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宝物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第80章 宝物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爷爷,你不要走啊?你走了,雅儿怎么办啊,雅儿现在只剩你一个亲人了。”我想用亲情挽留住老族长,我的话刚完,雅儿突然大声地哭出来,雅儿啊,先不要急着哭了,赶快想办法留住你爷爷啊,哭的作用还是不够的啊!

    忽然我发觉老族长的身影变的比以前淡弱了许多,而且,他还在继续变淡,难道老族长会消失,他所说的离开是永别?他可是鬼魂,永生不灭的灵魂状态啊!

    “雅儿,不要哭了,我们不是一早说好了的吗?我去找你的爸爸妈妈了,还有你的叔叔他们,你应该为我高兴才对啊!雅儿,你是我们奇雅一族最后的灵女,你可要坚强啊,我们奇雅一族的复兴就放在你的身上了,你的担子很重啊,记着在晶殿我给你讲的话,作为灵女你没有给自己指引方向的能力,尽快到死亡之谷去,你会在那儿得到帮助的。”老族长在絮絮叨叨地说着,身子却变得越来越薄,组成他虚幻的身子的东西好象没了约束力一样,向四周飘散掉,当说到最后一个字时,他已经只是一缕轻烟了,被风一吹,便什么也没有了。

    “爷爷!”雅儿突然惨叫地扑向最后的那缕轻烟,想把它拽在手中,她没能留住老族长,只是让它消散得更快而已。

    “爷爷。”雅儿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刚才抓过那缕烟气的拳头,低声地哭着。那拳头她握得很紧,似乎害怕自己稍一放松,里面的老族长所化的烟气就会溜走一般。可怜的人儿,她想用这种方法留住她的爷爷。

    这个可恶的老家伙,走了还要别人伤心。我走到雅儿的后面,把她轻拥入怀,多可怜的女孩,一醒过来就迎来自己族人全灭的消息,唯一的一个亲人也在见面不到半天后又要永别。

    “雅儿,不要哭了,还有哥哥呢?”我把雅儿那紧握的拳头抬起,雅儿轻轻地张开拳头,柔弱的手掌完全摊开了,但那里那还有什么东西?

    “爷爷不要雅儿了。”雅儿转身扑到我的怀里,大声地痛哭起来,我轻拍着她的背,什么话也不再说,只是静静地聆听雅儿的哭声。

    我们这样不知过了多久,雅儿终于不再哭了,她的头从我的胸里抬起,对我道:“哥哥,谢谢你。”

    “雅儿,感觉好点了吗?”我微笑地说道。

    “雅儿没有事了。”

    “那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不想雅儿在这里触景伤情,我打算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恩。”雅儿轻轻地答应着,于是在我的搀扶下我们离开了这个给我希望又让我失望的地方。

    走出了地道,我到外面那巨大的洞厅的洞口的石阶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头对着雅儿道:“雅儿,你有什么地方要去的吗?”

    “雅儿会一直跟着哥哥。”雅儿小声地说道。

    有个可爱的妹妹跟着也许不错呢?于是我又问道:“雅儿,你懂有什么可以战斗或者可以辅助战斗的技能吗?我们以后要去的地方可很危险呢!”

    雅儿摇摇头,不过她却喜悦地对我说道:“哥哥会一直保护雅儿的。”

    “雅儿,我们去的地方很危险,我有时没有办法照看着你,如果你什么也不懂,你可能会受到伤害的。”考虑到雅儿不懂战斗技能,没有自保的能力。我打算找个地方让雅儿呆着,有空就带她出来溜达,反正我只答应老族长照顾她,又没有说明要一天都要跟着,我的打算还没说出来,就听见雅儿道:“哥哥,雅儿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哥哥最好了,给雅儿订下了‘生命守护’,把所有给雅儿的伤害统统承受了过去。”

    “雅儿,你说什么‘生命守护’,它是什么东西,我们几时订下的?”

    “哥哥,‘生命守护’是一个契约魔法,订下这了魔法以后,如果受到伤害,这种伤害就会按一定的比例转嫁到另一方,哥哥对雅儿真好,在唤醒雅儿时,就给雅儿订立了可以转嫁100%伤害的‘生命守护’,这样,雅儿无论去那里,都不怕受的伤害了。”雅儿用感激的口气给我解析‘生命守护’。

    听着雅儿那动听的嗓音,我直觉得晴天霹雳,这是什么游戏,怎么会有这样变态的魔法,转嫁100%的伤害啊!这不是任何人打击雅儿,其所受的伤害统统都转到我的身上,如果带雅儿去打怪,那我岂不是多了一个完全不懂抵抗的活靶子,这叫我如何去打怪啊?更可怕的是,如果被别人知道了我这致命伤,只要把雅儿绑去,除非我不玩这个游戏,否则我岂能走脱被人摆布的命运?这样我还要如何玩这个游行?

    “死老头。”我咬牙切齿地咒骂道,就是这个不良的老家伙骗我入套的,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那老头先前要我放血,还要我跟着他念咒语,敢情是要麻痹我的心,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放松警惕,在最后念订立‘生命守护’时完全没有疑问,直入他的套,好狡猾的老头。不过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我可不会让你得逞的。

    “雅儿,这样还是不好,不如我给你找个安全的地方住着,即使没有东西可以伤害得到你,不过,看见你被攻击,哥哥还是会心痛的。”我摆出一副怕她受伤的样子,想找一个地方把雅儿给重重保护起来,以隐藏自己这个碰不得的伤。

    “不要,雅儿要跟着哥哥,雅儿和哥哥是不能分离的,我们之间存在‘生命守护”的制约,只要我们之间的距离超过200丈,这个魔法就会发生震动,它牵动我们的心脉,那时我们的心将疼痛难忍,生命值也会不断地减少,直到我们接近200丈内,才能让它平静下来。”雅儿的话让我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给无情地粉碎了。

    听了雅儿的话,我直觉得两眼一黑,就要晕过去了,死老头,我和你势不两立,我的心在用最恶毒的语言问候着老族长,同时自己也悔恨无比,我怎么就这么傻呢,竟然被一个npc给骗了!罢了,我还是重新再玩一个号吧,被这个所谓的‘生命守护’纠缠,这个号没法玩了。

    把所有的东西都卖了换成人民币以后就申请换号吧?我摸着背上的包裹,那里面的冰晶石我即使在逃命的时候也没有丢下过,现在,把它们拿到外面去,换得的钱足于补偿这个花了我很多精力和时间的号了。

    “冰晶石外面到底可以卖多少钱呢?”我的手不停地在包裹外游走,隔着一层兽皮在触摸着那一块又一块的冰晶石,心中充满了金灿灿的幸福。

    “哥哥,你干嘛老是在摸那些石头呢?它们很宝贵吗?”雅儿见到我的动作,问道。

    “雅儿,它们可不是什么石头,它们是世间少见的宝石,非常珍贵,哥哥这个包裹的任何一块,都可以换来很多的金币。”我喜悦地对不懂冰晶石价值的雅儿道。

    “它们是世间少见的宝石?还可以换很多的金币?哥哥,这种石头我们这儿到处都有啊!会有人愿意用金币换这种随处可见的石头吗?我可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傻的人呢?”对于我的说法,雅儿感觉到好奇和不信,这也难怪,毕竟她还小吗!虽然不知到什么东西发生作用,使得她可以瞬间成长,但她的心智还没有发育成熟,而且她生长在遍地宝石的地方,因为见得太多,把真正的宝石当作石头看也不足为怪吗!

    “雅儿!你过来看着,认真地想一想,除了我们之前到过的悬空岛外,你还看到那里还有这种样子的石头?”我忽然想到,奇雅人除了悬空岛以外,可能还有别的还没有毁坏的用来藏宝的地方,如果能得到雅儿的指路,也许我可以得到更多的像冰晶是这样价值不菲的其它宝物呢?

    “哥哥,这样的石头你的脚下就有很多啊!”雅儿只看了一眼我手上的东西,不感兴趣地道。

    “这里的地上有冰晶石?”我听了一愣,紧接着立刻兴奋起来,直朝自己的脚下盯。

    “雅儿,你看清楚点,是像这样的石头。不是这里这种普通的石头。”我把手上的冰晶石递近雅儿的眼前,好让她看得清楚点,忽然我如见鬼般惊叫起来,手中的冰晶石也丢在地上了。

    “怎么会是这样的?”我含着哭腔叫喊着,包裹已经被我滩开在地上了,我的双手有如神经质般地在不停地翻动着包裹里的东西。现在的我已经完全没了思考的能力,我的脑子被这横飞过来的变故撞懵了,我亲手放进包裹里的几十块冰晶石怎么都变成石头了!

    翻过包裹,我又把储物戒指里所有的冰晶石拿出来,同样的,它们都变成了最普通的石头了!我把所有的石头打碎,它们的确是正常的石头,摸起来也不感到寒冷,没有丝毫冰晶石的性质。我苦闷地锤打着我的头,这是怎么回事,宝石怎么会变成了石头?我的美丽的珍贵的冰晶石到底跑去哪儿了?

    “哥哥,你不要这样啊?”雅儿见到我痛苦的样子,拉着我的手哭道。

    见到雅儿,我的眼里好象闪过一丝亮光,我一把抓住她,焦急地问道:“雅儿,你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对吧?告诉我它们怎么变成石头了。”

    雅儿似乎被我吓着了,竟往后退着,同时略带哭调地道:“哥哥,它们原本就是石头啊!”

    “它们不是。”我提高声音道:“你当时也见到了,我捡它们的时候,它们每一块都是很晶莹的,感觉很滑,摸起来冰冰的,它们当时是真正的冰晶石。告诉我,你见到它们时它们是真正的宝石。”

    “哥哥,你抓痛雅儿了。”雅儿被我抓着,不断地挣扎着,眼里满是泪水。

    我忙充满歉意地放开手,刚才太激动了,手不自觉地用上了劲,倒让雅儿受苦了,不过,她已经有了‘生命守护’的保护,会感觉到痛吗?

    “它们是真正的石头,”雅儿甩动着被我抓过的手,肯定地说道:“哥哥,你解救我的那座悬空岛叫晶源岛,晶源岛里面有我们奇雅一族一件世代相传的宝物,它就叫晶源。晶源的力量非常大,我们奇雅人居住的上千座悬空岛就是依靠它的力量支持的,此外它还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那就是它可以把它一里以内的东西变成各种晶石,越靠近它的中心,晶石的密度就越高,也越纯洁,这种被转化成的晶石有着同其转化成的晶石相同的性质,不过,如果把它们拿离晶源的范围,它们又会失晶石的性质,重新变会原本的石头。”

    “好奇妙的宝物,这件叫晶源的宝物,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宝物,有了它,就意味着我可以有卖不完的宝石,我的天啊,这样的宝物曾经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而我竟然对它一无所知,更令人唏嘘的是,它竟以随晶源岛一起化为乌有了。

    我忽然想起我在晶源岛上捡这些石头时老族长跟我说的那莫名其妙的话,这老家伙,他一早就知道我捡的是石头,当时自己拼命地好似在和谁抢一样往自己的身上塞石头,还有背着的那一大包石头的自己的傻样一定让那老家伙笑坏了肚子,我当时还想他的表情怎么看起来如此的怪异呢?敢情他是在苦苦地忍着笑啊!

    雅儿看着我那空洞无神的眼睛直直地望向前方,幽幽地道:“宝物对哥哥很重要吗?除了颜色和光泽比较漂亮以外,雅儿可不觉得它们有什么好,冷了又不能当被盖,饿了也不能当饭吃,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来抢。我们奇雅一族,以事无争,隐居在这群狼谷,原以为可以在这里安居乐业,谁知最后还是因为所谓的宝物,躲不开世人贪婪的手。为了得到我们一族最宝贵的宝物晶源,他们竟趁晶源每隔一百二十一年就强烈震荡的时机,在我族所有的人为躲避震荡都聚集在这个洞窟的时候突袭,他们是那么狠毒,竟连老人小孩都不放过,我族几近三百多口人,除了我在晶源岛冰封逃过外,所有的人都被他们杀害了,不过即使他们把我们全杀了也没用,他们永远也拿不到晶源,他们也别想得到我们一族的任何财宝,没有我们的允许,任何人无法踏上悬空岛一步的。”

    想让一个人不忧伤,最好是让那人知道自己比他更惨。这不是真理,但却很有效,听了雅儿说到他们一族灭亡的真相时,我忘记了自己的悲伤了,反而抓住她的手,想给她一点儿慰藉,不过最终没有找到很好的说辞,只好随口问道:“雅儿,你们奇雅人不是最擅长占卜的吗?难道你们都没有预见你们要遭受的劫难吗?”

    雅儿苦笑道:“我们奇雅人可不是神,未来永远是不可琢磨和看清的,我们的能力和普通人差不多,只是我们有了晶源,它有一种很特别的力量,在它的帮助下在,我们的族人凭籍着它,能够看见未来的一些很短暂的画面,这些画面很短,几乎是瞬间而逝,但只凭这样,我们也不能让掌握未来的走向,更不能使我们知道具体的事情,这时我们就开始运用我们的脑子,我们综合着其它各方面的信息,通过分析,然后我们综合各方面的分析最后我们作出一个结论,这种结论要比我们时而看见的一两个画面要准确得多,也更加站得住脚。然而它也不是完全的对,有时甚至是背道而驰,但即使这样,我们一族仍然因此而受到别人的尊敬,从而获得超然的地位。”

    这就是奇雅人传说中可以预知未来的真相?真是太不可思义了,原以为占卜是奇雅人的本能,谁又想得到他们的一切只来源于某宝物呢?更没想到的是,奇雅人竟是极佳的情报分析家呢?

    “雅儿,你说你们对宝物不是看得很重,你们为什么还要死保那晶源呢?交给那些人不就可以了。也许他们得了宝物,就不会再为难你们了呢?”

    “别的东西也许可以,但这不行。”雅儿摇头道。

    “为什么?”我的好奇心被提了起来。

    “因为运用晶源那种特别的力量,是我们奇雅一族存在的意义。没了它,也没有我们所谓的奇雅一族了。而且,我们所住的悬空岛是籍它的力量来维持的,没了它,我们将无家可归,还有,它还可以作为灵魂的寄居地,爷爷也是因为它才可以保持灵魂的,现在晶源毁了,爷爷也消失了。“说到最后,雅儿的声音又开始有些哽咽了。

    “雅儿,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逗留了,我们出谷去吧?”我叹了口气,轻轻道。我还是不急去重新建号了,把雅儿送到死亡之谷以后再说吧,那无良的老头消失前念念不忘要雅儿去那儿寻找助力呢?虽然我对老头有抵触,不过,可爱的雅儿可是无辜的啊!

    “哥哥,你很喜欢宝物吗?”雅儿忽然很突兀地问我道。

    “那当然了,雅儿,如果我们有了宝物,就可以把宝物卖了换钱,有了钱,我们就可以有东西吃,有房子住,有衣服穿等等。雅儿,宝物虽然可能给人带来厄运,但它也是可以给人幸福的啊。”我力求简单地对雅儿说道,雅儿怎么这样不开化啊?竟然还问这种幼稚的问题。

    “哥哥,宝物真的可以给人幸福吗?”雅儿似乎还不相信。

    “哥哥会骗你吗?”

    “可是爷爷一直给雅儿说,宝物最终留给人的都是痛苦啊?”

    这老头儿真该遗臭万年,竟把如此纯洁的雅儿教成这样,我心中骂道,刚想纠正雅儿不正确的想法,一个绝妙的主意忽然窜上心头,于是我微笑地点头附和道:“雅儿,爷爷如果这样说,那一定有他的道理,爷爷活了这么大把的年纪,走的桥比我们走的路还多,吃的盐比我们吃的饭还多,爷爷这样说是对的,大凡宝物迟早都会给人带来厄运,雅儿,你最近运气可是很背啊,你是不是身上带有许多宝物啊?如果有,那就拿出来交给哥哥帮你保管啊,哥哥可不想看见雅儿受到伤害啊!”

    “哥哥,你真好,可是哥哥,你自己带着宝物,你也会遭到厄运的啊?”天真的雅儿说道。

    面对雅儿的反问,我早胸有成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低沉地道:“雅儿,宝物是上天给人们的东西,它虽然不是很好,但把宝物销毁或丢掉都是不对的,与其让不幸降临到更多的人身上,不如我独自承受,雅儿,一个人的不幸总会比千万个人的不幸要好。来,雅儿,把你的宝物都给哥哥吧,就让哥哥承当这所有的不幸和痛苦吧!”

    雅儿似乎被我这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无畏精神给感动了,两眼放光,一脸崇拜地看着我,并开始在身上掏摸着。事情进展得太顺利了,可怜的小红帽竟看不出狼外婆的真面目,一步步走进狼外婆的陷阱。

    “这是?”我看着雅儿从身上拿出来的东西,不竟傻了眼,看她拿出的是什么东西啊,五六棵被磨得很光滑的小石子,我认得出那是十九世纪时小姑娘最喜欢玩的一种游戏的道具,还有一个木头做的发夹,以及一些小女孩的小玩意儿,我要这些东西干什么啊?

    “还有吗?”我问道。

    雅儿似乎考虑了一下,从胸口拉出一条项链,迟疑了一会,摘了下来。这条项链可是真的宝物,单看中间那颗鲜红似血的坠子,就知道它的价值不凡,那可是非常用罕见的火镧石做的啊,而且还这么大的一颗。要知道,火镧石可是一种可以做出最好的火系增幅器的原料,和冰晶石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啊?百镀一下“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永恒之逆命法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