每月也不够4000元,我们家所有的东西都卖了也当不到30万,所以,我当时就决定不治疗了,于是我没有告诉你们,我只想某一天自己感觉快不行了,就偷偷离开你们,找一个地方等死,这样就不会拖累家里了。

    在这前几天,我就已经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但我仍想吃妈妈做的饭,喜欢听爸爸的声音,还想和哥哥一起上学

    爸爸,妈妈,哥哥,请原谅我的自私吧!看着爸爸妈妈突然的变老,女儿很恨自己,我为什么不早一点离开呢?

    再见了,爸爸,妈妈,我希望下辈子还做你们的女儿。哥哥,我希望我下辈子还能叫你做哥哥。

    爸爸,妈妈,哥哥,我走了,不要去找我了。”

    看完这封信,我眼里的泪水一下子流了下来,喊到:“妹妹,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啊!你快点回来吧!”

    “哥哥。”我发觉有人在拉我的衣服,当我从回忆中醒过来的时候,却看见女孩在捧着心口,一脸痛苦的表情在拉扯着我的衣服。“哥哥,请你不要悲伤了,雅儿的胸口很痛。”女孩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小子,你不知道自己在欺负我家的雅儿吗?雅儿的心是很敏感的,她可以感受到你的痛苦,她那么善良,她会为你的忧伤而痛苦的,混蛋,你看你把雅儿弄得成什么样了!”老族长看见了雅儿痛苦的表情,不禁对我破口大骂。

    我看着他俩,心里不知要怎么样才好,我这是招谁了啊?

    “小子,你听着,这雅儿是我们奇雅一族最后的族人,你也可以叫她雅儿,我们的交易就是以后你帮我照顾她,小子,你的运气可真好,雅儿可是我们奇雅一族中最美丽的女人,以前不知有多少人想见雅儿一面而不得。”因为我曾经伤害过雅儿,老族长对我的称呼都改了,真是个小心眼的老家伙,吹起牛来更加不要脸,以前很多人追求雅儿?骗谁啊,在把她从冰晶救出之前,她才不过是一个小鬼而已,谁会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感兴趣?不过这个交易还算不错呐,我以前虽然没有照顾过npc的经验,不过有谁听说过npc是需要照顾的?白捡一个天大的便宜啊!

    “爷爷,你说什么话啊!雅儿已经叫我哥哥了,我当然会负起哥哥的责任了,放心,我不会让别人欺负雅儿的。”我拍着胸脯大声地说道,一副很有义气的样子。

    “小子,我怎么感受不到你的任何诚意啊?不过,我们奇雅人可也不是好骗的,天神会在上面保佑他的子民,他不会让任何阴谋诡计伤害我们。”老族长对我莫测高深地笑着,使我感觉自己有被毒蛇盯上的感觉。让他们的天神见鬼去吧,这老头儿总喜欢自顾自吹。

    “爷爷,”我忽然记起老族长曾答应我要送一件他们族里一件最宝贵的东西给我,见老族长好象忘记了似的,我还是不要假装斯文了,早一点解决好。正当我要说出来时,忽然整个悬空岛猛的震了一下,几乎让我跌倒在地上,雅儿却嘤的一声向后倒去,我眼明手疾,一把把她给抓住了。

    “孩子,今天的日期是多少?”震动稍过,老族长的脸已经沉了下去,显出一副非常沉重的表情。

    “天龙历2413年9月16日。”我立刻答道。

    “天龙历2413年9月16日?天啊!要糟了!”老族长几乎大吃一惊似的大声地叫了出来。

    什么事让老族长这么惊慌,难道他忘了和他情人的约会?我正想问了明白,却听见老族长大声地说道:“孩子们,我们快跑到那个平台上去,这里要塌落了。”

    这里好好的,这里怎么会塌呢?不过我没有时间去问老族长了,因为我们已经感受到了一阵更大的震动传来了,整个悬空岛在激烈地晃动,这种晃动籍着某种东西传到靠近的其它悬空岛,接着传到更远的悬空岛上去,离中心这个悬空岛越远,这种震动就越厉害,传到最远的最边缘的几个悬空岛时,巨大的力量使得它们分裂开来,连接悬空岛的小径更加脆弱,才一波过去,大部分的小径已经崩离大半了,再来几次,我们便找不到任何完整的小径可以回去了。

    来不及在说废话了,我拖着雅儿立刻就跑,没有地基的东西可真不可靠,这种空中楼阁的建筑,现在已经要崩塌了。我们才跑出不多远,就看见许多的悬空岛一个接一个地坠下去,跌进熔熔的岩浆里,这么些巨大的悬空岛,它们的崩离声,还有往下坠落的呼哨声,一波比一波强,一浪比一浪高。这一却都在告诉我们,整个悬空岛系统就要崩溃了

    悬空岛系统声势浩大的崩溃,场面非常的壮观,它比任何一部大片都来得精彩,不过我没有心情去欣赏它们,现在最主要的是要保住小命,老族长答应给我的东西我还没看到呢?在这里挂了,那真是太亏了,而且,死后复活可是要钱的啊!

    “呀!”雅儿惊呼起来,我们的前面的一条通路,竟然在又一次的震动中给震断了,这种小径太脆弱了,它们就像面条一般,没有韧性,经不起多太的力量,在悬空岛的多次摇晃下,断成一截又一截的,纷纷往下坠落,消失在滚滚的熔岩中。

    我马上拉着雅儿转向,已经断开的小径,比没有断的小径还要脆弱,它随时会有继续断裂下去的可能,在这里,多呆一分钟便多一分危险。不过,危险还是不期而致,我们还没走几步,我们所在的那段小径,啪的一声又给断了,那清脆的声音,像是有人折断了一根竹子般,这声音沿着我的脊柱传到我的大脑里,那是多么的清晰。而我感觉世界好像忽然变慢了一般,我可以了解到小径断裂时的每一个细节,我的眼里可以清楚地看见每一根石条纹理的破碎,听得见它们的每一个断裂声。

    “啊!”雅儿大声地叫了出来,整个人却扑到我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我。随着雅儿的叫声,我们跟着小径急速地往下坠。几乎是神经反射般,我把怀中的雅儿往前推,雅儿在我的力量的推动下,完好无损地跃上了未断的那截小径上。

    “孩子,也许你有很多的缺点,不过你的确是一个心地很善良的孩子,这样,把雅儿交给你我就放心了。”刚把雅儿推上去,耳边就传来老族长的声音。什么时候了,这老头还有心情在这儿发表这种论调。不管他了,现在自己难逃一死了,干脆在这里欣赏一下这种雄壮的风景吧!只是不知道雅儿能不能逃得出去,她是npc,应该没什么事吧?我也真蠢啊,没事救什么npc啊,如果当时自己不管她,也许自己可以跳过去的吧?

    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安静了下来,悠然看着一个接一个的悬空岛在轰隆声中破碎,坠落,这种感觉也是很美妙的啊,只是看这场面的费用贵了点,复活一次要1000的银币啊!唉!老族长给的宝物还没拿到呢?不知他是不是要把那做晶石岛给我。如果我死后又复活,老族长答应的东西还算不算呢?不过就算我复活了,想要找老族长的话,我又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来到这里呢?那时老族长还会在外面等我吗?我还是不懂得怎么开门啊!

    “咦,我怎么飘起来了,我还没死啊?怎么就一下变成灵魂状态了呢?”我发觉自己的身体升了起来,感觉太为诧异,正疑惑间,却有一个娇小的身子扑了过来。“哥哥,你也上来了,吓死雅儿了。”雅儿在我的怀里欣喜地说道。

    耳边传来了咳嗽声,;老族长瓮声瓮气地说道:“雅儿,有哥哥就不理爷爷了?”

    “爷爷讨厌啦!”雅儿脸上升起了红晕,翘着嘴嚷起来。

    老族长呵呵地笑了起来,我在旁边莫名其妙,这是怎么回事啊?

    “准备了,我们要飞了!”老族长笑了一阵,忽然大叫起来。随着老族长的声音,我和雅儿的身体像是气球般升了起来,然后直往我们初来时的那个巨大的平台飘去。

    我忽然明白了,这老族长日久修炼成精,已经懂得了带人飞行的魔法了,刚才就是他用这魔法救了我,可是我现在却一点也不想感激他,这个阴险的老狐狸,为什么刚才一早不用,费得我跑得几乎要绝气,真是太可恶了!对着我质问的目光,老族长耸耸肩道:“孩子,刚才你跑得太急了,我也被你的反应给吓着,没有想到我可以带你们飞啊。”

    看着老族长那明眼人说瞎话,我已经没了语言。

    我们从平台走到那座晶石岛花了许多时间,但老族长给我们施了魔法以后,一眨眼的工夫我们就回到平台了,魔法真是方便又实用的东西啊!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学几招。

    站在平台上,看着悬空岛那震撼人心的毁灭,我的心中升起一种却后余生的感觉,不过这感觉没过几分钟,我就把它抛的九霄云外去了,因为我忽然又记起了老族长要给我的宝物承诺,于是在刚松一口气,平复了起伏不定的心情的时候,我立刻就对老族长道:“爷爷,你不是说要给我你们一族最宝贵的东西吗?它在那啊。”话一问完,我忽然自己惊慌起来,我忽然想起,奇雅人的财宝全都放在悬空岛上了,在这场浩劫中,估计没有那一个悬空岛可以保存下来,那我的宝物岂不也跟随这些悬空岛坠入岩溶?

    “孩子,不要慌,这里很安全。”老族长见我一直朝悬空岛的那边看着,脸上时青时白,以为我被这突然而来的危险给吓怕了,忙安慰我道,然而他那里知道我是在担忧自己将要得到的宝物就要随着这场浩劫都灰飞湮灭的事情呢?

    轰的一声巨响传来,悬空岛中居中的那座全部由晶石所制的悬空岛在我们说话间也崩溃了,那座悬空岛好象是所有悬空岛的中心枢纽,随着它的崩塌,瞬间所有的悬空岛都没了依托,一下子溃毁了,纷纷地坠落下去,那千百个大大小小的悬空岛一齐跌落,离我们越来越远,落入岩溶时只能看见一个个小石头,瞬间被岩溶所吞没,只是在岩溶中泛起几颗水疱,便什么也不见了。从开始的第一波震动到最后一个悬空岛的消失,布满这广阔的空间的,神奇无比的悬空岛,在短短的一刻钟内消失无踪了。无比宽阔的岩溶仍在不停的翻滚,谁还可以从它的气泡中看见曾经代表奇雅人辉煌的悬空岛呢?

    完了!我定定地看着那座全部是晶石的悬空岛的消失,心中仿佛被什么抽了一鞭般,疼痛无比。一直到代表那座价值连城的晶石悬空岛被熔岩燃尽的几缕烟气消失,我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这是多么巨大的一笔财富啊,可才一转眼就这样没了,这多么的令人心痛啊!早知道我就多拿几颗冰晶石了。

    与我的心痛相反的是,老族长他们爷孙俩竟对这场浩劫无动于衷,好象被毁掉的不是他们的家一样,直到所有的悬空岛都被高热的熔岩燃尽,我见到他们的眼里流露的依然不是悲伤和痛惜,反而是一种解脱的轻松,看着老族长和雅儿随着悬空岛的崩离破溃而在若无其事地聊天,我直怀疑所谓的奇雅人是不是都是一些神经有毛病的怪物。

    “孩子,不要可惜这些身外之物,也不要为它们的毁灭心痛,万物都有它自己的轨迹,我们只需做一个冷静的旁观者。”老族长又在那儿说废话了,这老头儿活了一大把年纪了也不懂吗?我可是一个平凡的人啊,我有我自己追求的东西,他所认为是真理的一切,对我从来就不适用,这就像你不能让一条毛毛虫明白你的远大理想般,毛毛虫每天只需不停地吃,然后作茧,最后化碟飞去,它们不需要野心,也不需要更多的努力。同样的,他们奇雅人是可以不吃五谷杂粮的圣人,而我只是一个为生活奔波的斗米小民,你这让我如何不能不在意这些身外之物?

    “爷爷,你要给我的宝物呢?”不想和老族长再纠缠了,我再一次地要求我的东西,虽然满载奇雅人财富的悬空岛已经不在存在了,老族长以前答应给我的东西也可能随那些悬空岛消失在熔岩的火焰中了,但这是他们的事,答应人的东西就要兑现,而不要去找什么借口,不是吗?

    “孩子,你所要的宝物一直在你的身边。”老族长叹气道。这奇雅人的老族长也许对我的表现大失所望吧?不过他又要说一些智慧或者自己是最宝贵的东西吗?这些东西都是用来骗小孩子的,甭想拿它们来糊弄我,我现在要的可不是这些东西。

    “爷爷,我没看见啊?”我在装傻。

    “孩子,我其实一早就已经把我族最宝贵的东西给你了。”老族长拉过雅儿道:“雅儿是我们一族最宝贵的东西,任何财物都不能取代她,她是我们奇雅人最后的希望。”

    我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我痛苦地呻呤起来,这奇雅人最宝贵的东西,与我何用啊!

    “孩子,请帮我照看雅儿。拜托了!”老族长郑重地说道,脸上露出乞求的神色。

    “爷爷,我一早说过我会照看雅儿的,你以为我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吗?”我生气地说道。

    “那我就放心地走了。”老族长如释重负般地说道。

    “爷爷,你要去那里,你不跟我们一起吗?”我慌张了起来,天啊,我可是认定老族长会跟着雅儿才答应照看雅儿的啊?有老族长在,即使悬空岛没了,我仍可以从他的身上挖出许多的宝贝啊!如今老族长竟然要离开,那我的如意算盘岂不是打不响?不行,一定要想办法哄住老族长!百镀一下“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